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章 佔便宜了嗎?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道歉什麼的,在劉桂芳看來不過是一句話的事兒,甦青湖沒有不依不饒揪著她們的錯處不放,甚至還賠要給她石榴樹的損失,那跟天上掉餡餅沒什麼區別。

    五十二塊,就算拿五塊賠給甦青湖,也沒什麼不可以。

    可大蛋一說國外貨,別說劉桂芳,就是圍觀的人,都忍不住默了一默。

    這得多少錢?

    現在一件圓領男衫才兩塊錢,國內兒童外套就算貴,也貴不到哪兒去,可人家說的是國外的衣服……

    劉桂芳伸出去的手不自覺收回,看著甦青湖的眼神都有些飄,萬一這衣服超過五十二塊,那她……

    甦青湖也意外地看向大蛋,這件衣服她沒有什麼印象。

    大蛋沒看甦青湖,也沒看劉桂芳,而是看向劉桂芳身側的半大女孩兒,“你不說話嗎?那衣服我有跟你說過多少錢。”

    為了讓她不至于馬虎對待那件外套,他有認真跟她說過外套的價值。

    劉桂芳品著大蛋話里的味兒,心髒都跳快了幾分,別是真跟她剛才猜測的一樣,這件衣服超過五十二塊了!

    那女孩兒沒說話,只頭垂得更低,身側的手都緊張地摳著褲縫。

    劉桂芳擋住大蛋的審視,扯出一抹笑,“對不起,我不該不問清楚就說你耍流氓。”說完,一拍閨女,“道歉。”

    小姑娘還是低著頭,囁嚅著道了歉,“對不起。”

    見閨女道了歉,劉桂芳忙說,“這錢我也不要了,權當賠給你兒子外套的錢。”

    說完,牽著小姑娘就走。

    甦青湖︰“慢著!”

    劉桂芳不由自主停下來,回頭看甦青湖,甦青湖卻沒有看她,只問大蛋,“你想要外套,還是賠償?”

    “外套吧。”大蛋沒丁點兒猶豫就選擇了前者,對上甦青湖認真問詢的漂亮眼楮,頓了頓,多說了一句,“之前有人想出一百塊買這件外套。”

    一百塊!

    圍觀群眾瞬間倒吸了一口氣,空氣竟然寂靜起來。

    劉桂芳轉身,一巴掌拍到那小姑娘身上,“你不瞧瞧你什麼人啊你就敢隨便拿人家外套!一百塊!你知道一百塊是多少嗎?你知道一百塊可以夠咱們家多少開銷嗎?你知道你們又快交學雜費了嗎?你什麼人家什麼身份啊?地主老財都沒你能糟蹋錢!”

    甦青湖見她一巴掌一巴掌地打著那小姑娘,眯了眯眼,忽然看向二蛋。

    這就是小家伙說的指桑罵槐,陰陽怪氣吧?

    二蛋本來正津津有味地看劉桂芳打閨女,覺察到甦青湖看過來,沖著她咧嘴就是一笑。

    “這位——”甦青湖在腦子里扒拉一下這個年代對已婚女性的稱呼,然後開口,”這位嫂子,別打孩子了,我不會覺得您在打我臉下我面子的。“

    幾乎是同一時間,劉桂芳打孩子的動作停了,二蛋也被自己口水嗆得差點把肺給咳出來。甚至圍觀的人,都有一瞬臉疼。

    甦青湖不著痕跡微挑眉毛,紅唇帶著笑,走到小姑娘身邊,“來,告訴……阿姨,張安宴的外套你放哪兒了?”

    被親媽打了一頓,又被那麼多人盯著,小姑娘心理防線崩塌,終于哭著說了實情。

    小姑娘初潮,褲子上沾了血跡,大蛋看不慣街上二流子這樣看一個小姑娘,就把自己外套脫給了她。這姑娘以為自己要死了,就想漂漂亮亮地離開人世,拿大蛋的那件外套跟人換了一條漂亮裙子……

    再後來就是劉桂芳上門要說法了。

    甦青湖哽住,她萬萬沒想到是這個原因,劉桂芳一時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繼續打,只好咬牙問外套去處。

    “不用問了。”甦青湖制止劉桂芳,“這就跟撿漏一樣。寶貝到手,誰還能再給你還回來?”

    劉桂芳想反駁,卻被甦青湖抬手止住話頭,“石榴樹的錢我還是給你,你讓你公公給我編點東西,不要多,就按五十塊錢的來。”

    “竹編或者藤條都可以,花樣我明天中午給你。”

    劉桂芳聞言松了口氣,竹子和藤條不值錢,丈夫和公公都會編。幾個月的花銷保住,她有種賺到了的莫名欣喜。

    于是爽快點頭。

    甦青湖招手喊大蛋進去拿紙筆,簡單寫了字據,雙方簽字之後,一人一份,各自走人。

    等進了院子,甦青湖進廚房倒掉黃瓜條里殺出的水分,放到院子陽光最好的地方暴曬,這才去看屁股後面的小尾巴。

    “什麼事?”甦青湖一邊走回廚房查看調味品,一邊頭也不回的問。

    二蛋撓撓頭,“她是傻嗎?為什麼我哥說外套多少錢,她就相信是多少錢?”

    甦青湖拿出一個陶瓷罐子,打開蓋子,確認是白糖,這才舀了一勺放進碗里,笑看他一眼,“去問你哥。”

    二蛋扭頭就去看大蛋,大蛋指了指干淨整潔的院子,“自己想。”

    甦青湖和大蛋心照不宣的樣子,讓二蛋瞬間有種排除在外的孤獨,撇撇嘴,嘟囔︰“不說就不說,我還不想知道了呢……”

    “你必須知道。”大蛋冷眼看他,“做好飯之前還想不明白,那你肉也別吃了。”

    “你咋這樣?你還是不是我哥了?我剛才都要為你拼命了!”二蛋氣成河豚,“我有好吃的也都會留給你,你忘了?”

    大蛋︰“沒忘。但你必須想清楚。”

    倆人的官司甦青湖不摻和,只自顧自地調著料碗,調完料碗,把曬去表面水分的黃瓜條拿回來放進海碗里,倒上調料,然後又找了個海碗倒扣在上面。

    等她轉身,倆人已經不吵架了,只盯著她看,或者準確點說,是盯著她身後的海碗看。

    “怎麼了?”

    甦青湖回頭也看了一下海碗,沒發現什麼異常,又轉回來。

    大蛋想說什麼,二蛋搶先一步,躥到甦青湖面前,一邊夸她拌得黃瓜香,一邊在身後做手勢叫哥哥不要說話。

    甦青湖個子高啊,一米六六的個子俯視個孩子,看什麼不一清二楚?

    她眯眼看大蛋,威脅意味十足,大蛋抿抿唇,實話實說了,“家里沒票,您做飯看著點兒來。”

    就一個腌黃瓜條,他看到她放了一勺糖,還有姜蒜醋麻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