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一章 都不是親的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在大蛋二蛋的記憶中,腌黃瓜條都是黑  的一根,平時切一根澆上香油配花卷或者饅頭,要麼就是新鮮黃瓜拍個蒜放點鹽油醋,再多的就沒了。

    這樣的,還是第一次見……

    “香嗎?”甦青湖笑了,漂亮的眼楮彎起來,聲音仿佛狼外婆在誘惑小紅帽。

    大蛋遲疑了一下,二蛋先點了頭,聲音響亮,“香!”

    “香就成了。”甦青湖搖搖頭,有點遺憾,“如果有干辣椒花椒或者小米辣就好了……”

    這個年代的調味品相對比較單調,商店賣的估計也不是很齊全,想把廚房調味品湊齊,有點難度。

    二蛋听著甦青湖的念叨,哈喇子都要流出來了,吸溜了一口滿溢而出的口水,舉手了,“媽,花椒我可以給你弄來。”

    甦青湖覷他一眼,“我自己可以買。”

    她記憶里花椒似乎是不需要票證的。

    “那花椒樹是野生的,沒主兒。”二蛋咧嘴,“您放心,我保證不偷不搶。”

    大蛋頓了一下,看著她說,“是真的。”

    甦青湖算了算花椒采摘期,點頭,“行,再等兩周,我們一起去。”

    大蛋脫口而出想拒絕,剛張嘴,就被甦青湖往嘴里塞了一塊牛肉。他下意識地咀嚼了兩下,不及細品就吞進肚子里。

    “好吃嗎?”甦青湖沒看出大蛋的僵硬,笑一聲,“香吧?我小時候也喜歡進廚房,每次都能提前吃一兩口好東西,那滋味兒感覺比飯桌上都香。”

    說著,又塞給繃著小臉的二蛋一口,拍拍他腦袋,“大肚點兒!”

    見她又轉過身,大蛋舌頭不自覺掃過口腔,牛肉的香還留在味蕾上,讓他有些遲疑。

    听到甦青湖說花椒可以用錢買的時候,他就不想將花椒樹所在地告訴她了。本想蒙混過去,或者接下來的幾天找理由讓她打消想法,現在她這樣對他們,讓他心里有一瞬間的動搖。

    二蛋沉浸在吃肉了的興奮里,並沒有注意到哥哥的沉默,等回味完,正想再說兩句討巧的話,比如花椒樹有多大多高在哪兒,突然就感覺到哥哥在看他。

    扭過臉,對視了一會兒,二蛋閉了嘴。

    哥哥不讓說。

    正在氣氛即將變得詭異安靜的時候,門外響起了敲門聲。二蛋拉著大蛋的手就往外走,“哥哥,我們去開門。”

    他得問問哥哥,什麼可以說,什麼不可以說,不能在新媽面前穿幫了。

    門外是張東勝的發小趙亮延,手里拎著兩個不小的白皮蜜瓜,進門就喊嫂子。

    他沒打算進屋,就站在院子大門的不多遠喊人,看出來這人是避嫌的意思,甦青湖寒暄了幾句就進去正題。

    “嫂子,張東勝那人有點瘋,做什麼事兒都有點不管不顧。我沒辦法約束他,有什麼事兒只能盡力幫你擋一擋。”趙亮延滿心無奈,“老大這次來去匆忙,只來得及托人給我帶了紙條叫我照顧著點你們三個。前幾天我有事兒去了外地,今天才接到紙條。”

    “對不起了,你住院我也是才知道。”還是從張東勝那牲口嘴里听來的。

    趙亮延掏出身上的一疊票證,遞給甦青湖︰“老大讓我給你暫用的。”

    甦青湖意思意思地推辭兩句就接過了票證,“謝謝您特意跑一趟了。”

    燃眉之急解決了!

    甦青湖正高興著,趙亮延就遲疑地開了口,“嫂子,我老大有跟你說過他想轉業的事兒嗎?”

    “為什麼轉業?”甦青湖皺眉,大義凜然,“國家培養一個全能人才不容易,他要轉業,就是辜負國家的期望。”

    她喜歡弱聯系,喜歡有自己獨立的生活空間,男人偶爾回來兩次就行了,別天天杵她面前,她怕自己忍不住跟人干架!

    趙亮延︰“……您不知道?”

    甦青湖挑眉︰“我知道什麼?”

    見甦青湖全然不知,趙亮延止住了話頭,或許外界施壓要他轉業的因素里不包含眼前這位。

    趙亮延不往下說,甦青湖也沒有追問,見好就收,但卻明確表明態度,“家里的事情我可以處理好,也可以帶好兩個孩子,你如果能聯系上他,就跟他說,讓他想干什麼干什麼,不必考慮外界干擾因素。”

    “人這一輩子,總要干點有意義的事情,叫他連帶著我那份一起做了。”

    =====

    送走懵懵的趙亮延,甦青湖又迎來了給她做媒的老師孫芸,盡量把吃藥自殺的事情圓得比較漂亮,又跟她暢想了一番未來生活的美好,這才將頭發花白的老太太給送走。

    輕吁一口氣,甦青湖看著倆孩子,直接掏錢,“晚飯不做了,你們去外面買點油條或者包子回來。”

    菜就熟食店買來的那些,外加一份腌黃瓜條。

    大蛋二蛋應了一聲,拿了錢就往外走,甦青湖看著兩人背影,徹底癱坐在椅子上。

    這一天簡直了,迎來送往,簡直能把人累死。

    大蛋二蛋一出院門,順帶著把門關好,就一下躥出去老遠,直到看不見什麼人,倆人才停下來。

    “哥,花椒樹有什麼問題嗎?”二蛋問。

    大蛋沒什麼愧疚的,“那野生花椒樹能結很多花椒,我們摘回家一些,其他的賣掉。”

    二蛋恍然大悟,“是怕新媽知道嗎?”

    不等大蛋說什麼,二蛋自顧自地說起來,“也是。新媽也不是我們親媽,那個出國的女人也不是我們親媽,都不是親媽,那就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她說不定會霸佔整棵樹,到時候不給我們剩下什麼。攢了錢,說不定還會想著出國留學,再也不回來了。”

    蔥姜蒜很貴,這個花椒說不定也很貴,就算按五毛錢一斤來算,到時候也能攢不少錢。

    出國需要多少錢來著?

    他記不太清楚了,“哥,你還記得出國需要多少錢嗎?”

    “不是出國需要多少錢,是申請學校需要交納40美元。”大蛋說,“出國的費用,比如說機票船票,那都是小錢。”

    真要是申請成功了M國的學校,光是獎學金都能拿好幾百美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