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二章 驚嚇和驚喜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倆人帶著包子油條回來的時候,甦青湖已經煮上了粥。

    見兩人回來,招招手,問︰“咱們家沒有電器?”

    “有電燈泡。”二蛋顛顛上前,笑眯眯地把手里的油條和包子遞給她。

    哥哥不讓先吃,他都忍了一路了。

    “你和你哥吃,我喝粥。”甦青湖不饞這些是真,想養胃也不假,強調了一句“記得洗手。”,就自顧自想別的了。

    陳列這身價,按說不該連個電視機都沒有吧?

    今年上半年我國第一顆實用通信衛星發射成功,看電視听廣播都方便許多,結束了租用別國通信衛星的時代。

    這麼個時候,沒電視?

    等兩人洗完手回來,甦青湖忽然想到了什麼,忽然開口,“你們有沒有吃過打蟲藥?”

    如果記憶沒出錯,八九十年代的孩子因為容易生蛔蟲,會吃一種甜甜的藥丸。形狀有點像寶塔,似乎因此有了個別稱叫寶塔糖。

    “寶塔糖嗎?”二蛋歪著腦袋想了一下,“好像有,也好像沒有,不記得了。”

    大蛋開口,“去年和今年的還沒有吃。”

    他們沒有肚子疼過,那個女人只最初給他們吃過,後來就再也沒有給他們買過。

    甦青湖點點頭,沒說什麼,只盛了粥,一托盤將三人的飯菜端起,招呼倆孩子拿好筷子,一起進了客廳。

    這個院子屬于歸還之物,面容易搬動的家具早已經沒了,現在客廳里唯一的一張方桌是新配的。

    如果所料不錯,是陳列離婚之後搬進來,無奈之下重新添置的。

    “問你們一個事情,你們之前住的地方,有沒有電視機?或者,有沒有什麼家具?比如說桌子椅子什麼的。”

    二蛋回答得干脆︰“這些你都別想啦,啥都沒有!沒有電視機,也沒有桌子椅子,就是大米,也沒有剩下一粒兒。”

    甦青湖默。

    大蛋︰“都被那個女人賣了,在她跟我爸拍電報,叫他回來的時候,她就已經開始在賣這些東西了。”

    她說這些都是爸爸欠她的,她付出了四年的青春,跟守寡一樣帶著兩個孩子,這些合該是她的。

    爸爸回來之後,並沒有追究這些,應當是默許了。

    想到陳列,大蛋忽然沒了胃口,看著甦青湖的眼神逐漸犀利,像是在審視什麼,也像是在權衡利弊些什麼。

    甦青湖點點頭,表示知道了。明白了,就是說這個家想要擺放點什麼家具,必須掏錢自己買。

    吃過飯,甦青湖讓兩個孩子去洗碗,順便燒一鍋熱水。

    等水燒好,她兌好涼水,確定溫度沒什麼問題,才一指那個略大的臉盆,“家里沒有洗澡盆,今天就算了,你們兄弟倆互相搓背,把自己洗干淨,然後換件干淨的衣服,然後就要麼在院子里玩,要麼去休息。”

    八九十年代,洗澡盆不常見,一般都是家里洗衣服的大紅盆給兌好水讓孩子洗澡。夏天就方便多了,直接一臉盆一臉盆地沖澡,除非為了給孩子降暑熱,一般真不讓去洗衣服的大紅盆里泡著。

    不是怕人有事,而是怕大紅盆被孩子給弄裂。

    大紅盆金貴,男人又沒那麼細心,這院子里除了一個臉盆,就沒有別的什麼盆子。

    原身洗腳還是直接臉盆接水往腳上倒……

    這操蛋的世界!

    大蛋對甦青湖是很好奇的,就連讓他們用溫水洗澡也是。

    在夏天,一般人家里面,讓孩子洗澡一般都是用冷水,再不然就是上午的時候曬一洗衣盆水,等到下午或者晚上,家里誰沖澡誰舀一盆。

    她比他預判的還要講究,甚至比城里出身的那個女人還要講究。

    “哥?哥你想什麼呢?快給我搓個背!”二蛋遞給大蛋一條打濕了的毛巾,“使勁兒點啊,不然搓不出來灰。”

    這段時間家里兵荒馬亂的,他和哥哥,也就隨便沖沖澡,去去身上的汗濕好睡覺,再多的也沒有了。

    大蛋回神,見甦青湖去了客廳,忽然低聲問弟弟,“你有沒有覺得她怪怪的?”

    “什麼怪怪的?”二蛋瞪大眼楮,“哥你別嚇我!”

    不怪二蛋一下子想到怪力亂神,誰叫他喜歡到處跑,喜歡往人多的地方扎堆?那些老爺子們什麼不聊?怪力亂神的最吸引人!

    他反正最喜歡老爺子們講這個!

    什麼起死回生了、什麼黃皮子報恩了、什麼廟里很靈驗了……

    反正應有盡有!

    大蛋還是壓低了聲音,一遍給他後脖子,一邊說,“她跟爸剛領證的時候,總感覺她好像抬不起頭一樣,說話做事總喜歡低著頭,就像是……就像是沒有底氣一樣。”

    大蛋找好了形容詞,這才繼續說,“但是現在她不一樣了,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說話做事神采飛揚,像是天上的太陽,但又不曬人。”

    不得不說大蛋的形容很到位,二蛋一下子get到了哥哥的意思,眨眨眼,語出驚人,“哥,你是說咱這個新媽被調包了?”

    大蛋︰“……這麼一個大活人,你認為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掉包嗎?還長得一模一樣!”

    “那你的意思是說——”二蛋撓撓頭,“借尸還魂嗎?”

    不等大蛋捶爆他狗頭,他自己就說了,“哥哥,封建迷信不可信,這不是老師經常跟我們說的嗎?你怎麼還信這個?我們要相信科學!”

    大蛋︰“你可閉嘴吧!”

    他只是說一下對現在這個女人的看法,以確定自己所見所想是不是真的。可是弟弟說的這是什麼話?什麼怪力亂神全用上了,甚至帶得他都有點往那方面想。

    “你-們-在-說-什-麼?”

    一道幽幽的聲音響起,嚇得大蛋二蛋迅速回頭。

    結果一回頭,就看見一張慘白的臉。

    兩人尖叫一聲,瞬間抱頭鼠竄。

    甦青湖拿下抵在下巴上的手電筒,叉腰笑得樂不可支,“哈哈哈,被我嚇到了吧!”

    大蛋二蛋拉開門就往外沖,只是才出門口就被人一手一只拎起來,嚇得正要叫,卻在下一秒戛然而止,又“嗷”一嗓子,樹袋熊一樣往來人高大挺拔的身上纏。

    “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