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三章 陳列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陳列應了一聲,提溜著大蛋二蛋,兩步跨進院子,“你休息,這倆孩子我來處理。”

    話是對俏生生站著的甦青湖說的。他聲音沉緩,一說話,那個腔調,那個咬字……

    迷人!

    “吃過飯了嗎?”甦青湖欣賞完突如其來的視覺盛宴,面兒上還穩穩的。當然,對他要接手給孩子洗澡的活兒也沒什麼異議,“家里還有腌黃瓜條和包子油條,要不要再來點兒?”

    問著話,人還不著痕跡地把攥著的手電筒往她給兩個孩子拿出來的干淨衣服下面藏。

    陳列︰“……”

    要說陳列沒看見那手電筒,那肯定不可能。前後聯系一下,便明白倆孩子抱頭鼠竄的原因。

    這一瞬間,他甚至覺得新娶的這位妻子,或許比倆孩子還熊……

    其實不必藏,他做什麼的,孫老師應當跟她說過一兩分,沒必要——

    “爸!”提起吃,二蛋來了精神,人還掛在陳列身上呢,就拍著胸脯,小嘴兒叭叭叭,“腌黃瓜條你一定要吃!這是我目前吃過最好吃的腌黃瓜!你都不知道這個菜用了多長時間,用了多少料!咬一口,嘎 脆,還沒吞下去呢,口水就流出來了……”

    要不是怕明天沒得吃,哥哥還用眼楮警告他,他一個人都能把那一小盆干完!

    “咕咚”咽了一大口口水,二蛋瞥了一眼大蛋,老天爺誒,不能再想了,再想又餓了。

    陳列大手蓋住他腦袋,亂七八糟一通擼,這才抬眼看向甦青湖,修眉俊眼,自帶嚴謹自律的低靡氣場,“好。”

    板板正正,可也真的惹人不自知。

    甦青湖對看得上眼的人,尤其是看得上眼又好看的人,向來沒什麼底線,容忍度甚至可以彈性升降。所以對陳列的惜字如金和禮貌客氣,壓根沒多想,只笑眯眯地問他飯量。

    陳列被問得遲疑了一會兒,今天截止目前,他只吃了早飯。

    中飯他沒來得及吃,晚飯正當時,這兩頓加起來……

    他對自己的飯量心知肚明,而她對他的飯量應當一無所知。

    這樣情況下,如果說多了,于她而言會多有不自在吧?

    “那要不這樣?”甦青湖見他愣了一下,真誠建議,“如果這些不夠吃,那等下我們一起出去散步,你看著買點兒?”

    “好。”陳列看她一眼,微微頷首,正要繼續給倆崽子搓澡,突然想到一件事,就先說了,“我口袋里有錢和票證……”

    話說到這兒,戛然而止。

    因為甦青湖已經走到他身側,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正往他上衣口袋摸索。

    他︰“……”

    他不是這個意思。

    “哪個口袋?”甦青湖沒摸到,仰頭對上他低垂望她的眉眼,右邊眉毛微微一挑,嘴角掛上了笑,“上衣還是褲子?”

    一瞬間,甦青湖的漂亮明朗風情塞滿他的視線,陳列微不可見地收斂了呼吸,回︰“左邊,上衣口袋。”

    若無其事的繼續,可減少尷尬。這是陳列迅速作出的判斷。

    甦青湖從善如流,從他左邊上衣口袋掏出錢和票證,然後微微退開一步,問,“先生,這都是要給我的嗎?”

    陳列點頭,低低應了一聲,“嗯。”

    他是要給她不假,但卻沒想著讓她親自動手……

    剛才,過于親密了。

    陳列原本想說的話,還有後半句——我等會兒給你。

    可看了一下自己水濕的手,再看笑盈盈的立在一邊的女人,陳列嘴角微微上揚了一點點弧度。

    雖幾不可查,但卻真實存在。

    樂于助人,這是一個好的品德,也是一個好的發現……

    甦青湖不知道陳列的心里活動,捏著錢票站在他旁邊,微微側開點視線,避開倆孩子光溜溜的屁股蛋子。

    “以後也一樣嗎?”工資津貼啥的都統統上交?

    陳列給孩子搓澡的手頓了頓,點點頭,繼續。

    “我還是想听你說出來的。”甦青湖抱著倆孩子的衣服,看著陳列彎腰時繃緊的襯衫下面的線條,嘴角弧度上揚。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男人?!

    瞧瞧這肌理,線條流暢柔韌,隱蘊其中的爆發力強悍無匹,似乎在說可隨時為您效力……

    陳列听她這樣直白地表達想法,有些驚奇,沒忍住看向她,正對上她欣賞的目光,于是,空氣都寂靜了兩分。

    “以後你的所得會全部給我嗎?”甦青湖含笑問他,視線相迎,不退不避。“我想听你說出來。”

    陳列沒有立即回答,也沒有給她想要的簡單答復,而是認真思考了幾秒,才給出答案,“這個以後,取決于你。”

    甦青湖听明白了。

    這男人的意思是“以後”有多久,取決于她,她有多久的“以後”,就有多久的他的所得。

    明白是明白了,但是甦青湖還是沒忍住去抓了一下陳列字面上的漏洞。

    “你就沒有什麼附加條件嗎?如果都取決于我,萬一在這個期間,我虐待了大蛋二蛋,你也沒有什麼異議嗎?”

    她是說真的,剛才去給大蛋二蛋找換洗衣物,真的就沒幾件沒補丁的。甚至二蛋的褲腰都無法保證合身,唯一一條沒松緊帶的褲子,腰帶還是一根繩子……

    陳列︰“你應當不會這樣做。”

    說得干脆利落,絲毫沒有猶豫。

    甦青湖懵了一瞬,這男人回答也太干脆了吧?

    就不能稍微思考一下?就跟他之前一樣。

    “為什麼?”

    甦青湖沒忍住問出來,陳列卻只是笑笑,沒回答她,繼續手上的活兒。

    “誒,說說唄。”甦青湖好奇啊,她往前一步,伸出手指頭戳了戳他後背。

    他的回答看似有余地,可語氣卻有點篤定。

    費解。

    陳列背部肌肉收緊,直起身,抽了條晾衣繩上的毛巾,三下五除二給大蛋擦干,側身朝甦青湖伸出手。

    甦青湖把大蛋的衣服遞過去,順手拿過來他手上的毛巾。

    陳列轉過身,眼里閃過一抹笑意,拍拍背對著甦青湖的大蛋,把衣服給他,“自己穿上!”

    直到給二蛋也洗好,坐到桌前吃飯,甦青湖都沒能讓陳列給她答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