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四章 看我給你坦個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兩個包子,一根油條,外加一根量的腌黃瓜條,對陳列來說,杯水車薪。

    他起身把筷子洗好放進筷籠,回身對湊在廚房門口圍觀他的一大兩小說,“準備一下,我們出去走走。”

    二蛋歡呼一聲,“爸,我們可以喝汽水嗎?”

    橘子味的汽水!

    陳列︰“錢在……你媽手里。”

    二蛋的高興勁兒跟被扎了的氣球一樣噗噗漏氣,一瓶汽水一毛五呢。

    “為什麼不問我?”甦青湖視線從陳列身上轉移開,看向蔫頭巴腦的二蛋,“或許我就同意了呢?”

    “你會同意嗎?我們今天可是吃過冰棍了喲。”二蛋瞅著甦青湖,“吃了冰棍,還可以喝汽水?”

    這世界上還有這麼好的事兒?

    大蛋覺察到甦青湖眼神的細微變化,開口說了,“醫生說您不能吃生冷的東西,之前買冰棍是我們忘了,買了不能浪費,就只能幫您吃掉了。汽水太貴了,我們喝不起。”

    二蛋︰“……”

    咋喝不起了?明明爸剛給了媽一疊錢!

    撇撇嘴,他不說話了。

    甦青湖剛開始忘了倆人還吃過冰棍,經二蛋一提醒,瞬間想起這檔子事兒,就有點猶豫是否滿足孩子的渴盼。

    現在再听大蛋的話……

    甦青湖怎麼听怎麼別扭,這小兔崽子給她挖坑呢!

    前面揭露她剛出院想吃冰棍的惡行,後面想激將她順便給陳列上眼藥?

    激將成功了,她給買汽水,激將失敗了,上眼藥成功……

    這一件件看似不經意地小事情,都是張安宴以後玩弄人心的養分!

    甦青湖能讓他得逞?

    門都沒有!

    “陳列同志,你同意他們喝嗎?”

    直球過來,硬接傷人,那就踢給能接不怕接的人唄。

    陳列安靜听著,到這里,看向甦青湖,“你想出去走一走嗎?”

    這就是在問你身體允許嘛了,甦青湖點頭。

    回家之前,烈日曬著,肚子空著,腳下虛浮,身體條件肯定是不允許的。但是現在,一碗粥下肚,再加上歇過勁兒了,確實可以出去走一走。

    二蛋對此持懷疑態度,“醫生不是說了讓你好好休息?咱們回家的時候,你都在路上歇了八次,比我還蔫不拉幾的。”

    大蛋︰“你還說腳疼,頭疼,腿疼……”

    甦青湖︰“……”

    嘿喲,她之前怎麼沒有發現這兩個小兔崽子這麼關心她?連她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全看在眼里,記在心上。

    關鍵時刻還能拿出來掃清障礙,比如她,然後一家三口歡歡喜喜出門,比如他們。

    陳列掃了倆孩子一眼,沒說什麼,而是往甦青湖身邊走了兩步,借著燈泡的亮度去看她臉色

    他高大英挺,約莫一米八六的身高這樣靠近,造成一種難以言說的壓迫感,甦青湖差點就往後退了!

    “怎麼回事?”他問。

    甦青湖︰“……這幾天上火,再加上天太熱,我就錯把撲熱息疼片當成薄荷片吃了。”

    撐住!撐住!撐住!只要說的真情實感,那就一定程度能唬住人。

    陳列眯眼,沉默一瞬,視線下移,對上倆孩子的眼楮,“去零錢盒拿五毛錢,出去買汽水。”

    二蛋沒心沒肺,“嗷”一嗓子,拉著大蛋就往客廳沖。

    客廳的桌子上有個小鐵盒,里面是甦青湖剛放的零錢。

    大蛋本來不想走,被陳列盯了一眼,還是順著二蛋拉扯的力道出去了。

    倆人去客廳拿錢,陳列就和甦青湖對視著。

    直到倆孩子拿到錢,跟他們打了聲招呼出了門,陳列才說,“去客廳談談?”

    甦青湖有些掙扎︰“很嚴肅嗎?”

    就是去了一趟醫院,洗了個胃,怎麼就感覺要三堂會審了?

    陳列沒有說話,率先走出廚房,徑直往客廳去。

    甦青湖嘆了口氣,還沒到客廳呢,就有所保留的坦白了,“其實,我不是吃錯了藥,我是故意吃的那些藥。”

    陳列腳步頓住,轉身看她。

    他沒說話,卻是等她繼續開口的意思,甦青湖就繼續了,“咱們領證之前,你應該有听孫老師說過我的情況吧?當時和你領證,我和你對待婚姻都不是那麼純粹。”

    陳列沒有否認,這次回來,主要是為了離婚。離婚之後要如何,當時他沒有想那麼多。但是等真正去帶孩子的時候,他才意識到這里面的問題。

    兩個孩子還小,如果請保姆,恐怕不會那麼盡心盡力,萬一孩子有什麼問題,也處理不太及時。但如果送去父母那邊,他們目前身體條件不允許多費心力。結婚,或許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

    但當時,這個念頭也是一閃而過,並沒有想要付諸行動。因為他知道,這樣的婚姻,對女方來說不公平。

    去拜訪孫老師的時候,他本沒有想那麼多,只是單純去給老師送信。老師所在的小區,是教職工聚集地,他看到有家長,因為上下班來不及接送孩子,而把孩子暫時寄托在老師家,到了七八點才把孩子接走,就起了把兩個孩子寄托給孫老師的想法……

    但這也只是一個想法,具體能不能實施,還是要見到孫老師,看她身體條件是否允許,是否願意接收兩個孩子。

    孫老師當天,有些咳嗽,甚至有一些肺炎的癥狀,他就沒提這個事情,想著拜訪完人就走。

    知道他離婚,孫老師欲言又止了很久,還是說了甦青湖的事情。

    說她是個好學生,品學兼優,意外被有些勢力的社會小青年盯上,本該分配的工作遲遲不來,後續一系列的連鎖反應造成的後果,不是一個毫無人脈關系的剛畢業女大學生能解決的,最後才問出能不能娶她的話……

    他同意了,也交代孫老師把他個人情況給甦青湖講清楚。

    “咱們領證有五天,你領證的當天把家里的事情交給我之後,就直接走人了。”甦青湖繼續坦白,“這五天里面,大蛋被別人告到我面前,說他流氓。二蛋禍害了別人家的寶貝石榴樹。之前那個說要追求我的二百五堵住我,說要睡我。我一個沒想通,就吞藥了……”

    陳列臉瞬間冷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