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五章 開誠布公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甦青湖滿心無奈︰“總之,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

    目前來看,大蛋二蛋的事情解決了,追她的那個二百五就不好說了,畢竟那是個拿眼前男人的名字也沒有嚇退的狗東西!

    陳列︰“那個人是誰?”

    “你不知道?”甦青湖訝然,“張東勝啊。”

    陳列一滯,拳頭立即硬了。

    “孫老師沒有告訴你追我的那個二百五叫什麼名字嗎?”當初尋求老師幫助的時候,她有提這個人的名字。

    按照她自己的猜想,老師當時沒有直接幫助她,可能是因為張東勝確實有那麼點子背景是老師無法抗衡的。

    所以,最終給她選的一條路是結婚,跟眼前這個有當地背景的男人結婚。

    當初原身惶惶不可終日,有一根稻草就想去抓,根本不管結婚對象是高是矮,是美是丑,性格如何,就這麼忙不迭答應了。

    或許很沖動,但做出的選擇現在看來卻很明智。

    一個貌美到一定程度,有文化有談吐,正含苞待放且無家庭背景的姑娘,想抗衡絕對勢力有點天方夜譚。

    想保護自己,尋求外援是最好最有效的辦法。老師說的陳列,就是最好的外援。

    她以為老師有告訴陳列這二百五的名字……

    陳列︰“……我沒印象了。”

    話是這樣說,可陳列是誰?經過訓練的記憶力怎麼可能錯漏“死敵”的名字?

    這樣說,大約是為了維護孫老師吧。

    甦青湖听他這麼說,就當他說的是真的,轉而說道︰“張東勝是趙亮延給弄走的。”

    當初,她以為提出陳列的名字,這狗東西就會知難而退,結果壓根不好使,看她的眼神更熱切,咬得更死了……

    “對了,趙亮延說他認識你,還給了我一疊票證。”甦青湖指指臥室,“我收了。”

    都放在臥室了。

    “嗯。”陳列應一聲,並沒有異議。

    空氣安靜了一瞬,甦青湖問,“這次回來呆多久?什麼時候走?”

    陳列︰“兩天。後天走。”

    甦青湖點點頭,細碎的頭發有幾縷滑落到她漂亮瑩潤的額頭上,整個人更顯白淨細膩,端得是明眸善睞,再一笑,房間都亮堂幾分。

    “你回來之前,有先去趙亮延那邊嗎?”甦青湖問,“以後他拿來的東西,我都可以收嗎?”

    這趙亮延目前看起來,似乎是張東勝和陳列之間的夾心餅干。

    陳列︰“明天我會去他那里一趟,以後應當是不用麻煩他了。”

    這算是一句話回答了兩個問題。

    他沒去趙亮延那里,肯定就不知道她叮囑趙亮延的話了。

    既然這樣,那她——

    “我覺得,如果一個人能在自己的工作崗位發光發熱,甚至能夠照耀別人,那就應當堅守自己的崗位。”

    所以別退伍了,“而且,人這一輩子,如果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並為之奉獻自己的精力和熱情,那是一件很幸福也很幸運的事。”

    陳列︰“……”

    陳列隱約能猜到甦青湖的意思,但很多事情並不如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我覺得國家更需要你。”

    甦青湖一開口,陳列沒忍住笑了。

    不像最開始那麼淺淡到難以察覺。這次完全是大笑,牙都露出來了了七八顆。

    甦青湖莫名,這笑什麼呢?

    嫌她說話太過紅專?

    但——

    記憶里,大家說話差不多都這樣誒,甚至于夫妻之間,一旦牽扯到國家,感情和思想立即升華,一切以國家利益為重……

    “好的,我知道了。”陳列點點頭,站姿放松了一些,嚴肅感頓消。“你有什麼想問我的嗎?”

    雖然兩人領證的原因都不那麼純粹,但從目前來看,他和她似乎有過日子的潛質。

    既然這樣,不如最開始就開誠布公,杜絕以後可能會出現的麻煩,或者口角。

    “想問問你前妻。”甦青湖也不客氣,“大蛋二蛋有跟我說過她,我算是了解了一些。”

    甦青湖問的大剌剌,卻時刻注意著陳列的神情,見他神色淡然,坦蕩無謂,覺出來了點味兒,問話就更大膽了些,“現在我想問的是,他有沒有給你留下什麼貸款欠債?”

    自從國家不限制出國留學之後,想出國的人太多了。只要稍微有點能耐,哪怕經濟上再困難,也會想方設法地搞到簽證。

    經辦人員,雖然大多清廉,但也有個別人會卡拿。所以這個中間手續稍微卡幾道關,就得一筆錢。

    遞交材料,辦理相關手續,需要錢和精力。但在申請出國之前,還需要過語言這一關。

    自學,可能達不到那個程度,所以報一個語言班沖刺托福分數,便成了最佳選擇。

    除了托福分數,gre也得達到及格分。

    生活,學習,工作,三重壓力之下,想要迅速達到自己的目的,花錢縮短時長最高效。

    到處都需要用錢,那麼,他的平時給前妻的生活花用夠嗎?能攢到多少錢?如果前妻還負擔志同道合一起出國的小情兒的費用……

    陳列不知道她想什麼,但見她眼神有點飄,潛意識就斷定她沒想他什麼好事情。

    “沒有。”陳列跟她對視,“這些事情,在簽字離婚之前,都已調查清楚。”

    包括她沒敢在婚內太過出格。

    “好了,我沒有什麼問題要問了。”

    甦青湖抬抬下巴,“你也可以問我你想問的問題。”

    這種居高臨下的小動作讓陳列有些好笑,只他也不戳穿她。

    “我沒什麼好問的。”孫老師之前說過,她有一個青梅竹馬的男朋友,但在和他結婚之前,兩人已經斷得干淨。

    陳列說完,想到張東勝,補充,“如果你願意,你可以告訴我你還有什麼麻煩需要解決,在我歸隊之前,我來解決掉。”

    甦青湖一听他這麼說,激動了,“裝自來水,裝管道煤氣!”

    才不管他有錢沒錢,反正這些剛需的東西,必須給她辦了!

    去別人家接水怪怪的,去水塔那邊又太遠,她哪個都不想將就。

    院子著實有些老舊了,再加上長期沒住人,里面還是五六十年代的陳設。

    陳列︰“自來水的事情我打過招呼了,這兩天應當就可以了。管道煤氣大約不行,煤氣罐可以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