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六章 怎麼分配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對比自己,顯然陳列更了解現在這個年代的事物,甦青湖只管點頭。

    就是吧,說得這麼頭頭是道,錢夠嗎?

    趙亮延送來的只是票,陳列剛才給了錢和票,跟一般人比起來,這筆錢確實不少……

    “你之前放在孫老師那里的錢票有多少?”甦青湖斟酌著目前自己手里的錢款,覺得可能不夠,問陳列,“你最開始給的一百塊,賠給鄰居五十二塊,我們自己花用了十塊,剩下三十多,加上你剛才給的,夠不夠安裝自來水的?”

    還有液化煤氣罐……

    甦青湖說著說著忽然頓住,光顧著垂涎陳列英挺俊朗的長相,完全忘了現實問題。

    她是嫁了一個長得很好看的人不假,可這個人,他目前似乎一貧如洗?

    腦子里自動檢索出大蛋二蛋以前說的話,結合眼前男人的坦白交代,甦青湖忽然就明白了這樣一個令人流下苦澀眼淚的現實……

    她看著陳列的俊臉,回想著大蛋二蛋在醫院對她的照顧,默默咽下了這兩行淚。

    沒錢好啊,沒錢可以使人自省,沒錢可以促使人發奮圖強白手起家,沒錢可以讓人……

    “安裝自來水的事兒我已經預繳了錢。”

    陳列說出的話,讓甦青湖又松了口氣,真好,又省了一筆錢!

    隱約覺察到甦青湖的想法,陳列有些好笑,可也不戳破。

    他目前雖然有些赤貧,但是,養家糊口還是沒有問題的。

    “我還有一個問題想問你,”甦青湖舉起手略揚了揚,“你自己有什麼外債嗎?”

    大意了,只顧的問他前妻有沒有留下什麼外債,倒是忘記問他本人了。

    陳列深深看她,那在高強度訓練和任務中浸淫出的壓迫感撲面而來,壓得甦青湖脊背一涼。

    他聲音淡淡︰“有或沒有,你怎麼看?”

    此時大蛋二蛋已經回來,倆人偷摸進了院子,把吃的東西擱在廚房,就匍匐到離客廳比較近的隱蔽處,開始听牆角。

    他們本來就不願意出門,想听听兩人談論些什麼。可是當時爸爸眼神都變了!

    知道不出去是不可能了,就趕緊辦完事兒回來,回來後見還有牆角可听,還怪興奮的。

    可听到這兒,倆人齊齊倒吸了一口氣,完犢子了,今天這個漂亮新媽要是回答不好這個問題,說不定他們很快送別第二個媽了……

    一時間,倆人抓耳撓腮,都想上去幫甦青湖回答這個問題。

    表忠心!

    不會回答就表忠心!

    此時此刻表忠心絕對不會出錯!

    甦青湖語速放緩,本就好听的聲音,頓時就綿軟了兩分,“如果有,那我平時花錢就注意一點,咱們一起想辦法,盡快把這筆錢還掉。如果沒有,那再好不過了!”

    當然了,如果真有,那根據這筆錢的多少,她的工作規劃也得做出相應的調整。

    如果有,而且很多,那她就只能辜負他和孫老師幫她弄到的工作單位,立即下海!

    這年代,上班賺的錢,比著人家做生意的人一天所得,那真是不值一提。像她這種剛分配了工作的人,最初拿到的工資,肯定是最基本的。想要多拿點,估計只能等獎金了。

    七七八八加起來,不吃不喝,從現在到年底這六個月,她能拿三四百就不錯了……

    好可憐!

    難道剛過來,就要繼續為了生活奔波了嗎?

    “滾進來!”

    陳列朝外面厲喝一聲,確定外面兩個人听到了,把注意力又放在甦青湖身上,緩聲道︰“目前,我們沒有任何外債。只是,也沒有什麼存款。往後的一段時間,你大概只能靠著我們兩個的工資來花用了。”

    大蛋二蛋听陳列話滾進來,作鵪鶉狀乖乖靠牆站著。

    “想要知道什麼,可以問,你們兩個現在像什麼樣子!”陳列跟甦青湖說完,轉身,往兩個孩子身邊走。

    這架勢,是十分之嚇人了。

    不過,老子管教兒子,只要不太過份,甦青湖是不準備吸引火力的。

    而且她這會兒還在想剛才的事情,陳列這男人,壓根沒回答她在孫老師那里寄存了多少錢……

    陳列往倆孩子身邊走,甦青湖的視線也就跟著陳列走。

    感覺到甦青湖緊盯的視線,陳列有些好笑,這是怕他打孩子嗎?

    在兩個孩子面前站定,陳列開口,“想知道什麼?”

    大蛋二蛋齊齊搖頭。

    陳列看著他們不說話了。

    扛不住陳列的注視,大蛋二蛋開始補充了。

    大蛋︰“媽花錢有些大手大腳,可是也沒有拿錢養白眼狼。以後我們能在家里吃飯就在家里吃飯,絕不亂花錢了,也不給家里弄外債!”

    好一個小奇葩!說話夾槍帶棒很純熟嘛!

    甦青湖哼笑,把她和陳列前妻放一起,順便告訴某人他們在外面花錢吃飯不做飯……

    小子,你很可以!

    之前還想她一直陪著陳列,這會兒見著陳列人了,又說一套做一套了,虛偽!

    二蛋看一眼哥哥,嘆氣,“唉!”

    新媽花掉的這些錢,大頭都在他和哥哥身上,哥哥難道不知道嗎?

    這樣說話……不是給新媽找不痛快嗎?

    大蛋被他嘆得一梗,隨即冷了臉,連看都不看他了。

    憨貨!

    二蛋有些無措,見他不看他,忙去看陳列,又從陳列看到甦青湖。

    甦青湖笑眯眯看他,不點頭,也不搖頭,漂亮的臉寫滿了我要看熱鬧的決心。

    可惜陳列沒讓她得償所願,揪著人就出了客廳。

    甦青湖自然是沒追上去的,父教子,她不要摻合。

    眼見三個人一時半會兒是不會進客廳了,甦青湖開始思考家里三張床的分配問題。

    當初領完證,陳列就走了,啥實質性接觸都沒有,家里的床自然而然就大蛋二蛋各一床,而她就住在主臥唯一剩下的一張床。

    如今陳列回來,是跟她睡一床,還是跟倆孩子之間的一個睡?

    她是無所畏懼的,倆人睡一床也不尷尬,畢竟就陳列那長相身材,誰吃虧還不一定呢……

    明暗光線下,托著腮半寐的甦青湖,美得驚人。

    門外教子完畢的陳列走到客廳門口,腳步一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