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七章 大蛋操碎了心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甦青湖睜開眼,忍著困意,聲音慢慢,“天熱,你記得洗完澡再睡啊。”

    硬生生忍住一個呵欠,人憋得眼里水汽彌漫,眼尾洇濕了幾根睫毛,勾勒出上翹蜿蜒的弧度,有些說不出的調調,讓人移不開眼。

    天熱,醫院也熱,她那個病房不是單人間,風吹不到她這邊也就算了,還有人夜里打呼嚕磨牙。

    你想啊,晚上十點關燈,早上六點叫醒,這八個小時,光是被磨牙打呼嚕的聲音擾醒就有三四次,睡眠質量能高到哪里去?

    事兒接著事兒,精力消耗大,也沒個空調給點冷氣提神醒腦,她腦子運行速度像是卡掉的磁帶,看陳列點頭,都要腦子轉一下想想他是什麼意思。

    知道他會洗完澡再休息,甦青湖如釋重負,“如果你覺得冷水澡水太涼,就自己燒水啊。家里有爐子有柴火,你想怎麼樣都可以。”

    困意來得迅猛,她感覺眼楮都睜不開了。“我要先去睡了。”

    腳下打飄地進了臥室,把自己扔到床上,拉了一條薄毯子,甦青湖倒頭就睡。

    陳列就這麼站在原地,看著她被呵欠憋出兩泡眼淚,看著她努力告訴他要洗澡,看著她飄一樣進了臥室,嘴角沒忍住上翹了一分,然後搖搖頭,轉身出去了。

    “爸?”

    見他出來,二蛋看了一眼客廳,回轉過視線,喊了陳列一聲,小心翼翼問,“她生我們氣嗎?”

    “回來再吃點東西。”陳列沒看他們,只率先往廚房去。

    大蛋二蛋對陳列那是真父子情,歡呼雀躍地從零錢盒拿了五毛出去,原本是想買汽水,臨到頭,還是心疼這個爸,就把甦青湖住院期間給他們買菜做飯乘車省下的錢,添到這五毛里,給買了幾個包子油條。

    爺仨就這樣蹲在廚房里解決掉了買來的吃食。

    “爸,我有點喜歡這個媽。”二蛋吃完手里的油條,看著陳列,托著腮,眼神頗有些悠遠,“她不罵人誒……”

    陳列挑眉,看他。

    這才相處五天時間……

    “爸,你別不信我,她真的不罵人……”撓撓頭,二蛋努力形容,“就是罵人,也不是那種讓人很傷心很生氣,生氣到想哭的罵人!”

    “就……她罵人,可以讓人開心。”二蛋忘記自己吃油條弄得滿手油的爪子,扒拉在陳列遒勁的手臂上,“也不隨便冤枉人,說話也不陰陽怪氣!”

    陳列揉揉他腦袋,“還有啥?”

    “嘿嘿,”二蛋笑一聲,“她還帶我們去買好吃的!”

    熟食店買來的牛羊肉可真好吃啊!

    陳列听完,笑笑,大手蓋住大蛋的後腦勺,將人攬得往他身邊近了些,才問,“你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大蛋看陳列,眼楮眨了眨,“她嗎?”

    這意思是要問關于甦青湖的看法了。

    陳列微微點頭,“嗯。”

    “我也不知道。”大蛋皺了皺眉毛,像個小大人,“她長得好看,是個大學生,就是不听醫生話,醫生也喜歡她,病房里的人也喜歡她。”

    見陳列在听,他繼續說,“我和大蛋去給她送飯的時候,有听到病房里人問她是不是家里那位去世了,有沒有想過再找一個……”

    “爸,”大蛋滿心憂慮,“她太好看了,你又不經常在家,她會不會也跟那個女人一樣,一有機會就跟人出國了?”

    新媽比那個女人更年輕漂亮,甚至比他和弟弟在電影院附近轉悠看到的女明星海報還好看,真要是想出國,肯定比那個女人還容易。

    爸爸能留住她嗎?能一直留住她嗎?

    在大蛋心里,陳列天上地下第一好,沒誰配的上他爸。

    可在以往的認知里,女人都會想要生一個自己的孩子。如果是男的的問題不能生,女人還會心甘情願和他過一輩子嗎?

    二蛋現在就喜歡新媽了,他也不討厭。爸要是喜歡新媽了,新媽以後要和他離婚,他會傷心吧?

    “怎麼會這樣想?”陳列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背,帶著安撫意味,聲音放低,沉沉的,卻很讓人心安,“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還沒發生的事,不要預想那麼壞。”

    “爸!”大蛋著急,“在病房里,我們都喊她媽了,還有人想給她介紹對象!”

    以前鄰居老太太跟一個死了丈夫的阿姨說,再找也不是不可以,就是她帶了個男孩兒,如果是個女孩兒,不出一個月就能給她重新找個丈夫!

    他和二蛋都是男孩子,人家還想給新媽介紹對象!

    陳列還是不急不緩,見孩子急得都想跺腳了,才笑了一聲,“對爸有點信心!”

    說著站起身,尋了兩束艾草點燃遞給倆孩子,交代他們仔細燻一下院子,這才到他走之前灌滿的蓄水缸旁邊舀了幾瓢水倒進水盆。

    看著水盆里搖晃的水波,陳列笑了笑。

    大蛋憂心忡忡,看著他爸笑,就更愁了。

    二蛋嘻嘻哈哈地滿院子跑,身後帶著一溜的艾草燜燒的白煙。

    陳列端水出來,壓低聲音,“噤聲。”

    二蛋迅速閉嘴,再拿著艾草燻院子,動作就輕了幾分。

    他燻到陳列身邊,小聲問,“她睡了嗎?”

    陳列點頭。

    二蛋繼續燻院子。

    他收回視線,端著水進了一間空房,正要解皮帶,想到還沒拿換洗衣物,放在皮帶上的手又收回,近乎無聲地把換洗衣物拿到手,這才繼續之前的動作,脫了衣服洗澡。

    他的第一次婚姻……

    嗤笑一聲,剩下的冷水兜頭澆下。

    他毛剌剌的短發還堅挺立著,放下臉盆,人雙手撐在盆子邊緣,垂著頭,喉結動了動。

    這個動作不過維持了幾秒,抬起頭時,臉上已經沒了別的情緒。

    “爸,要不要給你搓背?”二蛋燻完院子,就拿著剩下的艾草蹲在陳列洗澡的那間房子門口,听到水聲停了,趕緊問了一句。

    大蛋听著里面的聲音,略大了一些聲音,“爸要不要再給你打一盆水?”

    陳列迅速擦干身體,換好衣服走出來,“不用。”

    等倆孩子睡下,陳列滿院子檢查了一遍,確定隱密處也沒有蛇蟲,這才進了臥室,上了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