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九章 我本想安靜圍觀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陳列︰“……”

    他一時間不知道老爺子是在夸自家,還是在罵自己。

    站在老爺子身後的趙亮延,視線在幾人之間穿梭,他感覺這場面有點詭異……

    但,只要他不出聲,應該就可以盡可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吧?

    張東勝︰“說您是老小孩兒,您還真不客氣當自己是老小孩兒了?您就不想一想,您罵我是狗屁玩意兒,那您吶?您是啥?”

    被踹下來,張東勝就沒想跑了。關鍵是他也跑不了,老爺子身邊的那幾個都是練家子不假,可踫上他總會留有余地,有跑脫的機會。但今兒,不還有陳列這糟心玩意兒嗎?

    “別給老子扯皮!”張老爺子一指陳列,“給人道歉,順便保證以後做個人!”

    張東勝剜了一眼腰桿筆挺的陳列,嗤笑一聲沒說話。

    一有事就去告家長,這樣的人還想讓他道歉?門都沒有!

    “我憑什麼跟他道歉?是他截糊了我!”

    張東勝忿忿,“明明是我先遇見的人,我先看上的,他陳列是個什麼東西?截糊了我,還倒打一耙!”

    到這兒,張老爺子才算是品出味兒,“你是說你看上了人家姑娘,真心實意想追回來當媳婦兒,結果被陳列給截糊了?”

    總結簡短,大方向沒錯,但細節和因果對不上,所以這一問話問得張東勝梗了幾秒。

    他是看上了人家的美貌不假,但沒有想追回來當媳婦兒。真說起來,就是想你情我願等價互換地睡一塊兒,結婚是沒想著結婚的……

    張老爺子眯眼,越品越不對味兒,“張東勝,你別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吧?”

    他的兒子他清楚,一旦眼神發飄,就是做了虧心事的表現。

    老爺子這一句話,直接震得張東勝神魂歸位,也是如此,才突然意識自己可能被詐糊了!

    “爹?陳列……沒向您告狀?”張東勝難以置信,“您和他今天歡聚在這兒逮我,也不是事先商量好的?”

    “什麼告狀?他不告狀你自己都抖落干淨了!”張老爺子冷哼,眼神不善,“行了,這個事兒先到這兒。你就跟我說清楚,你招惹陳列媳婦兒,是知道她嫁給陳列之前,還是之後?”

    之前和之後,性質惡劣程度差別太大……

    張老爺子嘆口氣,脊背不再那麼挺直。

    “我不知道她嫁給陳列了。”張東勝瞅著行伍出身的親爹,唇繃成一線,“我之前找不到她,後來找到了,她說她嫁人了。”

    趙亮延看得腹誹︰……知道人家嫁人還窮追不舍呢!

    “她說了她嫁人了,你後面就沒招惹了嗎?”

    “……就開了個玩笑。”張東勝想到甦青湖去醫院洗胃的事兒,底氣不足,瞟了陳列一眼,“誰知道這麼不經開玩笑。”

    陳列笑笑,“她今年剛大學畢業,沒有社會上生活的經驗。”

    今年剛大學畢業?

    張老爺子心頓時一突,“張東勝,你別是去招惹人家女大學生了吧?”

    不管男女,國家培養一個大學生是花了人力物力財力的,兒子如果不是真心實意想要結婚,而是抱著玩一玩的態度去追求女大學生,那不僅僅毀了人家姑娘,也毀了國家的心血!

    張東勝︰“我就招惹了那麼一個甦青湖。”

    張老爺子努力壓制怒氣,“給我說實話!”

    “說實話也就那麼一個,我哪兒給您多變出來幾個?”張東勝有氣無力了,“雖然我不愛听您嘮叨,可是我對著您也沒說過什麼瞎話。”

    今天大意了!

    看見陳列跟老頭子一起出現,還以為陳列不做人,誰知道陳列做人了,更不是人了!

    人是沒告狀,可現在想想,哪哪兒都不對。

    “爸,您是怎麼知道陳列……新娶的。”張東勝說不出來“二娶”兩個字,總覺得這倆字配上甦青湖那張動人心魄的臉是侮辱。

    看一眼陳列,張東勝還是覺得嗓子眼堵了一只活蒼蠅,壓根忘了他跟陳列也沒差。

    “趙亮延說的。”張老爺子說著,忽然想起自己忽略了什麼,轉身去看趙亮延。

    趙亮延被老爺子提名,滿心都是這操淡的世界對他太不友好,正齜牙咧嘴呢,一看老爺子轉身,硬生生把面部表情擺正。

    “你經常跟他聯系,今天就跟我說一下,他有沒有做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

    老爺子這話叫趙亮延咋回答呢?

    趙亮延感覺到左右兩道視線,差點感覺自己命不久矣。

    “……勝子還沒來得及做違法亂紀的事兒,就被陳列給切斷源頭了。”

    這回答,讓院子里的人幾乎同時間一默。

    老爺子︰“陳列你說。”

    作為當事人,這件事他最有發言權。

    陳列︰“我領證那天有事兒沒來得及通知大家,今天特意過來這邊,是听說您沒在家,推斷您可能會去找亮子,就過來了。”

    “本來想一次通知三個,通知完我結婚的事兒就走,沒想摻和進來。後來不是見您讓他下來嗎?就順手幫了個忙。”

    “我呸!別說的這麼冠冕堂皇,你就是想找我打架的。”張東勝滿心呵呵。

    這廝想給小嬌妻出氣,當誰不知道他那小心思呢!

    “打架倒不至于,就是想讓你清楚我結婚的事實。”陳列語氣涼涼,“讓你對她放尊重點兒。”

    趙亮延默默在一邊翻譯陳列這個自小就是別人家孩子的話。

    “打架倒不至于”,約等于“我可以單方面毆打”。

    “想讓你清楚我結婚的事實”,差不多就是“打到你腦子清醒”。

    最後一句“讓你對她放尊重點”,很明白了,就是“如果繼續我行我素,我不介意打到讓你沒尊嚴。”

    張東勝看著他,“我先看上的。”

    “你是個成年人,張東勝。”陳列提醒,語氣毫無起伏。

    攻擊性不強,侮辱度極高。

    張東勝毛了,正想反唇相譏,就被走過來的自家老爺子一腳踩到皮鞋上。

    “陳列,你結婚的事兒你爸媽都不知道吧?”張老爺子拍拍他肩膀,“如果可以,盡早通知你爸媽,把酒席給辦了,別委屈了人家姑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