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十章 挖坑了嗎?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已經通知父母了。”

    對老爺子這麼個從槍林彈雨中走出來的老人,陳列十分敬重,微微點頭,跟他說,“如果不出意外,明天一早應該會趕回來。”

    “明天?”老爺子一頓,頗有些感慨,“你怕不是今天才跟他們說吧……”

    像他們這樣的人,家國難兩全,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兒吶。

    陳列應了一聲,“嗯。”

    覺察到老爺子情緒低落,似乎陷入什麼回憶,又多說了幾句,“我這次回來,事先沒有跟他們說。等到家,他們已經在去往療養院的路上了。”

    “後面的事兒,亮子應該跟您說了。”先是離婚,然後拜訪老師,再他跟甦青湖領證。

    領證直接找的最後一道審批手續經辦人,才能那麼快領證。

    沒特意通知父母,加之囑咐經辦人暫時不要打擾他們療養,兩人自然也就不知道。

    後來領完證,突發緊急事件,他還沒走出民政局,就被緊急叫走。

    再回來,就是今天了。

    這個時間點的療養?

    張老爺子略一回憶時間節點,點頭,“這次療養,名醫匯聚,應該有幾位上了年紀的國醫聖手也被專門請過來……”

    這是很難得的事情,能不錯過,就千萬不要錯過。上了年紀的國醫聖手那都是國寶級的人物,從別的省份趕過來,舟車勞頓,路上是有很大風險的。

    今年能踫上,明後年,甚至以後,會越來越難,難的程度幾乎倍速增長。

    在這件事上,兩人算是一致的。

    倆人就這麼當著張東勝和趙亮延的面,旁若無人的聊起來。

    陳列敬重老爺子,老爺子看好陳列,一時間溫馨如父子,叫張東勝看得牙根發酸。

    就連趙亮延,都莫名覺得詭異,今兒個老爺子不是氣勢洶洶想抓親兒子張東勝回家嗎?

    現在是啥情況?

    老爺子不著急,勝子竟然也不瞅著機會就跑?

    要不是確定現在是晚上,沒有什麼太陽,他都以為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不管怎麼回事,既然領證了,你就好好對待人家。該雙方見見父母,就見見父母。該辦酒席,就好好辦酒席。”張老爺子殷殷叮囑,“該有的尊重,都要給足人家女方。”

    那可是大學生啊。

    “她今年大學畢業到現在還不到一個月。”陳列頓頓,“嫁給我太過突然,後面的事情我有很多都沒做到位,現在往後,會一一補足。”

    他咬字清晰,沒有誰會听不到腦子里去。

    張老爺子沒忍住去看兒子張東勝。很想知道太過突然是怎麼一個突然程度。

    “看我做什麼?”張東勝被親爹看毛了,微抬著下巴,傲嬌又心虛,“我也就是嘴巴上佔點便宜,沒有違法犯罪。”

    頂多也就是違反治安管理條例,在里面呆個三五天也就出來了的那種。

    “嘴巴上佔便宜?”張老爺子不溫不火地把這句話在嘴里咀嚼了兩遍,再跟趙亮延之前說的沒來得及違法犯罪一結合,拳頭都攥起來了。

    這是在違法的臨界點上,只差那麼一點就算違法了……

    “除了嘴巴上的便宜,你就沒做別的?”

    “……”張東勝看著親爹,“做是做了,我就是怕說出來,氣到您,影響您身體健康。”

    老爺子默。

    張東勝頓了好一會兒,才自暴自棄地開口,“您是真想知道對吧?也不是不能告訴你,等會兒你要是生氣了,覺得心口疼了,腦袋疼了,我可不管!”

    老爺子︰“說!”

    “我讓人壓了壓給她分配工作的時間。”張東勝說完,挑釁地去看陳列。

    怎麼著吧?他就是做了,他能耐他何?

    這話一出,老爺子恨不得手里有兒臂粗的棍子,可以讓他一棍子砸上去!砸得他腦子動一動,清醒清醒。

    “八五年國家說要改革大學生畢業分配制度,你知不知道?”老爺子氣啊,直接吼他。

    張東勝︰“關我什麼事兒?”

    他都是社會上的人了,這些東西他為什麼要知道?

    “關你什麼事兒?是不關你什麼事兒!可那關系著別人怎麼回事兒!國家說逐步改革,但今年在加快改革腳步!對于大學生來說,分配工作是人生中頂重要的事兒。你拿這個威脅人家,這不是要人家命?”

    萬一耽誤了怎麼辦?

    現在上大學,戶口本都是從家里面遷出來的。如果畢業之後沒有工作,或者說畢業之後分配的工作不去做,那就是盲流的一種存在了。

    “……我當時沒想那麼多。”張東勝面對陳列可以理直氣壯,但對甦青湖,他不自覺地氣焰都沉入谷底了,“再說,她一大學生,能從小鎮考上來,性格總不會太軟弱……”

    陳列和老爺子,甚至趙亮延都看著他,看得張東勝卡殼了一下,再說話就聲音越來越低了。

    趙亮延沉默思索︰……這全是臆想啊?憑什麼人家從小鎮上考出來,就等于是性格堅忍不拔的那種?

    就不能也是家里人嬌養的?

    老爺子更是因為兒子的話沉默半天。

    再開口,顯然是下定了決心了,“什麼也別說了,就今天,我送你去派出所,看他們按照違反治安管理給你怎麼判……”

    張東勝︰……陳列是不是剛才跟親爹說話的時候,神不知鬼不覺地給他挖了什麼坑?

    他看陳列,陳列也回以注視。

    張東勝直接給他看無語了,別搞得他多純良一樣!

    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不是臆想出來的,而是推斷!張東勝敢拍著胸脯保證,能跟他明爭暗斗多年,還穩佔上風的,絕對不是什麼正經人!

    他盯著陳列,思前想後,怎麼都覺得這廝在他沒注意听和老爺子說話的時候,干了損事兒!

    “該是怎麼樣就是怎麼樣,罰錢,拘留,你都受著吧!”張老爺子聲音都帶著怒意,“等你在派出所呆夠天數,交完罰款,再跟我一起跟人家好好道歉。”

    張東勝覷著陳列,一字一頓,帶著壞,“行啊,甦青湖正躲我呢,您帶我去正好。”

    不就是去派出所呆幾天嗎?他做的錯事兒,他自己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