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兩百四十章 過個節日(加更)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大蛋︰“……”

    她說話的腔調……

    甦青湖見大蛋臉頰明顯抽了一下,樂了,“等會兒回來再看吧。”

    “要去哪兒?”二蛋,“咱們現在就去送輪椅嗎?”

    甦青湖︰“本來是想明天再去送,但是想一想,萬一明天他那邊有很多人呢?所以,還是今天去送了吧,省得跟別人撞一起。”

    她一邊說,一邊指使大蛋二蛋,“你們兩個去廚房看一看,找個籃子,挑揀一些老爺子喜歡吃的東西放進去。水果也拿一些。”

    大蛋二蛋去裝東西,甦青湖去洗了把臉。

    收拾好東西,一行人去了老班長那兒。

    下午六點,天還是亮堂的,等到了地方,也不過是略微暗下來。

    胡同里孩子在奔跑打鬧,偶爾追著一只蜻蜓呼呼喝喝從他們身邊跑過去。

    各家各戶都飄散出來一些飯菜香,甦青湖聞著,沖倆跟在她身邊的孩子說,“這麼聞著,還是別人家的飯菜香啊。”

    “好像有誰家在炖雞湯。”二蛋嗅了嗅空氣,“嗯,還有小芹菜炒肉∼”

    二蛋看著前方,注意著不跟別的孩子踫上,耳里听著倆人的對話,無語了片刻。

    “有點想……”

    甦青湖還沒說完,大蛋直接在二蛋期待她的目光里橫插一刀,“不,你們不想。”

    二蛋撇嘴,“哥,你也太掃興了吧?我們只是說想,又沒有真的跑別人家要吃的。”

    “想也不可以。”大蛋看完甦青湖看二蛋,“你們能夠保證,你們不會想著想著真的付諸行動嗎?”

    甦青湖︰“……”不能。

    二蛋︰“……給錢也不可以嗎?”

    “給錢可以,但是現在我們是有事情要去做。”大蛋皺眉,“你是不是忘了公園里和胡同那些大爺大娘們說的話了?他們說有不少人有肺結核。”

    二蛋︰“……”

    很好,哥哥很好,一句話就打消了他想去別人家買飯的念頭。

    並且這個念頭以後也不會有了!

    甦青湖︰“……”很好,她不會再有這個想法了。

    三人沉默著到了老班長所住的大雜院,熟門熟路地進去。

    老班長正在做飯,煤爐子上是個飯盒,飯盒里正煮著一碗素面,里面放了些醬油,旁邊是一些切的細碎的蔥花。

    甦青湖沒有說什麼,只笑著過去,把輕巧靈活的輪椅放下來,“向英雄致敬。”

    老班長一愣,“你們——”

    “爺爺,明天就是國慶節了,我們打算送給您一份國慶節的禮物。”二蛋笑眯眯地湊過去說話,“我媽怕明天來看您的人太多,他湊不到跟前,就提前來給您送禮物了。”

    “您快看看喜不喜歡?好不好用?”二蛋從他手里接過筷子,“我來給您看著面,保證不漫出來。”

    他和哥哥做飯雖然不是太好吃,但是能保證做熟。

    再說,現在只要調料放得足夠,什麼都好吃。

    老班長想拒絕,但看著甦青湖平和的神情,笑了,“行,我試試。”

    甦青湖過去扶他,大蛋眼皮子靈活地迅速跟上,把輪椅推了過去,正好在他身後位置。

    “現在天熱,所以給您準備了竹墊。”甦青湖扶著人坐下,笑著道,“還有個棉墊,也帶來了,您天冷的時候自己換上。”

    “謝謝。”老班長目光暖融,臉上的皺紋都舒緩了一些,“謝謝。”

    謝謝你們記得我。

    甦青湖︰“其實說來慚愧,第一次見您的時候,我就想給您送輪椅過來了,後來出差給忙忘了……”

    老班長想說什麼,二蛋笑嘻嘻接上話,“我跟我媽說了,我們是送溫暖,她是送實惠,都可好。”

    大雜院的人本來在吃飯,听到動靜出來,一眼看到輪椅,不禁“呦呵”了一聲,贊道,“這個輕便好用多了。”

    “還是你們有心,會教育孩子。小孩子根子正,大人更正。”

    “是啊,這倆孩子很了不得。好幾年了吧,都往我們這邊來呢。”

    甦青湖笑著跟他們寒暄。

    寒暄完,甦青湖把帶來的東西放進他屋子里。

    看著他屋子整齊干淨,甦青湖暗暗點頭,就算孩子再怎麼會過來幫著收拾,也要他能保持。

    骨子里就是個干淨整潔的人吶。

    掃視了一圈,甦青湖才看見老班長那口鍋。

    對他個人來說,似乎確實有點大,也有點厚重,拿來拿去不方便。

    趕明兒看能不能給他定制一個一兩人份的鍋子。

    大雜院人多,且都下班了,甦青湖沒有多待,再說了會兒話,就告辭了。

    她一走就有人問老班長。

    “那姑娘真的是那兩個孩子的媽嗎?看著年齡對不上號啊。”

    “是啊是啊,看著穿著,還有說話做事的氣派,好像不是個普通人啊。”

    老班長︰“是個好人。”

    說完,便又專心煮面。

    而甦青湖出去之後,二蛋就開口了,“您是不是覺得他煮素面,連個菜葉子都不放,很可憐?”

    甦青湖看他一眼,沒說話。

    “其實他有錢可以領的,只是他領的錢和自己平時掙的錢,都沒花在自己身上。”二蛋說,“我和哥哥都知道的,它有偷偷資助上不了學的孩子上學。”

    甦青湖︰“……”

    她做不到這麼高尚,但不妨礙她崇敬這種高尚。

    “他經常這樣吃,可能會營養不良。”甦青湖說。

    二蛋︰“”

    甦青湖看他一眼,沒說話。

    “其實他有錢可以領的,只是他領的錢和自己平時掙的錢,都沒花在自己身上。”二蛋說,“我和哥哥都知道的,它有偷偷資助上不了學的孩子上學。”

    甦青湖︰“……”

    她做不到這麼高尚,但不妨礙她崇敬這種高尚。

    “他經常這樣吃,可能會營養不良。”甦青湖說。

    二蛋︰“”

    甦青湖看他一眼,沒說話。

    “其實他有錢可以領的,只是他領的錢和自己平時掙的錢,都沒花在自己身上。”二蛋說,“我和哥哥都知道的,它有偷偷資助上不了學的孩子上學。”

    甦青湖︰“……”

    她做不到這麼高尚,但不妨礙她崇敬這種高尚。

    “他經常這樣吃,可能會營養不良。”甦青湖說。

    二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