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兩百四十一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策劃書?什麼策劃書?你不會照著之前寫的套嗎?”

    甦青湖︰“最近不接單。”

    節假日啊,解放腦子,解放雙手,自由飛翔的大日子,怎麼能為了幾個錢就放棄呢?

    張東勝見她趕蒼蠅似的,咬牙切齒,“不跟你開玩笑,著急用呢。”

    他家老頭子是個神人,之前說好了他給他搞定投資的事兒,且弄到轉為民用的軍工廠的主導權,不讓落到外商手里,就不管他開不開歌舞廳了。

    結果這才過去幾天啊,就給他歌舞廳搞事兒!

    面兒上看著不是老頭子干的,可一找老頭子,他話一出口,就暴露了好嗎?

    這是拿捏他呢!

    拿捏他張東勝的歌舞廳,給他辦偉光正的事兒!

    別人的爹恨不得給自家孩子使勁兒撈好處,他家倒好,不僅不給兒子撈好處,反而還想從兒子手里面扒拉出來一些好處……

    但能咋辦?

    他那歌舞廳現在有規模了,也準備瞅準機會,吃點政策好處,擴改一下,爭取做到第一位。

    再說,這歌舞廳現在是他的面子!

    面子沒了,這頭能抬得起來?

    只能屈辱應下,暫時當個好人。

    可是這好人也不好當,他當時上學全是靠推薦一路上去的,真要說學習有多扎實,那都是屁話!

    可能年輕的時候還能仗著記性好,掙扎一下。可他現在都三十了,多少年不用知識,能弄出來個錘子啊!

    “你著急是你的事兒。”甦青湖見他擋住大門的鎖,腳開始躍躍欲試,“走開!我沒時間,不接!”

    “我也不是立即就要。”自從在魔都見過甦青湖的本事,張東勝就不太敢在甦青湖這個文化人面前造次,“十月十號能給我就成!”

    甦青湖下巴微抬,“走不走?不走我可要動手了!”

    “……”張東勝憋出一口氣,“我不白讓你做,這個策劃書,你要是給我寫好了,咱就按上次的價格來。”

    上次的價格?

    甦青湖沉吟,上次有兩千五來著,如果這次再得兩千五,加上她之前剩下的,是不是可以申請扯一條電話線?

    “定金兩千。”甦青湖伸手,“沒有定金,一切免談。”

    張東勝感覺自己以前瞎了眼才沒看清楚甦青湖的本質,“定金兩千?你怎麼不說先結齊貨款再干活呢?”

    “也不是不可以。”甦青湖上下打量他,涼涼悠悠地說,“可我覺著你不是那樣的好人吶∼∼∼”

    這就不是什麼好話,張東勝能听不出來?

    他︰“我不是好人,你就是好人了?張嘴就要兩千定金,你知道兩千是多少嗎?現在最大面值的錢也就是十塊,天天帶著兩三把錢到處晃悠我傻嗎?”

    “你傻不傻,我不知道,但是我了解我自己。”甦青湖指指自己,“我這人見錢才能眼開。”

    張東勝︰“……”

    “懂嗎?”甦青湖看他,不急不緩問一句。

    大蛋二蛋看著甦青湖,又看看咬牙切齒的張東勝,忽然就覺得很神奇。

    尤其是二蛋,眼里都是光。不用動手打架,就能把事情解決了?

    這也太酷了!

    張東勝深吸口氣,“這樣,我先把資料給你,明天,明天一早我把錢給你帶來,成嗎?”

    “不成。”甦青湖傲了,“我明天還有事兒呢,一大早就要出發,沒空等你。”

    二蛋眼楮一亮,插嘴,“媽,明天我們出去玩?”

    甦青湖瞥他一眼。

    二蛋迅速後撤,得 ,知道了,不該插話。

    張東勝︰“一點都不通融嗎?必須現在給你錢嗎?”

    “嗯。”甦青湖毫不猶豫點頭。

    雖然她剛才說自己是個見錢眼開的人,但也不至于為了點錢就耽誤假期活動。

    她錢也不少呢……

    “那你等著!半個小時後,我回來。”張東勝咬牙,感覺自己面子被甦青湖耙成了碎布條,還能迎風招展那種。

    這簡直是個祖宗!姑奶奶!

    可誰叫人家有本事,他又有求于她呢!

    人還有雙語打字機!那速度和準確率,簡直見了鬼了!

    甦青湖不再說話,只懶散地擺擺手,示意他該干嘛干嘛去。

    等人一走,大蛋二蛋瞬間齊齊看向她。

    二蛋︰“媽,你要寫的東西是啥?”

    這麼賺錢!

    一下子就賺了兩千塊!

    還只是定金!

    甦青湖︰“策劃書。”

    大致給兩個孩子解釋了一下什麼叫策劃書,甦青湖就催兩人去洗漱,然後自己去廚房拿了根冰棍,開了風扇,在客廳悠哉悠哉地啃冰棍。

    咬一口到嘴里,再咯咯吱吱嘶嘶哈哈咽下去,透心的涼,一下子涼到天靈蓋。什麼熱氣,什麼煩躁,統統消失不見!

    正開心著,就听門外傳來敲門聲,甦青湖沒動,先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看清楚離張東勝離開才十分鐘不到,有些納悶,咬了一口冰棍,含著一塊涼甜的冰,這才晃晃悠悠去開門。

    要是沒拿到錢就回來,她就直接不接活兒了。

    歡樂無憂過節日不香嗎?

    “我說……”甦青湖單開了一扇門,人是防御式地站在門後的,才露出雙眼楮看過去,就愣了一下。

    眼前這人不是張東勝啊!

    她看清來人,就要關門,卻見人迅速擠了進來,然後看著她,滿眼都是沉痛且歡喜的光芒。

    甦青湖︰……沉痛?歡喜?

    這李成偉怕不是有大病?

    而且他過來干什麼?給吳詩莘弟弟找場子?

    “滾出去!”

    甦青湖沉了臉,“別逼我動手!”

    李成偉沉痛著臉,滿眼苦意,“我就要出國了,甦青湖。”

    甦青湖嘴角抽抽,神經病吧?他出國就出國,跟她有什麼關系?

    “以前是我不對,我不該那樣對你。但是,你也知道如今的世道,沒有靠山,很難做成事情。”李成偉在甦青湖奇異的視線里,說,“我知道你怨我,那就怨吧,這樣你還能記得我。”

    甦青湖︰“你這樣多久了?”

    “什麼?”李成偉一愣,忽然跟不上她的思路。

    甦青湖︰“我說,你覺得我願意恨你,這種感覺,有多久了?”

    “……一直。”李成偉有些不確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