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後小公主爆紅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百一十八章 生日宴(五)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桌上

    一杯紅液搖蕩的酒杯,被緩緩的端了起來。

    男人那骨節分明的大手,輕輕搖蕩著里面的紅酒,低下的視線透過血液的紅穿透了過去。

    危險——

    而又極致的陰冷!

    懷里的小姑娘不敢回頭,額頭緩緩的落了下來,“宮先生?”

    刷——

    精細的下顎被不輕不癢的捏了起來,往上抬了上去。

    性感低沉的嗓音,不由的在耳邊輕聲道︰“乖,別低頭,王冠會掉——”

    小姑娘的眼眸輕顫,順著那高抬的視線,追尋了上去,正穩穩的對上男人那深不見底的棕色瞳孔里,“宮先生……”

    “清清餓不餓?”他握著手中的紅酒杯,問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話。

    她搖搖頭,“不餓……”

    “可我餓!”他重重的落聲。

    她驚愕的抬眸,內心那波瀾的弧波,一下高過一下的涌了起來。

    “所以清清……”

    “喂飽我,嗯?”

    她一顫,“我……我下去給宮先生拿吃的……”

    “嘶——”

    腰間的大手越發的緊了,仿若掙脫不掉的繩索一般,越纏越小,越纏越小。

    她那如畫一般的清秀眉目,不由的皺了起來,低呼出聲。

    他一只手箍著她,另一只手,拿著的酒杯不由的低了下來,“清清渴嗎?”

    她有些害怕的搖搖頭,“宮先生?”

    “乖,喝一口?”

    “不要……”她顫抖著睫毛拒絕,直覺告訴她,這杯酒液危險的很。

    “為什麼?”他的額頭輕輕落了下來,帶著低涼的體溫,緩緩的踫上她的額頭。

    小姑娘紅著眼,委屈的摟住了他,“宮先生,我們下去好不好?我們去……去吃蛋糕,去跳舞吧?”

    他的唇角擦過她的臉側,性感低冷道︰“那麼快下去做什麼?等等再去,如何?”

    “我不要……我、我想現在下去……宮先生……宮先生若是不下去……我、我自己下去!”她那小身子開始無限的掙扎了起來,迫切的想要從他的身上離開。

    可他怎麼會那麼容易放過她?

    手中的酒液,被隨手放回了客幾上,空著的右手,也箍住了小姑娘的另一側腰身。

    瞬間

    小姑娘無路可逃,整個小身子都被死死的圈住,動彈不得。

    “宮先生?”她驚詫的看向他,微紅的眼眶帶著點點未知的無措和恐懼。

    他低下頭,安撫一般的親了親她,低啞道︰“我還未給清清送禮物呢,清清想看嗎?”

    “不——”她有些急切的搖頭,心里那一波又一波的壓抑與害怕之感,蓋過了她現在的思緒。

    “不要看?”

    “我……”

    “清清對我的禮物不抱期待嗎?還是——”

    “宮……”

    “對我不抱期待?”

    “宮先生……”

    “嗯?”

    “我沒有……”她勾著他的脖頸開始收緊了起來,褐色的雙眸,濕潤般的看向他,“我很期待宮先生送的禮物!”

    “是嗎?”他勾唇笑了,似冷似邪,宛若變了一個人一般。

    ……

    三樓

    電梯口

    電梯緩緩的打開。

    青灕那優雅矜貴的身影,急切的出現在走廊內。

    見狀

    一直在暗處的林深,緊了緊手,拿著手中的手機走了出去,故作打電話的模樣道︰“好的少爺,您在頂層是嗎,下屬現在就上去——”

    “刷——”高大的身影瞬間攔了上來,清冷的逼問道︰“清清呢?”

    林深愣了一下,放下手中的手機道︰“談小姐嗎?她現在和總裁大人在頂樓,我正要上去呢,伯爵大人要一起嗎?”

    “呵——”青灕冷嗤一聲,轉身,大步的往電梯內走去。

    “哎,伯爵大人?”林深急急忙忙的沖了過去。

    “啪——”電梯門冷冷的關了起來,徹底的阻擋了他要進去的身影。

    林深收了臉上的表情,淡淡的冷然了下來。

    看著那不斷上升的4、6、12的指示標志,他轉過身,繼續的往暗處走去。

    樓下

    一樓電梯口處

    明臣和卞思沉追了上來,沉聲的低問道︰“怎麼回事傅三,你這麼著急做什麼?”

    “三哥,怎麼了?出什麼事了?二哥呢?”

    傅邦西視線冷冷的落在了樓梯間處,不點而紅的唇瓣微啟,“我有件事情需要搞清楚,沒有什麼事,你們不用跟著我!”

    “搞清楚什麼?”

    “沒什麼,今晚來這的著名導演不少,到處也有狗仔,大哥還是去忙自己的事吧!”

    說完

    傅邦西冰冷的抬腳離開,進了樓梯間。

    “傅三?”

    “三哥?”

    二人的臉色一變,面前,電梯門迅速的關了起來。

    跟上來的林溫與何斌二人對視一眼,立馬給林深發了信息過去。

    三樓

    樓上

    林深看到信息,身影從暗處走了出來。

    “叮——”

    電梯門打開。

    傅邦西那一襲冰冷的白色西服,身具滿滿的優雅尊貴之姿,滿目低冷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三爺——”他微微低首。

    傅邦西走了出來,視線壓迫的落在他的身上,語氣肯定陰沉道︰“二哥將藥用在她身上了?”

    林深低著頭,沒有回話。

    他冷嗤︰“難怪還要我一定研究出解藥來,呵——”

    “她知道嗎?”

    林深低著頭更低了。

    他冷笑︰“果然,二哥還是一如既往,看上的,不擇手段也要得到——”

    “你說,談小姐若是了解到二哥這麼一副陰晴不定,瘋狂至極的樣子,他們之間,會有什麼樣的結局?”

    林深詫異的抬眸,話音微顫,“三、三爺……”

    “你要攔我嗎?”他走近了幾步,渾身上下,壓迫意味更甚。

    林深再次的低下了頭,一副紋絲不動的架勢,卻也不作聲。

    這是……

    要攔了?

    傅邦西的雙眸微閃,一處的危芒略過,“你猜猜,是你出手快,還是我身影快?”

    林深低下額頭,僵持了幾秒後,嗓音才略微低聲的嘶啞了下來,道︰“三爺進去吧——”

    他愣了一秒,視線詫異的看了過來,“你說什麼?”

    “三爺說的有理,下屬不希望少爺和談小姐之間,有什麼難以相合的裂痕,所以三爺進去吧——”

    “呵,你倒是看的明白!”他留下這一句,冷漠的錯開身子,往前面的包廂走去。

    不過一瞬

    抬腳

    用力的踹開了面前的房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