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系統有點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百五十三章給我留作嫁妝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

    等到劉莽趕到夏雨霏老家的時候,已是午夜時分。

    此時,天色極其暗沉,周圍寂靜,時不時傳來一兩聲蛙鳴。

    而在劉莽的記憶中,夏雨霏老家就在前方不遠的位置,那里此刻正燈火通明,門口隱約有著人影在閃動。

    見此情景,劉莽有點擔心夏雨霏的安危,疾步沖了上去。

    不過,就在他看見在門前緊張踱步的夏雨霏時,整個人懸著的心也在一瞬間落了下來。

    雨霏!

    劉莽紅著雙眼,輕輕的喊了一聲。

    隨即,他就看見正著急踱步的夏雨霏直奔著他而來。

    “莽子,快跟我走,家里出事了”

    不等劉莽有任何的反應,夏雨霏便一把拉起劉莽的手直奔著夏母的臥室而去。

    而這一幕,對于夏雨霏來說,也是第一次主動牽男生的手。

    這要是放在以前,她絕對不會主動做這種行為,可現在卻顧不上這麼多了,要知道母親的情況現在很糟,容不得她去思考這些東西。

    絲滑細膩。

    這是劉莽對夏雨霏手掌的主動評價價,可他並沒有時間拿這去開玩笑,要知道此時對于夏雨霏來說,首要解決的問題便是家里的事情。

    劉莽緊跟著夏雨霏的步伐,進入了夏母的臥室。

    而床榻上和夏雨霏很像的女人,此時正緊閉著雙眼熟睡,從她緊抓被子的手來看,顯然之前經歷過非人一般的折磨。

    就在此時,夏雨霏一把抱住了劉莽,緊繃的心仿佛在這一刻有了依靠,眼淚在這一刻徹底流了出來。

    “雨霏,你先別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慢點說,這里有我呢!”

    劉莽輕輕的拍了拍夏雨霏的後背,此時美人入懷,而他卻沒有任何的想法。

    在這一刻,劉莽的心出奇的平靜,他只想盡全力解決夏雨霏家里出現的問題。

    也許是听見了劉莽的話,下一瞬,夏雨霏才站直身體,梨花帶雨般的淚痕依舊浮現在她的臉上。

    “莽子,事情是這樣,我回家後,我媽忽然肚子周圍疼,我讓她去醫院,可她死活不去。”

    “之前,她也有過這種情況,可這次給我的感覺很不一樣,無奈之下,我只能讓你來幫忙。”

    夏雨霏一臉的抱歉,她很清楚,今天對于劉莽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

    對于順達快遞來說,她作為核心研究項目成員,這些天里不僅是她,就連甦可兒,陳文年都加班加點研究著項目,好為開業後的順達提供技術支持。

    而她卻在這緊要關頭,將劉莽給叫了回來,幫她處理自己的私事。

    夏雨霏想想自己都覺得自私,可是她卻沒有其他的辦法可想,只能將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劉莽的身上。

    夏雨霏的歉意,劉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她依舊是和前世一樣,不管發生怎樣的困難,都將別人放在首位,對他如此,對自己的母親亦是如此。

    “雨霏,你是說阿姨的情況和以往犯病時不一樣?”

    劉莽的臉色一變,他猛然記起來,上一世夏雨霏有段時間請假回家的原因就是去照顧自己生病的母親,而她母親的病也是經過好長一段時間才被治愈。

    直到來這里之前,劉莽都不知道夏雨霏目前究竟得的什麼病,以至于在她告訴劉莽情況的時候,劉莽一臉震驚的看著她。

    “莽子,不瞞你說,我媽這次的病的確不一樣”

    緊接著,夏雨霏就將她覺得不對勁的地方一一講給了劉莽,而隨著她的訴說,劉莽越發的肯定夏雨霏的母親得的病具體是什麼。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急性闌尾炎,以夏雨霏描述的情況來看,夏母以前就有慢性闌尾炎,只不過拖得久了,才變成了今天的這種情況。

    “莽子,你是說我媽有可能是闌尾炎,還是急性的那種?”

    在夏雨霏得知母親疑似的癥狀後,她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在一瞬間揪了起來。

    她知道急性闌尾炎意味著什麼,慢性的話吃點藥還能控制,可要是急性的話,這樣耽誤下去沒準兒會有生命危險。

    “嗯,雨霏,我是根據你說的情況推測出來的,具體是不是還要去醫院檢查下,才能最終知道。”劉莽一臉鄭重的說道。

    要知道,現在距離下午夏母發病已過去很長時間,雖說此時的夏母看起來就像好了一樣,可畢竟她服用的是止疼藥,萬一事情真按照他猜想的那樣發展,可真就就耽誤事情了。

    “莽子,那咱們辦啊,我真的很擔心我媽,可她就死活不去醫院,怎麼辦啊!”

    此時的夏雨霏臉色蒼白,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急得團團轉,而她也很清楚,母親為何不願意去醫院的原因是什麼。

    不過當她把原因講給了劉莽之後,劉莽的表情卻略微的有些怪異。

    “雨霏,你是說夏母怕多花錢而不去醫院?”

    其實,這也不怪劉莽亂想,要知道在創業大賽他和夏雨霏團隊簽約後就已經給她給了一定的報酬,以他對夏雨霏老家了解的消費水平來說,那些錢足夠夏母一輩子的日常花銷了。

    可直到今天,劉莽才知道夏母不願意去醫院的原因居然是怕花錢,難道夏雨霏當初沒有將那筆錢交給自己的母親嗎?

    劉莽帶著疑惑的眼楮看向一旁的夏雨霏。

    而這時夏雨霏仿佛知道劉莽所想一樣,頓時臉色一紅,用低不可聞的聲音說道︰“劉莽,這事說出了你可別笑話我,那筆錢我媽不讓動,非要給我留作嫁妝,我可沒辦法啊”

    夏雨霏講完這些,抬頭看了眼面前的劉莽,又低下頭扣著襯衣上的紐扣,顯然此刻的夏雨霏內心波瀾起伏,極其不穩定。

    額!

    居然是這個理由,說真的,劉莽壓根就沒有想到夏母不去醫院的原因居然是這個。

    他的鼻子一酸,又想起來上一世臨分別之際父親和母親的那些話。

    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始終為自己的兒女做著打算。

    “走,我們帶阿姨去醫院,檢查重要!”

    劉莽不由分說,徑直走到床榻前準備附身抱起夏母。

    可就在這時,夏母也被兩人的談話聲給驚醒,此刻正一臉迷茫的看著正準備抱起她的男子。

    嘶!

    疼痛感又一次襲來,夏母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好一會兒,她才壓制住疼痛,用疑惑的眼神看著面前的兩人。

    “小伙子,你是誰啊?還有雨霏,他怎麼在我房子里?”

    而一旁的夏雨霏,此時正睜大眼楮看著眼前的一幕,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眼前的一幕。

    “媽,他是你女兒的男朋友?”

    難道真的要這麼介紹嗎?夏雨霏臉又一次紅了起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