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系統有點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百五十四章 勸說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

    要知道,夏母可從來沒有讓她在大學談戀愛,更別說讓她將男朋友帶到家里來。

    也是她病急亂投醫,如果沒有這一檔子事,她也不會千里迢迢的將劉莽帶到家里來。

    夏雨霏的臉一陣紅一陣白,內心在激烈的做著掙扎。

    該怎麼給母親解釋呢?

    就在這時不等夏雨霏解釋,一旁的劉莽首先做起來自我介紹。

    等他將自己情況介紹完之後,床榻上的夏母才半信半疑的詢問起夏雨霏,雨霏,真的是他說的那樣嗎?

    夏雨霏也沒想到,劉莽居然對他是自己男朋友身份一事壓根未提,他只是說自己剛好在附近出差,在接到夏雨霏的求助電話後便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嗯,媽,他是我項目課題的合作伙伴,當初給你的那些錢就是和他公司簽約之後發的簽約費。”

    夏雨霏替母親解釋著疑惑,同時也將之前得到的那筆錢解釋了一番。

    而等她說完之後,夏雨霏也向劉莽投歉意的眼神,仿佛在說辛苦你一類的話語。

    緊接著,夏雨霏就將劉莽的一些事情都告訴給了母親,當然這樣做的原因也是給母親打個預防針,好讓以後再見面的時候避免一些尷尬。

    在得到夏雨霏的解釋後,夏母對劉莽的態度頓時也好轉起來。

    嘶。

    不過,由于此時肚子疼痛的原因,夏母只能忍著劇痛在哪里哼哼,並沒有對劉莽的到來說感謝一類的話語。

    夏雨霏心頭算了算時間,眼前發生的一幕,應該是止疼藥的藥效過去了,不然的話,母親的痛感不會這麼快就再次疼痛起來。

    “媽,我們抓緊去醫院吧,如果在這樣耽誤下去,我很擔心你的身體啊”

    見此情景,夏雨霏趕忙勸說母親去醫院,可此時的夏母緊閉雙眼,搖著頭死活不去醫院。

    “不去,我不去,我要給你多留點錢,我對自己的身體還是很清楚的。”

    夏母清楚自己的身體,按照她的話來說,這都是老毛病了,吃點止疼藥就好了,只是不知道這次的癥狀這麼猛,到現在還沒有任何的好轉跡象。

    夏雨霏再一次吃了閉門羹,果然和之前一樣,母親說什麼都不去醫院。

    的確,和夏母說的一樣,她的這都是老毛病,可在夏雨霏和劉莽看來,這一次似乎癥狀要比前幾回都來勢凶猛。

    “莽子,怎麼辦?我實在是勸不動我媽,你有沒有好的方法?”

    無奈之下,夏雨霏只能求助劉莽,希望他能有好方法將母親給拉到醫院檢查一番。

    當然,夏母檢查如果沒事的話,他們就直接返回來,可要是真檢查出來有事的話,在那邊醫院直接治療好就行了。

    其實,就算夏雨霏不來求他,他作為男朋友也必須要管這件事情。

    而夏母不去醫院的原因就是想給夏雨霏多留點嫁妝錢,對于上一世的劉莽來說,真要解決這件事情還很難,可這一世,卻異常的簡單容易。

    一條針對夏母的計策,頓時浮出水面。

    “阿姨,你不知道雨霏現在有多優秀,等她的項目一上馬,每個月光分紅都能拿到手軟,你的那點錢還是留給你自己花。”

    “再說,就算你要給雨霏留作嫁妝,可你沒有一個好的身體,到時候你怎麼上台呢?”

    “...”

    劉莽一口氣說出了眾多的理由。

    而隨著他說話的同時,夏雨霏驚訝的發現床榻上母親的神情有了一絲兒反應,顯然劉莽剛剛說的話,母親听了進去。

    “嗯?”

    眼前的一幕,早已被眼尖的劉莽看在眼里。

    果然有戲!

    看里自己的計策,對夏母還是很有作用的。

    緊接著,劉莽又說了好幾天理由,而這些理由讓夏雨霏都不由得臉紅了白,白了紅。

    “哼哼,想不到這劉莽懂得知識居然這麼多,這以後的要多學習一點兒知識,不然被他賣了都不知道呢!”

    不過話說回來,夏母在劉莽的一陣言語刺激下,整個人的神情頓時有了變化。

    隨後,夏母便努力的從床榻上掙扎著坐起來,雖沒有明說接下來要做什麼,可夏母的一舉一動卻讓夏雨霏興奮不已。

    見此情景,夏雨霏激動的心就差跳了起來,母親總算是答應去醫院了。

    “莽子,過真有你的。不得不說,你給我的驚喜真的挺多了”夏雨霏內心暖暖的,看向劉莽的眼神也越發的柔情起來。

    在這一刻,夏雨霏內心中有一處柔軟徹底因劉莽的存在而融化。

    “霏霏,你來扶我一下,我們去找你三叔,讓他帶我們去醫院。”

    掙扎起來下床後的夏母,第一時間給夏雨霏說道,畢竟劉莽說的那些話,剛剛他可是全部听了進去。

    的確,和劉莽說的一樣,她還的養好身體才能看著夏雨霏出嫁,也不知道究竟是那位臭小子能娶得自己的女兒。

    此刻,夏母回頭瞧了一眼身旁的劉莽,頓時一陣惆悵。

    如果眼前的男子是自己的女婿的話,又該多好呢!可惜,他只是女兒的合作伙伴而已。

    三叔?

    可隨著夏母的一句話,在場的夏雨霏和劉莽都魔怔了。

    為何要去找三叔?而不是直接讓劉莽帶她們去醫院呢?

    不過很快,劉莽就想明白了這其中的緣由,恐怕夏母是怕別人說閑話,畢竟這里可是農村,有個屁大的事情都能讓別人傳的風風雨雨,更別說她可是半夜被女兒的合作伙伴給接走的。

    他無奈的苦笑一下,隨即便將夏雨霏收拾好的行囊不由分說的拿到了車上,並發動車輛,等待著夏雨霏母女倆上車。

    “媽,都這個點了,你干嘛還要我去找三叔,我們坐這個車不行嗎?”

    嘶!

    夏母再一次的疼痛起來,在這一刻,夏雨霏也感覺到母親的病應該就是劉莽所說的急性闌尾炎。

    這可萬萬不能耽誤啊!

    一想到這里,夏雨霏雖然不清楚母親擔心的事情是什麼,她持續勸著母親盡快和她一起乘坐劉莽的車去醫院檢查。

    “這,那行吧!反正都這個點了,你三叔那邊或許已經睡了,我們快去快回吧!”

    最終,夏母在女兒的苦苦哀求下放棄了原先的想法,同意和女兒一起上劉莽的車,由劉莽將她們兩人送到醫院。

     !

    一聲輕響,賓利慕尚的車門被夏雨霏輕輕關上,隨即一道車影消失在原地,朝著市里的醫院飛奔而去。

    而就在劉莽帶著夏雨霏母女倆出發後不久,整座山村也重新進入了寂靜之中,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一樣。

    突然,一道身影出現在路的盡頭,望著已在黑夜中遠去的夏雨霏一行人,若有所思。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