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師伯真是深藏不露啊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于不凡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玄天帝國。

    青月宗大殿。

    “于執事,此番讓你過來,是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月清衣高坐在宗主寶座上,她是青月宗現任宗主,旁邊站著的是她的愛徒沈紅玉。

    “宗主請講。”

    于不凡漫不經心的應著,心中卻在想著自己這個師妹怎麼就突然有事要交給自己了呢?

    “我想讓你陪紅玉去劍北城一趟”月清衣神色淡然。

    “哦?”于不凡看了一眼站在月清衣身旁的沈紅玉,問道︰“什麼事兒?”

    月清衣輕輕皺眉,解釋道︰“紅玉與肖家三公子原本訂有婚約,但是那兩家的長輩所訂,如今我已經收紅玉為親傳弟子,所以希望她能潛心修煉,不要為瑣事耽誤了修行。因此想讓你陪她一同去一趟肖家,向肖家解釋清楚,最好能解除這門婚約。”

    “原來如此。”

    于不凡輕輕點了點頭,看著沈紅玉暗暗想著,一定是沈紅玉這個小丫頭心高氣傲,覺得肖家是小門小戶,配不上自己青月宗未來宗主的身份,所以想要解除婚事。

    真的是,哎哎,人心不古啊。

    “于執事,你這麼看著我干嘛啊?”沈紅玉被于不凡那種帶著莫名意味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開口問道。

    “哦,沒有,只是覺得小紅玉越發青春靚麗了,不由得多看了幾眼。”于不凡隨口回復道。

    “呸!為老不尊。”沈紅玉小臉微紅,輕呸一聲。

    “好了,沒有什麼事,你們便備一下出發吧。”

    月清衣打斷兩人,倒是沒有在意于不凡的話,對于這個師兄的性子,她也是知道的,心中是沒有惡意的。

    “是,師尊。”

    “哦哦。”

    兩人回應一聲。

    “但是宗主,為什麼要讓我去辦這件事?你也知道,我很忙的啊。”臨走前,于不凡卻是回頭問道。

    “忙?你還好意思說你忙?十年了,整整十年,你哪天不是游手好閑?不思進取,修為也是停滯不前,就連後輩修為都要超過你了,你還好意思說你忙?”

    月清衣略微有些氣急敗壞,言語中慢慢的都是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哎,清衣,我那是...”

    “別叫我清衣,叫我宗主!”

    月清衣打斷了于不凡的話,“清衣”?那是當初那個師兄才能叫的,現在這個自甘墮落的于不凡,她不願意听到他叫她“清衣”。

    “是,宗主,我那不是游手好閑,我是...”

    于不凡想要解釋,卻再次被月清衣打斷。

    “好了別說了,不管你之前如何,今後你必須好好振作起來。否則...哼!下去吧。”

    月清衣不想听于不凡的解釋,在她看來,于不凡如今的解釋都不過是借口罷了,心中只希望他今後能振作起來吧。

    “是。”

    于不凡滿臉無奈,只得轉身離開了大殿,咱真的不是游手好閑啊......

    這一幕卻讓一旁的沈紅玉驚訝萬分,自己的師尊可是出了名的冷美人,自己可從來沒見過她對誰這樣發過火啊。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

    看著離開的于不凡,沈紅玉暗暗想著︰如果傳說是真的,那這個終日在宗門內混吃混喝的于執事也太牛了吧。

    “紅玉...紅玉?紅玉!”

    “哦,在呢。”月清衣的呼喊讓沈紅玉回過神來。

    “怎麼了,怎麼心不在焉的?”月清衣輕輕皺眉,問著自己的弟子。

    “哦,弟子在想修煉方面的事呢。”沈紅玉輕輕撒了一個謊。

    “嗯,修行記得也要張弛有度,不要操之過急。“月清衣點頭囑咐道。

    “弟子謹記。”沈紅玉點頭應道,“那弟子也下去準備了。”

    “嗯,路上注意安全。”

    “師尊放心。”

    ...

    路上,于不凡仍然在思考自家這個師妹到底哪里不對勁了,怎麼就突然給自己分配任務了呢?她當宗主這幾年,可是從來沒有找過自家做什麼事的啊。

    奇怪奇怪。

    哎!

    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十年了,一直堅守著技術宅的底線,能不出門就不出門,一直都是在自家小院里看看書,做做研究。

    就算是出門那也是為了研究做準備啊。

    雖然是墮落了點,但是至少也沒惹事不是?

    這個宗主是自己嫡親的師妹啊,原來還好,也不怎麼管自己,今天怎麼就突然變了呢?

    不能理解。

    算了,不能理解那咱就不想了吧。

    任務就任務吧,快點解決快點回來吧。

    ...

    一路行來,于不凡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作為前任宗主的親傳弟子,現任宗主的師兄,還有著內門執事的身份,他還是有著自己的小院的。

    一推開門,一只通體漆黑的黑貓自門內跳到了于不凡肩上,輕輕地叫了一聲。

    “喵...”

    “啊,小花啊,餓了嗎?”于不凡輕撫了一下黑貓問道。

    “喵喵...”

    “廚房里有吃的,你自己去吃吧。”

    “喵喵喵...”

    叫完幾聲,黑貓小花便跳下于不凡肩膀,自己朝著廚房走去。

    于不凡則是回到房間,簡單收拾了一下,換上一套新的衣服,準備出門。

    “小花,我要出趟門,你自己照顧好自己哦,還有看好門,別讓人偷了東西。”出門前,于不凡對著廚房喊道。

    “喵?”小花從廚房門口探出了腦袋。

    “哦,不是去山下,是出遠門,得十來天吧。”

    “喵喵...”

    “不行啊,你可不能去,你要幫咱們看家啊。”

    “喵喵喵...”

    “好了好了,別不開心啊,回來給你帶錦鯉啊”

    “喵...”

    ...

    來到了青月宗門口,沈紅玉已經等在了這里。

    “喲,來的很快啊。”于不凡和沈紅玉打了聲招呼。

    “于執事。”

    沈紅玉則是向于不凡行了一禮,她是宗主月清衣的親傳弟子,所以自然就是于不凡的師佷了,雖然行了禮,但是卻也沒有叫師伯,畢竟自家師尊不是也沒喊師兄不是?

    于不凡擺擺手,示意沈紅玉不用多禮,而後開口道︰“那咱們出發?”

    “還要等一下,我已經讓外門的師弟去準備飛行妖獸了,一會就來。”

    “啊,用飛行妖獸趕路啊。”于不凡一副不太滿意的樣子。

    “對啊,這樣可以節約時間,若是走陸路,耗費的時間也太久了。”沈紅玉卻是解釋著。

    “哎,我也知道走陸路耗時間,但是宗門里那幾只獅鷲獸被那些笨蛋養得和老母雞一樣了,長得那叫一個肥啊,能飛也快不到那里去。”于不凡皺著眉頭開口道。

    “那也沒辦法啊,總比走陸路快吧。”沈紅玉雖然也知道于不凡說的是對的,但是也沒有辦法,誰讓宗門就這麼幾只飛行妖獸呢。

    “嘿嘿嘿。”卻見于不凡嘿嘿笑了起來,“小紅玉啊,跟我一起出門,算你運氣好啊,今天就讓你見見一個好玩的東西。”

    “噢?”

    卻見于不凡輕輕一點腰間乾坤袋,一個巴掌大的木制飛鳥便出現在手中。

    而後于不凡手中印決一掐,這木鳥便由巴掌大瞬間化作房屋大小。

    “機關獸?”沈紅玉看著眼前的木鳥,略微有些驚訝。

    早就听說這個于執事不務正業,專門鑽研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現在看來果然如此啊。

    “嘿嘿,沒錯就是機關獸,準確來說應該是機關鳥才對。”于不凡看著眼前的木鳥,眼中露出得意之色。

    “上來吧。”于不凡率先跳上了機關鳥背,招呼下面的沈紅玉也上來。

    略一沉吟,沈紅玉便跳上了鳥背,踩了踩,嗯,很穩固。

    她發現這個機關鳥的鳥背下凹,留下了十尺見方的平坦地帶,鳥頭上專門設計了一個座位,估計是駕駛人用的。

    “站穩,準備出發”就在沈紅玉觀察機關鳥時,于不凡已經來到了鳥頭上,對著沈紅玉開口道。

    “哦哦。”第一次坐機關鳥的沈紅玉依言站好。

    “好,起飛咯!”

    只見于不凡掌心貼上了機關鳥的鳥頭的控制陣盤上,靈力稍微運轉,整個機關鳥便“    ”運轉起來。

    兩翼緩緩展開,鳥頭微微揚起,隨後兩只粗壯的鳥腿一蹬,整個機關鳥便飛到了空中。

    機關鳥的雙翼擺動幾下,整個身體便平穩下來,而後機關鳥的尾部便是一陣靈力波動,整個機關鳥便如箭一般發射出去。

    “啊......”猝不及防的加速讓沈紅玉一下從鳥身的前面滾落到了後面,在靈力護罩的阻隔下才沒有掉下去。

    “哈哈哈哈哈,早就跟你說過站穩,你就是不听”鳥頭上的于不凡哈哈大笑起來。

    沈紅玉臉色通紅,這下臉丟大了,但是又無法反駁,畢竟于不凡的確提醒過自己要站穩。

    只得氣呼呼的找了個地方坐下,狠狠地盯著于不凡的背影。

    哼,混蛋,讓人出丑。

    不過,這個機關鳥還真的是快啊。

    于不凡則是從腰間取下一個酒葫蘆,美美的咪了一口,而後掏出一本不知道什麼書看了起來。

    “你要是無聊就打坐修煉一下吧,估計得兩三天才能到呢。”于不凡也沒有忘了照顧一下沈紅玉。

    “要是繼續這麼飛下去,我怕三天可能到不了啦。”沈紅玉卻是面帶譏笑的說道。

    “噢,為什麼?”于不凡一臉的不解。

    “...你...方向弄反了。”沈紅玉滿臉無奈。

    于不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