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師伯真是深藏不露啊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章 肖家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五天後,玄天帝國劍北城。

    一只巨大的機關鳥停在了城門口。

    一男一女從上面跳了下來。

    “哼,都怪你,飛在天上了就分不清方向,害我們多跑了那麼遠。”沈紅玉對著收回了機關鳥的于不凡抱怨道。

    “哎,意外嘛,誰知道在天上這麼難分辨方向啊,早知道就應該裝一個自動導航系統了。”于不凡也有些氣惱,白白在天上多吹了兩天冷風。

    “自動導航系統?那是什麼呀?”沈紅玉听到了一個新名詞,瞬間化作好奇寶寶。

    “哦,自動導航啊,就是可以自己規劃路線的系統,這樣就不怕迷路了。”

    “還有這樣的東西嗎?”

    “現在還沒有,等我回去了就做一個。”

    “...”

    一路飛來,原本只需要三天的時間就能到達,但是于不凡一上了天就分不清方向,于是迷路了好幾次,還降落問了幾次路,總算是在這第五天趕到了劍北城。

    一路上,沈紅玉也發現這個于執事一點長輩的樣子和架子都沒有,于是說話也越發的隨便了些。

    而于不凡也向沈紅玉了解了她要退婚的事。

    不過就是那種長輩指腹為婚,但是晚輩長大後又要自己追求幸福的狗血劇情。

    于不凡也不想管什麼,只要陪著沈紅玉去肖家解除了婚約就算完成任務了。

    兩人來到肖家拜訪。

    肖家家主听說自己未來兒媳婦來了,立馬召集家里說得出姓名的人物全部到大廳歡迎。

    “哎呀,紅玉佷女真是越發可人了,修為更是達到了聚靈境六品,真的是天資超群啊。”肖家家主長得五大三粗,眼楮大的像牛眼。

    他對著沈紅玉一陣客套,引來一旁的肖家人一陣附和。

    “呵呵,肖叔叔過獎了,多年來都未曾來拜訪,還請肖叔叔不要怪罪。”沈紅玉甜甜一笑道。

    “哈哈,不怪罪不怪罪,冰兒一會兒就到,待會你們可要好好聊一聊。”肖家主哈哈笑道。

    沈紅玉眉頭微微一皺,面對肖家主的熱情,不知道該怎麼說出解除婚約的事,于是將目光看向于不凡。

    于不凡坐在一張椅子上,小口咪著酒葫蘆里的酒,對于沈紅玉投來的目光視若罔聞。

    沈紅玉心中一氣︰這該死的于不凡,關鍵時刻居然不理自己了。

    無奈之下,只得準備自己來說解除婚約的事。

    “肖叔叔,我...”

    “三少爺到。”就在沈紅玉準備說話時,門外傳來一聲呼喊。

    眾人目光便投向了大廳門口,只見一位白衣如雪,風度翩翩的少年郎從門口走了進來。

    這個少年十四五歲,和沈紅玉一般年紀,生的唇紅齒白,長發飄飄,加上一雙勾魂狐狸眼,不是女子卻勝似女子,甚至比沈紅玉還要漂亮。

    于不凡看了一眼,不由得暗叫一聲“妖孽”,又看了一眼滿臉橫肉的肖家主,嗯,總覺得事情可能並不簡單。

    這少年便是肖家三公子——肖冰。

    肖冰走進大廳,先向自己的父親行了一禮,而後便將目光投向了廳中的陌生面孔,于不凡和沈紅玉。

    “這位應該就是紅玉妹妹了吧,肖冰有禮了。”肖冰對著沈紅玉抱拳笑道。

    “見過肖冰世兄。”沈紅玉站起身,也和肖冰行了一禮,眼中露出一抹驚艷之色。

    “紅玉妹妹客氣了。”肖冰嘴角噙著笑,一種溫潤如玉的氣質油然而生。

    沈紅玉臉上露出一絲嬌羞之色,面色緋紅。

    于不凡眼神一凝,輕咳一聲︰“咳咳...”

    沈紅玉听到于不凡的咳嗽聲,瞬間回過神來,暗道︰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

    肖冰見沈紅玉神色恢復正常,看向一旁正抱著酒葫蘆的于不凡,眼神中露出一種莫名的神色。

    “哈哈,既然紅玉佷女來了我們肖家,那就應當多住幾日,冰兒,為紅玉佷女和這位青月宗的貴客準備兩間上房,帶他們下去休息。”肖家主見兩人已經認識,于是趁熱打鐵道。

    “是。”肖冰答道。

    沈紅玉卻是急了,自己來可是來退婚的啊,還住什麼啊,于是準備說明來意︰“肖叔叔,其實...”

    “那就多謝肖家主了。”沈紅玉還未說完便被于不凡打斷。

    “于執事?”沈紅玉詫異的看向于不凡。

    于不凡輕輕搖頭,向沈紅玉示意。

    沈紅玉雖然不知道于不凡是何用意,但是也只得同意︰“如此就麻煩肖叔叔了。”

    “不麻煩,不麻煩。哈哈哈。”肖家主顯然十分熱情。

    ...

    兩人被安排在肖家客房休息。

    不一會,沈紅玉來到于不凡的房間,找于不凡詢問表剛才的事。

    “喂,你為什麼要阻止我說解除婚約的事啊?”沈紅玉質問道。

    “呵,真是越來越沒有規矩了,現在都直接叫‘喂’了嗎?”于不凡咪了一口酒才說道。

    “哼,你也不看看,你哪有一點長輩的樣子,天天就知道喝酒。”沈紅玉反嗆到。

    “嘿嘿,隨便你吧,愛叫什麼叫什麼,叫我于不凡、老于、小凡,都行。”

    “哼,你還沒回答我呢。”對于于不凡這樣的厚臉皮,沈紅玉一點辦法都沒有,只得說回正題。

    于不凡看了一眼沈紅玉,笑道︰“我的笨丫頭啊,你也不想想,人家畢竟是一家之主,你要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解除婚約的事,那不是打人家的臉嗎?”

    “若是你當時真的說出來了,恐怕這件事就沒法善了咯。”于不凡說完再次對著葫蘆咪了一口。

    “啊!”沈紅玉一驚,略加思考,發現還真的和于不凡說的一樣。

    她雖然是青月宗的親傳弟子,也是出身于名門大戶,但是畢竟年歲還小,對于事情考慮得還算不夠周全。

    想明白後,沈紅玉對著于不凡抱拳道︰“多謝于執事,此事是紅玉思慮不周了。”

    “嗨,沒事,你也別謝啊謝的,讓我怪不習慣的。”于不凡笑道。

    沈紅玉點點頭,沒有再說。

    經過幾天的相處,她也習慣了這位于執事的“不拘小節”,所以也沒有繼續討論這個問題。

    “那我們什麼時候去說解除婚約的事?私下去說嗎?”沈紅玉再次說回此行的目的。

    “嘿嘿。”于不凡輕輕一笑,“你這婚約看來是不用解除了。”

    “為什麼?”沈紅玉一臉疑惑。

    “因為那肖家三公子不是人。”于不凡回答道。

    沈紅玉看著于不凡,眼中露出鄙夷,心中暗道︰“你才不是人呢,看別人比你帥一點就說別人不是人,真的是不要臉。”

    于不凡也注意到自己剛才的話有點詆毀別人的意思,于是解釋道︰“我是說那個肖冰真的不是人...不是,我是說它是只妖。”

    “什麼?”沈紅玉瞪大了眼楮,“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