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章 三叔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3章三叔

    陳長青不知道may為什麼哭,但關于may想要說什麼?

    他心里很清楚。

    may是典型的小女人,她不需要老公多厲害,想要的不過是一點點的安全感,之所以能和陳永仁走到一起,是因為陳永仁警察的氣質讓她感覺到了安全感。

    但因為陳永仁臥底的身份,注定了他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不可能給may帶來安全感。

    這也是兩人最終會分手的原因。

    但陳長青不一樣,作為違規者俱樂部的一員,他不可能讓歷史按部就班的發展。

    臥底的身份是一張很好的牌,自己的上級黃sir現在是香江督查,而且是有望在香江回歸祖國前再進一步的督查,但相比較這張牌,陳長青其實更看好另一張牌。

    香江地下世界的大佬,佔據了至少七成市場的倪永孝。

    這是一個和教父類似的人,極其注重家庭感情,而倪永孝的另一個身份就是陳永仁的哥哥。

    手里握著的兩張牌應該怎麼打?

    陳長青還不是很清楚,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自己絕不可能繼續當一個臥底,至少不能單純的當一個混混。

    清楚未來世界走向的他,絕不能讓自己身上有這種污點。

    所以在may開口的那一刻,陳長青想都沒想就同意了。

    反觀may,她沒想到陳長青這麼爽快就同意了,這讓她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阿仁,你知道我說什麼?”

    粗大的手掌撫摸著may的臉頰,凝視著may閃爍的雙眸,在他深情的注視下,may表情很快便多了幾分羞紅。

    女人是感性的生物,對視,撫摸,肯定的語氣和贊美會讓女人心中充滿安全感,特別是may這種小女人,而看著對方那羞澀躲閃的眼神,陳長青輕啄對方的嘴唇︰

    “這誰家傻媳婦,怎麼這麼可愛?”

    香香的,軟軟的,雖然有點涼,但味道很不錯。

    may眼里閃過一抹羞澀,她嘟著嘴︰

    “我不傻。”

    陳長青沒理會,他一把將may摟在懷里,強硬的態度讓may心中不由一慌︰

    “知道你不傻,一會陪我去趟公墓,我在監獄認識的一個朋友,他老爸死了,我們幫他上柱香,然後就去菜市場買菜。”

    “阿仁,你……”

    may是小女人,但這並不代表她是個笨女人。

    從陳長青的話里,她意識到很有可能是這二十天的牢獄生活讓自己男朋友的心態發生變化。

    而想到此前對方的許諾,在may那哭紅的眼楮里不由閃過一抹激動的亮光,她聲音顫抖︰

    “你說真的?”

    手掌握著女友縴細的腰肢,陳永仁低頭看著女友精致的面龐。

    雙眸深邃,語氣深情認真︰“嗯,這段時間想了很多,雖然我很喜歡打打殺殺,但為了你,我願意換種方式生活。”

    雖然自己放棄打打殺殺的生活跟may沒有半毛錢關系,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果不其然,面對陳長青深情講述,一股強烈的甜蜜從心底涌出。

    一個平日里打打殺殺,為了砍人連飯都不吃的男人,居然願意為了自己放棄之前的打拼。

    對于may而言,沒有什麼比這更浪漫的事情了,特別是看著陳長青那雙深情的雙眸,在那炙熱濃烈的注視下,may美滋滋的說道︰

    “晚上給你炖湯。”

    注視著may可愛的樣子,陳長青嘴角微微上翹︰

    “然後呢?”

    感受著陳長青作怪的大手,may臉上浮現出一抹不自然的紅暈,她羞澀道︰“什麼然後啊。”

    “你男朋友犧牲這麼大,自由都不要了,你就炖個湯?”

    “大不了晚上我換套睡衣。”

    “藍色鏤空的那件?”

    “你討厭~”

    想到那件睡衣的款式,may臉上帶著一抹紅暈,她甩開陳長青作怪的大手,如一頭歡快的小鹿,羞紅的跑向她那輛白色奔馳。

    陳長青笑了笑,他隨手摸下口袋,隨後想起身上最後半包香煙送給了傻強。

    九十年代的香江監獄,香煙可是硬通貨,半包香煙在外面不算什麼,但在監獄里面卻能保平安。

    但緊隨其後的厭惡感,卻讓陳長青不由的眉頭一皺。

    在沒成為臥底之前,陳永仁是不抽煙的,哪怕這段時間已經在練了,但心底終歸還是有些不適應,但終歸是陳長青吞下了陳永仁,而不是陳永仁融入了陳長青。

    這種厭惡感很快便散去了。

    當天下午,香江墓地山,一處擁擠不堪但卻寂靜無人的地方。

    傻強他老爸還算幸運,死後至少有地方埋葬。

    香江地方本來就不大,人口多,人流密度大,傻強他老爸要是再晚走幾年恐怕連一塊像樣的墓地都找不到。

    這可不是開玩笑,陳長青記得在自己成為違規者之前的那段時間,已故老人死後的骨灰壇會被送到專門修建的靈堂里。

    說是靈堂,實際上就是一棟陵墓大樓,里面密密麻麻的擺著一位位已故的老人。

    一把香,兩根蠟燭,三刀冥幣,四盤供果。

    也不知道傻強的父親喜不喜歡喝酒,反正陳長青不喜歡喝白酒,所以就沒帶。

    在說傻強打人又不是殺人,兩三個月後他就出來了,到時候自然會來祭拜。

    從墓地山離開後,may沒了來之前的嘰嘰喳喳。

    能在93年開奔馳,說明may家庭應該很不錯,從小耳濡目染之下,她知道作為一個女人什麼場合該說什麼話。

    可惜因為性格和氣質的緣故,may適合當女友卻不適合當老婆,就在兩人下山準備回家的時候,一輛停在奔馳後面的汽車,讓may不由抓緊陳長青的手臂。

    黑色的轎車,旁邊站著一個面無表情,手里拿著一只手風琴的男人。

    雖然一句話不說,但撲面而來的肅殺冷酷氣息,卻讓人明白這是一位狠角色。

    may很清楚自己男朋友是干什麼的,她下意識想到仇家上門,而就在她準備打電話報警的時候,旁邊響起陳長青穩重的聲音︰

    “三叔,好久不見。”

    三叔,倪家上一任家主的兄弟,也是倪家現任家主倪永孝極為信任的人,兩人此前見過三次。

    第一次是自己很小的時候,對方曾經來家里找過自己,第二次見面陳永仁母親即將死的時候,當時在場的有倪坤,倪永孝,還有眼前的這位三叔。

    第三次見面則是倪坤死的當天,根據遺囑,倪永孝要通知所有子女。

    除了倪永孝,以及他的手下羅繼,當時三叔也在場。

    而看著三叔詢問的眼神,陳長青拍了拍may的肩膀︰“三叔,這我女朋友。”

    “自己先回家,三叔找我應該是有事。”

    “可是……”

    “听話,乖,在家洗白白等我。”

    “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