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章 倪永孝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4章倪永孝

    “啪嗒!”

    橘黃色的火苗從打火機冒出,坐在副駕駛的陳長青,美美的吸了一口,隨著煙絲被點燃,淡藍色的煙霧從他口中噴出,但他的眉頭卻不由的一皺。

    開車的三叔接過火機,通過後視鏡看著皺眉的陳長青,不由輕笑了一聲︰

    “怎麼,抽不慣啊?”

    陳永仁的身體本能還是存在,但這種影響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打量著眼前這根被點燃的萬寶路︰

    “不喜歡,萬寶路的香精味太重,我還是喜歡紅塔。”

    三叔眉頭一挑,眼里多了幾分思索︰

    “紅塔?沒听說過,內地的?”

    “嗯。”

    陳長青點點頭,他沒有過多解釋,而是彈了彈煙灰︰“三叔這是要帶我去哪?”

    三叔看了陳長青一眼,吐出了兩個字︰

    “倪家。”

    陳長青楞了一下,他驚詫的看向三叔︰“老太太同意嗎?”

    三叔沒回答,但驟然變化的車速卻讓陳長青意識到三叔的心態其實發生了一些變化︰

    “你爸其實一直想要接你回去,但你媽不接受。”

    陳長青沒理會,他笑著吸了口煙︰

    “算了吧三叔,我媽這輩子也不可能進倪家的。”

    此前陳長青對這個時代的香江並不熟悉,他知道的那些信息來源自無間道電影三部曲,再加上網上零碎的知識碎片,但等陳長青將陳永仁的一切吸收後?

    陳長青這才明白作為無間道的主角之一,臥底陳永仁面對倪家的復雜心情。

    香江注重家庭感情,特別是倪家這種大族,家庭觀念,血脈連接是特別重要的。

    從倪坤的遺囑就能看出,在他的心里從不認為陳永仁是私生子,他是真的就陳永仁當成自己的孩子,否則也不會讓倪永孝通知陳永仁。

    同樣,受倪坤這位父親的影響,倪永孝一直將陳永仁當成親弟弟。

    而陳永仁無法進入倪家的最大問題其實是他母親。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陳永仁的母親和may一樣,她們都屬于那種較為單純的小女人,不需要自己的男人有多強,關鍵是能給她一個家。

    但可惜的是,不管是倪坤,還是眼前的陳長青。

    他們這種“鐵石心腸”的男人,永遠不會因為一個女人而停止他們的腳步,就好像歌里唱的那樣——愛上一個不該愛上的人,注定痛苦沒結果。

    不同的是,現實往往更加殘酷。

    至于倪家?

    因為母親的緣故,陳永仁的態度很復雜,在成為臥底之後,他也曾想過真正加入倪家,但最終還是選擇了另一條道路。

    反倒是陳長青,他就沒陳永仁那麼多復雜的感情和想法。

    從墓地山離開,一路向淺水灣。

    那里是香江別墅區,倪家在這里有一棟價值超過一億的別墅。

    受英國人影響,別墅的風格偏向西方。

    大理石,花園,精美的雕塑和寬闊的園林,整棟房子給人的感覺就兩個字——有錢。

    在三叔的指引下,陳長青來到了客廳,看到了正在喝茶的倪永孝。

    簡單的玻璃茶幾,上面擺著一個棗紅色的竹茶托。

    一條純白色的休閑長褲,上半身是一件白襯衫,鼻梁上戴著一副金絲眼鏡,文質彬彬,書生氣息撲面而來的倪永孝,優雅的為陳長青倒上一杯琥珀色的紅茶︰

    “來了,喝茶。”

    陳長青接過茶,他對茶沒什麼研究,但指尖卻感受到茶杯的細膩︰

    “茶壺不錯啊。”

    倪永孝儒雅的笑了笑,他抿了一口茶︰

    “顧景舟的,你喜歡?”

    顧景舟,哪怕陳長青這位沒研究過茶壺的外行人,也知道的“茶壺泰斗”,十八歲學藝,宜興人,憑借著一手精湛的茶壺工藝,享譽海內外。

    顧景舟的紫砂,號稱一把壺,一個故事。

    做工巧妙自然是不必多少,精湛的手藝絕對是近代最頂尖的大師,有他經手的紫砂壺少則幾百萬,多則幾千萬。

    將杯中的紅茶一飲而盡,好喝是好喝,畢竟幾百萬茶具泡出來的茶,但要說為什麼好喝?

    陳長青也說不出來,他對茶沒什麼研究,說不出一二三來,不過對于倪永孝的詢問,陳長青卻輕笑了一聲︰

    “干嘛,要送我啊?”

    倪永孝搖搖頭,眼神帶著哥哥對弟弟的無奈,他放下手里的茶杯︰“怎麼可能,家里還有幾套,一會讓大姐帶你去挑,茶壺要挑自己喜歡的。”

    陳長青︰“……”

    不愧是香江大佬,幾百萬的茶具說送就送,但陳長青最終搖頭︰

    “算了,我對這個沒興趣。”

    倪永孝點點頭,沒在說什麼。

    和對待自己的那些手下不同,他是拿陳長青當親弟弟看待。

    而相比較親情,一套價值不菲的茶壺又算得了什麼。

    再次給陳長青倒了一杯茶,抬頭看著眼前的弟弟,倪永孝不由的笑了︰“什麼學會抽煙的。”

    不得不承認,倪永孝是一個很可怕的人,他的語言似乎有著某種特殊的魔力,讓你不由自主的畏懼,從而進入到他的談話節奏。

    但這種招式對陳長青沒用,從茶托旁拿起幾枚堅果,陳長青看了對方一眼︰

    “三叔告訴你的?”

    倪永孝沒回答,他推了推金絲眼鏡,氣質儒雅的他語氣認真︰

    “我听說你加入三合會,有沒有興趣來家里幫忙?”

    富麗堂皇的海景別墅,竹茶托在茶水的熨燙下發出淡淡的茶香,門外是陽光明媚的碧藍沙灘。

    隨著兩人眼神對視,屋內的氣氛不由的一凝。

    在那副儒雅的金絲眼鏡下,倪永孝似毒蛇般陰冷的眼神多了幾分欣賞。

    父親倪坤死後,香江地下世界原本堅不可摧的王朝出現了裂縫,雖然借助著手段,倪永孝成功壓制住了各方勢力,但他很清楚這只是暫時的。

    況且他心中其實是有危機感的,因為父親倪坤都能被殺死,誰又敢保證那些叔叔伯伯不會為了利益從而殺死自己?

    雖然現在他手底下還有韓琛這個忠心耿耿的手下,但韓琛終歸不是倪家人。

    這讓倪永孝不由想到了眼前這個弟弟,倪家人雖然不少,但有能力的人卻太少,眼前的阿仁不管是能力還是手段,都算得上是佼佼者。

    但最讓他滿意的卻是對方的眼神。

    從小到大,哪怕是家里人,都很少有人敢和自己對視。

    很多人認為自己是近視所以才戴眼鏡,但倪永孝很清楚自己根本不近視,他帶金絲眼鏡只是單純的想要改變自己的氣質。

    同樣,他讀書,喝茶,學習音樂等等。

    這些在外人眼里,看似沒有任何用處的學習,本質其實是在隱藏最真實的那個自己。

    整個倪家或許只有已經死去的父親才明白,倪永孝是一個多麼冷血無情,極其善于偽裝,並且能死死把控自身情緒的人。

    與其說他是一個人,在某些時候的他冷酷的,甚至像個沒有感情的機器。

    而此刻通過眼神觀察,倪永孝驚訝的發現自己這個弟弟眼里絲毫沒有畏懼,反而是自己心中莫名的會有一種被猛獸盯上的悸動。

    如果是其他人,倪永孝絕對會想辦法解決掉對方。

    這種有野心的人,不管未來是否成功,留著終歸是個禍害,作為香江地下世界的統治者,他不允許香江出現這麼有野心的人。

    但如果換成是陳長青?

    那一切就不同了,兩人有著同一個父親,體內流淌著相似的血液,這也就使得倪永孝心中不由感慨——

    不愧是我倪永孝的弟弟!

    只是讓倪永孝沒有想到的是,在自己眼中擁有強大內心,並且眼神充滿野心的陳長青在面對自己的邀請,他沉默了片刻︰

    “我想了想,但最終還是算了。”

    倪永孝下意識眉頭一皺︰

    “你還在恨爸爸?”

    陳長青搖搖頭,他看著外面的寬闊的大海,目光深邃︰

    “三叔跟我說過一句話,過去的就過去了,人都已經死了,沒必要繼續恨下去。”

    推了推金絲眼鏡,倪永孝眼里閃爍著思索︰

    “你想要自己打拼?”

    “這是一方面原因,但有件事,二哥你應該不太知道。”

    將堅果殼放在桌子上,回頭看著眼前一身儒雅氣質的倪永孝,深邃的雙眸里閃過一抹耐人尋味,陳長青緩緩說道︰

    “我是臥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