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章 陳長青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5章陳長青

    陳長青的聲音不大,但卻好似一道驚雷,炸的四周寂靜無聲,但倪永孝的表情卻沒有太多的變化,他推了推金絲眼鏡︰

    “如果你只是單純的恨爸爸,完全沒必要這樣。”

    不得不說,倪永孝真的是一個很可怕的人。

    他簡單的話語里有兩層意思,一層意思是陳長青不是臥底,這麼說只是單純的在騙他,另一重意思則是表示陳長青沒必要因為父親的緣故,從而成為一名臥底。

    本來需要抉擇的人是倪永孝,但現在對方又將這枚皮球踢給了陳長青。

    但可惜,倪永孝金絲眼鏡下不易察覺的閃爍還是被陳長青注意到了,這說明在自己表明臥底身份的那一刻,對方的心境絕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麼波瀾不驚。

    “以前是,但現在不是了。”

    倪永孝眉頭一皺,話語權的喪失讓他很沒有安全感,他想過重新從陳長青手里奪回話語權,但陳長青臥底的身份迫使他不得不進入對方的節奏︰

    “為什麼?”

    感覺……有些奇妙?

    對于倪永孝而言,不能說好,也不能說壞,反倒是讓很多年不曾被人奪走話語主導權的倪永孝,對陳長青產生了強烈的好奇。

    而在倪永孝主動詢問自己的那一刻,單手摩擦著茶杯,深邃的雙眸閃爍著思緒,嘴角不由微微翹起︰

    “二十天前我打人被關進了監獄,這二十天我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

    陳長青看了倪永孝一眼︰“出來混終歸是要還的。”

    腦海中回憶著關于陳永仁的資料,這些都是三叔這段時間收集的,倪永孝注重家庭感情,但他絕不可能因為你是親人就完全接納你。

    早在三叔找陳長青之前,關于他的資料就已經被送到了倪永孝面前。

    而假設對方真的是臥底,那能讓對方發生改變的原因就只有……

    抬頭看著陳長青,金絲眼鏡下的雙眸刀鋒般銳利︰

    “因為女朋友?”

    “果然,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

    “父……”嘴張到一邊,神色帶著幾分糾結和凝重,陳長青咬了咬嘴唇,始終還是沒能將後面那個字說出口︰

    “終歸還是太繞嘴,扯開這個話題,你說你能在這個位子上做多久?”

    一壺茶最多能倒六杯水,來之前倪永孝喝了一杯,給陳長青倒了兩杯水,自己喝了兩杯,壺中最後的一杯茶,留給了眼前的陳長青。

    在陳長青的引導下,倪永孝再次找到了熟悉的感覺,同時對這位弟弟多了幾分欣賞︰

    “國華,甘地,黑鬼,文拯他們四個你懷疑誰?”

    看著正在泡茶的倪永孝,陳長青再次抓了把堅果︰

    “不是吧,我是警察,你問我懷疑誰?”

    倪永孝沒理會,經過短暫的接觸,他已經知道眼前這位親弟弟不簡單︰

    “說說看,我也想听听你的看法。”

    看著眼前的倪永孝,陳長青眼里恰到好處的閃過一抹遲疑,但最終他搖搖頭︰

    “算了,沒意義的。”

    國華甘地黑鬼文拯他們四個必須死,不是因為他們間接的殺了倪永孝的老爸,而是因為他們動了不該動的心思。

    倪家在香江經營了這麼長時間才成為龍頭老大,怎麼可能就此放棄?

    更何況干他們這行的都是腦袋別在褲腰帶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之所以不動他們四個,不是因為倪永孝尊敬長輩,而是因為他的實力不允許,只要實力足夠,倪永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干掉他們四個。

    而對于陳長青的說法,倪永孝眼里閃過一抹滿意。

    雖然他從未接觸過家里的生意,但這一針見血的見解可比那四個老貨強多了,這讓他讓對陳長青愈發的欣賞起來︰

    “你準備怎麼幫我?”

    他不相信來之前陳長青沒有想過自己為什麼叫他來。

    對方既然來了,並且主動告訴自己臥底身份,並且提起國華甘地他們,這就說明他一定有自己的想法。

    陳長青楞了一下,他抬頭看著眼前的倪永孝,神色帶著詫異。

    和之前的偽裝不同,這次他是真的有些驚訝。

    他沒想到倪永孝對自己的防備心居然這麼低,難道說是因為自己是家人的緣故,亦或者對方這是在試探自己?

    陳長青不確定,好在他反應很快,雖然眼神詫異,但很快便完美過度到認真︰

    “社團的東西我不踫,97年回歸後,法律這條底線誰動誰死,我想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倪家我最小,再加上身份特殊,只有我適合當這條後路。”

    伴隨著陳長青話音落下,倪永孝倒茶的手不由停頓了片刻。

    他沒再說什麼,放下茶壺,拿起茶杯,靜靜的喝著茶。

    “啪!”

    “ 嚓~ 嚓~”

    “啪!”

    “ 嚓 嚓~”

    堅果殼掰開的聲音和陳長青咀嚼的聲音,讓沉思的倪永孝眼神多了幾分幽怨,他很想說在我思考的時候,你吃東西的聲音能不能別這麼大聲。

    但看著陳長青吃堅果的樣子。

    他咽了咽口水,不由感覺挺香的,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我記得你生日是十月二十五號?”

    陳長青拍了拍手里的堅果碎屑,感覺嘴里有些膩,便將杯中的紅茶一飲而盡︰“拜托,現在是一月,你不會想要現在給我過生日吧?”

    看著陳長青“豪邁”的飲茶動作,倪永孝眼神無奈︰“過兩天,我讓阿琛找你,有什麼需要你可以跟他說。”

    陳長青點點頭,該做的事情已經做完了,也不拖泥帶水︰

    “走了,你茶不錯。”

    倪永孝遲疑了片刻︰“這麼急?不見見其他人?”

    陳長青搖搖頭,他抬頭看了眼別墅的二樓︰“算了吧,我女朋友等我吃飯呢。”

    “還有件事忘記跟你說了,過兩天我會去改個名字。”

    “倪?”

    “長青,長久的長,雨過天青的青。”

    “雨過天青嗎?”

    倪永孝點點頭,凝視著陳長青離開的身影,神色帶著幾分思緒,最終輕笑著搖搖頭,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二十分鐘後,人狠話不多的三叔推門走了進來︰

    “永孝,阿仁開車走了。”

    “嗯,”

    倪永孝點點頭,將嘴里咀嚼的堅果咽下。

    不得不說,堅果真的很香。

    拍了拍手里的碎屑,隨後推了推金絲眼鏡,倪永孝再次變回了那副儒雅的樣子︰

    “三叔,再我幫我調查幾個人,關于永仁的女朋友,還有這段時間他身上發生的事情和變化。”

    “特別是他女朋友,我需要最詳細的資料。”

    三叔並沒有馬上離去,看著身子單薄的倪永孝,眼里不由多了幾分糾結︰“永孝,家里現在不缺錢,你壓力別太大。”

    倪永孝搖搖頭,心中嘆了口氣。

    看著眼前的三叔,想到此前的陳長青,兩者一對比,強烈的落差讓他心中不由的產生一種孤獨感。

    但片刻後,他便露出一臉燦爛的笑容︰

    “放心吧三叔,我沒事。”

    三叔嘆了口氣,一臉的復雜︰“為了這個家,委屈你了。”

    委屈?

    或許吧,別說是香江,就算是這個家,真正懂自己的也人太少!

    與此時同,在淺水灣通往尖沙咀的路上,車內的陳長青嘴角不由浮現出一抹笑容——

    “叮!小幅度影響香江命運,違規點+2000。”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