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章 手表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7章手表

    涼涼夜色,海風吹散了白天的燥熱。

    尖沙咀的老樓里,白皙的後背泛著一抹誘人的粉紅,整個人就好像樹袋熊一樣坐在陳長青身上。

    粗糙的大手在身上劃過,may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羞紅,感受著體內不安分的小東西。

    似挑逗般的在陳長青肩膀上咬了一口,如同小貓般求饒道︰

    “沒,沒力氣了。”

    看著may驚慌羞澀的眼神,陳長青最終還是制止了自己的念頭。

    陳長青的耐力並不強,畢竟從警校出來的這段時間,抽煙喝酒這些陋習他全都沾上了,再加上此前在監獄待了二十天,狀態自然是一瀉千里。

    但問題是今天自己收獲頗豐,2000多違規點大部分都用在了基礎屬性上。

    雖然剛加點,身體素質不可能一瞬間暴增。

    但體內那股能量卻能像buff加成一樣不斷提升著陳長青的身體素質,這也就使得他恢復力驚人。

    不說別的,本應該三分鐘就結束的小長青,硬是在正規戰斗結束後,強行和小may來了七八場加時賽。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全身癱軟的may逐漸恢復了力氣,感受著陳長青強壯的呼吸。

    may臉頰一紅,她賭氣的狠狠坐了一下,這讓摟著may小憩的陳長青不由抬起眼皮︰

    “?”

    而在陳長青詫異的眼神中,伴隨著一陣銀鈴般的笑聲,抓起床邊揉成一團的毯子,將身體包裹的may跳下了床,留下陳長青一臉懵逼的躺在床上。

    這傻妮子干啥麼?

    兩三分鐘後,手里拿著一個小盒子的may再次跳上了床,並鑽進陳長青懷里。

    順勢將may摟住,從對方手里接過盒子,陳長青晃了兩下︰

    “什麼?”

    腦袋靠著陳長青的肩膀,鼻尖是汗液和沐浴露混合的特殊味道,感受著男友寬闊的胸膛。

    二十一天的分別,這次從監獄出來的陳長青給了may一種特別的感覺。

    如果說以前的陳長青給她的感覺是像警察一樣安全可靠,那現在陳長青給她的感覺就是成熟穩重,這種從男孩到男人的蛻變,讓她莫名的感覺安心幸福︰

    “紀念我們在一起一周年禮物。”

    “……”

    隨著may話音落下,陳長青不由沉默,腦海下意識浮現出一幕幕畫面。

    兩人在一起的時間是去年的一月一,也就是元旦那一天,也就是說自己被關進監獄的第五天就是兩人在一起的一周年,這或許就是入獄當天may為什麼會情緒失落的原因。

    從盒子里的聲音看,里面的東西應該不大。

    隱約能听到滴答聲,大概率是手表,而結合兩人第二次相遇的地點是電影院前?

    在極短的時間里,陳長青便聯想到很多東西,不是說他的智商已經達到了妖孽級別,而是在進化過程中,通過精神力的刺|激,大腦處于超頻狀態。

    may並不知道陳長青在想些什麼,但看著男友沉思的表情,她心中不由的一慌︰

    “怎麼了?”

    禮盒里的東西,的確是一塊手表。

    兩人在一起的時候,旺角百老匯電影院播放的電影是007,而007的標志之一就是手表。

    律師雖然很掙錢,但may太年輕,買不起007主推的歐米茄,所以她買的其實是一款收藏級別的勞力士,也就是初代007佩戴的同款手表。

    當然,如果放在二十年後,她送的這塊收藏級別的007勞力士少說也要翻幾番,畢竟那個時候的勞力士堪稱全民皆知的名牌手表。

    但手表不是重點,重點是買手表的過程。

    本來may是打算元旦的時候送給男朋友當禮物的,但沒成想在陳長青元旦前幾天被送進了監獄。

    萬念俱滅,對男朋友徹底失望的may便跟賣家取消了這筆生意。

    按照一開始的打算,她今天是來跟陳長青談分手的。

    但也不知怎麼了,稀里糊涂的自己就被這個男人騙走了心,下午更是一個人傻fufu的求老板將這塊手表賣給她。

    要知道這款手表雖然不是特別名貴,但因為是收藏級的限量版,一般鐘表店根本就沒貨。

    就算是有這款手表,店家也不會買,畢竟收藏這塊手表的大多都是發燒友。

    按理說may沒必要慌,畢竟自己至少給陳長青準備禮物,而陳長青別說手表了,就算是個禮盒都沒送給自己。

    但看著沉默的陳長青,may心中莫名的慌亂,她擔心自己男朋友知道自己一開始是打算和他分手,特別是看著陳長青沉默的表情,may心里更慌了︰

    “老公,對不起。”

    陳長青不知道may在想什麼,他是違規者,不是全知全能的神。

    在精神力的刺|激下,大腦雖然進入超頻狀態,但這種狀態需要大量的細節碎片堆疊,而may買手表的過程,陳長青正在倪家和倪永孝喝茶,根本就不知道期間發生了什麼。

    但他不傻,may的表情一看就知道她心里有事,所以便臉一板︰

    “老實交代。”

    看著自家老公那威嚴的眼神,may心中更慌了。

    九十年代的人還很淳樸,沒經過互聯網時代的沖擊,再加上may又屬于小女人心態,都不用陳長青使什麼手段,may便一股腦的全招了︰

    “老公,是這樣的……我當時只是太生氣了,真的沒想離開你……老公你別生氣了好不好,我錯了。”

    “啪”

    粗大的手掌拍在may白皙泛著一抹粉紅的挺翹處,陳長青眉頭一挑︰

    “以後還敢不敢了?”

    感受著那只作怪的大手,may精致的小臉浮現出誘人的紅暈,聲音低若蚊聲般羞澀︰

    “不敢了。”

    看著身下may誘人的模樣,陳長青恨不得再次化身為狼,但考慮到對方的身體狀態,他只能作罷︰

    “起來。”

    磁性的男聲從頭頂響起,may俏麗的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蒼白,她聲音顫抖,一副可憐兮兮的哀求道︰

    “老公,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低頭吻了下may白淨的額頭,陳長青輕撫著may白淨的後背︰

    “想什麼呢,中午就沒吃飯,我去給你買宵夜。”

    見陳長青沒生氣,may心中松了一口氣,她是真的喜歡陳長青,特別是對方這次從監獄出來後的改變,打心底里may將他視為自己生命中的唯一。

    只是看著下床找衣服的陳長青,may眼里不由多了幾分糾結︰

    “老公,要不我陪你去吧?”

    雖說她不相信陳長青會跑,但萬一呢?

    看著may那擔驚受怕的表情,猜到她在想什麼的陳長青不由無奈的笑了笑︰

    “你?算了吧,我怕你沒力氣上樓。”

    五分鐘後,尖沙咀一家大排檔,陳長青要了幾份打包的外賣。

    看了看周圍,將從三叔手里借過的火機放進口袋,陳長青直徑走向不遠處一個身形消瘦,胸前掛著記者牌的記者︰

    “兄弟,借個火。”

    記者楞了一下,他眼里閃過一抹遲疑,但還是熟練的從口袋里掏出一把火機。

    在看到陳長青主動走向自己的那一刻。

    記者心中很慌,不過想到這里是尖沙咀的大排檔,本身就魚龍混雜,再加上自己並不起眼,對方總不至于一眼就看破自己的偽裝身份……吧?

    “吸~呼~”

    枯黃色的煙草被點燃,一團青藍色的煙霧噴出,靠著廉價的塑料椅子,陳長青打量著眼前這位記者。

    在陳長青的注視下,記者表情多了幾分不自然。

    這種感覺就好像被猛獸盯上了,而對方眼神中的戲謔更是讓他心中不由恐慌,就在記者準備開口緩解下現場氣氛的時候,陳長青彈了彈煙灰︰

    “照相了嗎?”

    記者瞳孔一縮,因為太過驚恐,他下意識回答。

    好在他反應機敏,雖然答案已經說出口,但還是臨時補了句話︰

    “沒,沒太懂你意思。”

    搖搖頭,陳長青沒理會記者的話,他淡淡的看了對方一眼︰“外面我不管,畢竟你是三叔派來的人,但我不喜歡別人拍我家里人的照片,知道嗎?”

    雖然記者隱藏的很好,但陳長青的偵查技能已經達到了中級。

    在世界範圍內這不算什麼,但在小小的香江,中級的偵查技能已經算是相當高的水準了。

    況且他現在大腦處于超頻狀態,在看到記者的第一眼,便意識到對方和周圍格格不入。

    再加上自己今天和倪永孝交談過,幾乎可以斷定對方是三叔派來監視自己的。

    當然,對于記者而言,他現在的感覺很不好。

    熱鬧非凡的大排檔,小小的一張餐桌前。

    在陳長青的注視下,被點破身份的記者感覺自己仿佛和猛獸關在同一所籠子里。

    慌亂的神色,蒼白的臉色,配合肉眼可見的虛汗,讓記者看起來是那樣的滑稽可笑,但恰恰是因為這份滑稽可笑,讓陳長青失去了興趣。

    拍了拍記者的肩膀,看著對方那驟然緊繃的身體,沒了興致的陳長青在他耳旁說了句︰

    “我給你點了兩份雲吞面,記住,吃不完不許走。”

    很多人認為香江的雲吞面很精致,事實也正是如此。

    但別忘了陳長青現在所在的地方是大排檔,和精致的高檔酒樓不同,大排檔想要活下去,除了口味好,還要經濟實惠。

    兩份雲吞面吃不死人,但也夠讓這小子難受一段時間了。

    “呼~”

    一陣寒風吹過,臉色蒼白的記者從恍惚中醒來,陳長青的身影早就消失在人群中,而看著面前這兩大碗雲吞面,記者眼里閃過一抹驚恐。

    他下意識想要起身,但終歸還是沒敢。

    半小時後……

    “老大,你怎麼了?”

    “別廢話,趕緊送我去醫院,快……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