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章 順勢而為,方能成大業!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8章順勢而,為方能成大業

    “ 嚓~”

    破舊的老樓,刷漆的防盜門被打開。

    腳下是一雙六成新的籃球鞋,身上則是一套灰白色的李寧運動裝。

    面色紅潤,在汗水和露水的浸潤下,柔順的頭發黏連在一起。

    雖然發型有些糟糕,但看起來並不狼狽,

    事實上這種鍛煉過後的紅潤和汗液,配合撲面而來的男性荷爾蒙氣息,對某些特殊的人群有著別樣的吸引力。

    哪怕現在陳長青肌肉並不明顯,但也足以讓一群大姐姐流口水。

    要知道,人類雖然經過千萬年進化,最終成為高等智慧生物。

    不再像最初那樣需要一個強壯的伴侶,但這並不代表最原始的那份基因被抹去。

    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方,現代還是古代,充滿男人魅力的陽剛氣息永遠是最吸引人的一面。

    陳長青現在的身體底子不錯,雖然糟蹋了一段時間,但至少沒沾上壞身體的東西,再加上昨天用違規點兌換了大量基礎屬性。

    他現在的身體,說是一座寶庫也絲毫不為過!

    早晨起來十公里慢跑,每一千米九十個俯臥撐,外加五十米蛙跳。

    這一套下來別說是正常人,就算是運動員也要累趴下,畢竟這只是晨練而已。

    但對于陳長青而言,他非但沒有感覺疲憊,反而在鍛煉過後感覺精神充沛,整個人都充滿了力量。

    隨著門被推開,陳長青第一眼便看到了廁所洗臉的may。

    因為家里沒有人,may僅穿了一條小熊**,在清晨陽光的照射下,修長的雙腿好似象牙般光滑細膩,粉紅色的拖鞋里套著一雙精致的小腳。

    如黃豆瓣圓潤的腳趾,讓人忍不住的想要捏一把。

    上半身則套了一件陳長青以前穿的白襯衫。

    女性骨架偏小,白襯衫穿在may身上。

    說裙子顯得太短,說襯衫又有些太長,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

    但看著may光潔平滑的後背,陳長青不由老臉一紅,如果沒猜錯的話,這妖女里面應該什麼都沒穿!

    老司機終歸是老司機,雖然心中有些想法,但卻不像新手那樣毛毛躁躁︰

    “起來了?我給你寫的便條看到了嗎?”

    用毛巾擦了擦臉,雖然是素顏,但精致的五官絲毫不比明星差,放在二十年後能吊打一片流量女明星。

    “看到了,老公你給我買的什麼早餐啊?”

    “雞蛋,咸肉粥,本來準備買醬肉包,但早餐還是清淡點比較好,所以就給你拿了兩個素餡包,現在不燙,趕緊過來吃飯。”

    縴細白潔的手臂從後面抱住陳長青的腰,聞著自家男人身上的味道︰

    “老公,你真好。”

    陳長青沒理會,他拍了拍may的手背︰“剛跑完一身汗,你也不嫌臭。”

    may嬌笑了一聲,她跳起來親了陳長青一口,撒嬌似的說道︰“不臭,老公你流的汗都是香的。”

    說著還挑逗似的舔了下陳長青的耳垂。

    陳長青︰“……”

    要不是時間不夠,老衲今天非要讓這妖孽知道什麼叫做大威天龍,世尊地藏!

    半小時後,吃完早餐的陳長青來到陽台。

    他的嘴里吊著一根沒點燃的香煙,凝視著眼前這座正在甦醒的香江,不由開始思考接下來的道路。

    雖然手里有兩張牌,但不管是倪永孝還是黃sir,自己最多也只是借勢。

    關于這一點他分的很清楚。

    倪家這條路不能走,97年過後必然要被整治,這也是為什麼韓琛死後,香江再也沒有大佬能成氣候的原因。

    黃sir這條路倒是不錯,但自己的年齡是很大的問題。

    想要混體制,除了要有能力,還有要資歷,這是陳長青的硬傷。

    他不可能用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去提升自己的資歷。

    白的和黑的都不行,那就只剩走商。

    但在九十年代的香江,適合自己發財的道路真不多。

    賣假貨?

    別鬧了,首先要解決工廠問題,然後就是技術問題,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別人憑什麼要你的東西?

    有錢人不會買山寨貨,是不是真品他們一摸就知道。

    新晉富豪到時有可能光顧,但問題是參加酒會的時候,被別人發現自己穿了一身假牌子那多尷尬。

    普通人就更不可能了,九十年代大家根本就沒有奢侈品概念。

    一件衣服穿個兩三年很正常的。

    相比較名牌,大家其實更看重實用性,考慮的是物美價廉。

    山寨風真正開始的時間是互聯網興起,因為互聯網擴大了大家的社交圈,讓更多的人知道所謂的奢侈品是什麼東西。

    最簡單的兩個例子,一個是蘭博基尼,另一個就是勞力士。

    在蘭博基尼被曝是頂級跑車前,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這車值多少錢。

    勞力士的情況也差不多,初代007戴的就是勞力士,但後來被歐米茄取代,並且連續二十年都是歐米茄贊助,導致勞力士影響力一落千丈。

    有錢人知道勞力士是名表,但普通人眼里只認歐米茄。

    直到後來勞力士火了,大家才會在提起名表的時候,首先想到勞力士而不是歐米茄。

    想要通過山寨名牌來謀取利益?

    不是說這條路不行,而是現在走這條路還太早。

    順勢而為,方能成大業!

    逆勢而為,終歸是自尋死路。

    這也是陳長青為什麼煩的原因,因為在這個時間段適合自己機會太少。

    五分鐘後,將廚房收拾干淨的may來到陽台。

    她本來是打算說什麼的,但看著沉思的陳長青便放下了那杯加了冰塊的牛奶。

    良好的教育讓may明白在男人思考問題的時候,最好不要打擾對方。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估摸著自己上班的時間快到了,may敲了敲門框︰

    “老公,我去上班了,中午你自己照顧自己。”

    手里握著半杯牛奶,從沉思中抬起頭,陳長青擺擺手︰“放心,警署旁邊有一家炒面很不錯,我自己會解決的。”

    名字是一定要改的,他是陳長青,不是陳永仁。

    況且他也需要解釋自己為什麼前後變化這麼大,而通過改名字,從而博一個浪子回頭的好名聲。

    這對于陳長青而言,是一件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

    當然,在may看來男朋友改名字是因為自己,這讓她眼里不由閃過一抹感動︰

    “老公,要我陪你嗎?”

    “不用,警署我比你熟,況且你不是還有案子嗎?”

    “我最近沒工作啊。”

    隨著may話音落下,陳長青不由楞了一下,腦海中驟然浮現出一個想法,不過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像平日里聊天一樣隨口一問︰

    “之前不是說有一個老板委托你們事務所打官司嗎?”

    may沒注意到陳長青神色的變化。

    她的段位太低,別看陳長青現在無權無勢,但他怎麼說也是能和倪永孝這一級別的香江大佬交鋒的男人。

    完全沒意識到陳長青在套話的may,傻乎乎的將自己知道的消息全都吐了出來︰

    “案子早就結束了,一星期前人就抓進去了,非法走私,還偷稅漏稅,真不明白這人怎麼想的,以為認識幾個英國佬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完全看不清狀況。”

    一星期前人就已經被抓了嗎?

    陳長青眼里閃爍著思索,大腦飛速運轉的他,很快便在腦海中形成了一個計劃的雛形。

    而看著沉默的陳長青,may眼里閃過一抹不解︰

    “老公,怎麼了?”

    “沒什麼,就是想要告訴你,你要是再不走,上班就要晚點了。”

    “啊,老公再見,我去上班了。”

    “砰!”

    噴漆的防盜門被用力的關上,受到沖擊,門框似乎都震出了幾縷灰塵。

    看著杯中融化的冰水最終和牛奶融合到一起,陳長青思索的眼神逐漸凝聚出一縷精光。

    出獄的第一天,自己見了“大王”倪永孝,

    今天是出獄的第二天,也該見見這位“小王”黃志誠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