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9章 黃志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9章黃志誠

    香江警務處,因為總部設立在太平山區的差館上街,所以很多人習慣叫香江警察差佬。

    作為香江較為著名的幾個地標建築之一,警務處的大樓自然是莊嚴巍峨。

    而在大樓內部,伴隨著洗手池“嘩嘩”的流水聲,甩了甩手掌上的水珠,凝視著鏡子前的那個男人,已經是督查的黃志誠眼里閃過一抹迷茫。

    四十多歲,正值壯年已是一名督查,就算九七年之前沒辦法晉升高級督察,憑借著自身履歷,他也能趕在千禧年之前晉升為高級督察。

    如果能破獲幾起大案,別說高級督察,就算是總督察,甚至是警司都是有可能的。

    毫不夸張的說,作為香江警察的壯年派,黃志誠絕對是一顆好苗子。

    大家對他的期待很高,高級督察不是他的極限。

    然而就在香江回歸的前幾年,這本應該是他大展身手的時候,但此刻黃志誠眼里卻閃爍著迷茫。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不可否認,每一個決定當警察的人,在最初的那一刻想的都是鏟除邪惡,保護人民。

    但時間久了,見慣了外面的花花世界,一開始的那份初心漸漸也就變了質。

    在倪永孝之前,香江有一位大佬叫倪坤。

    那時候的香江雖然混亂,但因為有一位大佬在上面鎮著所以還算穩定。

    然後……

    倪坤死了,倪永孝繼位,因為太過年輕,所以這兩年香江地下世界很熱鬧,似乎大家已經忘記了倪坤這個人。

    但有一個人沒忘,那就是眼前的黃志誠!

    因為倪坤的死他也有參與,而且他相信以倪永孝的性格絕對不會放過殺死他父親的人。

    人這輩子什麼都能犯,唯獨不能犯罪。

    不管黃志誠是抱著什麼樣的目的,他終歸還是犯罪了,就憑教唆殺人這一項就足以讓他進監獄。

    所以對于黃志誠而言,

    不管是身為警察的職責,還是單純的為了自保,他都不能讓倪家繼續留在香江。

    從旁邊的紙抽抽了兩張紙,擦拭著手掌上的水珠,黃志誠注意到鏡子上自己眼里閃爍著讓他感覺陌生的狠辣,然而就在黃志誠走出衛生間的那一刻。

    一個陌生而熟悉的聲音,讓他後背不由驚出了一身冷汗︰

    “黃sir,好久不見。”

    下意識眉頭一皺,表情多了幾分驚詫,但瞬間便恢復正常︰

    “你怎麼來了?到我辦公室說。”

    作為督察,黃志誠有屬于自己的辦公室。

    雖然不大,但也能容下一張桌子兩把椅子。

    反觀陳長青這邊,名義上對方是自己的上級,但他並沒太過拘謹,反而給人一種略帶放肆的感覺。

    大刺刺的坐在椅子上,陳長青打量著周圍,不過還沒等他開口,黃志誠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壓低聲音訓斥道︰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很危險?”

    不管黃志誠真實想法是什麼,至少在他眼里陳長青是他安排到倪家的臥底,出于安全考慮他不希望倪家發現陳長青和警察有太多聯系。

    陳長青明白對方什麼意思。

    九十年代的老思想,他們這些人頑固的認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可世界上哪有那麼多絕對。

    真正的聰明人,絕不會報以偏見,他們看得是人而不是這個人身上的標簽。

    所以面對倪永孝的時候他可以表明自己的臥底身份,但面對黃志誠?

    陳長青翻了個白眼,夸張的語氣帶著幾分抱怨︰“不是吧阿sir?你不會真的以為倪永孝查不到我的資料吧?”

    語氣有些夸張,但黃志誠還是听出了陳長青的抱怨。

    幾乎下意識的,黃志誠想到上次在監獄見面的時候,對方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可憐模樣,原本心中還帶著幾分惱怒,但隨著一聲嘆息,黃志誠搖搖頭︰

    “算了,你也不容易,最近進展的不順利?”

    陳長青搖搖頭,隨口說道︰

    “還行,昨天見過倪永孝,不過都是說了一些沒有用的東西。”

    黃志誠下意識眉頭一皺,之前不明白陳長青為什麼來找自己,但現在他明白了。

    作為一名臥底,如此重要的事情,對方肯定要跟自己匯報。

    不過他並沒有追問倪永孝都說了什麼,而是語氣嚴肅的告誡道︰“你自己小心點,倪永孝這人很危險,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任務雖然很重要,但你的安全更重要。”

    “放心,我心里有數,這次找黃警官主要是想要請你幫我兩個忙。”

    黃志誠和倪永孝不同,倪永孝雖然跟自己更親近,但雙方認識的時間太少,黃志誠和自己的關系是上下級,但因為臥底的原因,雙方也算是知根知底。

    陳長青很清楚自己不能用對待倪永孝的方式來對待黃志誠,況且兩人本質上就不是一類人。

    果不其然,隨著自己話音落下,黃志誠相當爽快的便答應了︰

    “說吧,只要能幫我一定幫你。”

    抬頭看了對方一眼,陳長青說出來自己這次來警務處的原因︰“我要改名字,永仁不好听要改成長青。另一個是海關最近收了一批游戲機,我想讓你把這批貨留給我。”

    “為什麼改名字?”

    眉頭一皺,黃志誠眼里閃過一抹不解,如果說陳永仁改成倪永仁,黃志誠不會意外,畢竟他本身就姓倪,而且改性了之後,倪永孝會更加信任對方。

    但不改姓反而改名字,這就讓黃志誠督查表示不理解了。

    而看著黃志誠投過來的困惑眼神,陳長青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用一種開玩笑的語氣︰“如果我說是為了重新做人,阿sir你信嗎?”

    黃志誠輕笑了一聲,他從旁邊拿了一個一次性紙杯,給陳長青泡了一杯咖啡︰

    “不信你我信誰?要知道你可是我看中的人。”

    接過這杯燙手的咖啡,陳長青緩緩吹著上面的熱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黃志誠的督查辦公室很安靜。

    陳長青吹著熱氣,黃志誠則翻閱著這段時間積壓的文件報告。

    但陳長青卻注意到一個很有意思的點,黃志誠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報告上,因為他翻閱報告的頻率每一頁都維持在55秒,這顯然不正常,但陳長青沒有點破。

    就這樣過了大概四五分鐘的時間,陳長青喝下了第一口咖啡︰

    “昨天我見過倪永孝,他這個人很可怕,短期內絕對不可能信任我,更不可能讓我接觸到倪家生意。”

    放下手里的報告,黃志誠抬頭看了陳長青一眼︰

    “所以?你就準備送游戲機?”

    陳長青聳聳肩,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說不定他就喜歡游戲機呢?”

    黃志誠輕笑了一聲,他彈了彈手里的報告︰“行了,我也不多問,這批游戲機我給你留著,能便宜肯定便宜,但這個錢要你自己出。”

    相比較上一次,黃志誠敏銳的發現陳長青身上的變化。

    如果說may只是能感受到陳長青身上的成熟,那作為更加了解陳長青的黃志誠,他很清晰的察覺到現在的陳永仁和以前的不同。

    這種不同,絕不止是成熟,更多的是有自己的想法和堅定的信念。

    如果說以前的陳永仁是一名善于沖鋒的將軍,那現在的陳長青則是一位有勇有謀的將軍。

    不過對于黃志誠而言?

    他並不反感陳長青身上的這種變化,倒不是說信任他的人品,而是因為他手里握著一張王牌。

    歸根結底,陳長青終歸是一名臥底。

    在他的臥底身份被承認前,自己隨便用點手段就足以解決掉他,而陳長青如果想要轉正?

    很不巧,整個警署只有自己知道他臥底的身份。

    從某種程度上說,哪怕是陳永仁自己死了,他也不能讓黃志誠死,因為自己要是死了,就沒人能證明陳永仁的臥底身份。

    這也是為什麼相比較倪永孝,黃志誠更容易幫陳長青的原因。

    反觀陳長青這邊,他恰恰是看透了黃志誠的想法,所以才會找他幫忙,因為他知道哪怕自己什麼都不說,黃志誠也一定會幫自己。

    畢竟在他看來,自己已經被拿捏得死死的。

    可事實真的如此嗎?

    半個小時後,在警務處跑了七八趟手續,終于將改名手續辦完的陳長青如負釋重的松了一口氣。

    此刻已經臨近中午,旁邊炒面店已經飄著油香。

    大步走向炒面店,陳長青的嘴角不由浮現出笑容。

    前期準備工作已經完成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便是拿錢去海關取貨,從而踏出自己至關重要的第一步。

    不過這批貨的價值可不低,以陳長青手頭的積蓄就算是把房子賣了也不夠,但他並不擔心錢的問題。

    估算一下時間,最多不超過一個星期,陳長青相信倪永孝一定會就會有所行動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