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1章 琛哥,你體力不行啊!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11章琛哥,你體力不行啊!

    一月中旬,受冷空氣影響,香江的清晨來了一場薄霧。

    六成新的籃球鞋,灰白色的李寧運動裝。

    經過一個星期的鍛煉,相比較剛出獄的氣血虛浮,能明顯感覺到陳長青身上的變化。

    額頭上帶著發箍,蒼白的臉色也變得紅潤起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原本只有一米七四的陳長青現在看起來似乎有一米七五?

    而在衣服下面,經過一個星期的鍛煉,消失一年多的肌肉再次顯露出來。

    不是健身房鍛煉出來的肌肉塊,陳長青的肌肉菱角分明,摸上去就好像大理石一般堅硬,給人的感覺並不震撼,但卻顯得十分精壯。

    毫不夸張的說,他全力一拳打下去足以將普通人打進醫院。

    配合已經提升到中級的搏擊,尋常街邊的小混混一打十不在話下。

    不過能在一個星期時間里讓自身有如此巨大的變化,可不是簡單的鍛煉就能做到的。

    尋常人想要做到這一點少說也要十幾年持之以恆的鍛煉。

    陳長青之所以能取得如此驚人的效果主要還是因為違規點。

    接近兩千點違規點轉換的基礎屬性,讓陳長青的身體素質超越正常人類,哪怕他不鍛煉,在體內那股溫熱能量的刺-激下,身體也會進化到遠超常人的程度。

    搏擊更是如此,普通人十幾年才能領悟的訣竅陳長青一秒鐘便能領悟。

    但也不是說鍛煉就沒有用處,如果不是每天清晨鍛煉,他想要將違規點帶來的這份力量消化少說也要兩三個月的時間。

    況且對于陳長青而言晨跑還有其他的妙處。

    霓虹著名作家村上春樹就有跑步的習慣,並且堅持認為跑步能讓他思維更加敏銳,創作更有動力。

    事實也正是如此,很多平日里想不明白的事情,跑著跑著就想明白了。

    如果說一開始陳長青只是將晨跑當成一項鍛煉的方式,那現在他是真的喜歡晨跑這項運動,只不過今天的晨跑和平日里有些不太一樣……

    冷熱交替,一部分的水汽凝結成霧。

    好在尖沙咀比較熱鬧,即便下了一場白霧,能見度仍然能維持在幾十米開外。

    而在陳長青前方,上半身是一件黑色的坎肩背心,下半身同樣是一件黑色的短褲,和陳長青身上的運動裝不同,眼前這人穿的這條黑褲看起來有些像是沙灘褲。

    身高很一般,估摸著也就一米六。

    體態比較胖,有些類似大哥大洪金寶,但相比較大哥大的凶戾,眼前這位一臉和善,再加上手上戴著的一串修身養性的佛珠,給人感覺就像樂呵呵的彌勒佛。

    不過老話說得好——看人不能只看表面。

    倪永孝永遠是一副儒雅隨和的模樣,但本質上卻是一條毒蛇,而眼前這位好似彌勒佛的韓琛,又有誰能想到他未來會成為一名不擇手段的梟雄?

    而看著向自己跑來的陳長青,韓琛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他熱情的打著招呼︰

    “阿仁,跑步啊?”

    三兩步停了下來,抽出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琛哥?好久不見,起這麼早,要不一起跑步去吃早點。”

    韓琛看了眼陳長青,開心的表示︰

    “好啊,正好和年輕人一起運動運動。”

    現階段的韓琛還是比較單純的,當然這種單純是需要打引號,能成為僅次于倪永孝這位龍頭的五位大佬之一,在韓琛看似大大咧咧的外表下,必然隱藏著一顆細膩的心。

    倪永孝讓他給陳長青送一百萬,正常人的想法就是送完就走,現階段的陳長青不過就是一個沒成氣候的小混混,完全沒必要讓他這種級別的大佬注意。

    但韓琛不一樣,他敏銳的意識到陳長青和倪永孝的關系不一般。

    當然,也有可能自己猜錯了。

    但問題是,自己最近也沒什麼事可做,與其在在家里陪老婆打麻將或者和那些狐朋狗友吃喝玩樂,還不如認識一下這位年輕的小朋友,說不定以後就會在什麼地方幫自己一把。

    這也是韓琛精明的地方,也恰恰是因為他未雨綢繆的這種性格,才能在倪永孝掛掉後,一躍成為香江新一任的大佬。

    但可惜的是,未來的韓琛雖然當了大佬,但他並沒有吸取倪永孝的教訓。

    半個小時後,兩人在尖沙咀一家陳長青平日不常去的早茶店停下。

    將掛在脖子上的毛巾遞給韓琛,陳長青半開玩笑的打趣道︰

    “琛哥,你這體力不行啊。”

    韓琛翻了個白眼,他听懂了陳長青話里的意思,不過他裝作沒听懂。

    雙腿發軟,滿頭大汗的他,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擦著臉上大滴大滴冒出的熱汗︰“老了,比不上你這樣的年輕人。”

    “所以才更應該運動。”

    陳長青拍了拍韓琛的肩膀,轉身對早餐店的老板喊道︰“老板,兩碗雲吞面,再來八個素菜包,一杯牛奶,四個雞蛋。”

    “琛哥知道你信佛,這家店用的是花生油,你可以放心吃。”

    韓琛楞了一下,之前他以為陳長青選擇這家店是考慮到他的體力問題,現在才知道原來是因為自己信佛,所以專門找了一家不用豬油的店,這讓他心中不由的有些開心。

    不管是什麼人,被別人關照的感覺終歸是好的,不過韓琛還是擺擺手︰

    “其實我沒那麼多講究的。”

    陳長青笑了笑,隨口說了句︰“沒事,花生油健康。”

    韓琛楞了一下,隨即也笑了。

    一個小時後,位于旺角的一棟老樓下,拿著一份早餐的韓琛從計程車里走了出來。

    三兩步跑上了樓,“當當當”的一陣敲門。

    隨著門開的那一刻,穿著一身粉紅色真絲睡衣,渾身散發著成熟慵懶氣息的Mary,看著韓琛脖子上發白的汗漬,眼里閃過一抹無奈︰

    “回來了,怎麼出這麼的多汗。”

    溫熱的毛巾,伴隨著Mary成熟-女人的味道,讓韓琛心里不由癢癢的。

    但今天跑步實在是太累了,連一根手指都懶得動的他,抬起手里打包的早餐︰

    “跑步鍛煉,給你帶的早點。”

    Mary翻了個白眼,成熟-女人的魅力在這一刻體現的淋灕盡致,哪怕是翻白眼都給人一種勾魂奪魄的感覺︰

    “你有這麼好心?”

    韓琛當然沒那麼好心,他起早可不是為了跑步,而是為了認識新朋友。

    不過男人的話,騙人的鬼,成熟男人的標志之一,就是知道如何哄女人開心︰

    “你起那麼晚,每天都不吃早飯,我心疼你啊。”

    雖然知道韓琛這混蛋在騙自己,但Mary心里還是不由的竊喜︰“算你有點良心。”

    兩份素菜包,一人份的咸菜,還有一杯自己不是怎麼喜歡的牛奶。

    雖然很簡單,但Mary卻吃得很開心。

    女人其實很簡單的,只要男人對她好,她做什麼都可以的。

    而看著沙發上捻著佛珠的老公,Mary隨口問了句︰

    “想什麼呢?”

    韓琛搖搖頭,想著今天和陳長青短暫而有趣的見面,他不由笑了一聲︰“沒什麼,今天早晨踫到了一個人,他叫阿仁,一個很有意思的年輕人。”

    怎麼說呢?

    這人很有意思,感覺和倪先生有些類似,但不同的是這人似乎比倪先生更難看懂?

    不得不說,現在的年輕人真的很可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