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2章 淦!!!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12章淦!!!

    “may,我回來了。”

    刷著油漆的防盜門被打開,里面是一扇老舊的木門。

    因為早晨遇到了琛哥,陳長青今天會比平常回來的晚一些。

    不過沒關系,今天是星期六,may的律師所放假,就算自己回來晚了也不耽誤她上班,只不過當陳長青推門走進,和往常不同的是,may並沒有熱情的回應自己。

    這讓他不由的愣住,下意識向屋內看去。

    房子不大,也就七十平米,除了衛生間和廚房,僅有兩間臥室和一間客廳。

    此刻的may就坐在客廳沙發上,面前的玻璃茶幾上擺著一箱香煙。

    雙手環抱胸前,情緒很低落,從微紅的眼眶能看出may此前應該是哭過,而看到陳長青的那一刻,may咬了咬嘴唇︰“阿仁,剛才有人送了一個箱子。”

    陳長青點點頭,他隨手將早餐放在茶幾上︰

    “我知道,這是我一朋友送的,怎麼了?”

    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話音剛落,may情緒異常激動的喊道︰

    “阿仁,你別騙我,你是不是又和以前那幫人聯系了?”

    “怎麼可能,我跟你說過要好好做人,名字我都改了。”

    陳長青眉頭一皺,雖說違規點的強化效果已經結束,但屬性的增長卻是實打實的。

    在強大精神力的刺-激下,陳長青的大腦運轉速度很快,從may激動的情緒看她顯然是誤會了。

    但還沒等他解釋,may就好像瘋了一樣發出歇斯底里的咆哮︰

    “都這樣了,你還騙我,陳永仁你還是不是人,騙我很有意思嗎?還是說你感覺我就是一個傻子,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尖銳的咆哮聲伴隨著哽咽,淚水就好像斷裂的珍珠項鏈,瘋狂的從眼角滴落。

    may喜歡陳長青,哪怕家人並不支持,但她還是義無反顧的愛著對方。

    在此前的一個星期里,may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陳長青的溫柔體貼讓她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她甚至已經想好了兩人以後的道路。

    因為家庭成分,陳長青不可能走體制這條路,但律師這條路可沒什麼要求。

    憑借陳長青的智商再加上自己的幫助,考一個律師證還是沒有問題的,然後就是生一雙兒女,家里的房子也要換一個更大的,畢竟現在這個家太小,而且離學校也比較遠。

    等兩個人都退休下來,兒女也成家了,他們就在香江開一家小型的律師所,平日里幫別人打打官司。

    最後就是他們兩個都老了,陳長青沒力氣給自己買早餐,到時候自己就可以給他買早餐。

    平平淡淡,沒有那麼多波瀾壯闊,但卻無比幸福的一輩子,對于may而言這就是最完美的人生,然而隨著箱子被送進家的那一刻,一切都破滅了。

    箱子她看了,上面有兩條不知名的香煙,而在香煙下面則是一摞摞鈔票。

    多少錢may沒數,但可以肯定不會低于五十萬。

    別說93年的香江,就算是二十年後,絕大多數人也不可能一口氣拿出50萬來了。

    有句話說的很對,所有來錢快的行業都寫在刑法里,陳長青一個剛剛出獄不到一個星期的小混混,憑什麼能讓別人給他50萬?

    所以在看到這筆錢的那一刻may崩潰了。

    但不同于歇斯底里的may,陳長青這一刻的反應很平靜,他從箱子里拿出一條紅塔,拆開外面的那層塑封包裝,從單包紅塔里面抽出一根香煙點燃。

    伴隨著寥寥青煙升起,陳長青低沉的聲音在房間響起︰

    “箱子你打開了。”

    may恨恨的瞪了陳長青一眼,眼神充斥著失望,但更多的還是痛苦︰

    “我寧願我沒打開!”

    陳長青彈了彈煙灰,他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反問了一句︰“那你準備怎麼辦,和我分手?”

    “當然是……”

    may下意識想說分手,但話還沒說出口便停了下來。

    腦海中不斷浮現出這一個星期的經歷。

    陳長青的體貼溫柔,成熟穩重,往日溫馨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現。

    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看著對方那硬朗的五官和那雙深邃雙眸,may硬是狠不下心將那句話說出來,只能任由眼角的淚珠不斷滴落。

    “我是男人,我需要錢來養家。”

    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may楞了一下,隨後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她下意識喊道︰

    “我掙得不多,但也夠我們兩個吃的了,我願意跟你過苦日子,永仁,求你了,把錢退回去好不好,我們兩個踏踏實實的過日子,求你了。”

    陳長青眉頭一皺,他的聲音不由的拔高︰

    “你是不是傻,你男朋友掙錢讓你過好日子都不干。”

    但may卻緊緊抓住陳長青的手臂,哭紅的眼眶下顫抖的聲音帶著一絲哀求︰“可我怕你死啊,你知不知道前兩天旺角又有兩個人被砍死了,你要繼續這麼走下去總有一天你也會死的。”

    may為什麼反對陳長青當古惑仔?

    因為她愛陳長青,因為她清楚古惑仔這個職業有多危險。

    九十年代的香江,管你胸前紋什麼,或者背後是哪位大哥罩著,狗屁用的都有。

    不說別的,前幾年的香江大佬倪坤還不是別人一槍打死了?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倪坤都逃不過一死,更何況那些普通的小混混。

    在看到這一箱子錢的時候,may是真的害怕。

    她怕的不是錢,怕的是這筆錢是買陳長青命的錢。

    她不希望陳長青死,又不知道應該用什麼辦法來讓他回頭,就只能求他別繼續這樣下去。

    耳邊是may哀求的哭腔,看著手里抽了兩口的紅塔,陳長青剛想放進嘴邊,但心中卻莫名的浮現出一陣煩躁。

    這讓他很惱火,甚至有些氣急敗壞的怒罵道︰

    “你個傻子!”

    雖然被罵傻子,但may沒有生氣,而是可憐巴巴的哀求道︰

    “我是傻子,永仁,我們把錢退回去好不好,我求你了。”

    看著雙眼哭的通紅,此刻一臉哀求的may。

    陳長青一言不發,他就這樣沉默的坐在沙發上,咬著下嘴唇,手里的煙嘴已經被捏的變形。

    不管是此前的陳永仁,還是之前的陳長青,在他們眼里may其實都是一個工具人。

    如果陳永仁真的愛may,也不會在may將孩子打掉後放棄她,從而專心成為一名臥底。

    至于陳長青?

    他更過分,一開始就打算讓may作為籌碼,從而換取倪永孝的信任,而他這段時間每天給may買早餐的行為實際上也動機不純,他真正的目的是讓倪永孝相信自己的改變是因為may。

    不然他很難解釋自己為什麼會有如此巨大的改變。

    甚至就在剛才,陳長青沒有第一時間解釋也只是單純的為了戲耍對方一下。

    在他看來may就是一個工具,一個能為他換取利益,並且可以隨時拋棄的棋子罷了。

    可就在剛才,面對may哀求的說出那句我怕你死的那一刻,陳長青發現自己心顫了。

    一個可以隨時拋棄的工具,一個可能威脅到他的弱點,他很清楚兩者之間有著本質的區別!

    這讓他很煩,表情猙獰,雙眸閃爍著凶光,急促的呼吸伴隨著手臂蠕動的青筋,可怕的凶戾氣息在他周圍彌漫,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一頭極度危險的野獸。

    一旁的may已經嚇得臉色蒼白,她從未見過陳長青如此可怕的一面。

    事實上,別說是may,就算是倪永孝這位香江大佬,此刻面對陳長青也要臉色一白。

    在違規點的幫助下,陳長青的生命等級正在向非人類的方向進化。

    這種屬于食物鏈頂級掠食者的壓迫力,絕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同樣的情況之前也發生過一次,就是一星期前那名監視陳長青的記者。

    當時他嚇得整個人差點就虛脫了,明明知道陳長青不會理會自己是否將兩碗面都吃完,但心中的恐懼迫使他不得不將這兩碗面塞進肚子里。

    而相較于一星期前的記者?

    此刻的陳長青,不管是生命等級還是情緒波動都和之前有著天壤之別。

    而當恐懼提升到極限,面對超出自身承受的壓力,may不由的發出一聲尖叫︰

    “啊!!!”

    刺耳的尖叫聲,讓陳長青本能的扭頭望去。

    蒼白的臉色楚楚動人,素青色的睡衣被汗水打濕。

    凌亂的發梢貼在may臉上,修長的脖頸泛著一層油潤的汗漬。

    因為恐懼,修長縴細的雙腿蜷縮在一起,縴細的腳踝繃得死死的,一顆顆黃豆大小的腳趾扣緊,漏出大片滑膩雪白的肌膚。

    看著眼前柔弱淒苦,令人忍不住想要憐愛的may,心中涌現出一陣邪火的陳長青不由爆了句粗口︰

    “草泥馬的,淦!!!”

    PS︰爺想要去訪問瀏覽器,在做的各位,誰贊成?誰反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