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3章 挖坑給自己埋了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13章挖坑給自己埋了

    雜亂的房間,一張張嶄新的鈔票雜亂的鋪在地面。

    打包的牛奶盒被打翻,早餐的素菜包已經被牛奶泡的發脹,玻璃茶幾的邊緣也因為牛奶凝固而泛起一層白霜。

    空氣中彌漫著暴風雨過後的味道。

    如同小貓一樣蜷縮在沙發,俏麗的臉頰帶著一抹散不去的紅暈,身體仿佛散架了一樣,提不起力氣的may只能微弱的在陳長青的懷里抗-議︰

    “你這是犯罪。”

    陳長青翻了個白眼,勞動過後的疲憊讓他心中的火氣散去了不少,但這並不代表此刻他的心情就很好︰

    “所以呢,你報警抓我啊!”

    沒有注意到陳長青的表情,或者說連抬頭的力氣都沒有的may就這樣靜靜的趴在陳長青懷里,小聲的喃喃道︰

    “我怕你在監獄被人欺負。”

    陳長青︰“……”

    伴隨著一聲無奈的嘆氣,從地上撿起一根紅塔,陳長青惡狠狠的咒罵道︰

    “這是倒了八輩子血霉,才會遇到你。”

    “啪嗒”一聲,棕褐色的煙絲燃起暗紅色火光,好似發泄般的狠狠抽了一口,伴隨著一股青藍色的煙霧從鼻孔噴出,陳長青解釋道︰

    “錢是干淨的。”

    “阿仁,你就別騙我了,就當是……”

    may吃力的轉身,試圖看著陳長青的眼楮,不過一只強有力的大手又把她按了回去,同時在她頭頂響起陳長青帶著幾分無奈的聲音︰

    “你給我老實點,先听我說完,之前不是讀警校嗎?我在警校認識的一個人和海關有些關系。”

    “前段時間我回家跟家里人談了談,這些錢是家里給我創業的,沒你想的那麼髒。”

    may掙扎著轉身,不過這次陳長青沒有阻攔,好似一條蠕動的大白蛇,吃力的從沙發上爬起來。

    閃爍著疲憊的美眸,將信將疑的看著陳長青︰

    “你沒騙我?”

    陳長青一把抓住may縴細皓腕,在她的驚呼聲中再次將她拖回到懷里︰“騙你有意思嗎?樓下停的那輛福特野馬就是家里給的的,況且我說過不會騙你就是不會騙你!”

    所以……箱子里的錢真的不是黑錢?

    在陳長青的解釋下,聯想到樓下一星期前就停著的那輛藍色福特野馬,還有上次在墓地山踫見陳長青的三叔的時候,對方開的車也價格不菲。

    仔細這麼想想,貌似陳長青也沒必要騙自己,所以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

    想到不久前自己又哭又鬧,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may不由感覺賊尷尬。

    但片刻後她突然意識到一個不是很合理的地方︰

    “老公,那你剛才臉色怎麼那麼嚇人?”

    臉色為什麼那麼嚇人?

    難道我還能告訴你之前一直把你將工具人?

    別鬧了好吧,男人成熟的標志之一就是善于對女人說謊話。

    不,準確的說那叫善意的謊言。

    不過這個問題的確很難糊弄,畢竟當時自己因為情緒失控暴露的東西比較多。

    但這對于陳長青而言這並不算什麼大問題。

    畢竟雙方的段位差距有點大,說是王者和黑鐵也絲毫不為過。

    嘴角微微翹起,善于偽裝和欺騙的陳長青,聲音帶著幾分玩味和俏皮︰“喲?這是怎麼了?剛才不是還叫陳永仁嗎,現在怎麼又改成叫老公了?”

    may本身臉皮就薄,面對陳長青陰陽怪氣的打趣,臉上的紅暈都羞到耳朵根兒了。

    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的她,只能狠狠的掐了陳長青一把︰

    “你要怎樣啊!”

    陳長青低頭怪笑了一聲,在may耳旁悄悄的說道︰“衣櫃下面那件紅色的內衣不錯。”

    因為最近養成了晨跑的習慣,再加上香江潮濕悶熱。

    陳長青換衣服的頻率很高,衣服都是一天一洗。

    因為之前那套衣服在監獄儲物室發霉了,陳長青洗干淨後便送給了路邊的流浪漢,所以他現在穿的衣服大多都是以前的舊衣服。

    而在一次找衣服的時候,陳長青在衣櫃下面發現了一套內衣。

    款式就不說了,總之就是很刺-激的那種,讓人看了之後就忍不住血液沸騰。

    may顯然知道陳長青說的是哪件衣服,她下意識驚呼道︰

    “啊!不行,不行,現在是白天,不行,絕對不行!”

    很顯然,陳長青不會給may拒絕的機會,他直接反問︰

    “也就是說晚上可以嘍?”

    羞澀的將腦袋埋在陳長青懷里,may雪白的身軀晃動的就好像一條蠕動的大白蛇︰

    “我可沒這麼說。”

    將手里的煙蒂扔進打翻的牛奶盒里,雖然懷里躺著may,但憑借著強大的核心力量,陳長青硬是將她撐了起來。

    起身抖了抖,將地面上撕碎的衣服撿起來,陳長青向衛生間走去︰“就這麼說定了,我先洗澡,你去找衣服,一會我們出去吃飯,順便在看看店,晚上穿給我看!”

    “嘩啦啦~”

    衛生間傳來洗澡的聲音,趴在沙發上的may臉蛋羞紅。

    三兩步跑進臥室,陳長青的衣服她很熟悉,一件件都被整齊的折疊好,反倒是自己的衣服平日里不怎麼打理,只不過翻出衣櫃最下面那個黑底紅紋的盒子。

    眼神中帶著一抹遲疑,皓齒咬著粉嫩的嘴唇。

    may的臉本來就很紅,此刻就好像火燒的一樣,看著眼前這個盒子?

    終歸女孩子臉皮薄,may沒好意思直接拿出來,而是將盒子放在衣櫃的最上面。

    但又怕陳長青沒看到,便特意將衣櫃的櫃門打開一半,偽裝成忘記關櫃門的樣子,總之……就是十分可愛!

    而在另一邊,溫熱的洗澡水打在臉上,此刻陳長青的表情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輕松。

    他自認為自己是一個理智的生物,就好像陰冷狠辣的倪永孝,但感情這東西是無法控制的,他屬于典型的順毛驢。

    may要是跟他硬著來,陳長青絕對會讓她知道什麼叫做冷酷殘忍。

    但一個傻fufu的,為了讓他好,寧願放棄尊嚴求他的人?

    陳長青是真的麻爪,要不然也不會憤怒到無能狂怒。

    不過陳長青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他調整心態的速度是真的快。

    雖然目前還不知道應該怎麼對待may,但從當前的情況來看,自己的計劃必然要提前了。

    之前陳長青的想法是廣積糧,高築牆,緩稱王。

    所以他選擇的幾個游戲城的店面位置都比較刁鑽,屬于那種對倪永孝沒什麼實質性幫助,但又能讓他挑不出毛病的地方。

    但因為剛才發生的那些狗屁事。

    相比較一開始的計劃,接下來陳長青的步伐必然要激進一些。

    雖說整體而言沒有什麼影響,畢竟他的眼光可不會局限在小小的一個香江,況且一個may還不配影響到自己的計劃。

    真正讓他感覺不爽的地方,不是因為may,而是陳長青恨自己不爭氣,他居然真的被這個蠢女人給影響了。

    哪怕不是動了真心,只是簡單的心里一顫,可陳長青心里還是感覺惱火。

    特別是這事還是自己主動挖的坑,本來他是準備讓may跳進去的,但沒成想這坑居然是給自己挖的。

    “嘩啦啦”的洗澡水落在自己身上。

    看著鏡子上英俊帥氣,身材精壯的男人,陳長青反手給了自己一巴掌︰

    “讓你踏馬的嘴賤,這都什麼事啊,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