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4章 坐擁一條街的大佬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14章坐擁一條街的大佬

    尖沙咀的下午,屋外是毒辣的太陽,老舊的電風扇忽閃忽閃的作響。

    一家幾十年的老字號奶茶店,在老板威脅的眼神下,陳長青最終還是沒好意思將手里的這根紅塔點燃。

    不遠處的may手里拿著一份菜單,此刻正一臉興奮的比較著套餐和今日特價這兩種餐品那個性價比更高。

    不得不說,女人真的是一種很神奇的生物,明明兩個小時前累的走路腿都發軟,但此刻卻可以生龍活虎的和老板討價還價,但最讓陳長青無法理解的還不是這一點。

    “老公,你說我們是買珍珠奶茶加香芋包,還是特價奶茶加葡式蛋撻?”

    陳長青撓撓頭,眼里閃爍著無奈︰

    “你喜歡吃那個?”

    “兩個都喜歡。”

    “那就都要。”

    “可我怕胖,而且不劃算。”

    “又不是沒有錢,你要怕胖就單點一份。”

    “可點了香芋包我就沒辦法吃蛋撻了,點了蛋撻我就沒辦法吃香芋包。”

    “……”

    果然,女人是不可理喻的生物,他實在不明白may究竟在糾結什麼,無奈的他只能表示︰

    “兩份都點,你吃剩下的我吃。”

    “mua~”

    “老公,你真好!”

    一臉嫌棄的擦了擦臉上的口水,在老板警告的眼神下,陳長青手里捏著香煙向他走去。

    香江的下午,兩三點鐘的時候很悠閑,金燦柔和的陽光照射在街道上,寧靜中帶著幾分溫馨。

    作為幾十年的老招牌,這家奶茶店的味道自然是一級棒,不過陳長青最喜歡的卻是他們家的香芋包。

    滑膩香甜,表皮白皙松軟,入口的感覺特別棒。

    哪怕咽下,口腔里仍然殘留著香芋的香甜,唯一有些可惜的就是蛋撻。

    不過陳長青認為這不算什麼,畢竟他們吃的都是中午剩下的,如果是剛從烤箱拿出來的蛋撻味道一定很棒。

    老舊的電風扇“呼呼呼”的扇著,may糾結的看著眼前的洋芋包和蛋撻。

    一個是高糖,一個是高熱量,她現在很痛苦自己應該吃那個。

    隨著另一桌的客人走了,奶茶店就只剩下老板,陳長青,may三人。

    陳長青拿著奶茶走了過去,正在收拾衛生的老板抬頭看了他一眼︰“店里不允許抽煙。”

    將香煙別在耳後,陳長青打趣道︰

    “知道,所以一直沒敢點上,畢竟老板你手里可是拿著菜刀的。”

    老板輕笑了一聲,感覺眼前這個年輕人有點意思,表情也沒一開始那麼凶狠︰“算你小子識相,想吃什麼?”

    陳長青看了眼菜單,搖了搖頭,隨手指著旁邊那家規模不小,足有兩層樓的鞋店︰

    “如果有剛出爐的蛋撻我倒是想拿兩盒,如果是中午的就算了,過來主要是想要問一下老板,旁邊那家鞋店一年出租多少錢?”

    老板楞了一下,他瞪了陳長青一眼,語氣有些沖︰

    “人家還開著業呢,你想什麼呢死撲街?”

    雖說時代發展,大家日子過得越來越好了,老一輩的東西也大多都被淘汰。

    但不得不承認這些四五十年代的老人家可比現在那批後生仔講究多了。

    鞋店現在還開著門,門口的玻璃門上也沒貼吉店出租。

    哪怕生意不好,這些老輩人也不會亂嚼舌根子,更不會說這家店的壞話。

    不過陳長青既然提了這家店,就說明他對這家店有一定的了解。

    從監獄出來一個星期,陳長青可不是只會每天清晨跑步,特別是在和黃志誠交談過後,選定了目標的陳長青一直在做市場調查。

    不敢說全部,但尖沙咀凡是被他看中的店鋪,店里什麼情況他都一清二楚,這自然也就包括旁邊這家鞋店。

    所以在老板話音落下,陳長青便搖了搖頭︰

    “別鬧,面前頂著一家迪廳,鞋店老板這生意怕是不好做啊。”

    各行各業在入行前,都要做好市場調查。

    這家鞋店的老板一看就知道沒做好市場調查。

    他只看到了這條街人流量大,但卻沒看到對面那家“生意興隆”的大富豪迪廳。

    迪廳這種地方龍蛇混雜,九十年代的香江更是混亂的代名詞。

    鞋店生意不好做,唱完歌,蹦完迪,大家有可能因為餓肚子喝杯奶茶,卻不會為了蹦迪去買雙鞋。

    在說你喝多了,手里又沒錢,是去搶奶茶店,還是去槍鞋店?

    至于平日里來買鞋的?

    香江屁大點個地方,這條街人流量是挺猛的,但一般人誰會閑著沒事來這里買鞋,花十塊錢坐車去商品街不香嗎?

    更別說對面迪廳里面常年養著十幾個小混混,就憑這一點,普通人就不會主動來這里買鞋。

    而被陳長青一語點破後,奶茶店老板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不說別的,就憑一眼能看出這家鞋店的虛實,眼前這個年輕人就比鞋店老板強得多。

    考慮到鞋店的情況,奶茶店的老板也沒繼續來虛的︰

    “你想把店盤過來?”

    陳長青點點頭︰“您在這干了幾十年,應該認識這家店面的老板。”

    上午陳長青跟may說過下午要帶她看看未來自己的店面。

    帶她來這里喝奶茶,也不是因為這家奶茶店的味道有多好,而是因為這家奶茶店在這開店幾十年,肯定認識鞋店真正的老板。

    畢竟鞋店現在還開著門,陳長青總不能進去直接找鞋店老板告訴他——我看上你們這家店了,東西收拾一下,趕緊給我把店清出來。

    且不說鞋店老板會不會把自己當冤大頭,自己直接找上門不是打人鞋店老板的臉嗎?

    當然,陳長青跟may的說法是知道一家老字號的奶茶店,听說味道特別好,所以便帶她來嘗嘗味道怎麼樣。

    雖說有點渣,但女孩子喜歡的不就是這一套嗎?

    不過讓陳長青失算的是,隨著自己話音落下,奶茶店老板瞥了他一眼,表情多了幾分玩味︰

    “巧了,我還真不認識老板,因為這條街是我的。”

    陳長青愣住,他打量著眼前這位奶茶店老板。

    其貌不揚,四五十歲的樣子,應該是保養比較好,真實年齡可能還不止這個歲數,這讓他莫名想到那位坐擁十棟樓的鴨仔飯大佬︰

    “沒看出來,老板你居然是來體驗生活的,貴姓啊?”

    老板擺擺手,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套近乎也沒用,想要租房子,這片都要找菠蘿仔。”

    菠蘿仔是誰?

    陳長青不認識,也不知道。

    不過他有腦子,轉念一想的他,便指著對面那家開著門的迪廳︰“接下來老板你該不會說菠蘿仔就是大富豪迪廳的老板吧?”

    老板輕笑了一聲,他沒正面回答︰

    “他沒那麼多錢,不過迪廳經理的確是他。”

    陳長青點了點頭,老板說得不多,但他明白對方什麼意思︰

    “謝了老板,你家奶茶不錯,可惜蛋撻涼了,一共多少錢?”

    “兩杯大杯奶茶,一籠香芋包,一盒蛋撻,十二塊八,給我十二塊就行。”

    “你這價不便宜啊。”

    “四十年老字號,真材實料!”

    付完了錢,陳長青拿著奶茶回到了may身邊,此刻她面前還是擺著香芋包和蛋撻,一副糾結自己要不要吃,以及要吃那一個的表情,這讓陳長青很無語︰

    “還沒想明白吃那個啊?”

    may點點頭,她可憐巴巴的向陳長青求助道︰

    “老公,我都想吃,但怕胖。”

    陳長青沉默了片刻,看著may一臉糾結的模樣,他決定幫幫她,畢竟這是自己女朋友。

    “沒事,我幫你。”

    說著,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may面前的香芋包塞進了嘴里。

    may︰“?”

    不是,好像哪里有些問題?正常的操作不應該是沒事,你放心吃,根本就不胖,反而太瘦了。

    再或者直男一點,直接表示胖也沒問題,到時候我陪你一起減肥。

    面對此刻陳長青的操作,may表示自己看不懂。

    但更讓她看不懂的是,還沒等嘴里的香芋包咽下,陳長青便再次將僅剩的最後一枚蛋撻塞進了嘴里︰“好了,這下你就不用糾結了,我都幫你吃完了,沒事,不用謝,這是作為你男朋友應該做的!”

    說著,還故意似的加大了咀嚼聲音。

    “……”

    “陳永仁,我要殺了你!”

    “啊啊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