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5章 四十八萬一年?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15章四十八萬一年?

    九十年代的香江是一個十分混亂的年代,哪怕沒有親身經歷過,通過老一輩人的口述也不難感受在這一段歲月里,普通人的生活有多艱辛。

    好好的人不當,偏要給人當狗。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現階段的香江因為名義上還是租給英國的,再加上英國佬也知道自己沒多少日子里,在他們的默許下,香江看似歌舞升平的表面下,早已是污穢不堪,甚至是黑白顛倒。

    很簡單的例子,眼前這條街都是奶茶店老板的產業,但管理這條街的人卻不是奶茶店老板,而是對面那家大富豪迪廳的經理菠蘿哥。

    收保護費?

    不,這幫人可比收保護費的小痞子聰明多了。

    先找房東要房子,通過恐嚇,威脅等一系列不構成犯罪的手段,迫使你以較低的價錢租給別人,然後再以更高的價格租給其他租客。

    一般來說這樣的一條街,一年賺個大幾十萬中介費完全沒問題。

    陳長青雖然沒干過這種事情,但畢竟也算混過,知道他們內部的這套流程,

    小弟收保護費,混出頭的看場子,勉強算是大哥的這種比如菠蘿哥就開始換著花樣斂財了。

    這也是為什麼整條街都是奶茶店老板的,但當陳長青問房租多少的時候,對方卻要讓自己找菠蘿哥的原因。

    不是老板不報價,而是他不能報價,九十年代的香江光有錢可不行。

    別說是奶茶店老板了,哪怕是有頭有臉的老李,他孩子不照樣被綁架?

    這也是廢青為什麼會遭到老一輩人厭惡的原因,因為他們不明白現在幸福的生活有多來之不易。

    下午,三點多鐘的時間,陳長青帶著may走進了這家大富豪迪廳。

    九十年代的裝修風格,哪怕是香江,在陳長青眼里仍然土得掉渣。

    那艷麗的大紅色,讓他莫名的想到自己小時候穿的紅褲衩。

    不過在這個年代,這種裝修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因為時間太早,迪廳里根本看不到幾個人。

    白襯衫,黑馬甲,打扮的特別精神的男前台此刻也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而在大廳不遠處,隔著一扇塑料屏風後面,有三四個紋身的小混混正在打台球。

    而看著走過來的陳長青,男前台臉上擠出一抹公式化的笑容︰

    “先生你好,請問是來唱歌的嗎?”

    陳長青擺擺手︰“唱歌就算了,幫我找菠蘿哥。”

    男前台楞了一下,打量著眼前的陳長青,一時間有些摸不清對方的路數︰

    “你是?”

    陳長青看了他一眼,沒說自己來做什麼的,而是開了句玩笑︰“我帶著女朋友來的,總不至于來鬧事吧?”

    男前台想了想,覺得陳長青說的沒問題,便點了點頭︰

    “好的,先生你稍等一下。”

    五分鐘後,穿著一身花花綠綠的花汗衫,模樣大概三十來歲,脖子上套這一條大金鏈子的菠蘿哥走了出來。

    打量著眼前的陳長青,雖然不認識,但他還是一副大家很熟的模樣︰

    “靚仔,有點面熟啊?叫什麼名字?”

    “陳長青,以前在三合會混過一段時間。”

    菠蘿哥挑了挑眉,語氣比之前多了幾分熱情︰“巧了,我也是三合會的,大家是一家人,找菠蘿哥我什麼事?”

    “沒別的,對面那家鞋店的店面我想租下來。”

    菠蘿仔這人在周圍這片還是比較有名的。

    早年間買鳳梨,因為價格高,而且壞果比較多,喜歡以次充好,所以大家都不喜歡要他的水果,他也因此有了第一個外號“鳳梨崽”。

    後來菠蘿哥看賣水果活不下去,便干起了社團生意,還別說這家伙正道不會走,但走起歪路卻一套一套的,居然混出了名頭。

    前幾年因為倪坤死了,甘地勢力大漲,菠蘿仔被甘地看中從而晉升為大馬仔。

    因為感覺鳳梨崽不好听,便改名叫菠蘿仔,現在混起來了,大家給他個面子就叫一聲菠蘿哥。

    但江上易改,本性難移,陳長青提起對面那家鞋店的時候,菠蘿仔眼里閃過一抹精光。

    明明心里開心的不行,可偏偏要裝出一副很糾結的模樣︰“阿青啊,你也知道出來混講究的就是一個信譽,店面既然租給人家了,你這樣讓我很難辦啊。”

    彈了彈煙灰,陳長青打量著眼前的菠蘿仔,深邃的雙眸似笑非笑,眼里充斥著玩味,看向菠蘿仔心里很不舒服。

    不過還沒等他皺眉,陳長青便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煙灰︰

    “不好意思菠蘿哥,突然想起家里有事,租店的事我們下次再聊。”

    本來菠蘿仔是打算在釣陳長青一會,早年做買過水果,欲擒故縱這種事情他特別熟,但看著陳長青一副真的打算走的架勢,菠蘿仔不由的急了。

    對面那家鞋店生意怎麼樣他比誰都清楚。

    事實上鞋店老板當初之所以會在這里開店,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被菠蘿仔忽悠過來的。

    鞋店老板早就打算關店了,但菠蘿仔不願意鞋店老板走,畢竟鞋店老板要走了自己收誰的房租?

    所以眼看陳長青不打算跟他談了,菠蘿仔連忙喊住︰

    “阿青,不說我說你,你們這些年輕人就是急急躁燥,雖說出來混講的是誠信,但別忘了我們可是一家人,年前我一定讓他滾蛋。”

    陳長青看了他一眼︰“價格怎麼說?”

    菠蘿仔干笑了一聲,他拍著胸口,一副仗義模樣︰“最近物價長得比較快,但我們畢竟是一家人,那麼大的一個店面我便宜點,四萬一個月。”

    “四萬的價格,菠蘿哥你沒少掙吧?”

    “掙點辛苦錢,畢竟兄弟們也是要吃飯的,但我給你的價格絕對公道,畢竟是一家人。”

    九十年代的香江很有錢,要知道這可是四小龍之一,may一個月就能拿五千多工資,但別忘了may是律師,屬于高收入群體,一般職工一個月也就兩三千塊。

    但在尖沙咀這地方租一個兩層樓的店面一年要四十八萬租金?

    這絕對是相當過分的一件事情。

    菠蘿仔也知道自己要價高,但做生意自然是漫天要價,坐地還錢,所以他也不在乎陳長青怎麼想。

    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在經過了短暫的沉默後,陳長青居然點了點頭︰

    “雖然高了點,但也還行,明天我找人寫份合同,到時候大家看一看,如果可以,一星期內把合同簽了。”

    在陳長青沉默的那段時間,菠蘿仔已經做好討價還價的準備,但沒成想陳長青居然答應了。

    這讓菠蘿仔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他開心的拍著自己的大腿,那眼神就仿佛在看傻子︰“行,自家人說話就是爽快,到時候我等你。”

    從大富豪迪廳走出,陳長青伸了個懶腰,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沒成想已經四點多了。

    抓著may的白皙的手腕,拖著她走向那家老字號奶茶店︰

    “下午吃的蛋撻涼了,我給你買兩盒剛出爐的,回去你受點累,寫一份合同。”

    听著陳長青前面那句話,may心里甜滋滋的,別看只是兩盒蛋撻,在may眼里這是男朋友在乎自己,但听著陳長青後面的那句話,may不由的愣住︰

    “老公,你不會真的準備租這里吧?”

    眉頭一挑,陳長青打量著may︰

    “怎麼了?”

    看著自己男朋友那一臉認真的表情,may不由急了︰

    “那菠蘿仔不是好人,他這是在坑你,比這更好的位置也用不到四萬。”

    但陳長青卻搖搖頭,他扭頭看了眼身後的大富豪迪廳,深邃的雙眸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放心,我心里有數,擬寫合同的時候別忘了加一條,乙方如果違反條約,強行收回房產,需要支付十倍違約金,並承包甲方所有損失,還有就是租期最少一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