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6章 得意的菠蘿仔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16章得意的菠蘿仔

    may雖然不樂意,但終歸是胳膊掰不過大腿,陳長青的家庭地位可比想象中的高得多。

    第二天,奶茶店老板,菠蘿仔,鞋店老板再加上陳長青四個人便將這份合同看了一遍。

    值得說的一點事,除了陳長青身邊有may這個律師女朋友,其他三位都沒帶律師,這讓陳長青不由的感慨這個年代香江人的質樸,要放在二十年後?

    就算不帶律師,也要將合同發給律師朋友看一眼。

    畢竟這可是正式合同,只要簽了就有法律效益,不過該寫的東西上面已經寫好了,唯一算得上是漏洞的就是那超高的違約金,但考慮到一年48萬租金,菠蘿仔怕是不會在意這些事情。

    就這樣在第三天下午,在鞋店老板感激的目光下,三方正式簽訂了這份合同。

    一式兩份,一共復印了八份,每人手里有兩份,後面還有特別條款的文件。

    在may強大的業務能力下,這將會是一份最好的律師也很難攻破的超級合同。

    而為了感謝陳長青幫自己脫離苦海,鞋店老板在合同簽完的那一刻還特意送了他三雙鞋子。

    一雙是喬老板親自簽名的球鞋,以及23號簽名球衣,另外兩雙則是普通的AJ,不過是情侶款,也不知道may早上能不能起來陪他一起跑步。

    最後的最後,也就是在第三天簽訂合約的下午。

    鞋店老板握著陳長青的手,不住的說著感謝,這位四十多歲的大叔一臉激動,半年前他就打算關店了,但卻始終不敢,畢竟菠蘿仔這壞種連手指頭都送自己家門口了。

    鞋店老板是真的怕,他雖然有錢,但也不算特別有錢的那種。

    如果繼續這麼耗下去,早晚會被耗到家破人亡。

    奶茶店老板,也就是這條街真正的主人,此刻反倒是有些舉棋不定。

    一開始他以為陳長青看似精明,可實際上卻也是個傻子,但看著今天這一套專業的流程,他一時間有些摸不透對方的路數,心中隱約感覺眼前這個年輕人不簡單。

    不過作為能將一家奶茶店開幾十年,並且坐擁一條街的大佬,他並沒有將心中的想法表露出來。

    而現在四個人里面最開心的應該就是菠蘿仔。

    他看著手里的合同,眼里的興奮和得意怎麼也掩蓋不住,嘴角都快笑到耳朵了。

    當天晚上,尖沙咀一家高檔酒樓,得意的菠蘿仔喊了一群朋友來銅鍋,甚至還請來了甘地。

    看著菠蘿仔那一臉興奮的模樣,甘地不由笑了,他夾了一塊青菜塞進嘴里︰

    “菠蘿仔,今天怎麼這麼開心啊?”

    菠蘿仔搓了搓手,眼里閃爍著得意︰

    “大佬,今天我踫到一個傻子,大富豪對面那個鞋店大佬知道吧?”

    旁邊一位跟了甘地很長時間的大馬仔笑罵了一句︰“誰不知道那老板被你菠蘿仔坑慘了,三十萬一年租那個破地方,想跑都跑不掉。”

    “該不會是那個買鞋的老板又被你坑了吧?”

    要不怎麼說菠蘿仔這家伙是個壞種呢?

    在做的這幾位雖然也撈錢,但也清楚做人留一線。

    菠蘿仔不一樣,在鞋店老板之前,那處兩層樓的商品房被租給了一個干粵菜的老板,生意不好,再加上天天有小混混來收保護費,吃霸王餐。

    最後搞得那位粵菜老板家破人亡,甚至逼著人家老板賣女兒交房租。

    你要說大惡?

    菠蘿仔還真的算不上,他也沒那個膽子做,可偏偏就是他這種人對普通人的傷害最大。

    雖說這些年菠蘿仔也起來了,但從心底里大家真的看不上這人。

    菠蘿仔也清楚大家心里想什麼,不過他不在乎,再加上今天談了筆大買賣,此刻一臉得意洋洋的表示︰

    “殺人不過頭點地,我菠蘿仔雖然壞,但也知道做人留一線,怎麼可能搞得人家家破人亡?”

    旁邊的甘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明白了什麼︰

    “也就是說找到新的冤大頭了?”

    菠蘿仔干笑了一聲,本想謙虛一下,但嘴角的得意卻怎麼也掩飾不了︰“什麼冤大頭,整個尖沙咀誰不知道我菠蘿仔最講義氣。”

    甘地沒理會,他笑罵了一句︰“說吧,坑人家多少錢?”

    其實菠蘿仔這幾年干的事情甘地心里很清楚,但他從不理會。一個是因為那條街菠蘿仔管的很穩,另一個則是大富豪迪廳每年都能幫他銷幾千斤的貨。

    也正是因為這兩個原因,哪怕他知道菠蘿仔不是什麼好人,但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過去了。

    見大佬發話,菠蘿仔便得意的說了出來︰

    “四十八萬一年,那傻子還跟我簽合同,真不知道怎麼活到這麼大。”

    其他人雖然不在意,畢竟干他們這行的來錢快,但想著之前那個老板一年才給三十萬,而現在居然多了十八萬,大家不由起哄道:

    “四十八萬?可以啊菠蘿仔,今晚要請客吃飯啊。”

    一臉的得意笑容,在周圍人的吹捧下,菠蘿仔感覺自己尾巴都快翹上天了。

    從當了甘地的大馬仔後,他什麼時候這麼爽過?

    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飲而盡,在酒精的刺-激下,菠蘿仔整個人都變得亢奮起來︰“大佬都發話了,今天這頓就我請,老板,再來兩只大龍蝦!”

    “菠蘿仔大氣!”

    “厲害了我的菠蘿仔!”

    “叫什麼菠蘿仔,今天要叫菠蘿哥。”

    而在另一邊,和志得意滿的菠蘿仔不同,剛洗完澡從衛生間出來的陳長青,一抬頭就看到躺在床上悶悶不樂的may︰

    “想什麼呢?臉皺的跟老太婆似的。”

    may瞪了陳長青一眼,那表情要多心疼有多心疼︰“這可是四十八萬,我十年都掙不到這麼多,這麼多錢我們把房子賣了都能在學校旁邊換套房子了。”

    陳長青靠了過去,順手將may摟在懷里︰

    “想結婚啊你?”

    may掙扎著想要從陳長青身上挪開,但推了兩下沒推開的他,只能賭氣的錘了陳長青胸口一拳︰“想結婚也沒用,現在都沒錢了。”

    陳長青笑了,他看了眼放在床頭櫃上的女士包包。

    兩份簽字的合同就放在包里,這讓他嘴角不由劃過一抹玩味︰“信不信我一年內讓你住上大豪斯?”

    九十年代的娛樂方式是什麼?

    網絡游戲玩不了,現在電腦別說普及了,開網吧的人都不多。

    除了在家里打打牌,玩玩麻將,對于正常人而言,能娛樂的東西太少。

    陳長青說一年之內住上大豪斯還真不是吹牛,一塊錢一個幣,在這個娛樂匱乏的年代,游戲的成癮性被無限拔高。

    普通人稀里糊涂的坐一下午,幾十塊錢就沒了。

    要踫上人菜癮還大的那種,一天薅幾百塊完全沒問題。

    兩層的游戲城,一層擺九十台街機完全沒問題,一百八十台街機,一天最少也是四五千的流水,一個月就是十五萬,三個月房租的前就能回來,最多半年就能回本。

    剩下的一年,自己少說也能掙一百萬。

    九十年代的香江,一百萬買不了大別墅,但買個八九十平米的大豪斯還是沒問題的。

    而這,還只是按照最保守的情況來計算。

    不過對于陳長青的想法,may是不信的。

    她現在還在心疼那一年四十八萬的房租,所以便回了一句︰“你怎麼不說去淺水灣的別墅呢。”

    陳長青楞了一下,腦海中靈光一閃的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你想去?”

    may一開始以為陳長青在開玩笑,但看著男朋友不像做假的表情她不由的愣住了︰

    “老公,你家里人該不會住在淺水灣吧?”

    能一口氣給一百萬,說明陳長青家里應該挺有錢的,之前陳長青只是一個小混混,may沒感覺什麼,但現在知道陳長青家人居然住在淺水灣,她心中不由的慌了。

    淺水灣是香江富人區,那地方靠海。

    不是海景高樓,就是豪華別墅,住的都是非富即貴的有錢人。

    想著陳長青最近這段時間的變化,may心中莫名的涌現出一陣自卑。

    自己家雖然有錢,但也絕對談不上非富即貴。

    九十年代的香江雖然沒那麼多講究,但終歸還是有門當戶對的。

    而感受著懷里may緊張的身體,明白她在想什麼的陳長青拍了拍may的肩膀︰“看你心情咯,你要是想去就有,你要是不想去就沒有。”

    may咬了咬嘴唇,表情凝重而糾結︰

    “那個,老公,我現在腦袋有點亂,能不能讓我想想?”

    陳長青點點頭,在may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眼里閃過一抹令人看不懂的深邃︰

    “那你可要快點了,畢竟……下個月十號就是春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