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7章 快過年了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17章快過年了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就是一個多星期。

    陳長青最近的收獲不多,主要還是因為前期布局消耗的時間太長,不過他並不著急,現階段的他絕對是安全的,不管是倪永孝還是黃志誠,他們兩個都不會讓自己出事。

    大富豪迪廳對面那家鞋店已經關門了。

    一般來說臨近過年是鞋店大促銷的季節,再不濟也要來一個清倉大甩賣。

    但鞋店老板應該是被菠蘿仔坑怕了,在簽完合同的第二天就關了店面,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時間就將店面清空,跑的那叫一個快。

    而他對于陳長青而言,這是好事。

    店面已經開始裝修,雖然是兩層樓,但因為是游戲城,裝修其實並不復雜。

    哪怕加了一台備用電源,一套下來的預算也不超過十萬。

    然後就是游戲機。

    貨是好貨,霓虹正版街機,一台售價八千七,別看黃志誠只是一個督查,但他還是很有能量。

    通過海關的關系,陳長青最終以四千一台的起拍價買下了六百台街機。

    錢是肯定不夠的,陳長青手里一共才一百萬。

    所以這批貨一共被分為三批,陳長青先交三分之一的錢,對方給自己八十萬的貨。

    等陳長青攢夠了下一個八十萬,就能拿第二批貨。

    至于菠蘿仔的四十八萬房租?

    他倒是想要讓陳長青一口氣給他四十八萬,但除非陳長青瘋了,否則就是他菠蘿仔在想屁吃。

    手里還剩下的二十萬,除去裝修的錢,也就剩下第一季度的12萬房租。

    考慮到最近這段時間花錢的速度,陳長青不由的想到一句話,富二代破產的兩個方式一個是賭博,另一個就是創業。

    94年的一百萬什麼概念?

    相當于一百個萬元戶,可這筆錢在陳長青這里還不到一天就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不過想到未來的收益,陳長青卻認為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錢不錢的,他並不在意。

    陳長青真正關心的是通過游戲城這個杠桿,自己能給香江帶來多大的變化!

    姓名︰陳長青

    生命等級︰初級(52.5%)

    天賦︰侵蝕寄生(初級)(唯一,不可升級,隨生命等級提升。)

    力量︰1.6

    速度︰1.5

    體質︰1.5

    精神︰1.7

    技能︰中級射擊(100/1000)、中級搏擊(100/1000)、中級學識(560/1000)、中級偵查(680/1000)。

    違規點︰40

    PS︰成年健康男性的平均屬性︰1.0。

    漆黑色的夜,may似慵懶的小貓躺在床上,身上只披了一件薄毛毯,白皙的脖頸還帶著未散去的有人紅暈。

    陳長青腰上系著一條浴巾,好似大理石雕塑般的精壯身體在月光下反射著淡淡熒光,左手拿著一杯放了冰塊的牛奶,右手則是一根剛剛點燃的紅塔。

    深邃的目光凝視著眼前這座漆黑的城市。

    此刻已經是午夜,一棟棟大樓的燈光逐漸暗淡,此刻的香江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一頭隱藏在黑暗中的巨獸,他盤踞在這里,冷漠的看著生活在這座城市里的人。

    隨著夜色越來越濃,當最後一盞燈關掉的那一刻,那張布滿獠牙的血盆大口將會吞下所有人!

    “ 嚓!”

    杯子里的冰塊融化碎裂,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看著眼前僅剩幾盞微弱燈光的香江,陳長青的笑容多了幾分滲人的寒意。

    同一時間的香江,位于淺水灣的倪家別墅,半夜起床上廁所的三叔,注意到倪永孝的房間還亮著燈,他眼里閃過一抹遲疑,最終還是敲了敲門︰

    “阿孝,還沒睡啊?”

    背後是漆黑一片的香江,紅木桌子上擺著一杯已經涼掉的咖啡。

    摘下眼鏡,疲憊的揉了揉眼楮,倪永孝神情帶著幾分疲憊︰

    “三叔你來了,還有一些事情沒處理完。”

    看著桌子旁邊擺著的那一摞厚厚的文件,三叔眼里閃過一抹擔憂︰“別太累了,再過幾天就過年了,累壞身體就不好了。”

    臨近新年,雖說年味越來越足了,但大家也變得忙碌起來。

    不止是那些大公司,倪永孝這位地下世界的大佬也很忙碌。

    今年一年掙了多少錢,哪些手下今年干得不錯,哪些手下今年偷懶耍滑,事關社團的發展還有就是年底紅包的問題,倪永孝不能有半點馬虎。

    再加上他干的這個行當,以及父親前兩年被槍殺,不相信任何人的倪永孝只能親力親為。

    不過他也知道三叔是好心,所以便感慨的應了句︰

    “是啊,快過年了。”

    只不過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倪永孝不由的想到陳長青,他腦海中猛然浮現出一個念頭——如果現在阿仁能在身邊幫自己,肩上的擔子應該能輕不少吧?

    想著想著,倪永孝不由輕笑了一聲,他隨口問道︰

    “三叔,阿仁最近怎麼樣了?”

    三叔看了倪永孝一眼,臉色有些難看。

    最近外面都在傳尖沙咀的菠蘿仔騙了一個傻子四十八萬,三叔他就算不想知道也知道了。

    只不過面對倪永孝的詢問,考慮到最近他比較累,三叔委婉的表示︰“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听說他好像跟甘地的手下做了筆生意。”

    看三叔的表情,倪永孝心里就明白了七七八八。

    不過他並不在意,一百萬對于倪家而言不算什麼,況且倪永孝很看重他這個弟弟的才能,哪怕是用一百萬買了叫訓教,在他看來也是值得的。

    當然,如果是其他人,早就被倪永孝扔進海里喂鯊魚了。

    但如果是陳長青?

    想了想,反而感覺是件趣事的倪永孝則笑罵了一句︰

    “這臭小子,應該被坑了不少吧?”

    見倪永孝笑了,三叔也不由的笑了,不過他還是幫陳長青辯解道︰“阿仁其實還算不錯,就是有些太年輕了。”

    “嗯。”

    倪永孝點了點頭,沒再說話,而看著再次帶上金絲眼鏡的倪永孝,三叔想了想︰

    “阿孝,我先去睡了,你也早點睡。”

    “三叔慢走,對了……”

    倪永孝擺擺手,一副對方隨意的模樣,不過話說到一半,看著對方即將關門的背影,他突然來了句︰“三叔,過兩天麻煩你幫忙問問阿仁他今年要不要回家過年。”

    三叔沒回頭,順手關門的他應了句︰“好。”

    “ 嚓!”

    棗紅色的房間門被關上,倪永孝看著眼前的年度報表,金絲眼鏡下的雙眸不由微皺。

    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剛才為什麼會突然喊住三叔,也不知道為什麼想要讓陳長青回家過年。

    是因為情親構成的血脈聯系?

    可家里人也不少,比陳長青更親近的兄弟姐妹也有,可他們統統沒有這個弟弟給自己的感覺特別。

    高山流水遇知音,雖然和陳長青只是見了幾面,但這種思維上的踫撞讓倪永孝心中產生了一種特別的感覺。

    “他會同意嗎?”

    看著眼前的年度報表,感覺自己有些胡思亂想,甚至有些患得患失的倪永孝不由笑罵了一句︰

    “算了,還是先忙工作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