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8章 阿仁,你來了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18章阿仁,你來了

    時間過得很快,總是在你不經意間流逝,但不管怎麼說,春節還是來了。

    對于全球十幾億華人而言這是一個十分特殊的日子,在九四年的二月十號,也就是陰歷癸酉年的春節。

    斤斤計較的母親也變得大方起來,而從來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父親此刻臉上也沒了往日的嚴肅。

    不管你有沒有錢,在這一刻,這一個特殊的日子里,十幾億人的臉上都流露出幸福的笑容。

    對于香江而言,九三年並不是一個好年。

    李小龍之子被槍殺,現代武俠小說宗師級人物查大師辭去了明報董事主席的身份,曾任香江中華廠商聯合會長,貿易發展局委員,工商咨詢委員會委員的莊老先生,也是在這一年走的。

    或許對于普通人而言這不算什麼,但在九七年前夕,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

    莊先生是泉州人,一生勤勉克己,自強不息,是一位受人尊重的民族企業家,可惜他終歸還是沒看到香江回歸的哪一天。

    反觀海的另一邊,祖國正在日益強大。

    九江長江大橋建成,首次發行債券,除了央台和部分省級電視台,還有一大批電視台正式踏入這個行業,國家GDP的世界排名雖然沒有前進,但也成功突破了五千億。

    雖然現在看來五千億似乎不算什麼,畢竟祖國的總量GDP已經達到了十五萬億以上。

    但在93年這仍然是一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

    除此之外,九十年代初還發生了一件足以載入世界歷史的大事件,那就是老大哥的解體。

    可惜陳長青來得晚,再加上自己只能偏安一偶在這小小的香江,還未能起勢的他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這群巨鱷分食老大哥的遺產。

    老大哥是真的富,二十多年後根據美伊戰爭的真實案例改編的電影-軍火飯,電影主角販賣的子彈就是老大哥留下的。

    不過對于普通人而言,以上這些其實都不算什麼。

    大人們想的是一家團聚,小孩子滿腦子都是明天的紅包以及今天晚上應該怎麼放鞭炮。

    香江的淺水灣,無事一身輕的倪永孝難得睡個懶覺。

    一覺醒來的他換上一身新衣,掏出了有段時間沒有用的茶桌,在一團升騰著白霧的茶托旁,擺下四蝶精致干果。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倪永孝就這樣靜靜的坐在茶桌前。

    他似乎在等待著什麼,又好像只是單純的發呆。

    臨近下午,倪永孝的母親從廚房走了出來,六七十歲的模樣,身穿喜慶紅襖,雖然面容蒼老,但依稀能看出老太太年輕的時候是一位美人。

    身上沒什麼裝飾,唯一有的便是在老太太手腕上套著一只墨綠色的帝王綠手鐲。

    這鐲子別說是二十年後,就算是現在也是無價之寶,哪怕是在香江都足以換一套小別墅,不過老太太似乎並不在意手鐲的價值,因為在手鐲邊上還沾著大片面粉,一般人可不舍得這麼糟踐。

    而看著正在坐在客廳喝茶的倪永孝,老太太不由喊道︰

    “阿孝,別喝茶了,過來一起包餃子。”

    倪永孝聞聲搖了搖頭,金絲眼鏡下,氣質儒雅的他臉上多了幾分無奈︰“媽,家里那麼多人都被你喊過去了,也不差我這一個。”

    倪家很有錢,也很有權,在香江這一畝三分地,說是皇帝絲毫不為過。

    不過他們家仍然保留著以前的傳統,那就是過年包餃子,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從倪永孝記事以來,每年的春節母親都會帶著一家人包餃子。

    而在廚房,見老太太似乎還想要說什麼,作為大女兒,也就是倪永孝的大姐。

    她應該是知道些什麼,此刻不由的拉了一下母親的手︰“媽,讓永孝休息休息,他這段時間夠忙的了。”

    說著,大姐無奈的看了眼坐在沙發上的倪永孝。

    都是一家人,住在同一個屋檐下,根本就沒什麼秘密可言。

    倪永孝今年如此反常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父親在外面的那個私生子。

    大姐惠英雖然不知道那個叫做陳永仁的小弟有什麼特別的,但听三叔的口氣?

    倪永孝應該很在乎他這個弟弟,有意要培養對方。

    家里做什麼生意的,當大姐的很清楚。

    不過她從不過問家里的生意,一方面是知道自己不是那塊材料,另一方面也是怕遭報應。

    父親還活著的時候經常說過一句話——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果不其然這句話應驗了,父親剛準備交接權利就被人槍殺在戲樓,所以關于這兩個弟弟的事情,惠英這個當大姐的從不過問。

    而在另一邊,桌上的紅茶不知道沖了幾遍,原本精心準備的干果此刻也沒了胃口。

    外人看不出來,大家只當是倪永孝在思考,但如果靠近點就能看出金絲眼鏡下閃爍著焦躁。

    倪永孝現在有些後悔,自己上次喊阿仁回家吃飯顯然是沖動了。

    阿仁會怎麼想?

    他會不會將這種行為視為是一種形式上的警告?

    雙方的關系好不容易才緩和,而且阿仁的確是一個可造之材,倪永孝不希望他誤會。

    但如果他今天不來?

    倪永孝心里又莫名的有些失落難受,倒不是因為對方拒絕,而是因為阿仁今天回家的這件事情家里大部分人都知道,如果阿仁不來家里人會怎麼想?

    倪永孝不擔心陳長青會吃虧,他擔心的是雙方會出現裂痕。

    要知道碎掉的鏡子哪怕是拼上了,終歸還是有裂痕的。

    看著眼前這套已經被茶水浸的紅潤的竹茶托,作為香江最令人捉摸不透的大佬,倪永孝此刻居然有些患得患失。

    “叮咚~”

    一聲清脆的門鈴聲響起,老太太雖然年紀大了,但耳朵卻沒問題。

    她拍了拍旁邊女兒的手︰

    “惠英,也不知是誰來了,你去開門。”

    大姐惠英應了一聲,正準備從廚房走出去,卻看到一向穩重的弟弟倪永孝,此刻居然“噌”的一下從沙發上站起來︰

    “大姐正好我沒事,你在廚房幫媽媽吧。”

    深吸了一口氣,整理了一下衣服。

    明明自己是大哥對方才是小弟,可偏偏倪永孝心中莫名的多了幾分緊張。

    但不管怎麼說,自己終歸是倪永孝,是香江地下世界站在最頂峰的男人。

    隨著步伐邁出,短短數秒便將自身狀態調整到最佳的倪永孝走到了門前。

    “ 嚓~”

    朱紅色貼著春聯的大門被打開,當看到陳永仁的那一刻,金絲眼鏡下的倪永孝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阿仁,你來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