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9章 沒人性的兩個人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19章沒人性的兩個人

    “媽,阿仁回來了,還帶著女朋友。”

    倪永孝的聲音在別墅里響起,哪怕他很克制,但還是能听出聲音中的喜悅。

    廚房內的大姐眼里閃過一抹慌亂,雖說知道陳長青今天有可能來倪家,但家里絕大多數人都不認為陳長青真的會來,畢竟當年倪坤出殯的時候陳長青都沒露面。

    所以在知道陳長青來的那一刻,大姐下意識想要向母親解釋。

    “媽,這……”

    但還沒等大姐開口,老太太就仿佛沒事人一樣,開心的回應道︰

    “阿仁回來啦,還帶著女朋友?那我可要趕緊看看。”

    說著,擦了擦手上的面粉,邁著矯健的步伐向廚房外走去。

    而看著離開廚房的母親,大姐不由愣住。

    片刻後似乎明白了什麼的她,不得不感慨老太太的演技是真的好。

    一開始所有人都以為老太太不知道陳長青今天會回來,再加上長輩的一些事情,所以大家今天都在拼命瞞著老太太,可實際上老太太比誰都清楚,她只是裝作不知道罷了。

    現在想想,之前老太太喊阿孝包餃子,自己還自認為聰明的幫阿孝打掩護,可回過頭來看?

    老太太顯然是看出阿孝傻坐在那尷尬,特意給他找了個台階下。

    想想也是,倪坤當年也是一位風流浪子,否則也不會有陳永仁這個私生子。

    可這麼多年過去了,老太太的位置卻穩如泰山,僅從這一點就能說明老太太本身也不簡單。

    就這樣在大姐感慨的眼神下,走出廚房的倪家老太太親切的握著may的手︰

    “永仁女朋友吧?這氣質真好,不會是醫生吧?”

    may眼里閃爍著慌亂,第一次來這麼豪華的地方,而且還是在春節這個特殊的日子見自家男朋友的家人。

    may心里緊張的咬死,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應對的她,慌亂的擺著手︰

    “不……不是,伯母我不是醫生,我……我是律師。”

    作為律師,may的口齒那是相當凌厲。

    之前在簽合同的時候,對方表現出的機智和臨場反應,就算是陳長青也不得不感慨這妞不愧是律師。

    可現在僅僅是面對一位老婦,may就表現的如此不堪。

    足以說明在決定跟陳長青來倪家的那一刻,她的內心究竟有多緊張。

    老太太也是人精,她知道倪永孝這是在等陳長青,否則也不至于在沙發上干坐那麼長時間,再加上這個叫做may的小姑娘的確很緊張。

    所以老太太便一臉慈祥的詢問道︰

    “may,會包餃子吧?”

    緊張的may下意識“啊”了一聲,反應慢了一拍的她趕緊點點頭︰

    “會,不過包的不是很好。”

    老太太慈祥的笑了笑,就好像一位熱情的老太太,抓住may的手腕,便要拖著她進廚房︰

    “沒事,家里也沒幾個會包餃子的,主要就是大家一起做飯熱鬧。”

    may顯然懵了,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的她,只能用求助的眼神看向陳長青。

    不過老太太卻沒有給她開口的機會,她瞪了眼站在門口的兩個人,悄悄的在may耳旁說道︰

    “別理他們,這幫臭小子就知道喝茶,我們進屋包餃子去。”

    就這樣,may被老太太拉進了廚房,那無助的小表情讓陳長青不由想到一張網圖——

    弱小無助可憐-JPG。

    而在另一邊,和第一次見面的場景類似,陳長青和倪永孝對立而坐。

    推了推金絲眼鏡,感覺就像高級白領的倪永孝,氣質儒雅的為陳長青到了一盞茶︰

    “喝茶。”

    陳長青抿了一口,茶的口感很好,回味甘甜,帶著紅茶特有的那份發酵的味道,不過當茶杯放下的那一刻,陳長青用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茶是熱的,不過泡了很久味道都淡了,你該不會一直在等我吧?”

    倪永孝抬頭看了陳長青一眼,語氣平淡但卻攻擊性很強︰

    “如果我說是,你是不是很感動?”

    陳長青沒回答,他相信倪永孝開門的那一刻臉上的笑容是真的,但他也相信如果真的發現自己有問題,倪永孝會毫不猶豫的對自己動手。

    就好像自己心里已經接受了may,但如果真的有一天may會影響到自己的計劃,哪怕他心痛,但終歸還是會選擇犧牲掉對方。

    關于這一點陳長青很確定,因為他明白自己和倪永孝本質上其實是一種人。

    好听點是理智,不好听點就是沒人性,所以他並沒有回答倪永孝的這個問題,而是看了眼廚房︰

    “老太太不簡單啊。”

    倪永孝說話方式很特別,他喜歡讓別人按照他的規則來。

    香江大部分人面對倪永孝的時候,只有回答的份,沒有詢問的權利。

    當然,也有極少數的人獲得了這種“殊榮”,不過這些人很快就都掛了。

    但如果是眼前的陳長青?

    畢竟是親弟弟,再加上倪永孝是真的喜歡陳長青。

    所以便輕笑了一聲,順著對方的意思問了句︰

    “怎麼說?”

    陳長青從桌上拿起一塊龍酥糖,若有所指的說道︰

    “may可沒提她叫什麼。”

    倪永孝沉默了片刻,他明白陳長青什麼意思,第一次見面,may還沒開口母親就知道她叫什麼,這說明母親其實調查過陳長青,否則也不會知道may的信息。

    意識到陳長青這是在宣泄不滿的他,儒雅的氣質下表情多了幾分認真︰

    “別多想,現在我說了算。”

    話里有三層意思,一層是告訴陳長青倪家他現在說了算,另一層意思則是表明倪永孝現在在香江的地位,最後一層則是告訴陳長青這事他不知道。

    陳長青信,但卻不會全信,不過表面還是要表示一下的︰

    “我明白,不然你以為為什麼會回來?”

    隨著四目相對,倪永孝輕笑了一聲︰

    “听三叔說你最近很忙?”

    搓了搓手上的塘渣,吃糖吃的有點膩的陳長青給自己倒了一杯紅茶︰

    “還行,忙完這段時間就差不多了。”

    打量著眼前的陳長青,三叔之前雖然說過他被甘地的手下坑了,不過以倪永孝對陳長青的了解,他不認為甘地的一個手下能坑得了陳長青。

    可以肯定陳長青一定有大計劃。

    而考慮到陳長青第一步棋跟甘地有關系,經過片刻的思索後,倪永孝眼里閃過一抹認真︰

    “需要家里幫忙嗎?”

    陳長青笑了,他知道今天這步棋自己算是走對了。

    事實上,不管三叔是否來找自己,陳長青都打算今天帶may來倪家一趟。

    一方面是為了讓倪永孝足夠信任自己,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保證may的安全。

    況且在陳長青接下來的計劃中,倪永孝這張牌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所以陳長青也沒遮掩,大大方方的表示︰

    “現在不需要,過段時間看情況,一會交換一下手機號,如果有需要我會找你。”

    “你倒是不客氣。”

    倪永孝笑罵了一句,語氣雖然帶著幾分無奈,但卻能感受到他的親近之意。

    做人不能太獨,人與人的關系需要經營。

    第一次見面大家不熟,陳長青如果需要倪永孝幫忙,會顯得他太過功利。

    而第二次見面,並且是在春節這一天,陳長青這個時候的一句話,倪永孝非但不會感覺他功利,反而會心生好感。

    說真的,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是違規者,有更好的選擇。

    以他現在的身份和頭腦,在體制內絕對能混的風生水起,畢竟政客要做的就是將朋友搞得多多的,將敵人搞得少少的。

    所以面對倪永孝的笑罵,陳長青不以為然的撇撇嘴︰

    “就當是你嚇唬我的補償了,怎麼?想賴賬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