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14章 涂詩綺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214章涂詩綺

    摩天輪游樂場很大,除了標志性的摩天輪,還有刺激的雲霄飛車,海盜船等等。

    不過最讓人懷念的,卻是一家叫做老麥克的咖啡店。

    開業十二年,摩天輪游樂場開業的那一天就存在,老板的意式咖啡和招牌羊角包被無數游客津津樂道,毫不客氣的說,老麥克咖啡店已經成為游樂場的明星產品。

    此時此刻,已經是晚上七點多鐘。

    因為是夏季的緣故,六月中旬的太陽落的比較晚。

    可即便如此,天空盡頭也只剩下一抹微紅的亮光,游樂園的燈光亮起。

    七點多鐘的游樂場,是即將休息的時間。

    但不同于往日的空蕩蕩,此刻游樂場卻鬧熱起來。

    在街道上,隨處可見身軀壯碩,目露凶光的男人,給人的感覺這不像是游樂場,反而像是一場暴力分子的狂歡。

    但也不是絕對的,一處勉強算是偏僻的小徑。

    公共椅子上坐著一個熟睡的少女,身穿一件粉色長裙,頭頂戴著一頂遮陽帽,就這樣靠在椅子上。

    縴細的小腿,在旁邊路燈的照射下,反射著好似白玉一樣的熒光。

    少女的出現,讓游樂場夜晚的畫風多了幾分不一樣的色彩。

    大多數人不予理會,畢竟怎麼看這都像是一個在游樂場睡過頭的小糊涂蟲。

    但有一個人理會,那就是這次來霓虹的五名死囚犯之一的西克爾斯基,他眉宇間多了幾分思索,銳利的目光在少女身上掃視,就好像在觀察一件絕佳的工具。

    下一刻,西克爾斯基主動走了過去,他拍了拍少女的肩膀,語氣溫柔︰

    “這位小姐,該起床了。”

    “啊?好高!”

    睡眼朦朧的睜開眼,一雙清澈的雙眸在看到西克爾斯基的那一刻,少女驚訝對方的身軀高大。

    但很快反應過來的少女下意識看向旁邊,隨即驚呼道︰

    “咦,翡翠呢?”

    西克爾斯基楞了一下,他攤開手,一臉無辜的看著少女︰“翡翠?抱歉,我只是看到你一個人在椅子上睡到了,並沒有看到你的首飾。”

    對于西克爾斯基的解釋,少女搖搖頭,她連忙歉意的解釋道︰

    “不是首飾,是我一個朋友的名字,她叫翡翠。”

    翡翠?

    听名字,不像是霓虹人的名字,反而有種花家的風格。

    心中稍加思索後,西克爾斯基心中不做理會,臉上浮現出一抹和善的笑容,邀請到︰“你要找你的朋友?需要我陪你一起嗎?”

    少女抬頭看著西克爾斯基。

    或許是對方壯碩的體型,少女表情有些排斥,所以便委婉的拒絕道︰

    “這怎麼好意思呢。”

    但西克爾斯基卻仿佛沒有看出少女的拒絕。

    隨著爽朗和善的笑容,西克爾斯基伸出自己粗大的手掌︰

    “沒事,你也知道的,周圍不怎麼安全,走吧,陪你找那位翡翠朋友。”

    西克爾斯基不認識眼前這個和周圍格格不入的少女。

    但有一點他可以確定,這個什麼都不懂的少女,是一名相當不錯的人質。

    粉紅色的長裙十分精致,上面沒有logo,但一眼就能看出這種高級服裝和普通服裝的不同。

    草帽也不簡單,價值幾萬美金的巴拿馬草帽。

    查爾斯王子、邱吉爾、羅斯福這些都是巴拿馬草帽的忠實擁躉。

    還有就是少女手上的那串手鏈。

    看似很普通,只是一條環繞的蛇形手環,但因為西克爾斯基來自毛熊,他很清楚這是24k紫金的顏色。

    一個有錢,而且什麼都不懂的少女,在危機四伏的霓虹京東,並且有大量格斗家聚集的游樂場,他下意識想到對方將會是一個完美的人質。

    只是下一刻,就在西克爾斯基伸出手的那一刻。

    從旁邊突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握住西克爾斯基的手腕。

    眉頭一皺,他眼里多了一抹厲色︰

    “你是?”

    一身純白色西服,身高一米七八的陳長青,鼻梁上帶著一副金絲眼鏡,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模樣︰

    “我覺得她應該不想跟你走。”

    西克爾斯基嘗試著掙脫陳長青的手腕,但對方白皙的手掌就好像鐵鑄一般,西克爾斯基硬是沒能掙脫,而當他看到陳長青臉上的儒雅笑容。

    認出對方身份,心中多了幾分警惕的他。

    深深的看了陳長青一眼,隨即向後退了一步︰

    “或許吧,一會見。”

    手掌松開,任由西克爾斯基離開,而看著身後陳長青這張帥氣儒雅的面龐。

    少女俏臉微紅,她遲疑了片刻︰

    “他是壞人?”

    陳長青搖搖頭,沒有回答少女的問題,只是模稜兩可的表示︰

    “或許吧,我也不知道,你不是霓虹人吧?”

    少女楞了一下,驚訝的看著陳長青,長長的眼睫毛忽閃忽閃的扇動著,莫名的給人一種呆萌的既視感︰

    “你怎麼知道?”

    瞥了眼不同于霓虹少女的縴細雙腿,陳長青沒有回答,而是拍了拍少女的肩膀︰

    “沒什麼,只是看起來不像,這里不適合你這種女孩子,我送你出去。”

    少女起身,不過並沒有跟著陳長青一起離開,而是眼里帶著幾分遲疑︰

    “可是我朋友……”

    陳長青瞥了她一眼,隨手指著少女之前坐著的那張椅子︰“這里只有你一個人,所以你的這位朋友應該已經離開了。”

    “哦。”

    少女點點頭,一臉的恍然大悟。

    而看著已經向前走去的陳長青,她連忙向前追去。

    五分鐘後,游樂場的出口。

    眼看著即將離開,跟在陳長青身後的少女突然一抬頭,水汪汪的眼楮里閃爍著好奇和期待︰

    “對了,我叫涂詩綺,你叫什麼?”

    陳長青搖搖頭,沒有回答。

    和涂詩綺的相遇是一場意外,有一部分是因為西克爾斯基,也有一部分是動了惻忍之心,他只是單純的幫個忙,讓自己緊張的內心得到輕松愉悅。

    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周圍設施不行,陳長青甚至想過要沖一個熱水澡。

    至于涂詩綺?

    過了今天,兩人不會再有接觸,所以陳長青相當冷漠的擺擺手︰“我叫什麼不重要,前面就是游樂場的出口,下次別在公共場合睡覺,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但很顯然,涂詩綺並不想就此放棄,眼看著陳長青轉身離開,她連忙喊道︰“能留一個聯系方式嗎?沒別的意思,就是單純的想要感……”

    可惜,說到一半的時候,看著頭也不回離開的陳長青,少女無奈的閉上了嘴。

    只是看著陳長青離開的背影?

    明亮的雙眸帶著幾分思索,

    片刻後,不由笑了出來。

    剎那間,百花失色,只有一聲好似微風拂面的輕聲低喃︰“一個很有意思的男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