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違規者俱樂部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15章 對峙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215章對峙

    老麥克咖啡店,價值不菲的定制西裝被隨意的扔在地上,陳長青手里拿著一份瘋狂炸雞,旁邊的袋子里還有四五份食物,比如招牌的羊角包。

    還別說,老麥克咖啡店的瘋狂炸雞真的挺瘋狂。

    都說霓虹的辣椒很瘋狂,點一碗變態辣的豚骨拉面,拉面上,恨不得能給你蓋一層辣椒粉。

    可實際上,變態辣豚骨拉面就好像此刻的霓虹一樣,看起來很唬人,但嘗了之後就會發現這玩意也就看起來唬人,真正吃到嘴里根本就不辣。

    反倒是種花家的辣椒。

    很小的一顆,但卻能辣的你滿臉通紅,恨不得舌頭都塞進冰塊里。

    但手里的這份瘋狂炸雞不同,不知道是不是用了特殊的腌制料理,總之火辣辣的賊過癮。

    吃慣了寡淡精致的日式料理。

    不得不說,這種重口味的炸雞真的讓人感覺很刺激,很上癮。

    “咚咚咚!”

    身後,傳來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

    還沒等陳長青抬頭,一團巨大的陰影便將他籠罩。

    因為沒有感受到殺氣,陳長青也就沒有理會對方,但下一刻對方卻坐在了陳長青旁邊,並遞給了他一瓶啤酒。

    扭頭看向旁邊,居然是三天前被他送到醫院的花山燻。

    不過此刻他的狀態並不好。

    手上纏著繃帶,雖然帶著口罩,但下巴處還是能看到鼓起的紗布包。

    隨手接過花山燻遞過來的啤酒,拇指一扭,強大的握力讓瓶口的鐵皮就好像橡皮泥一樣被搓了下來。

    舒服的一口喝完,伴隨著一聲響亮的酒嗝,陳長青臉上浮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啤酒不錯,但你現在不應該是在醫院躺著嗎?”

    身軀壯碩的花山燻,就坐在陳長青旁邊。

    他其實也是一個溫柔的人。

    可惜因為這非人類級別的體型,再加上當初為了完善俠客行刺青(花山燻認為,單純的刺青不是完整的俠客行,真正的俠客行要有男人的勛章)。

    接近兩年多的戰斗,花山燻全身有大量傷疤,那凶惡的模樣別說是嚇人,說他吃人都有人信。

    沒辦法,太凶惡了,完全不像是好人,而且還有刺青。

    而坐在陳長青旁邊的花山燻,則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

    “有人找,我就來了。”

    眉頭一挑,想到第一次和花山燻的見面,陳長青隨口說道︰

    “德川光成?”

    心中不由暗罵德川光成這個老奸商。

    不過還沒等花山燻回答,身後驟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穿著一身黑灰色的和服,鼻梁上的圓框眼鏡,讓人不由想到每個學校都會有那麼一兩個的老古板教授,臉上則帶著和善親切的笑容︰

    “跟德川沒關系,是我拜托花山來的,主要是想要認識一下,涉川剛氣。”

    面對主動伸手的涉川剛氣,陳長青擦了擦手掌上的油脂,笑著伸出手︰

    “陳長青,名字有些繞口,你可以喊我陳。”

    雖然沾了一手油,不過涉川剛氣卻不怎麼在意,指著陳長青旁邊的位置︰

    “不介意我坐下吧?”

    看了眼旁邊的花山燻,還有眼前這位號稱霓虹武聖的涉川剛氣,隱約感覺今天晚上會特別有意思的陳長青,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起來。

    他從旁邊的便利袋里掏出兩份炸雞。

    一份給了花山燻,另一份則遞給涉川剛氣︰

    “要嘗嘗嗎?這家咖啡店的炸雞不錯。”

    “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和一般委婉的霓虹人不同,七十多歲的涉川剛氣,看起來比大多數霓虹人更加豪爽,接過瘋狂炸雞的他咬了一大口。

    酥脆的外皮,辛辣刺激的味道讓他不由瞳孔一縮。

    隨即倒吸了一口涼氣︰

    “嘶~好辛辣的味道,但真的好爽,配合今天這個日子,簡直是意想不到的完美搭配!”

    夜晚的摩天輪游樂場是瘋狂的。

    別看現在場面很安靜,但空氣中的硝煙氣息,卻絲毫不亞于手中的這塊瘋狂炸雞。

    同時,炸雞帶來的辛辣,那種欲罷不能的刺激,又讓人不由的想到格斗這種危險,卻讓無數人前赴後繼的瘋狂運動。

    不得不說,這兩個真的是絕配!

    然而下一刻,一個令人感到掃興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身高接近兩米,此前陳長青見過的西克爾斯基,此刻眼神挑釁的看著陳長青︰

    “喲,想不到人已經聚在一起了,這是在等我們嗎?”

    而在他身邊,則跟著兩個體型絲毫不比他差多少的頂尖格斗家——鐸爾、多利安。

    陳長青這邊眉頭微皺,他對西克爾斯基沒什麼感覺,但旁邊的涉川剛氣卻不由的笑了,他擦了擦手上的油脂,一臉贊許的看著對方︰

    “這位小哥好高啊,氣勢真可怕。”

    話音落下,陳長青看了眼旁邊的涉川剛氣。

    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這老家伙在陰陽怪氣。

    可偏偏因為語言不通,只能听懂表面意思的西克爾斯基對此一無所知,神情愈發囂張的表示︰“放心吧,我對你這種老家伙可沒什麼興趣。”

    涉川剛氣楞了一下,他尷尬的撓撓頭。

    打量著眼前的西克爾斯基,表情不由多了幾分古怪。

    但片刻後,涉川剛氣自嘲的搖搖頭︰

    “老家伙?也對,畢竟我已經是一名七十多歲的老人家了。”

    旁邊的多利安眉頭微皺,他看了眼這位囂張的“同伴”,考慮到大家目前在同一陣線,便提醒道︰

    “別小看他,這是涉川剛氣,霓虹近代唯一的武聖。”

    武聖不重要,眾做周知,霓虹這個國家老中二病了。

    什麼帝國絕凶虎,新一代至強之人,總之就是那種尷尬,但卻讓人莫名興奮的稱號鬼知道有多少。

    所以真正的關鍵是唯一,唯一代表著只有一個,代表著所有霓虹人的認同。

    隨著多利安話音落下,涉川剛氣則笑眯眯的擺擺手,一副我很弱的模樣︰

    “不不不,我只是一個沒什麼用的老家伙而已。”

    明明是陰陽怪氣,但西克爾斯基卻毫無察覺。

    當然,也有可能是故意的。

    看著眼前的三人,最終停留在花山燻身上,西克爾斯基語氣囂張的挑釁道︰

    “對了,你應該就是那個被司別克打到醫院的霓虹第一打架師吧?居然被一個九十多歲的老家伙打進醫院,也真是夠廢物的。”

    說著,他扭頭看著身旁的鐸爾和多利安、

    臉上帶著一副不將對方放在眼里的囂張笑容︰

    “對面只有兩個,你說我們三個應該怎麼分?要不要我吃點虧,讓給你們?”

    沒跑了,這家伙就是來挑事的!

    如果沒猜錯的話,他這次的目標應該是花山燻。

    三個人里面,涉川剛氣是霓虹武聖,別看七十多歲,但他的實力不容小覷,更何況司別克不也九十多歲嗎?

    至于陳長青?

    關于他的戰績不多,一個是廣為大家所熟知的倉庫戰,具體情況不知道,但最終結果是陳長青將花山燻和司別克送到了醫院。

    另一個則是雙方見面前的小沖突。

    西克爾斯基和陳長青有過一次試探,他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打敗陳長青。

    3v3,真男人大戰?

    這個看起來莽撞的毛熊國大漢,其實有著相當細膩的心思。

    他這是在用挑釁的姿態,逼迫花山燻和他交手。

    在場的人都不是笨蛋。

    西克爾斯基的這點小心思瞞不過眾人,涉川剛氣不由皺眉,而作為西克爾斯基的同伴,鐸爾顯然不喜歡這家伙,至于多利安?

    雖然面上沒說,但心底里已經將西克爾斯基踢了出去。

    套用刃牙的一句話,這家伙純度不夠。

    不過西克爾斯基不在乎。

    柿子自然是找軟的捏,號稱霓虹最強的範馬勇次郎,不也是有著撿漏王稱號嗎?

    至于花山燻?

    他不是不知道西克爾斯基的小心思,但他是花山燻,他的性格不允許自己退縮。

    能動手,不逼逼。

    真男人花山燻,一個字——就是干!

    壯碩的身軀站起,花山燻微微用力,包裹住手掌的石膏被擊碎,粗大的手掌抓住褲腿,就在他準備撕下衣服,讓對方知道什麼叫做俠客行的時候。

    陳長青一把按住花山燻的手。

    花山燻︰“?”

    看著對方不解的眼神,陳長青搖了搖頭,起身打量著眼前的西克爾斯基。

    稍加思索後,陳長青點點頭,似乎想到了方案︰

    “這個問題很好解決。”

    對面的西克爾斯基神色不解,然而下一刻陳長青用行動給出了答案。

    一步跨出,瞬間爆發的陳長青,如同一頭凶猛的獵豹。

    “轟!”

    巨大的力量讓大地龜裂,一股驚人的氣勢在他周圍升騰。

    在不足十分之一秒的時間,陳長青出現在西克爾斯基面前,五指握拳,隨著心髒跳動,岩漿般炙熱的鮮血灌輸到四肢百骸。

    渾身肌肉經絡如同地龍一般開始滾動,青筋暴起。

    伴隨著一陣炙熱的氣浪。

    “轟!”

    一聲好似悶雷的巨響。

    西克爾斯基本想硬抗,但陳長青的拳頭卻以遠超他反應的速度直接印在胸口。

    “ 嚓!”

    骨頭碎裂的聲音,伴隨著鮮血噴出,西克爾斯基被擊飛十幾米遠,胸口則留著一個清晰的拳印。

    花山燻目光閃爍,相比較上一次交手,雖然只隔了三四天的時間,但陳長青的拳頭更強了,並且多了一種他看不懂的氣勢在里面。

    涉川剛氣眼神一亮,看向陳長青的目光多了幾分炙熱。

    如果不是因為對面還有兩個對手,怕是要當場和陳長青打一架。

    澤爾的目光和涉川剛氣類似,唯一有些特別的就是多利安,他曾經去過種花家學習過一段時間的古武,相比較那些不懂的人,更能看出陳長青拳勢中的剛猛。

    這讓他目光不由多了幾分凝重。

    反觀另一邊,一拳擊飛西克爾斯基的陳長青,甩了甩微微發燙的拳頭。

    感受著周圍這幾雙炙熱的眼神。

    隨著嘴角微微翹起,他臉上浮現出一抹和善的笑容︰

    “你們看,這不就剩兩個了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