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能醫妃俏王爺安雪棠墨雲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這男人的嗓音她愛了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安雪棠是被顛醒的。

    她被人扛在肩上,扛她那人正七拐八扭的走著,步伐有些急,但嘴里還不忘了罵罵咧咧。

    “你個不識好歹的小賤人,有人想娶你過門就該謝天謝地了,你竟然還敢反抗。”

    “哼,最後非得逼老娘用生猛藥灌你,還害得老娘花力氣背著你上山,老娘這是造了什麼孽喲。”

    “你個賠錢的玩意兒,老娘讓你白吃白喝這麼多年你還想得害老娘去見官?看我整不死你!”

    “要不是看在那殘廢舍得花二十兩賣你個賤胚子,我非得給你賣到青樓。”

    婦人就這麼罵了一路,安雪棠只覺得自己渾身都要被顛散架了,腦海里混沌的很。

    她倒是想讓這個婦人閉嘴,可奈何自己渾身無力,聲音都發不出來,哪里還能教訓這個不知死活的婦人。

    想她安雪棠活了三十年,還從沒有人敢在她面前這樣大呼小叫,更別說出口成髒的罵她。

    她安雪棠作為a國第一殺手組織(暗夜)的全能型殺手,她擅長醫術毒術,組織里可沒人敢對她大呼小叫,因為他們怕傷了沒人治,更怕她安雪棠打擊報復。

    組織里的人都知道她安雪棠是出了名的睚眥必報,所以誰敢惹她?

    眼下這個婦人敢這麼吆喝,不就是仗著她現在動彈不得嗎?

    沒關系,只要弄不死她,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不過,她現在更關心一件事,她到底是死沒死?現在是在陰曹地府還是真的幸運活了下來?

    她可記的清清楚楚,重傷後的她被人從幾千米高的懸崖推了下去,推她那人還是自己最信任的"朋友"。

    按理說她早應該粉身碎骨了才是,那她現在是怎麼回事?

    還不等安雪棠多想,驀然,她一陣頭昏腦眩,隨之許多不屬于她的記憶開始涌入腦海。

    片刻後,安雪棠直接石化了,她消化了好一陣還是沒能消化過來。

    她安雪棠......竟然穿越了?

    真那麼狗血?

    隨著某些記憶越來越清晰,安雪棠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她是真的穿越了,穿越到了一個平行時空。

    她不知道這個時空具體發展到了哪一步,從原主的記憶里她只知道她所處的國家叫天霸國,目前屬于戰亂時代。

    當然,是不是戰亂跟她幾乎關系不大,因為原主只是個鄉下丫頭。

    雖說她有個出去考官的父親,但十八年來都沒有音信,恐怕人早就死透了。

    原主這身世也是夠淒慘的,父親入京考官十八年來了無音訊。

    原主母親膽小懦弱,天天被婆婆欺負不敢吭聲,因為長的好看被婆婆罵是狐狸精勾了她兒子的魂。

    大伯一家更是把原主當作牲口使,過的連個丫頭都不如。

    爺奶更不用說了,偏心偏到胳肢窩,只喜愛大伯家的兩個小孩。

    原主相貌隨了她母親,生的倒是俏媚,十六及笄前後倒是有不少人家上門求娶。

    但原主奶奶偏要二十兩的彩禮,人家一听這天價彩禮無一被嚇跑。

    要知道,這年頭,一個成熟男勞動力年收入僅二到三兩。

    試問誰願意花二十兩娶一個鄉下丫頭?

    所以原主一直被耗到至今,再過一天就要滿十八了,要知道這年代滿十八未嫁,是要問罪家中長輩的。

    于是,為了不被問罪,原主奶奶王氏就想賣了她。

    本來原主是要被賣給隔壁村四十來歲的鰥夫,可鰥夫上門說親的第二天就突然身亡。

    這下,原主又背上了克夫的名聲,這時候誰還敢來求娶她?

    王氏氣的要死,最終想將她不聲不響給賣到隔壁鎮青樓去,可誰知這時候突然有個人上門替哥哥求親,說願意花二十兩銀子讓原主進門。

    那人叫雲六,三個月前才帶著雙腿殘疾的哥哥來到陵水村。

    兩人在山腳下建了座木屋,距離村子有些距離,平時和村民幾乎沒什麼往來。

    但村民們都知道雲六的哥哥身有缺陷,從沒在人前露過面。

    傳聞中雲六的哥哥容貌極丑,性格暴戾。

    這些傳聞原主也听過,所以在听到自己要嫁給那樣一個殘疾人時,原主是十分抗拒的,她甚至絕食了兩天。

    可惜了,她的抗拒並沒什麼卵用,絕食後的她早就虛弱的不行,再被灌猛藥後,一命嗚呼。

    再然後......她安雪棠就來了。

    唯一巧合的是,原主也叫安雪棠,據說還是她那個有文化的父親給取的。

    21世紀來的安雪棠表示很感謝這個可能死透透了的便宜爹,至少安雪棠不用被人叫什麼大丫二丫的。

    整理了原主的記憶,安雪棠也終于被扛到了目的地。

    她知道自己還很虛弱,所以還是選擇裝暈,她不了解這個雲六和他哥哥到底是什麼人,眼下只能以不變應萬變。

    主要是,她就算想跑,她現在的身子也不允許啊。

    “人給你帶來了,趕緊把剩下的銀子給結結。”

    雲六面無表情的看著婦人背上的人,他將裝了十兩銀子的荷包遞過去。

    婦人看到沉甸甸荷包的那一刻雙眼冒光,瞬間就把瘦弱的安雪棠扔在地上。

    安雪棠︰“!!”

    

    該死的王氏,我們仇結大發了,敢這麼摔你姑奶奶的你還是第一人。

    雲六大概也沒有想到這婦人會直接把人扔地上,他怔了幾秒才把人給抱起來。

    婦人這會兒哪還顧得上安雪棠,她數了數銀子,確認對頭後就匆匆往外跑,嘴里還不忘了囑咐︰

    “現在人是你們家的了,是死是活都是你們的事,不帶退貨的,反正銀子是我的了。”

    說完她就像是怕雲六會反悔一般,頭也不回的跑。

    雲六看都不看她一眼,他抱著安雪棠就進了間房。

    此時房中的木床上坐著一男子,就算听見有人進來,他眼眸還是沒有一絲波動。

    雲六將人放到床上,男子的眉頭這才動了動。

    他掃了眼女子,低沉渾厚且富有磁性嗓音響起,“怎麼回事?”

    安雪棠听到男人的聲音時,她睫毛動了動,有些許激動。

    蒼天,這男人的嗓音她愛了。

    要知道她安雪棠不僅是個顏控還特麼是個聲控啊。

    雲六頗感無奈的解釋,“她不願意嫁,被那婦人灌了猛藥後給扛過來的。”

    這時,墨雲景突然眯了眯眼,盯著安雪棠的臉,“你還要裝暈到何時?”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