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隱婚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第1章開文大吉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馬導,您看我們許傾科班出生,又敬業,最重要,還便宜,林曼.....”甦雪深吸一口氣,咬著牙笑道︰“林曼也不一定有檔期啊,就不要換掉我們許傾,行不行?”

    那頭,馬導低聲說︰“不行啊。”

    甦雪臉上的笑容消失了,還得溫和地應道︰“好的好的。”

    接著。

    她掛斷電話,轉頭看向許傾。

    許傾坐在沙發上,取下墨鏡,看著甦雪。甦雪看一眼她手里拿著的劇本,一口氣上不來,說道︰“林曼突然要這個角『色』,一個電話就把我們給換下來,《幕後》這部電影已經沒有多余的角『色』了,你的第一部電影夭折了。”

    許傾把劇本跟墨鏡一塊扔在桌子上,說道︰“知道了。”

    甦雪看著許傾這榮辱不驚的表情,心里卻非常心疼,出道多年,底子跟長相都上乘,偏偏就是踫不到伯樂。

    拍了那麼多電視劇,都是撿林曼不要的,制作班底可想而知。為了維持曝光率,得經常擠去參加綜藝,偶爾還要跟劇里的男演員炒cp,努力營業。至此,許傾在業內多了一個稱呼“不炒cp會死的女演員。”

    甦雪走過去,把劇本拿起來,卷著就要扔。

    許傾攔住了,“別扔。”

    甦雪差點落淚,“他們這樣對你,太過分了,不對,整個歡顏都太過分了,媽的,我們合同什麼時候到期啊。”

    許傾拿過甦雪手里的劇本,放回桌面,眼眸看著劇本,說︰“電影是好電影,就是可惜了,我們合同還有五年,你想干嘛。”

    甦雪眼眶紅著。

    五年啊,她也知道五年。歡顏娛樂如今的資源全傾斜到林曼身上,許傾只能在夾縫里生存,五年違約金太高了。

    “我想違約。”

    許傾听罷,輕輕一笑,拉了拉她的手,“行了,別想這些,我們窮。”

    甦雪坐下來,擦干眼淚,拿起手機開始翻,說︰“那我只能給你接那檔綜藝了《我們相愛吧》,這個節目也挺多事兒的,不過是在暑假檔黃金檔播出,上一季帶火了兩三個演員,對我們來說還是有點機會的。”

    “好,听你的。”

    許傾點頭,她翻著手機,正在看護工發來的母親的視頻。一條財經新聞推送出來,甦雪突然掃到,哎了一聲,立即幫她點開。

    “這不是我們公司大股東顧隨嗎?”

    許傾看著手機頁面。

    里面的圖片,是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雨中,幾個保鏢撐著傘,一個高大的男人彎腰上了車,完全看不到上半身,只看到男人裹著黑『色』西褲的長腿,身材比例堪稱完美。而推送內容大概就是凌盛投資的合伙人顧隨回國。

    甦雪臉『色』難看,“這下子林曼得更囂張了。”

    許傾視線從手機頁面收了回來,指尖在屏幕上點了幾下,最後視頻都沒看,她放下手機,說︰“我們談談接下來那個綜藝吧。”

    話剛說完。

    化妝室的門就被推開,工作人員的頭探了進來,看到甦雪跟許傾,立即擠出一抹笑,緊接著就說︰“許老師在呢?是這樣的,林老師的化妝間這兩天稍微整改了一下,暫時還不能用,所以想借用許老師的化妝間兩天。”

    “不行。”甦雪第一時間就回道。

    工作人員早知道是這個結果,他笑著道,“上面的人已經說了,甦姐你看看手機吧,林老師這幾天很忙,辛苦了。”

    甦雪臉『色』更難看。

    工作人員是吃定了她得答應,她拿起手機一看,果不其然,信息已經懟到眼前了。許傾抄起桌面上的墨鏡跟手機站起身,她穿著黑『色』長褲跟黑『色』襯衫,身材高挑,一站起來略有些壓迫感,她對甦雪說,“走吧。”

    工作人員看一眼許傾,多少有點被她壓迫到。

    他趕緊給拉開門。

    甦雪回了化妝台,提走桌面上的化妝包,狠狠地看那工作人員一眼。許傾把墨鏡戴上,帶著甦雪出門。

    門外。

    穿著一身華麗演出服的林曼帶著一團隊的人,抱著手臂站在門口,指尖點了點手臂,朝許傾微微一笑。

    那一笑,帶著隱隱約約的優越感。

    許傾輕描淡寫地看她一眼,轉身就走。林曼在身後笑道,“這兩天要辛苦許老師換個地方化妝了。”

    許傾︰“不辛苦,您打的粉比較多,需要一個更像樣的化妝間。”

    林曼臉『色』略微一變。

    身後的經紀人,一把握住林曼的手臂。甦雪看著林曼這樣,笑意來到唇邊,急忙跟上許傾,兩個人很快消失在拐角處。

    林曼偏頭看向經紀人,“你听到她剛剛說什麼沒有,她什麼意思!?”

    經紀人摁著她肩膀說,“不必要跟她生氣,她翻不起什麼水花。”

    林曼臉『色』好一些。

    也是。

    人不能跟狗一般見識。

    經紀人手機響起,她拿起來看了一眼,緊接著走到一旁去接,幾秒後回來,低聲在林曼耳邊說道︰“晚上有個酒局,你要去參加嗎?”

    林曼︰“都有誰?”

    “《幕後》的投資人。”

    林曼不知道幕後的投資人是誰,但是她知道歡顏在這部電影有股份,她冷著臉道︰“不去,把我當什麼了,成天要我參加這個酒局那個酒局,我晚上有事。”

    經紀人點頭,“行。”

    歡顏娛樂的一姐,確實可以任『性』一些,她再次拿起手機,回絕了對方。

    *

    天氣並不好,有些陰冷。許傾上了車拔下墨鏡,甦雪跟著上車,關上門後,還很不平,“那我們這兩天怎麼辦。”

    許傾看著窗外的天空,說︰“車里解決一下。”

    甦雪一口氣堵著,難受得很。

    這時。

    她手機跟著響起。

    她一看來電,是上司。她接起來,下一秒,臉『色』微變,但是她沒頂撞上司,有很多資源還得靠上司給分配。

    她低著聲音應道︰“知道了。”

    “行。”

    掛了電話。

    許傾看她一眼,“怎麼了?”

    甦雪扔下手機,看向許傾,說︰“今晚有個酒局,你得參加一下,她說是《幕後》的投資商,指不定你去參加還有點機會。”

    許傾淡淡地看著甦雪。

    那眼神是詢問,你覺得有嗎?

    甦雪只覺得喉嚨咽下一口血。

    腥。

    向來只有林曼搶許傾的資源,許傾哪里搶得過林曼,偏偏,這個酒局還是得參加,沒得選擇。她吩咐司機開車,然後讓助理準備準備,接著對許傾說,“那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墊墊肚子,衣服嘛,你今天穿的這套就可以,頭發稍微整理一下。”

    許傾靠著窗戶,嗯了一聲。

    *

    晚上七點。

    夜幕降臨。

    黑『色』保姆車開到嘉華酒店門口,車門打開,許傾頭發扎了起來,『露』出天鵝頸般的脖子,她踩著高跟鞋,走向酒店大堂,在服務員的指引下,來到二樓的玉蘭包廂,服務員看過她的電子邀請卡,點點頭,一把推開門。

    包廂里的大圓桌坐著不少人。

    其中歡顏娛樂的總裁肖仲就在,他看到許傾,示意她過去。許傾沖其他人微笑,隨後走上前,“肖總。”

    “坐。”肖仲點了下旁邊的位置。

    服務員拉開椅子,許傾坐下。

    她跟肖仲中間隔著一張椅子,空著,而且是主位。肖仲示意她坐下後,便沒有再搭理她,他回頭跟別的人談話。

    許傾坐在位置上,看著其他人,就知道在等人,還是等的最重要的人,桌面上的菜都不敢上。

    許傾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茶水。

    這時。

    門突然推開。

    一個高大的男人走了進來,全場安靜下來,肖仲立即起身,笑著迎上去,“外面塞車嗎?”

    男人取下西裝外套遞給一旁的助理,聲音低沉,“塞了。”

    肖仲笑道,“黎城的路就是這樣。”

    他引著男人往這邊走。顧隨隨手整理袖扣,眼眸深邃,輕描淡寫地往這邊一掃,跟許傾的眼楮對上。

    許傾在那一刻想挪開視線。

    但是她忍住了,原來等的人是他。

    兩年多沒見。

    他更成熟了。

    顧隨也只掃她一眼,沒有任何表情,服務員拉開許傾身側的位置給顧隨。

    顧隨坐下。

    他一坐下,肖仲就低聲跟他說著一些公事。他低著頭听著,許傾坐在顧隨的旁邊,從一開始有些僵硬到後來放松下來,她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茶水,這時服務員上來,給她換了一個杯子,這下是換成了酒杯。

    接著,黃『色』的酒『液』倒入杯中。

    是香檳的味道。

    肖仲笑著看許傾一眼。

    許傾微微一笑,端起酒杯,朝顧隨舉去,笑道︰“顧總,我敬你一杯。”

    叮。

    酒杯輕踫。

    顧隨端著酒杯,手指修長,他看一眼許傾,點點頭︰“慢點。”

    說完。

    他只抿了一口。

    許傾先敬的他,許傾仰頭一口喝完。顧隨放下酒杯,輕笑一聲,“酒量挺好。”

    許傾眉眼彎了下,含笑。

    稱著一張臉如出水芙蓉。

    服務員再上酒,給她倒了半杯。許傾在肖仲的示意下,又敬了顧隨一杯,兩個人偶爾目光相觸。

    男人的眼眸深如墨,卻沒有對她流『露』出任何別的情緒。許傾放下酒杯,耳根微微發紅,他甚至沒有問她的名字,或者叫她的名字。

    他不記得她。

    她撐著額頭,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牛肉放進嘴里。

    顧隨放在桌面上的手機響了下,顧隨拿過來看了一眼,隨即摁滅。他身子往後靠,端著酒杯的手虛虛地搭在扶手上,傾听著肖仲的話,眼眸不經意地落在一旁的女人身上,她熱得解開了襯衫領口。

    黑『色』襯衫稱得她肌膚白皙,穿這個不顯中『性』,反而有種別樣的女人味。

    肖仲順著他視線,他湊在顧隨耳邊,“對我們的藝人感興趣?”

    顧隨听罷,淡淡一笑。

    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

    那樣子,令人捉『摸』不透。

    肖仲低聲一笑︰“要她聯系方式嗎?”

    顧隨輕微擺手。

    肖仲也就沒再多問。

    酒局結束的時候,許傾已經半醉了。她一下樓就被甦雪扶上車,黑『色』的保姆車在白天里就很隱蔽了。

    晚上更是如隱者一般。

    甦雪拿著『毛』巾擦拭她的臉頰,“怎麼樣?有沒有談到《幕後》這個項目?”

    許傾沒有回答。

    她看著窗外,酒店大堂的大門。一輛黑『色』的賓利開了過來,顧隨理著襯衫領口走出來,身側是他的助理。

    他的助理給他開了車門。

    他彎腰坐了進去。

    車窗搖上。

    看不見里面的男人了。

    只有漆黑的玻璃窗戶。

    甦雪又給許傾擦了幾下臉,問道︰“怎麼樣?你醉傻了?”

    許傾收回視線,聲音有些啞,“沒傻,沒談到這個項目,我全程只陪投資商喝酒。”

    連名字都沒有被問。

    甦雪︰“靠,肖總是不是也沒介紹你啊。”

    她知道今晚肖仲在。

    許傾︰“嗯。”

    甦雪頓時扔了『毛』巾,氣得咬牙切齒。

    *

    黑『色』的賓利啟動,驅離酒店大堂,車頭調轉,擦過兩邊的綠化,開上大路,兩邊的路燈打過車身。

    顧隨的襯衫領口解開了,『露』出一小片肌膚。

    他閉目養神,幾秒後,語氣低沉︰“剛剛敬酒那女人,挺眼熟。”

    助理抬起頭,看一眼內視鏡,回答︰“她是您妻子,許傾。”

    顧隨睜眼,“....哦?”

    後座的男人目光略有些犀利,助理對視一眼後,收了回來,平穩地開著車道︰“您忘記了?”

    顧隨看一眼車窗外的風景。

    指尖『揉』了『揉』眉心。

    “確實忘記了。”

    助理︰“.....”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