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隱婚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16章 第116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吳倩心里如狂風似的,  一陣凌亂一陣羞恥。陳順沖她點點頭,面色沉靜,“吳小姐好。”

    吳倩也跟著點點頭。

    “好。”

    隨後,  她上前,將袋子放在桌面上,  拿出里面的冰糖燕窩放在許傾的面前,“傾傾,  我給你帶了燕窩。”

    “謝謝。”許傾有些驚喜。

    顧隨在對面冷哼一聲。

    吳倩也沖顧隨嘖一聲,帶著挑釁,余光看到顧隨身邊的陳順,  吳倩咬了咬下唇。

    顧隨簽好名。

    陳順將文件收起來,他看了眼腕表,  說道︰“老板,  那我先走了。”

    顧隨點點頭。

    陳順也對許傾說道︰“老板娘再見。”

    “慢走,  陳助理。”許傾笑著道。陳順也笑了笑,  接著,  看到吳倩,似是猶疑了下,接著,  也沖吳倩點點頭。

    他那明明只是禮貌的行為,  吳倩心卻狂跳,她的手拉著包包鏈子,東扯西扯。坐得離她最近的許傾一轉頭便看到了。

    她眯眼看著吳倩,  看著她糾結直轉的縴細手指頭,  女生涂了各種顏色的指甲油,淺色系的,生機勃勃。

    她又抬眼,  看了眼陳順。

    陳順卻腳跟一旋就要走了。

    許傾猶疑兩秒,說道︰“陳助理,快到午飯點了,要不吃完飯再走?”

    說完。

    她又往前湊著問顧隨︰“可以吧?老公。對你的下屬好點。”

    顧隨正在看郵件,听見這話,眉梢抬起來,含笑,“听你的,陳順,留下來吃完午飯再走。”

    陳順听罷,說道︰“好的,老板。”

    “謝謝老板娘。”

    “不客氣,不過我們這桌也沒位置了,你們去對面那桌吧,倩倩,我請你吃飯。”許傾直接了當,牽了下吳倩的手說道。吳倩呆呆地低下頭,對上許傾那雙漂亮的眼眸,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了。

    怎麼覺得傾傾的眼楮里帶著戲謔?

    吳倩嘟嘴︰“我想跟你坐一起,讓顧隨去那邊坐吧。”

    她話音剛落。

    顧隨低沉的聲音傳來︰“你做夢呢?”

    吳倩︰“”

    許傾哈哈一笑,拉著吳倩的手,把她拉出去,說道︰“去吧,吃什麼自己點,陳助理也不要客氣哦。”

    陳順轉身就去了一旁的餐桌。

    吳倩揪著小包,走過去,磨磨蹭蹭地在陳順的對面坐下,陳順用手機掃了碼,點完自己的那份餐後,把手機遞給吳倩。

    “吳小姐,請點。”

    吳倩匆忙地伸手,接過他那支黑色手機,手機上還有點他指尖的溫度。吳倩低下頭盯著上面的菜單,滑動了好幾下,後神使鬼差地點開他點的餐食,一份菲力牛排,外加一杯冰咖啡,簡簡單單。

    看完後。

    她立即點掉,然後看了看,也選了一份菲力牛排跟冰咖啡。隨後,她故作鎮定地將手機遞給他。

    “就這個。”

    陳順接過去,看了一眼,點點頭,提交了菜單。接著把手機放在一旁,他低頭翻起那些文件,吳倩無所事事,看著他,問道︰“你很忙啊?”

    陳順︰“嗯。”

    “你等下吃完飯要去哪?”

    “回公司。”

    吳倩︰“那你等下順便送我回家吧。”

    陳順抬起頭,鏡片里的眼眸帶著認真,“吳小姐,凌盛跟你家是兩個方向,我幫你叫車?”

    吳倩臉一下子憋紅。

    她咬緊下唇。

    眼眶又是一紅。

    陳順一愣。

    他沒有張嘴哄或者說別哭,只是低頭繼續翻看文件。吳倩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他這一拒絕她就想哭。

    她抽了紙巾擦拭,聲音小小地說︰“我知道你煩我。”

    陳順沒吭聲。

    吳倩撇嘴,只是擦淚水,沒有再往下說。很快餐食上桌,陳順收起文件,拿起刀叉開始吃。吳倩其實不喜歡吃菲力牛排,也不喜歡冰咖啡,太苦了。她端起咖啡,招來服務員,說道︰“你給我放點糖,這個也太苦了。”

    服務員一頓,低聲說道︰“這是意式濃咖啡,苦是它的特點。”

    吳倩問道︰“就不能放一點點糖嗎?”

    這就為難服務員了。

    他看向同桌的陳順。

    陳順握著刀叉的手一頓,一秒後,他對吳倩說︰“吳小姐,這咖啡的濃度你得放很多糖才能嘗到甜味,你在為難人家,要不,我給你叫一杯果汁?”

    吳倩看著他。

    他面色沉靜。

    最後,吳倩說︰“不要。”

    陳順︰“那你就不能逼著人家給你放糖。”

    吳倩眼眶又是一紅,鼻頭都紅了,那委屈的樣子讓旁邊的服務員下意識地看向陳順,那眼光好像陳順是個渣男。

    陳順眉心擰了幾秒,他對服務員說︰“你先下去吧,不用管她。”

    服務員︰“好的。”

    說完,服務員便走了。陳順沒再搭理吳倩,他看一眼腕表,解決著自己那一份餐食,吃完後,他起身,跟顧隨跟許傾告別。許傾下意識地看一眼他那個桌子,只看到吳倩的小包鏈子,這活潑開朗的女生怎麼不說話了?

    她只能笑著跟陳順點頭︰“慢走。”

    陳順提著文件袋,一邊看手機一邊走向電梯。許傾收回視線,看向自家老公,“陳順談沒談女朋友啊?”

    顧隨給許傾剝蝦,“應該沒有。”

    “那,他”

    “我叫他追吳倩,他不願意。”顧隨把剝好的蝦肉放許傾的嘴里,許傾沒法說話了,她看著那邊的餐桌。

    想著起身。

    誰知手機響了起來。

    許傾拿起來一看。

    吳倩︰傾傾,我先走啦,謝謝你的午飯,我得回家啦,麼麼噠。

    許傾︰怎麼不多坐一會兒。

    還沒打完字,那邊吳倩就已經站起身,她背著香奈兒小包也走向了電梯。許傾支著下巴,長腿晃了晃,看著吳倩的背影發呆。

    顧隨那句“我叫他追吳倩,他不願意”

    吳倩是听到的,她進了電梯,狠狠地呼了一口氣,靠在梯壁上,低頭胡亂地按著手機。誰稀罕他追。

    他配嗎。

    他不配。

    吳倩心里狠狠地想著,想著想著,一絲冰涼兜頭而下,淋得她一陣激靈。好好的天氣突然狂風暴雨,吳倩匆忙地轉身回去,回到大廈門口,回到台階上。一身已經濕透,她心情無比煩躁。

    她抱著手臂,低頭點開手機。

    手機頁面卻**的,怎麼弄都不干淨。這時,一輛黑色的轎車從地下車庫開出來,吳倩抬起頭。

    一眼便認出那是陳順的車。

    車牌號實在很好記。

    他這車級別挺高的,價格也挺貴的,反正在吳倩這些千金公子哥們眼里,這車有點牌面,這也意味著陳順這人的品位不錯。

    車子就這麼從吳倩的跟前開過。

    陳順不經意一轉頭。

    便看到台階上站著的女生,抱著手臂,渾身濕透,頭頂的丸子頭已經被雨水壓垮了,在烏雲壓著的大廈門口。

    幾分可憐。

    這四個字讓陳順愣了下。

    他搖了搖頭,收回視線,油門一踩,轉個彎即將要離開這片空地。中控台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滴滴滴。

    陳順拿起來一看。

    來電︰吳小姐。

    陳順︰“”

    一秒後,他按了接听鍵,油門也放了一些。那頭,吳倩的聲音傳來,軟綿綿地很,“你開回來送我回家吧,我淋雨了。”

    “好冷”話音一落,那頭女生打了個噴嚏。

    陳順︰“吳小姐,我趕著回公司。”

    “那我跟你去公司,我在車里等你。”

    陳順︰“你家司機呢?”

    吳倩︰“我讓他們不要來接我,我現在又叫他們來,我不要面子的啊。”

    陳順︰“”

    他實在無法理解,這麼一件小事為什麼還講究面子,難道感冒發燒很好玩嗎?陳順直接掛斷電話。

    吳倩怎麼都沒沒想到,他居然把電話掛斷了。她不敢置信地盯著手機,隨後狠狠地打了一個噴嚏。

    “陳順,你們都不是人,你跟你老板一樣,都壞。”她用手背抹著淚水,又緊緊地環抱著自己。

    她看著手機,其實她有人可以叫,多的是。可是她就是不想叫,不想,不想,不想。

    這時。

    一輛黑色的轎車轉了個圈,開了進來,車輪子濺起了水,雨水滴答落在車身上,只是讓車子顯得愈發透亮而已。

    隨後,車子停在台階下。

    車窗緩緩搖下。

    陳順轉頭看著她。

    吳倩抹著淚水的手臂緩緩地放下,此時的她鼻頭,眼楮,眼角都紅,黑色的吊帶裙緊貼在身上。

    當真是楚楚可憐。

    陳順取了兩把傘,推開門下車,打開一把自己撐著,隨後走上台階,來到她面前,把另外一把黑色的傘遞給她。

    吳倩傘下戴著眼鏡的男人,又看一眼他手中遞來的傘,喃喃地道︰“謝謝。”

    然後伸手,拿走那把傘。

    陳順見她拿了,轉身就走。吳倩趕緊撐開雨傘,細細的高跟鞋踩在台階上,跟著他的步伐下了台階。

    一把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車里暖暖的,而且還帶著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吳倩收了傘,扒拉了幾下劉海,陳順彎腰坐進車里,他拍了拍手臂上的水珠,說道︰“吳小姐,我得回公司,我帶你一起去,等我三點半開完會了,我再送你回家。”

    “這兩個小時,你在車里休息還是跟我上樓?不過我勸你還是在車里休息,顧總等會會回公司,看到你始終不太好。”

    “好,我在車里等你。”兩個小時,她就在車里玩手機很快過去,吳倩完全不知道自己干嘛這麼不要臉跟牛皮糖似的。

    可是她就是這麼做了。

    陳順點頭,啟動車子。

    開向大路。

    這一次降雨很大,滿天烏雲。吳倩拿著紙巾擦拭脖頸手臂這些地方,然後問道︰“你車里怎麼有兩把雨傘。”

    陳順︰“偶爾要接老板,所以會準備。”

    “哦。”

    那就不是給女朋友準備的?

    很快。

    車子開下凌盛的地下車庫,這邊的車庫都有專屬的車位,整棟大廈都是凌盛的。這也是為什麼陳順放心吳倩在車里的原因,他沒有拔車鑰匙,彎腰跟她說︰“你好好呆著。”

    吳倩定定地看著他,突然臉有些紅。

    她嗯嗯幾聲。

    陳順放心了,拿起文件袋便轉身上樓。吳倩看著他走後,撩了撩裙擺,衣服干了很多,沒那麼粘了。

    她拿著手機,低頭開始玩游戲。

    車里很暖和,令人昏昏欲睡。

    進了公司後,陳順通知各部門開會,會議開完,顧隨回來,他進了辦公室給顧隨匯報工作。顧隨說道︰“聶總等會兒過來,你等會兒接待一下。”

    陳順︰“好。”

    從辦公室出來,陳順看了眼腕表,快兩個小時了。他估計沒法休息,他走向茶水間,取下上面的奶茶包泡了一杯奶茶,隨後下樓去了餐廳,取一份蛋糕。隨後下了樓,直接往地下車庫而去。

    因為下雨的緣故,地下車庫的地面全是水跡,還有點兒潮濕。他走向自己的車位,便听見車里有少許的音樂聲。

    陳順松一口氣。

    看來這位大小姐有乖乖地听話。

    他走到後座,打開車門,一眼便看到後座上躺著的女生。她鞋子脫掉了,屈膝躺著,頭發凌亂,兩手枕在腦袋下,車里用來靠背的抱枕也被踹落在地上。

    陳順沉默一秒。

    把蛋糕跟奶茶放在另外一輛車的車頂,隨後撿起地上的抱枕,拉開拉鏈,將抱枕打開,俯身進去,給她蓋上。

    蓋上後,他微微擰眉。

    這兒不是一個能睡覺的地方,她清醒的時候還好,睡著就不太好了。想了一會兒,他伸手拍了拍吳倩的肩膀。

    吳倩感受到打擾,微微仰起頭,迷糊睜眼︰“干什麼啊,不讓人好好睡個覺嗎。”

    陳順︰“吳小姐,你還是起來吧,到我辦公室”

    他話沒說完。

    吳倩已經半清醒了。

    她撐起身子,肩帶滑落,呼吸跟他貼近。

    陳順定了一秒。

    直起身子準備離開。吳倩的手臂便勾了過來,勾住了陳順的脖頸,陳順臉色一僵,“吳小姐,你今天沒喝醉,別耍這種”

    話還沒說完。

    吳倩便親上他的薄唇。

    女生柔軟至極的唇瓣,以及滾燙的嘴唇,帶著芳香。陳順僵了將近十秒,這才伸手去拉她柔軟的手腕,手臂。

    拉扯間,吳倩的肩帶全都滑落,春光一覽無遺。吳倩也沒接過吻,不知道怎麼接,只能貼著他。

    他的嘴唇也很軟,有點稜角。

    彼此拉扯了又二十秒左右。

    陳順一只手撐在座椅上,一只手握著她的手臂。

    他臉色陰了很多。

    接著。

    他那只握著她手臂的手來到她的脖頸,扣著,舌尖撬開她的唇瓣,輾轉地狠吻著。吳倩的心一直跳一直跳,主動變成被動,呼吸困難,他談不上很有技巧,也估計沒怎麼吻過人,但是溫柔。

    看似凶狠,實際帶著溫柔。

    女生的舌尖似乎都要比男人的軟。

    不知多久。

    吳倩終于被吻松了。

    陳順站了起來,取過一旁的奶茶跟蛋糕,遞給她。吳倩靠坐在椅背上,看著他,隨後接過奶茶跟蛋糕。

    陳順臉色依舊不太好。

    哪怕他剛剛嘗過了甜味。

    他說︰“我還得去工作,你若是還想睡覺,直接上樓找我。”

    吳倩︰“哦。”

    陳順又看她幾秒,最後,輕扯了一下領口,走向樓梯。電梯門關上,吳倩趕緊喝了幾口奶茶,又吃了幾口蛋糕,緊接著,她出了車,關上車門,拿起自己的小包,踩著高跟鞋直接往策地下車庫的出口走去。

    外頭還在下雨。

    雨水濺在地面上。

    吳倩直接在大廈門口,招了一輛的士,報了家里的地址。迎著 里啪啦的雨聲,回到家里,保姆看到她回來,趕緊上前接過小包。

    “吃飯沒啊?”

    “吃了。”

    “你手里拿著什麼?蛋糕?奶茶?吃這個怎麼行,你是不是沒吃飯,我去給你下碗面?”

    “不用,不用。”吳倩不想繼續跟阿姨說話,轉身上樓。保姆阿姨又發現不對了,她身上有些潮濕。

    “倩倩,你是不是淋雨了?”

    “沒有,我說沒有,別問了,也別上來煩我,我要睡覺。”吳倩在樓梯口弄得  當當的,大聲地吼道。

    保姆阿姨︰“”

    進了房間後,吳倩把門反鎖,把奶茶跟蛋糕放在茶幾上,盤腿坐在地毯上,狠狠地哀嘆了一聲,整張臉貼在桌面上。

    她完蛋了。

    她是不是瞎了眼。

    她居然喜歡上陳順了。

    她喜歡他的吻。

    他的嘴唇。

    啊——

    她一路想著,哪里出了錯,或許是從法國開始,他拍的相片很得她的意?或者是顧隨拉黑了她,但是陳順沒有,她找顧隨找不到就找陳順,陳順每次都會搭理她,哪怕他是公事公辦。

    但是。

    他的吻真的好熱。

    吳倩捂住了臉。

    初吻呢。

    沒了。

    他得負責。

    吳倩︰啦啦啦。

    小姐妹︰干什麼?有病啊?

    吳倩︰開心。

    小姐妹︰昨晚不是哭得要死要活的嗎?今天就開心?你搶走顧隨了?牛逼啊姐妹。

    吳倩︰滾滾滾滾滾滾滾滾。

    小姐妹︰不是?那有什麼好開心的。

    吳倩︰戀愛的世界你不懂。

    小姐妹︰我看你單相思的世界我也不懂。

    吳倩氣死,懶得搭理她,等她談戀愛了要天天秀給她看,讓她認清楚事實,單相思的人到底是誰。

    不知道陳順發現她已經不在車里了,是什麼心情,要不要跟他說一聲?吳倩滑動著手機,猶豫著要不要給他發個微信。

    猶豫著猶豫著,後面她也還是沒發,讓他著急一下也好。

    吳倩就這樣,在家里胡思亂想,一邊胡思亂想一邊等著陳順聯系她,就這樣,一等等到晚上,天黑下來。

    依舊沒有等到半點信息。

    吳倩看著漆黑的房間,看著被風吹得飛起的窗簾,以及泛著白光的手機屏幕。吳倩呆呆地坐著。

    房間門被敲響。

    保姆的聲音傳了進來。

    “倩倩?吃飯了,你開下門,你是在睡覺嗎?”

    保姆心急火燎。

    門卻紋絲不動,也沒有人搭理她。她擦了擦額頭的汗,轉身看向吳父,吳父擰眉,“她在睡覺?”

    保姆︰“沒開燈,應該是的。”

    吳父黑著個臉,說道︰“讓她睡,兩個小時後再不起來就開門進去。”

    “好的。”

    一個半小時後。

    吳倩打開房門,下樓。來到一樓踫見光亮,她還有些不適應,她遮了下眼楮,吳父看到女兒下來,站起身,“餓了沒?”

    吳倩松開手,看一眼父親,點點頭︰“餓了。”

    “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吳父一眼看出女兒的不對勁,“怎麼不穿鞋子?”

    她赤著腳。

    保姆趕緊上前遞了雙鞋子在吳倩的腳邊。

    吳倩搖頭,說道︰“我覺得地上涼,舒服,不用穿了,我想吃蛋炒飯,阿姨你給我做好嗎。”

    “好好,我立即給你做。”保姆點點頭,拍拍手往廚房走去,走了幾步覺得不太對,吳倩沒換裙子?所以這樣濕濕地去睡嗎?

    她站定腳步,想說一說這個事情,可是看吳先生的表情,又怕他們吵架。保姆心里緊繃著,還是先鑽進廚房,準備做飯蛋炒飯再說。

    吳倩接過父親倒來的溫水,喝了一大口。

    她低下頭,看到茶幾上放著的一份合同,上面抬頭是凌盛。吳倩喃喃地問道︰“爸,你去凌盛了?”

    吳父看她雖然精神不太好,但是肯喝水,沒有鬧,便放松下來。

    他坐下來說道︰“是啊,剛從凌盛回來。”

    吳倩︰“那你見到顧隨的助理了嗎?”

    “他那麼多個助理,你問哪個?”

    “陳特助。”

    “見到了,你可不要老是指使人家,顧隨打算培養他當合伙人的。”吳父想起女兒對陳特助的態度。

    那確實是挺不講道理的。

    吳倩︰“我哪敢指使他。”

    她喉嚨一陣滾燙,酸痛,他看到她爸爸就沒想起她嗎?就沒想著聯系她嗎?他就是被她強迫的,他根本不會喜歡她。

    作者有話要說︰  今晚九點半之前還有一更。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