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隱婚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18章 第118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這一聲告白讓現場所有人都愣住了。吳家發展多年,  早先也是擁有紅色背景的家庭,但時間更早,又曾撤出過黎城,  後來回黎城後,吳家又因發展不善走投無路,  直到吳父這一代才有慢慢步回了正軌。

    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吳家在黎城好歹也算有些聲望,平日里跟吳倩交往的,  都是黎城的富家千金小姐們,一個個生活無憂,家庭拿出來都很好看。

    而陳順居然敢開這個口,  吳父覺得,這男人挺有勇氣。

    即使他知道顧隨在培養陳順,  可那不是還在培養嗎。

    吳父的表情有些深沉。

    吳倩卻愣著了,  她滿臉淚水,  接著搖頭,  推著他,  “你騙人,你騙人,你騙人,  你剛剛說的什麼話,  你什麼意思。”

    陳順抓著她的手腕,冷聲道︰“不記得了?”

    吳倩打他的手漸漸地松下來,低著頭一聲不吭。在法國留學那幾年,  其實根本沒多大用處,  只是換個地方讓她找到更多的自由而已,換個地方讓她做一些無厘頭沒有人管的事情,跟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  不是泡吧開跑車寫生聚餐旅游,就是玩各種游戲,就更別提成績了。

    後來顧隨去法國。

    那才是她覺得生活有意義的時候,她變著法子讓顧隨陪她,有一次她非要顧隨陪她去游泳,顧隨沒搭理。

    她為了讓顧隨愧疚,在游泳池邊坐了很久。

    坐到最後,身子凍僵硬了。

    最後,來的人也不是顧隨,而是陳順。他拿著毛巾上前包住她,把她抱了起來,抱進屋里,開了暖爐,又去煮了熱水給她,還讓她去泡個熱水澡。

    她倔強,不肯去。

    但是偏偏又不停地打著冷顫,最後,她直接鑽進了陳順的懷里。陳順本想推開她,可是接觸到她身上冰涼的肌膚,最後不得不伸手抱住她,然後又拿了被子將兩個人裹住。他的本意就是讓她快點暖和起來。

    可千萬別出事,否則自家老板也要遭殃。

    就這樣,兩個人在沙發上,蓋著同一張被子,抱在一起,呆了一個晚上。早晨起來時,陳順有些迷糊,低頭看到懷里睡得很好的女生,他松一口氣。吳倩且在這時,往他懷里鑽過去,還勾了他的脖頸。

    那一會兒。

    陳順听見自己心跳加速的聲音。接著,吳倩醒了,她看到陳順後,也愣住,接著,她從他懷里起來,裹著被子,語氣很冷,“你可不要對我有想法,你不配,你佔我便宜這事情,我不跟你計較,你現在滾。”

    陳順跳得極快的心跳緩緩地放慢下來,他站起了身子,說道︰“吳小姐,希望你以後別再用這樣的方式讓顧總為難,任性也該有個度,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永遠包容你的任性。”

    他的聲音冷靜自持。

    吳倩卻听得冒火,指著門口讓他走。

    陳順收拾好自己,整理了腕表,轉身離開,並給顧隨打電話,說吳倩沒事。他哪怕是最後一秒,也依舊在公事公辦。離開了吳倩的小洋樓,陳順在樓下佇立了幾秒才離開。吳倩一個人在客廳里呆著,又過了幾天,她又給顧隨找麻煩,顧隨派了陳順去處理,陳順剛到現場,吳倩看是陳順來,瞬間又沒了鬧騰的勁,直接讓陳順走。

    陳順便走了。

    這是法國日子里的一個小插曲。兩個人卻也默契地從沒提起過,像是把它給忘記了。此時,陳順這個話,卻再次勾起那段回憶。

    滴答滴答,吳倩還在流淚。家庭醫生也來了,提著醫藥箱站在不遠處,沒敢靠近。陳順撥弄她的劉海,捧著她的臉,“記得嗎?”

    吳倩咬著下唇,滿眼通紅。

    她搖頭。

    “不記得。”

    “好,那等你慢慢記起來。”陳順說完,便松開她,準備把位置讓給醫生。吳倩見狀,刷地一把拉住陳順的袖子,“抱我,你抱我。”

    陳順一頓。

    他低聲道︰“吳倩,醫生來了。”

    “我叫你抱我。”吳倩哭著大叫,陳順抿緊唇,鏡片里的眼眸滿是無奈,最後,他彎腰,抱住她的腰。

    吳倩頓時心滿意足,緊緊地靠在他的懷里。她手臂緊緊地勾著他,“陳順,你喜歡我,你什麼時候喜歡我的。”

    陳順不想回答她。

    此時是說這個的時候嗎?

    “陳順,陳助理。”吳倩心情一好,立即就換了一副嘴臉。陳順沒有應,他看了眼一旁的吳父,希望他開個口讓吳倩下來。

    吳父此時也冷靜下來。

    他從他們的言語當中大概能猜到他們可能發生的事情不止現在這一件,陳順跟自家女兒的關系也得重新評估。他正張嘴想說話,卻陡然瞟到了什麼,吳倩此時睡衣凌亂啊,她穿的是吊帶的睡裙。

    內衣都沒穿,就這麼貼著陳順。

    而且此時還有家庭醫生在。

    吳父“吳倩,你先從陳順的身上下來,你你”

    這就是單親父親的無奈,他上前去拉開也不是,不上前去拉開也不是。他指著那邊的保姆,說道︰“過來,把小姐拉開,齊醫生,麻煩你先出去一下。”

    齊醫生點點頭,轉身先出去。

    保姆趕緊上前,她朝陳順點頭示意了下,剛剛這男人直接進來時,帶著隱隱的壓迫感,不聲不響的壓制才更驚人。

    保姆瞬間對這個男人愈發謹慎一些,“陳先生”

    陳順此時也松開吳倩,把她的肩帶勾起來一些,又拉被子給她擋了擋,這才讓保姆上前拉。

    吳倩就不樂意了,她喊道︰“我又不是不能自理,我就是想抱著他,你們拉我干嘛,我沒事,我真的沒事,陳順,你別松開我啊,我想你抱著我”

    她聲音軟到不行。

    那種撒嬌的軟。

    砸在現場的兩個男人心里,都讓他們心里跟著一軟,吳父不用說,他根本沒法拒絕女兒的任何要求。

    陳順心也軟了些。

    他手臂攏了回去,摟著她的腰道︰“吳小姐,你現在這個樣子,你能弄清楚你的情況嗎?”

    “你別叫我吳小姐,你不是喜歡我嗎?你喊我老婆啊。”

    吳父︰“”

    陳順︰“”

    他抬起手,按著她的額頭,把她的臉挪開。吳倩咬著唇,眼里全是水光,緊緊地看著他,陳順低頭,在她唇上落下一吻,“那行,如果不松開,你可以吃點藥嗎?”

    “可以啊,你什麼時候喊老婆?”

    陳順︰“你吃了藥再說。”

    “好嘛。”

    陳順看向吳父。

    吳父心情十分復雜,他抬手讓保姆出去把醫生請走,現在只能先讓吳倩吃些退燒藥,後續再說。

    醫生走後。

    吳父接過保姆端來的溫水,還有退燒藥丸放在床頭櫃上,接著對陳順說︰“陳助理,麻煩你了。”

    陳順︰“吳總客氣了。”

    吳父點點頭,轉身走出去。

    門關上後。

    房里一下子安靜下來。

    陳順說︰“你能不能先吃藥?”

    吳倩雖然燒得迷迷糊糊,眼皮很重,但是心情好,她點點頭,“能,你喂我。”

    陳順︰“怎麼喂?”

    吳倩臉一紅,“你說怎麼喂?”

    陳順看她表情,半響,他伸手拿過藥,把藥丸放她唇邊。吳倩翻個白眼,“是這麼喂嗎?這麼喂我不能自己吃啊?”

    陳順磨牙。

    “這是藥,你消停點。”

    “我就知道你煩我。”吳倩狠狠地說。

    陳順︰“”

    幾秒後,他咬住藥丸的一頭,湊過去,眼眸盯著她。吳倩臉更紅,心跳加速,他怎麼看起來還那麼冷靜。

    她胡亂地想著,湊過去,咬住藥丸另一頭。陳順松了,端了溫水過來,吳倩就著溫水,咽下藥丸。

    接過藥丸在喉嚨里炸開。

    吳倩一下子受不住,“啊啊啊,好苦好苦好苦。”

    說著,她直往陳順的懷里拱,還去吻他。陳順哪能不知道她幾個意思,他抵住她嘴唇,舌尖撬開她的唇瓣,勾著她舌尖,嘗她那藥味。

    幾分鐘後。

    陳順說︰“你是打算再睡一會兒還是起來?”

    吳倩摟著他的腰,想了想,“吃了退燒藥,我等下就困了。”

    “那你睡。”

    “你呢。”吳倩仰頭看他。

    陳順︰“我挽上還有個酒局,推不掉,所以我陪你一會兒,等下就得走。”

    吳倩立馬噘嘴。

    陳順︰“”

    但是吳倩再鬧騰,她也抵擋不住藥效,很快便在陳順的懷里昏昏欲睡,身子往下滑。陳順松一口氣,扶穩她身子,把她放倒在床上。女生身材姣好,他目不斜視,拉了被子給她蓋上,隨後拿起她床頭櫃上的粉色保溫杯,起身去小客廳打點溫水放著,最後才順了順她頭發,然後關了床頭燈,起身離開。

    房門關好後。

    陳順下樓。

    吳父坐在客廳,看著他下樓,心情非常復雜,沒別的,他是怎麼算都不會算到顧隨的助理會跟自家的女兒牽扯到一起。

    昨晚思考了一個晚上,陳順也料到如果繼續往前走,面對吳父這事情遲早會發生,只是沒想到來得那麼快。

    “陳助理,坐會兒,我們聊聊。”吳父嘆口氣,指著自己前面的位置。陳順坐下,他指尖輕輕地抵了下眼鏡。

    看起來斯文,實際不顯山水。

    多少有點顧隨的影子。

    吳父說道︰“估計在法國那段時間,我們家吳倩應該沒少麻煩你吧?”

    陳順︰“還好。”

    吳父︰“你可以直說。”

    陳順笑了笑,看著吳父︰“吳總,已經過去的事情我們暫時就先不談吧,我跟吳小姐的發展我也是始料未及,但是我可以明確地跟您說,我對吳小姐動心過,在很早之前,我這不是臨時起意。”

    “您可以放心。”

    一段話,瞬間讓吳父安心下來。

    他也隱約想起了一些事情,比如當初吳倩在朋友圈里發了在法國街頭的相片,她一個勁地抱怨顧隨的拍照技術太爛,幸好他身邊還有個陳助理,否則她真的要氣死了。

    所以,這兩個人一開始應該是有苗頭的。

    顧隨現在給許傾拍相片也能拍得很好看,因為認真對待,不是真的技術爛。

    吳父︰“即便如此,我還是希望你能多方考慮,吳倩這孩子被我寵壞了,任性,肆意妄為,你若是做不到繼續寵著她,那還算了。”

    陳順點頭︰“您放心,我不是那種一拍腦門做決定的人,我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好。”

    吳父點頭,很滿意。

    他原先是希望顧隨能成為自家女婿的,因為顧隨這人真喜歡了,有財力有能力繼續給吳倩一個特別好的未來。

    但既然沒有緣分。

    選擇一個陳順也不錯。

    以後指不定自己的公司也有著落,只是不知陳順願不願意要。吳父開始思考這一方面的問題,這邊陳順卻還需要回公司,所以起身跟吳父告別。

    下午三點多。

    吳倩醒了,出了一身汗,燒也退了。她餓得發慌,拿起內線電話給樓下的阿姨打,“我要喝粥,還要雞蛋,順便再給我弄杯牛奶上來。”

    阿姨听見她報菜名,開心得很。

    “好好好,你再躺躺,先別洗澡啊。”保姆阿姨立即囑咐到,這出了一身汗就洗澡,等下又感冒了。吳倩平日里其實很愛干淨,有時一點煩心事她都要洗個澡讓自己舒服一下,何況此時身上帶著那麼多汗水。

    吳倩晃著腿︰“知道了。”

    她拿起粉色的保溫杯,擰開蓋子,咬著吸管喝水。吸到一半,她才反應過來,她杯子原來是沒水的,昨晚她熬夜被她喝完了,喝完了就懶得倒了,所以呢?

    所以肯定是陳順裝的,想到這里,她美滋滋地又擰開杯蓋,看到里面滿滿的溫水,她笑眯眯地側過身子,拿起手機,點進聊天框,指尖飛快地編輯著。

    吳倩︰是你給我的粉色小貓倒了水?

    接著發過去後,吳倩便等,將近十分鐘左右,吳倩捏著手機指尖泛白的時候,那邊終于回了。

    陳順︰“你醒了?”

    陳順︰“嗯,水是我裝的,你餓不餓?”

    吳倩听見他的聲音,滿臉通紅,只覺得好好听。

    與此同時。

    劉燕拿了文件放在陳順的手邊,就听到他摁著手機,在發語音,聲音溫柔繾綣。她一愣,看著他放下手機,低聲詢問︰“你女朋友?”

    陳順回頭,笑了下,說︰“差不多吧。”

    劉燕眼底帶著少許的失落。

    “差不多是幾個意思?”

    那到底是有還是沒有。

    陳順抵著下巴看了眼手機。

    手機又多了一條微信。

    他笑道︰“還沒追呢。”

    劉燕︰“”

    哦。

    好的。

    作者有話要說︰  下午六點前還有一更。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