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史上最強煉藥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561章可恨之人,可憐之處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秀秀的師父不敢見我?為什麼?”听秀秀這麼說,葉若也懶得用雷達探測系統查驗秀秀師父的位置了。

    何況,葉若剛剛看到山河大殿後,門縫里有人影閃過,葉若一猜,也猜到那個人影是誰了。

    “還不是因為……”見葉若問起,秀秀便一五一十,將昨日她師父跟葉若的屬下葉濤在白靜茹面前,劇烈的爭執說給葉若听了。

    “估計是,現在見到公子真的及時出現了,師父顯然她自己也知道她是做了不對的決定,而且還說了公子不少的壞話,又差點不听葉濤隊長的意見,真的帶人去沖擊浩陽門的連營,那樣就真的會害死不少人,所以是怕公子罵她,這才不敢出來見公子的吧。”

    俗話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可是可恨之人,其實也有可憐之處。

    曾定儀身為天秀山的掌門,竟然要怕他這個外人,而且他還是後輩,倒是真有些可憐之處了。

    不過,再想想,她昨日的提議,雖然平心而論,葉若也不能算她錯,可是畢竟是差點付出了無辜生命的代價,這怎麼說都是可恨的!

    “秀秀去把你師父叫出來吧。我跟她說幾句話。”

    秀秀頓時道:“可是,公子,師父她會願意出來嗎?”

    葉若頓時笑了,然後點點頭道:“她會出來的。只要秀秀跟她說,我是跟她說正事,不罵她,她肯定就會出來了。”

    秀秀馬上開心了,“是,公子。秀秀這就去請師父。”

    “等等。”葉若突然又是叫住了秀秀。

    “公子?”秀秀頓時感覺奇怪。

    葉若又是笑笑,“秀秀的師父畢竟是掌門,是長輩,秀秀別把話說的太直白,不然秀秀直白的說她怕我。她臉上會掛不住的。秀秀暗示一下,我不會跟她計較這些,就好了。給她個台階下。“

    “是,公子!公子待秀秀的師父如此好。秀秀代師父謝過公子了。”秀秀立即懂事的給葉若彎身施禮。

    葉若忙是拉起秀秀,“你這秀秀。用的著跟我這樣嗎?太顯生分。我可一直沒跟秀秀見外啊,你難道不明白嗎?”

    葉若的眼神,分明就是“你懂得”這三個字的寫照。

    秀秀頓時領會了,懂了。所以馬上又是臉紅了。

    “公子……”秀秀嬌羞了,如果不是在人前,秀秀還真想再跟葉若像凌晨無人時那樣,再次奉上香唇呢。可是現在,她只能忍著嬌羞對葉若道:“公子,秀秀去請師父去了。”

    “嗯。去吧。”葉若何嘗不想再欺負一下這天秀山的小師妹,不過,眼下真不是他放縱自己的時候,只能忍著作罷了。

    秀秀有了葉若的指點,果然。只須點了一下她的師父,葉若沒有責怪的意思,這曾定儀果然就心懷忐忑的來見葉若了。

    “葉公子!”曾定儀顯然為天秀山被圍的事情,很是操心,所以昨晚定然沒有睡好,眼楮里都有了血絲,神色也有些疲憊了。

    “師太!不,是師父。”葉若突然改口。

    這讓曾定儀馬上一愣,頗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還有不解。

    葉若見到曾定儀不解的神色。便笑著道:“就是師父。跟著白師姐和秀秀,叫您一聲師父,您當得起。”

    “別,你還是叫我師太吧。我知道自己老了。觀念跟不上了,比不了你。昨天我又差點做了蠢事,差點搭上無辜的弟子性命。我現在自己都恨自己。”曾定儀分明就是葉若敬她一尺,她還葉若三丈了,突然間,曾定儀對葉若顯得特別客氣和尊重。而且竟然還難得的自我檢討起來。

    而秀秀也是突然間再次低頭,臉熱起來。因為,你沒听到葉若說啊,葉若對師太改口叫師父,是因為葉若是跟著白靜茹師姐和她秀秀叫的原因。

    也就是說,葉若把她也劃到了他的女人之列了。

    即使,她無法跟她的白靜茹師姐相提並論,但是,能在葉若那里有一席之地,她就心滿意足了。

    如此,她能不感動和高興嗎?

    曾定儀難得的態度,讓葉若也是頗感欣慰地道:“師父知道錯了,這次也沒真造成大錯,以後改就行了。何況,真說起來,師父所做也並不算錯。的確,要讓師父把天秀山的前途未來都壓在讓師父信不過的葉若身上,有些難為師父了。這事啊,咱們不說了。師父,你看現在,我給天秀山帶來了這多少新鮮血液,師父你是不是該準備接手工作了?”

    “這個……可是,現在,你那白師姐得了天秀傳承,她才是真正的天秀掌門了。”曾定儀看著那滿山那麼多的優秀女孩子,早就心動了,此時,听葉若提起,她自然就更加心動了。恨不得馬上讓天秀山恢復昔日榮光呢。

    葉若卻是笑了笑,然後道:“好吧。就算我白師姐是掌門了,那您作為天秀山的上一任掌門,如今掌門的師父,您也有資格管理天秀山的師門內務的。這樣吧。我替白師姐做主了,給你弄一個太掌門的名譽稱號。讓你接手天秀山這次收徒的事情。”

    “真的?葉若,你這……你這對我也太好了!”曾定儀一下風中凌亂了。

    她一直以為葉若很討厭她,甚至恨她,可是現在葉若待她,竟然如此……如此信任和大方,這讓曾定儀怎麼能不一下風中凌亂?

    葉若又是笑了笑,然後對曾定儀道:“您是白師姐和秀秀的師父,就是我師父,我自然要對師父好了。以後,白師姐和秀秀也都會對師父好的。等師父忙過了這幾年,我就把師父接進城里住,過上安生日子。到時候,我再讓人張羅著給師父找個鑽石王老五,把婚事給解決了,這才是算是把師父給照顧好了。”

    “葉若別胡說。我一個人習慣了。師父這輩子就是一個人了。”曾定儀卻是一臉認真的道了。

    “師父,天秀山這條內院弟子不嫁人的規矩,肯定要改的。何況,您也不算是內院弟子啊。我白師姐才是真正的內院弟子呢。不過,師父既然現在不想提這件事,那咱們就不提了。以後慢慢來。”葉若給了曾定儀一個安心的笑容,然後才又道:“不過……師父待人帶過嚴厲,以後師父待這些女孩子還是嚴厲之中,兼顧些人情吧。一個冷冰冰的門派,是不會有多少凝聚力的。一旦遭難,就會如山崩倒,連挽回的機會,都不會給你留了。還有,師父也不要因為這些女孩子都是我帶來的人,就不敢以平常心對待。該嚴厲的時候,還是要嚴厲的。不然,也是在毀一個門派的根基。所以,其實,這個嚴厲與寬容的度,非常難把握的。到時,我和白師姐,還有秀秀都會時常幫師父的……”

    正說著,葉若突然眉頭一皺,“師父,今天就說到這吧。那邊,天秀山的子弟跟我帶來的女孩子起了爭執,我去處理一下。”

    一听到新來的弟子和原本的天秀山弟子起了爭執,曾定儀馬上就有些傷感,馬上叫住葉若道:“葉若,你待我以前的弟子,也要多寬容些,別太讓她們心里難受了。畢竟,她們雖然實力不濟,可是那不怪她們,都是我這個師父沒有能力,我沒有教好她們。其他的……那,你就看著處置她們吧。”

    葉若頓時又是笑了:“師父想哪里去了。師父以前的弟子不就是我白師姐的師妹啊?不就是我師妹了?我還能不偏心她們嗎?”

    曾定儀頓時又是一愣,然後馬上苦笑不已,知道她這次又是她以己之心度人之腹了。

    她又錯了。

    秀秀忙是想跟上,幫忙葉若了:“公子,要不要我也跟去?我在那些師姐面前,能幫公子說上話。”

    葉若擺擺手道:“秀秀留下陪你師父吧。你師父現在應該很需要你來陪。這點小事,我應付的來。秀秀放心吧。”

    “是,公子。”秀秀這才是放心下來陪她師父了。見她師父想要落淚的樣子,她也知道葉若說的她師父需要人陪的事情,是真的了。

    虧得葉若有雷達探測系統,所以天秀山上,他帶來的女孩子跟天秀山原本舊弟子間一發生爭執,葉若立即就知道了,這才能馬上就趕來處理。

    葉若趕到那里的時候,人已經分成兩派,把起爭執的這點小地方給圍得水泄不通。

    不過,那些女孩子一見是葉若,都自動讓開路來,讓葉若輕松就進入了事件起爭執的核心區域。

    兩撥人正在對峙。

    人少的一方,是天秀山的舊弟子。雖然她們這一方人少,可是看情形,她們卻是佔上風的。

    這並不是因為她們多厲害。

    而是因為人多的那一方,是葉若帶來的女孩子,她們保持了克制,以至于她們這一邊一個女孩子被對方給罵哭了,正傷心的落淚呢。

    葉若雖然早就意識到這天秀山舊弟子跟他新帶來入門的新弟子會產生摩擦,可是,葉若真還沒來得及有時間去召集所有人到一起,然後先機預防和解決這個問題。

    不過,葉若總算是現在還身在天秀山時發現了這場爭執,還能在情勢更加惡化前,及時解決這個問題,也算是一件化壞事為好事的事情了。

    看到葉若出現,那吃虧的一方女孩子頓時就像是見到了主心骨,馬上就是拉著葉若,對葉若道了:“大姐夫,你快幫我們做主,她們欺負人……嗚嗚,如果不是我們不想在這里惹事,給大姐夫丟臉,我們早跟她們打起來了。可是,我們都保持好克制好克制的!大姐夫,你可要替我們說話啊!”喜歡史上最強煉藥師請大家收藏:史上最強煉藥師燃文更新速度最快。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