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奪心掠愛︰金主的神秘嬌寵妻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977.第977章 、【閔澤,閔皓番外篇】就是不理你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Sponsored Links
    “這孩子……”楊慶柳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從小就喜歡一個人玩。”

    “哈哈,孩子嘛就是這樣的。”孟月蓮笑著說道。

    謝家將謝憶晴的傷口處理簡單的包扎了一下防止破皮的地方感染。

    謝憶晴眨了眨眼看著宮閔澤離開的背影,轉而對著楊慶柳問道,“閔皓弟弟沒有朋友嗎?”

    “呃……”被謝憶晴這樣問楊慶柳還真是沒有注意到宮閔澤有和其他的小朋友靠近的比較近的。

    像是他這年紀的孩子不都喜歡跟孩子玩嗎?宮閔澤倒是好從來不聯系同學,也幾乎不提起別的小朋友,不像是宮閔皓偶爾還會邀請同學來家里玩。

    “閔澤這孩子聰明是聰明,但是性格有點孤僻了,這可不好,慶柳你可是要讓他多和小朋友玩玩才行。”孟月蓮對著楊慶柳建議道。

    的確這樣不利于宮閔澤以後長大的社會圈,以前楊慶柳沒注意,現在楊慶柳不得不打算替宮閔澤好好著想了。

    “那我可以當閔澤弟弟的好朋友嗎?我以後可以經常來這里找他玩嗎?”謝憶晴眨巴著眼認真的說道,轉而又看向宮閔皓,“還有找閔皓哥哥玩。”

    “當然啊,隨時歡迎你來玩……”

    此後這宮閔澤,宮閔皓,謝憶晴,謝佑瑞四個人就這樣相識了,有時間謝憶晴就跑來宮家玩。

    不過宮閔澤一直都不怎麼搭理謝憶晴。

    “閔澤弟弟……”謝憶晴喊著宮閔澤。

    宮閔澤站住了腳步,轉身看向了謝憶晴,正太的小臉帶著不悅,對著謝憶晴道,“不準叫我弟弟,我不是你弟弟!”

    “那我們可以做朋友嗎?閔澤。”謝憶晴笑的眉眼彎彎,開心的對著宮閔澤問道。

    看著謝憶晴笑的燦爛,宮閔澤撇過頭哼了一聲,根本就不理謝憶晴,轉身就離開了。

    見宮閔澤不理會自己,謝憶晴嘟著嘴有些的失落。

    這時候宮閔皓走到謝憶晴的面前,溫柔的笑問著她道,“憶晴妹妹,怎麼不高興嗎?”

    “閔澤不理我,他是不是不喜歡和我做朋友啊?”謝憶晴眨著眼楮,抿著唇問道。

    牽起謝憶晴的手,宮閔皓笑道,“來,我帶你去找他。”

    “好……”

    宮閔澤此時拿著小風箏在花園里面放風箏。

    宮閔皓帶著謝憶晴來到了他這里,沖著奔跑著的宮閔澤喊道,“弟弟,弟弟,你過來一下。”

    听到宮閔皓的呼喚,宮閔澤臉上頓時露出笑容,扯著線拉著風箏朝著宮閔皓這邊快速的走來。

    “哥,你看我放的風箏高不高。”宮閔澤得意的對著宮閔皓說道。

    “高。”宮閔皓笑道。

    “哇,我也想要玩……”看著半空中的蜻蜓風箏,謝憶晴說道。

    “閔澤,能將風箏借給憶晴玩嗎?”宮閔皓問宮閔澤道。

    瞄了一眼謝憶晴,宮閔澤皺著眉頭不說話。

    見此宮閔皓道,“憶晴也是我的好朋友,咱們就一起玩吧,好不好?”

    听到宮閔皓這樣說,宮閔澤沉默了一下,將手中的風箏卷軸遞到了謝憶晴的手里道,“喏,給你玩。”

    看著宮閔澤終于是理會自己了,謝憶晴頓時笑道燦爛起來,漂亮精致的臉蛋一側陷入一個淺淺的酒窩,異常的可愛漂亮。

    看著謝憶晴就這樣開心的不得了了,宮閔澤撇了撇嘴,臉頰微微泛起淡淡的紅色,顯得很不自在。

    這是謝憶晴第一次玩風箏,拿過線軸的謝憶晴還沒來得及扯線,風箏緊跟著在半空中如同醉翁打拳一樣來回亂晃。

    “快扯線讓風箏飛起來啊……”

    “快跑,這樣風箏就不會掉下來了。”宮閔澤緊張的沖著謝憶晴喊道。

    謝憶晴手忙腳亂的跑著,扯著線,最終風箏還是以墜落下來結束飛程。

    “笨蛋!”宮閔澤沖著謝憶晴很是鄙夷的說道。

    “我不是笨蛋!我剛玩,等我玩會了風箏就不會掉了。”謝憶晴反駁著宮閔澤的話。

    “哼,你就是笨蛋,大笨蛋。”宮閔澤也不讓謝憶晴,一點也不客氣的說她。

    嘟著嘴,謝憶晴轉而看著宮閔皓道,“閔皓哥哥,我不是笨蛋。”

    寵溺的揉了揉謝憶晴的腦袋,宮閔皓笑著道,“你不是笨蛋,我們來將風箏起飛好不好?”

    “好啊。”謝憶晴不愉快的心情立馬消失,和宮閔皓開始放風箏。

    三個人玩,宮閔澤打擊謝憶晴,宮閔皓護著謝憶晴,三人相處的模式很是極端。

    不過謝憶晴一點也不害怕宮閔澤,宮閔澤打擊自己她就嗆聲回去,漸漸的,兩個人就像是冤家一樣,一見面就互相斗嘴。

    而在宮閔澤八歲的時候,宮閔皓十二歲,宮家發生了一件十分悲慘的事件,宮瑞宏和楊慶柳兩個人出了車禍。

    宮閔澤當時也在車上,但因為宮瑞宏和楊慶柳的保護,宮閔澤只是受了輕微的傷勢,而宮瑞宏兩人卻出了車禍,無法救治宣判身亡。

    陰郁的天氣,悲沉的氣氛,在墓園中,宮老爺子白發人送黑發人,一瞬間頭發全部銀白色……

    一身黑衣百花,上百人前來吊唁宮瑞宏夫妻兩人。

    看著墓碑上的照片,宮閔澤嚎啕大哭著,哭的悲傷,哭的淒涼。

    在著悲沉的氣氛中顯得更加令人傷感。

    宮閔澤哭的不僅僅是車禍中的害怕,更是親自看到爸媽為了保護他而死,就這樣永遠的離開了他……

    如果時光倒流,宮閔澤會選擇在宮瑞宏有生之年多陪在他們的身邊,不淘氣,不惹他們生氣。

    宮閔皓也很想哭,可是弟弟哭的這麼的厲害,宮閔皓只能隱忍著沉默著默默流淚。

    “這個送給你,不要哭了,男子漢沒有過不去的坎,不歷經傷痛就不會成長。”謝憶晴手中拿著一朵花遞到了宮閔澤的面前很是認真的說道。

    雖然只是比宮閔澤大了幾個月,但謝憶晴說的話十分的暖心,懂事。

    含著淚的雙眼望著謝憶晴,宮閔澤哽咽著,只覺得眼前的謝憶晴真好看,讓他心里的難受消失了。

    接過謝憶晴手中的白菊,宮閔澤含淚點頭,第一次沒有和謝憶晴嗆聲,而是道,“謝謝。”
Sponsored Link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Sponso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