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凌天傳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部第九十二章 西門兵敗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七部第九十二章 西門兵敗

    玉學宮想到,神舟帝國援兵已經到來,以兵力來說,雙方僅在這里已經是勢均力敵,甚至還是神州帝國方面稍佔上風。但他們在這種情況下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要撤回承天!看來,神州帝國高層依然不會在這等隆冬時節開戰啊!

    這個消息,一定要報告給皇上。也算是小小的將功折罪了一把。

    他卻沒想想,自己等人率領大軍造成了神州帝國如此重大的傷亡,凌劍這個著名的殺神怎麼會這麼輕易地放他回去?既然放了他,又豈能沒有後招?

    神州帝國的軍隊,已經沒入山林之中,再也看不見一點蹤跡。現場一片狼藉,但仔細查看就可得知,反噬屬于神州帝國的將士尸體,一具都沒有留下!干干淨淨,就連勇士們斷掉的刀劍,也都一一的收了回去……上面,刻著每一位使用它的將士的名字,這些,都會為它的主人陪葬。

    蒼天嗚咽著,風聲卷著呼哨刮了起來,大雪已停。這個山谷,依然是一片愁雲慘霧,朦朧中,似乎仍有兩軍在大聲吶喊,拼命廝殺……

    這里的戰事暫時停止,但,另外幾個方向,卻是如火如荼,越演越烈了……

    凌天親自坐鎮承天皇宮之中,一條條命令如流水般迅傳出,有的以人力傳達,由得用快馬傳訊,由得用飛鷹傳書,而隸屬于凌天手下的四方情報力量更是抽調麾下精銳,盡數集于北方。總軍師孟離歌運籌帷幄,調兵遣將,銅鑰匙忙得不亦樂乎。

    在凌,孟兩人的策劃之下,北方于沿海,東方驚雷,沈如虎三方大軍以沈如虎為中心,迅的進行了策略性靠攏,若是一旦匯合在一起,那就是一只名副其實的百萬大軍,這更是一股海嘯般的強大力量,任何的個人勇武,在這等密集的百戰之師的大潮之中,都將變得沒有用武之地!即便如凌劍一樣的絕世殺手亦無出手的余地!

    三方大軍的靠攏,給了玉家一個清晰地假象,那就是,決戰!決戰在即!

    若是看神州帝國的意圖,乃是有意將這場決定天下人最終命運的終極大決戰提前了!如若不然,上百萬大軍的調動,需要耗費多少的錢糧軍餉?若是沒有重大舉動,豈不是全數打了水漂?雖然如今的神州帝國國力異常充盈,能夠消耗得起,卻也絕不至于愚蠢到會做這等巨大的浪費,而一無所得!

    玉家玉滿樓接到消息之後,果然不敢有絲毫大意,怠慢,同樣地親自坐鎮中宮遙控指揮,玉家四路大軍,合共不少于百萬之數的大軍,同樣向著燕郡方向緊急靠攏。惟有備才能無患,對方百萬大軍並壓前線,若是一個大意之下,讓他們真個沖進了玉家王國的版圖,那便萬事休矣,動輒就是亡國之災!

    出來那四路大局之外,玉家其他方面,也開始了源源不斷的增援,無論是兵源,糧餉,醫藥,馬匹等各種物資6續向燕郡這邊運送。而就在這個時候,玉滿樓很及時地接到了玉學宮等一干人的請罪折子,所謂的請罪折子的內容已經令玉滿樓痛心疾,而有關于凌劍‘無意中’透漏的神州帝國撤兵消息卻更令玉滿樓震驚異常。

    即便以玉滿樓的城府,得到來自玉學宮等人的這個消息之時,也幾乎要暈厥過去,這里的損失實在是太驚人了,即便是玉家的雄厚底蘊也未必承受得起!在接到最初失利消息的時候,玉滿樓就判斷出,那支偷襲玉家前沿陣地地神州帝國兵馬,人數上必然不會太多,否則難以做到如此的迅疾,如此的無聲無息,而且其中必有一些特殊人物,以那場戰爭的詭異之處來看,其中定然有第一樓的絕頂殺手在其中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雖然不知道這些人因為什麼原因會被大雪困在山里,但玉滿樓卻知道,這次無疑是一個絕大的機會,若是能夠擒獲或者是殺死這些特殊人物,無論是對凌天或者是第一樓,都將是一個非常沉重的打擊,甚至,由此而覆滅了第一樓也未嘗試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玉滿樓並未把失利當回事,甚至還有幾分竊喜,以往族中高手都要自己下令才肯出戰,浙西卻是非常難得的主動要求出戰,自然對麾下的要求參戰的高手完全沒有制止,甚至還有意無意的縱容了一下。

    在玉滿樓看來,以這樣的力量去對付那支小股的絕不會過兩萬人的部隊,絕對就是以石擊卵,絕對的手到擒來!更何況還有那麼多的武林高手在其中,而大雪封山,對方又完全後退無路;這樣的條件之下,若是還讓對方逃脫了或者是己方竟然戰敗,那可就真是活活的見了鬼了。

    從始至終,玉滿樓真正關心的始終只是最終能夠擒獲幾人,生擒幾個人,擒獲什麼人,這人的身份地位和對凌天第一樓的影響如何,是否以這些人為誘餌,以獲取更大的利益,可是他卻從來沒有想過這一戰竟然會敗!

    但玉學宮的請罪折子卻是明明白白的說明了這一點。兩名金玉高手的隕落,和將近五十名白玉高手的死亡,更是令玉滿樓大為惱怒,亦難以接受這個事實!這讓玉滿樓怎能不勃然大怒。至于玉學宮所說的神州帝國最新計劃,玉滿樓震驚之余,卻保持懷疑態度,這樣秘密的情報,怎麼可能會這麼隨便的獲得,難保不是敵人的疑兵之計。

    盛怒之下,從玉學宮以下的數十人,盡數被玉滿樓下令關進了天牢之中!任何人不得求情。

    第一樓樓主親自出手救援,救援之後立即撤退,並未再有任何大的軍事行動,就此消失得無影無蹤。玉滿樓猜想,對方應該是在某一個隱秘的地方對受傷的人進行治療,看來其中果然有神州帝國的重要人物!

    不過現在再考慮這些事情已經晚了,想得越多,也只是徒增後悔而已。

    就在這個時候,玉滿樓突然又接到了西門卅要求增援的消息,言道在原西韓邊境與蕭風揚的七十萬大軍對陣,由于自己兵微將寡,被蕭風揚死死地壓制,數次接站,都是慘敗收場;對方兵精糧足,人數更多出玉家軍團的數倍,現在西門卅軍團的境況,已經是岌岌可危!請求皇上盡快的增援兵力。

    就在北方燕郡的方向,神州帝國百萬大軍壓境,虎視眈眈,枕戈待旦,玉滿樓連日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邊,哪想到西邊西門卅那里竟又出了問題!而且與西門卅對陣的還是一代軍神蕭風揚,手下更有七十萬的精銳大軍!

    這也就難怪西門卅會吃虧了。畢竟,在玉滿樓的心里,西門卅固然聰慧,始終是欠缺磨練,但蕭風揚卻已經是一個打了一輩子仗的老油條了,西門卅敗在蕭風揚手下,實在是一點也不冤枉!而且雙方的兵力也確實相差懸殊,戰陣之上,雖多有以少勝多,以弱克強的戰例,但那樣的例子,卻也都有一個相同之處,就是失敗方的統軍之人出現了足以致命的破綻,而這個破綻有被對方統帥抓住了!很明顯,期待老謀深算如蕭風揚者,出現這樣致命破綻的機會實在太渺茫了!

    既然期待敵人出現破綻的想法落空,就惟有以強大軍力對強大軍力,真刀真槍的硬拼;但現在的關鍵問題就是,面對蕭風揚的七十萬大軍,前去增援的部隊少了,那只是給蕭風揚添菜,若是多了……,現今段又到哪里再去抽調多達數十萬以上的兵馬呢?

    無可奈何之下,玉滿樓傳訊西門卅,嚴令他堅守,無論如何不能被蕭風揚部沖破防線,一邊立即傳下號令,在原吳國範圍內緊急征兵,再全部想西門卅的方向運送。

    而山谷中阻擊凌風馮默等人的十幾萬人,也不必歸原部隊編制,直接另成一軍,星夜馳援西門卅!

    而就在玉滿樓運籌帷幄的這幾天里,邊境之上又起紛爭,神州帝國沈如虎帳下大將沈鐵成,出奇兵工期玉家糧道,瑞然並未成功,但卻也給那里的玉家將領兵將領嚇出一身冷汗,從這一天開始,邊境之上的沖突不斷生,而且有愈言愈激的趨勢,慢慢的更有了從圖升級的跡象。

    神州帝國對于玉家軍隊的壓力越拉越大!逐漸有風雨欲來之勢。

    本來玉家兵馬來到這里,佔據了主動之勢,並不落下風,可隨著這段時間以來的不斷沖突,戰績基本持平,但神州帝國一方背後卻是堅實的燕郡城池,後顧無憂,補給道路通暢,也要比玉家迅及時,慢慢的變成了沖突是神州帝國一方主動引起,而玉家卻漸漸地轉成了防守之勢,終日喊殺聲不斷。

    神州帝國的求戰欲望甚為強烈,但目前為止,始終是只止于小範圍的作戰,似乎目前還沒有大規模決戰的想法,至少看起來是這樣的。

    玉家將領抓緊戒備,又再添了數道崗哨,雙方接近兩百萬大軍,就這樣嚴正以待的緊張對峙著,燕郡之外,千萬里的草原上,旌旗蔽日,雙方軍營均是一望無際!

    而雙方沖突的這幾天里,西門卅與蕭風揚終于正面相對,又狠狠地打了幾仗,雙方各有死傷。總體來說,還是西門卅稍佔下風,西門卅雖然6續獲得了部分兵員的補充,但總兵力依然遠遜于蕭風揚,但已經不像先前那樣毫無還手之力,雙方陷入了暫時的膠著狀態。

    就在這個時刻,凌劍帶著幾位兄弟,趁著夜色嵌入了蕭風揚的大軍之中!

    第二天,蕭風揚的四十萬大軍,便突如其來的起了總攻!

    是的,蕭風揚的兵馬,一共只有四十萬,而西門卅在給玉滿樓的報告之中,卻給夸大了一倍!

    在蕭風揚起進攻的時候,正是來自原涂過的整編軍隊剛好到達西門卅軍營的一刻,時間拿捏之準確,讓人不得不感嘆冥冥之中果然有天意!

    若是早一刻的話,西門卅大軍為了迎接援軍的到來,嚴陣以待,可是佔不到任何便宜。晚一刻的話,原吳國大軍匯入玉家軍隊,必然玉家軍戰斗力大漲,就算開始會被打個措手不及,只要守住陣腳,就勝負難測了,說不定還是神州軍方終將吃個大虧。但惟在這一刻突然動,卻正是打蛇打中了七寸!

    整個營地亂糟糟的,有出的又進的,糧草輜重更是將內務軍官搞得滿頭大汗,兩軍正式會師,交接,但雙方的高級將領還未來得及踫頭會面,正在一個個急匆匆的向著對方的方向大踏步前進的時候,神州帝國的突擊突然到了!

    這一場戰役的混亂場面簡直是史無前例!

    若是只有西門卅的大軍或者只有吳國的軍隊,反而不會這樣亂,但偏偏這一刻兩家湊在一起遭遇突襲,卻是亂得天翻地覆,到處是人仰馬翻,人人驚慌失措,各個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尤其是原吳國軍隊初來咋到,由于是急行軍,緊急馳援,到達此地,體力損耗不小,卻還要直接承受來自蕭風揚部最猛烈的攻擊,頓時亂作一團,紛紛亂跑亂沖尋求活命。

    西門卅的軍隊原本隊形齊整,但竟然被自己的援軍沖得七零八落,再也形不成一點點戰斗力。

    而最讓人意外和感到有鬼的是,蕭風揚這次居然一反往日的謹慎,全軍出動,強力攻擊,自家的軍營甚至連火頭軍也沒有留下,全員壓了上來。

    于是,玉家剛剛會師的兩路大軍,徹底悲劇了。

    幾乎是連試圖抵抗的嘗試也沒有,西門卅當機立斷,率領親兵當先逃命,主帥一逃,頓時麾下二十多萬兵馬更無斗志,盡成鳥獸散。

    話說那原吳國軍隊剛剛翻山越嶺惡毒在齊膝深的大雪跋涉過來,正是最為疲累的時候,甚至有很多的士兵一見到了目的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氣,累得幾乎不想吃飯。緊接著就是被亂哄哄的攻擊,好多人稀里糊涂的便成了刀下之鬼,盞茶功夫,便被神州帝國的精銳騎兵犁地一般殺了一個來回,而且還是一面倒的屠殺。

    領軍將領悲憤的看著西門卅逃跑的方向,滿臉是淚的罵道︰“想不到老zi率領十五萬大軍長途跋涉了三天,竟然是為了過來送死的!西門卅,你他ma的跑的真快啊!”

    套破中的西門卅同樣怒火沖天直欲殺人,能夠跟著他最終逃出來的,只得不足十萬兵馬,其他的全部葬送在這一場突然襲擊之中。

    “我們軍中一定有內奸!要不然,蕭風揚部絕不可能選擇這麼湊巧的時機!沒有這種巧合的可能!”西門卅沖天大吼,好像是悲憤的不行了。

    “大帥說得不錯!如此的巧合,豈是偶然?軍中定然有內奸無疑!”身邊的一名將領將帽子都跑掉了,騎在光 馬上呲牙裂嘴,一雙牛眼幾乎瞪了出來。

    “不錯!蕭風揚一項謹慎,這次若不是有了十足的把握,他怎麼又這樣的膽子全軍盡出?再給他兩個膽子他也不敢!再說,前幾次大帥的計策明明天衣無縫,卻偏偏被蕭風揚未卜先知一般的埋伏,其中定然有鬼!”另一名將軍怒氣沖沖的道,順便為西門卅前幾次的指揮不力做出了最有力的詮釋︰“若是讓我知道是哪一個王badan出賣了我們,老zi一口口的活活的吃了他!”

    這樣稀里糊涂的就慘敗,對這些百戰之將來說,實在是軍旅生涯中最大的恥辱!難怪他們如此憤慨了。

    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他們的大帥騎在馬上,突然激靈靈的打了幾個哆嗦。

    在終于能夠停下的時候,匯合了那支攻擊圍剿凌風等人的大軍這幫殘兵敗將似乎被嚇掉了魂的樣子,還剩下八九萬人的樣子,西門卅盡快原地休整了一下,立即修書一封,給玉滿樓上書請罪;另一面,也將軍冢恐怕存在大量凌劍間諜的消息,珍而重之的報告給了玉滿樓,並慎重的提出建議︰無比要徹查此事,若是神州帝國對于己方的軍事行動了如指掌的話,那仗還怎麼打?

    西門卅的這封信,果然引起了玉滿樓的高度重視!

    怪不得西門卅會在蕭風揚受傷吃這麼大的虧,原來如此!對方對西門卅的軍事行動了如指掌,若是不吃虧才怪!就算換作自己親自領兵,只怕也是難逃一敗啊。在這樣的情況下,西門卅仍然能抗拒蕭風揚的七十萬大軍這麼長的時間,並且在極端惡劣的情況下還帶出十幾萬人逃出來,作為一個年輕的統帥來說,已經是非常的難能可貴了。

    所以玉滿樓非但沒有責罰,反而下了道聖旨加以慰問,關于西門卅剩余軍隊的事情,撤回伙房加以整頓。

    但就在這個時候,蕭風揚的大軍在消化了戰果之後,居然窮追不舍,大軍正向著西門卅這僅存的十來萬兵馬殺了過來,擺明了就是趁你病,要你命的態度。

    問︰訪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