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凌天傳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部第九十四章 大結局(一)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七部第九十四章 大結局(一)

    燕郡方面的玉家外圍大軍見到眼前生的一切簡直要氣瘋了,本來眼看著是自己的隊伍向自己的陣營沖了過來,雖然陣型比較混亂。可能是過于著急趕路的緣故,畢竟還是自己的隊伍,心頭自是大喜。均是尋思必然是自己軍隊過來增援了!不論多少,總是一路生力軍啊。此刻玉凌雙方的兵力對比差相仿佛,大致在伯仲之間,可是若自己一邊驟然得到一股助力,肯定可使自己一方的實力增添不少的。

    這對戰爭極為有利!

    外圍大軍的統領不敢怠慢,即可著手布置如何安置這些生力軍,按照正常的情況,這些生力軍肯定在外圍駐地之外的數里之地停住,給本地的指揮官以緩沖的余地。以便于百忙之中將這些生力軍6續放進營來,始終要有個循序漸進的過程,然後才是共同對敵!

    哪知道大出意料之外,這些混蛋居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這麼直接“轟隆隆”,“亂糟糟”的沖了進來,而且絕大部分根本就不走正門,全然不理官員的分派,直接從四面八方闖了進來,不少人瞪著眼珠子就這麼直直的撞在了拒馬上,生生竟把自己撞死了,這算怎麼回事……

    如果還有是很比較值得稱道的,那就是玉家外圍的那些精妙,精密,精彩的層層陷阱埋伏,由于事前全無準備,玉家在這邊布置的高層次陷阱可是一點也沒浪費,噗通噗通的就像下餃子,霎時間慘叫聲沖天而起,那股子慘烈,甚至比不遠處正在交戰的主戰場還要淒慘幾分,你說你要是停在幾里之外等候布置,哪有這事啊……

    玉家的陷阱防線不可謂不精密,可是在精密的防線,也扛不住十幾二十萬的軍力靠人堆,靠人填吧,就這麼被自己的軍隊,摧枯拉朽,沖的七零八落,而且,這股數量龐大,宛如暴徒一般的“友軍”一旦成功沖破防線,依舊沒有停下的意思,還在持續的向著縱深處插進,難道這伙人根本就是穿看“友軍”服色的凌軍嗎?!……

    這還不算完,尾隨著西門卅部的神州帝國蕭風楊大軍也隨之到來了。看著面前這亂成一團的景象,嘴角冷酷的一笑,一揮手,喝道︰“全軍切入!斜插進玉家大營,殺出一條通道,全力以赴,與三位大帥在玉家的帥帳前會和!”

    而這塊可以隨意布置的肥肉,還會讓無數人升官財,從此人生走上輝煌之路!四十多騎怒龍般突出,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三角形,以銳不可當的氣勢向著玉家大營沖進,就像是燒的通紅的鋼刀,切進了一團剛剛凝固的牛油!

    三角殺陣的最前端,正式第一樓樓主凌劍大人,此刻他的手中,正式凌天曾經以之縱橫五十萬大軍的青龍七星刀!寬闊修長的刀身一揮,便是一大片人頭噗噗的飛上半空,玉家軍隊兵刃踫在這口大刀之上。無不斷裂,碎裂!凌劍振聲大喝。黑衣黑馬,前進如同黑色閃電狂飆般進入人群,更無一人能夠阻擋他哪怕是片刻的時間!

    後面,正式凌天多年來的心血,第一樓的精銳殺手以及名字以“凌”字開頭的那四十多號兄弟。人手一把長柄大砍刀,這四十多人,與千軍萬馬相比本來頗為微不足道的。可是就是這四十多人,為蕭風楊部的三角殺陣嵌上了一個最鋒銳的箭頭,這三角殺陣如同一道無堅不摧的洪流,直接在玉家大營之中開出了一條寬闊的道路!

    前方雪浪滾滾,人頭滾滾,左右兩旁殘肢斷臂,鮮血橫流!跟在這些殺神之後的神州帝國士兵有相當一部分居然完全沒有任何出手的機會!就這麼紅著臉提著刀大吼著一路奔跑跟在後面,活像是數十萬人一起在神情猙獰恐怖的跑馬拉松。

    一條有血肉灌注而成的馬拉松之路!

    凌劍經過上次跟隨凌天闖營之後,這位嗜血狂人,心中一直念念不忘。非常渴望著能再來一次,今天終于等到了這個大好機會,手中青龍七星刀痛快淋灕的砍殺著,心中突然浮起當年凌天在自己身前一往無前。氣吞數十萬大軍的情景,心中不由得豪氣勃,仰天長嘯!

    誰也沒有想到,凌天所謂的決戰,所謂的撒手 ,卻是在這里!

    前方三大軍團,集合全部的兵力。合共一百萬的大軍,竟也只不過是凌天刻意營造的一個級幌子而已。而真正的殺招,確實西門卅與蕭風楊這一邊!

    以百萬大軍的動向牢牢牽住玉家的主力,每天盡是小打小鬧,勿令對方難得片刻安寧;但蕭風楊與西門卅這邊企業是西門卅邊打邊退,制造出無數的意外;創造一個狼狽到了極點的,也是人數亂七八糟到了極點的潰逃軍隊,一步步接近玉家大本營!

    在就要到的時候,凌天唯恐玉滿樓突然回過神來,醒悟了自己的意圖。于是下令沈如虎等三大兵團全軍動一次“總攻”,為西門卅創造出一個絕佳的機會!

    而這個機會,西門卅果然不負眾望的牢牢把握住了!二十多萬敗軍加上沿途收容的各色兵馬,共計三十余萬,這樣的潰逃軍隊,無論對哪一方的勢力來說,都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若不能消除。即便是日後都可能會是一股潛在的危機!

    指望著他們繼續作戰當然是不可能的,但是這樣的軍隊的潛在破壞力卻是無與倫比!一旦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所謂的將軍號令,嚴明軍紀這些東西在死亡恐懼引導之下都已經不算什麼,人人都只想著逃命,但除了悶著頭向前走卻無處可去。

    你的外圍陷阱不是精密嗎?就是要用你自家的軍力摧毀你自己的陷阱!

    而最有利的是,凌天又特意安排凌劍等人全部放在了蕭風楊的部隊之中,有這些殺人如麻的級高手會成一股洪流,一個無堅不摧的箭頭。跟在那些殘兵敗將身後,一鼓作氣的將玉家軍營鑿穿!這才是真正足以決定大局的強勢力量。

    當然,若不是沒有百萬大軍在前面的配合,凌劍等人即使再是勇武也是無用,畢竟人力有時窮,個人的力量再武勇,也難以真正成為“千人敵”,“萬人敵”。但多面的精密配合,卻直接奏響了玉家百萬大軍的挽歌!

    這層層設計,一環扣著一環,無論是哪一環出現了問題,這個龐大的計劃都會因之而終止,但,所有人或有心或無意,竟然能配合得天衣無縫,天助我也!凌劍哈哈大笑,身旁噴濺的鮮血刺鼻的氣味和敵人的慘叫讓他的神經異常的興奮了起來,馬如飛龍般向著前方密集的敵陣猛沖,對于射來的箭矢全然不管不顧,箭矢還未到他的身前,就已經被他的雄渾的真氣擋住!

    長刀一揮,十七顆人頭整齊掉落,一提韁繩,駿馬騰空躍起,越過這些還未來得及倒下的尸體,白光一閃,又一閃,又有幾十顆人頭打翻了西瓜車一般滾落,凌劍渾身都已經被鮮血浸透,臉上也是一片紅。就如同是血海中沖出來的魔鬼!

    無數的玉家士兵一見到眼前這一幕恐怖的景象,紛紛兩腿軟,恐懼之極。

    更有不少人一聲喊,掉頭就跑,到身後盡是自己的軍隊密密麻麻。卻又能跑到哪里去?

    凌劍不管不顧,一味的大開大合,一路鮮血一路猛沖。

    前方一聲清嘯,一個人影突然現身在玉家的旗桿上,花白的胡須。一身金色的袍子,正是一名金玉級別的高手!他高高的站立在旗桿上。紋絲不動,看著這邊,轟然大喝道︰“第一樓主,可敢與我一戰?!”

    此人卻是玉家的執法隊長,也是玉家隱世許久的高手之一,他早已看出來,雖然此刻四面皆是敵人,但威脅最大的,卻無異是來自自己軍隊側腹的這一股人馬,尤其是在最前面的幾十人,更是絕對的高手!

    若是不能將他們這股勢頭遏制住,恐怕最終百萬大軍都會被他們如此沖的七零八落!到那時候,可就一切都是回天乏術了!

    凌劍眼皮一翻,看了他一眼。卻連理他也沒有理他,照樣自己舞著大刀向前殺進!意思很明顯︰“你要戰,就過來戰!我很忙,沒空理你。”

    那人大怒,一聲長嘯,凌空蹈虛一般從旗桿上飛掠下來,刷的一聲經天而落,一路踩著玉家兵將的肩膀,如飛般向著凌劍而來。

    凌劍眼角也不撩一下,只是一個勁的催馬前進,他如今的任務,可不是好勇斗狠!他的任務就是在這百萬大軍之中穿鑿出一條路來!徹底的攪亂玉家軍心,現在雖然已經亂成一團,但距離潰敗,卻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這畢竟是百萬大軍,可不是幾百人,幾千人的軍隊!要想讓他們真個兵敗如山倒,就算是同等的兵力。也需要付出相當的代價!

    那玉家高手須臾間來到凌劍頭頂上空,憤怒的須飛揚,大吼道︰“無膽鼠輩!妄稱天下第一殺手,吃我一劍!”

    凌劍雙腿一夾,戰馬嗖的跳起。竟不再原地等他到來,反是躥出了一丈之外的距離,繼續大開殺戒。

    那玉家高手直氣得全身抖,正要再度縱身追上去,突然下方自己一向看不上眼的人群之中,嗖嗖嗖連續縱起五六個身影,轉眼間在半空將他包圍,長劍血光閃閃,向著他身上狠狠刺來!劍氣割裂了空氣,出嘶嘶的聲響,身前身後,盡是一雙雙冰冷的眸子!不由得大吃一驚!

    這幾個人任是哪一個也不是什麼庸個個身上殺氣沖天,氣勢沉凝穩重,竟然全是不可多得的高手!不由心中大悔!

    就算是其中單獨一個,他若是想最終取勝也需要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才行,這一下子決案圍上來了六個!而下面還有三十多個躍躍欲試的!

    這一刻,這位金玉高手幾乎就像棄劍而逃了!但是,晚了。凌遲等人好不容易踫上一個狗分量的還是凌劍自動放棄的,哪里會放過?頓時就像一群餓狼一般撲上來。

    凌十七肩上濺起一片血紅,凌電胸口的衣服被嗤拉一下子劃開,露出里面的金色甲衣,六人身輕如燕,同時落了下來,恰好各自落在各自的馬背上。

    那金玉高手悲憤的一只手指著凌劍,眼神中滿是絕望,突然噗噗幾聲,一個身軀在半空中突然炸裂了開來,等他的殘肢斷臂落到地上的時候,凌遲等人早已繼續催馬追逐到了凌劍的身後!

    這位金玉高手死得相當窩囊,以他的武功,也可算是當世有數之高手,相信就算是凌劍親自與之交手,也要周旋之後,方能勝之,但第一樓的殺手又那個是易于之輩!又是六人同時下狠手出殺招?就算是玉滿樓在此,也要暫避鋒芒,更何況是他?

    今日氣勢洶洶而來,卻在一個照面之間變成了一片片肉塊!

    大刀瘋狂揮舞,凌劍雙眼通紅。早已不知道自己已經殺了多少人,砍斷了多少兵器,掌中的青龍七星刀那無堅不摧的黑色玄鐵打造的刀刃,竟然也出現了許多的細小的缺口,現在的凌劍,已經不是舉著一把大刀在戰斗,而是舉著一把大鋸!

    在他們身後,所有能夠點燃的物品,都毫不手軟的扔上了無數個火折子,濃煙滾滾,彌漫了晴空!

    此時天色已然大亮!

    正前方,沈如虎的帥旗迎風招招,便如是一艘乘風破浪的大船,一路逶迤行來!成功突破百萬大軍軍營的凌劍哈哈大笑,縱馬相迎,存在于兩人之間的玉家士兵紛紛驚呼著鼠竄而去。

    沈如虎哈哈大笑,伸出滿是鮮血的右手,于凌劍同樣是粘糊糊的右手緊緊相握,兩路、大軍,終于在敵陣之中勝利會師!

    遠處,玉家的軍旗動蕩著,轟然倒下,無數的玉家士兵向著四面八方狼狽的逃跑,舉目蒼蒼,皆是如此!

    兵敗如山倒!

    大勢已定!

    明玉城玉氏皇宮之內,玉滿樓看完飛鴿傳書來的緊急戰報,手中的茶杯脫手摔落,“啪”地一聲掉在地上,摔的粉粉碎。身軀都已經有些佝僂了起來,一向穩如磐石的雙手竟也無端的顫抖起來,手中的紙條無聲的飄落……

    一邊的與滿堂大感詫異,俯身撿了起來之下,不由大驚失色,頓時呆若木雞!

    神州帝國一百三十萬大軍,有四位統帥分別率領,兵分四路追擊玉家殘軍,一路如听砍瓜切菜一般。直逼玉氏都城明玉城!

    三天之後,玉家殘軍掃蕩干淨。少有生之軍!

    五天之後,一百多萬大軍團團圍在明玉城之下,將這座千年古城包圍的如同鐵桶一般!

    另一邊,同樣是飛鷹傳書,卻是帶著勝利的消息飛臨神州帝國皇宮。

    正在與群臣議事的凌天霍然站起。不顧眾人阻撓,雷厲風行的站了起來,立即命令禁衛軍集合,御駕親征。務求一擊必中!

    雖然所有的計劃都出自凌天之手。但即便是凌天卻也沒有想到計劃竟會如此的順利,順利得太出人意料了,這才幾日功夫,大軍竟已經全面包圍明玉城了,這樣一來,那玉滿樓也肯定即將出手了,做最後一搏!而他那陰毒之極的邪功,必會造成凌劍等人的死傷!而凌劍等人為了保護自己不受傷害,定然會在自己趕到之前與玉滿樓決戰!凌天知道。以凌劍的性格,這種事情鐵定做得出來!

    所以凌天心急如焚,恨不得肋生雙翅趕到明玉城!

    凌晨作為皇後,需要坐鎮承天。貴妃黎雪銀鎧白袍,英姿颯爽的騎在馬上,隨凌天出征!前世已經錯過,今生好不容易才得以相聚,黎雪決不允許凌天出任何意外,哪怕是僅僅只是可能,也不行!所以黎雪無論如何也要跟著凌天!她有這個自信,凌天與自己在一起,甚至比和送君天理聯手還要安全得多!

    因為

    我可以隨時用我的生命,來換取他的生存!

    玉冰顏臉色慘白,哀求的看著凌天,眼中淚花閃爍。眾女之中,現在唯一一個最難受的,就是玉冰顏了!娘家人與自己的夫君征戰沙場你死我活,玉冰顏的心中,猶如刀攪!

    凌天翻身下馬,幾步走到玉冰顏面前,一把將她攬入懷中,緊緊地抱住,良久,才低聲道︰“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岳父大人與三叔。是絕對不會受傷害的!玉家的族人若有可能,我也會盡可能的保留下來!”

    玉冰顏小腦袋在他懷中輕輕點了點,抬起頭,淚光盈盈的看著他,低聲道︰“天哥,我已是凌家婦,早已不想其他,哪怕是……我只要……你回來!!好好的回來!!”

    凌天目光一凝,看在玉冰顏臉上,良久,在玉冰顏耳邊輕聲道︰“等我回來,我的冰顏就要準備好,給我生兒子了。”

    玉冰顏頓時滿臉通紅,大笑聲中,凌天翻身上馬喝道︰“駕!”戰馬一聲長嘶,前蹄離地,人立而起。還未放下,後蹄一蹬,頓時如箭離弦飛出!

    黎雪雙腿一夾,緊緊跟上,掌旗官雙手一擎,神州帝國的軍旗迎風呼啦啦展開,三千鐵騎如同一道黑色洪流,縱馬而去!

    凌天沒有猜錯!在為困住明玉城之後,神州帝國四大兵團合為一處。安營扎寨。就在當天下午,凌劍便急不可耐的要求全軍攻城!甚至提出哪怕是城破之後玉石俱焚。一舉屠城,也絕不肯再等下去,因為飛鷹傳書,消息傳達極快,凌天必然會急趕到此地,而凌劍卻希望自己可以在凌天抵達之前,解決玉滿樓。哪怕是用自己的命拼到玉滿樓的性命!

    這個主意遭到了蕭風楊沈如虎等人的一致反對!因為凌天早已下了嚴令,若是玉家兵敗,到了明玉城的時候,圍而不打,任何人都不準擅自行動!違令者,斬!尤其注明了︰尤其凌劍,更加不可擅自指揮行動!

    但事到臨頭,凌劍居然生平第一次違抗了凌天的命令,不僅是凌劍。就連凌遲凌風等人也是一樣。一個個對于急攻明玉城表現得心急如焚。似乎一刻也不想等下去。更振振有詞的提出︰等皇上到來,一切戰事都已結束豈不是皆大歡喜?也是大功一件?何必非要勞煩皇上親自出手?

    惟有凌劍和凌氏幾小才隱約知道玉滿樓身負禍世魔功,這魔功之恐怖甚至可以威脅到凌天的性命安全。這個是決計不能讓陛下面對的!

    對凌劍等人的提議,尚不知內情的蕭風楊等人其實也是甚為意動。但礙于凌天嚴令,卻是一個個都不方便表示贊同。

    正在眾人爭持不下的時候,帥帳門一動,一個人微笑著走了進來,蕭風楊大驚失色!來人正是西門卅!

    見到蕭風楊臉上的表情,凌劍等人哈哈大笑,一把攬過西門卅的肩頭。向著眾人隆重介紹。蕭風楊這才知道,這位玉家軍隊中的柱石人物。舉世公認為僅在凌天之下的少年填詞啊,竟然就是凌劍等人,數字兄弟中的一人,凌三十!

    想想也對,卅!可不就是三十?怪不得自己與西門卅戰斗中感覺對方名不副實,徒具虛名,現在才知道。原來對方是在盡可能配合著自己。難怪這場大勝來得如此輕易。

    這麼一想,對于凌天這小子的老謀深算更是心中寒,竟然早在數年之前,就已經布下了如此精彩的一招暗棋,知道眼下才突然暴出來。但一旦出現,卻是定鼎乾坤的作用!這樣的計算,這樣的計謀,當真是讓人嘆為觀止!

    引見完畢,凌劍隨即交給凌三十一個大任務︰對已經俘虜的玉家將領進行勸降!三十滿口答應了下來,以三十那‘西門卅大帥’的聲望,勸降幾名敵將更是昔日的手下,本就不是什麼難事!

    事情解決。凌劍又開始盡一切方式逼著眾人下令攻城,威逼,利誘。無所不用其極,能用的不能用的,該用的,部該用的,都給用上了。可是四大元帥立場堅定,人人搖頭,凌劍氣的怒沖冠,幾乎想當場拔劍架在這幾個人脖子上!

    突然轉念一想,嘿嘿笑了一聲。伸手入懷,掏出一塊玉佩,高高擎在手里,喝道︰“我現在以欽差加監軍的身份,命令四位將軍,立即出兵。攻打明玉城!”

    明晃晃的玉佩之上,‘如朕親臨’四個字,甚是耀眼。

    蕭風楊等人相對看了一眼,雖說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但凌劍卻是有監軍的身份,無奈之下只好點頭答應。

    慘烈的攻防戰由此展開,從凌劍下達第一道命令開始,攻擊幾乎沒有停過。每時每刻都在從四個城門瘋狂的攻打著這座堅實的城池。

    但玉家千年積累,明玉城又曾經是北魏都,就算放眼整個天下,明玉城也絕對是數得上的堅城之一,又豈是這麼好攻打的?就不說別的,里面至少還有玉氏家族大批高手在,淡淡是這股力量,就已經不是任何人可以小覷的了!

    兩天之內,攻擊從未間斷,凌劍凌遲等人更是數次強行進入明玉城隙機刺殺玉滿樓,但每次均是被對方無數的高手逼了出來。

    人人都知道,玉家大勢已去,明玉城的最終陷落不過是早晚間事。但玉家人此刻卻表現出了破釜沉舟的氣勢,在如此惡劣的情況下,絕不言敗!

    玉滿樓偶然出現在城牆上,看向城下綿延數十里的大軍的神色之間。也是一片淡然。在玉滿樓的心里,第一樓主固然是絕世高手,但卻還沒有讓自己親自出手對付的程度!

    腐尸邪功,雖說確是一擊必殺,可是沒用一次的代價卻也極大,往往數日不能恢復,每一出手,都必須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最危險的人身上!才是物有所值!

    現在玉滿樓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凌天!

    凌天!你滅絕了我一生所有的希望,更將我堂堂玉家逼入這種山窮水盡的境地!此仇此恨,不共戴天!就算我玉滿樓最終不能得到這天下。成不了天下至尊,但你凌天也休想得到!我一定,一定,一定要拉你為我陪葬!!

    凌劍憤憤的站在最前沿,聲嘶力竭的大吼︰“沖給沖上去!殺!”

    凌遲悄悄來到他身後,道︰“劍哥,我們這麼做,玉滿樓老是龜縮著不出來,只怕不是辦法啊。依我看,玉滿樓現在不出手,必然是要等著公子到來,若是公子來了,那可就糟糕透頂!玉滿樓的邪功,是在是太可怕!我們不如讓所有的兄弟集中一下,然後趁夜,大舉潛入明玉城,成敗就在此一舉,你看如何?”

    凌劍目光一閃,沉吟了一下,猛的一咬牙,道︰“好!就這麼辦!我們決不能讓玉滿樓有跟公子交手的機會!這個險我們可以冒,公子卻不可以!”

    凌遲沉吟一下,道︰“劍哥,但,我們這麼做,必然會有兄弟出現傷亡……事後若是公子責怪下來……”

    凌劍一揮手,斷然道︰“我們的命都是公子給的,為了公子不受傷害,就算死在此處,又如何?你讓兄弟們都做好才、準備!今夜,便讓玉滿樓授!誰也不許和我爭,由我親自出手狙殺玉滿樓!”

    問︰訪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