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凌天傳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部第九十五章 大結局(二)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七部第九十五章 大結局(二)

    燕郡方向,凌天看著手中傳來的消息,不由得氣不打一處來,喝令道︰“全軍上馬,全趕路!不再休息!”

    “凌劍從前天開始,便已經攻城了?”黎雪沉著臉,問了一句。從凌天的臉色上,她已經看了出來。

    “這個凌劍!”凌天氣憤的嘆了口氣︰“等這次結束,我非要好好地罰他不可!”

    黎雪嫣然一笑,悠然道︰“凌劍可是為了你好才這麼做的!他的想法難道你不知道?”

    凌天哼了兩聲,瞪眼道︰“可那是數十萬大軍的性命啊!又有哪一個不珍惜?”

    黎雪默然,心中卻道︰“若換成是我,恐怕也會與凌劍一樣的做法!我寧願全天下人都死絕了,哪怕是用我的性命去拼,也絕不願意讓你受到半點傷害!為了你,犧牲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你好好地活著,天下算什麼?”

    這句話,黎雪雖然沒有說出口,但凌天卻在黎雪盈盈的雙目中分明的看了出來,忍不住心頭一暖,輕輕拍拍她的肩膀,溫聲道︰“放心!”

    不知怎地,听了凌天這句話,黎雪感覺自己本來一路狂跳的芳心突然安靜下來,莫名的感到了凌天那強大的自信,不由心中一安,儼然一笑。

    仰頭看看已經黯淡下來的天色,凌天喟嘆一聲︰“想要全軍趕到,肯定是來不及了,我們必須拋下大部隊全趕路,才有可能在午夜之前趕到明玉城!若是我們去晚了,在玉滿樓的陰邪功夫之下,凌劍他們必然會出現大量的死傷!”

    黎雪點點頭,微笑道︰“若不是你之前的嚴令,凌劍斷無可能能忍到現在,能忍到現在還沒有出手,相信他已經是非常的克制了,換做我,只怕早就已經動手了!”

    簡單安排了一下後續事宜,凌天和黎雪立即脫離了大隊,輕裝快馬,向著前方狼煙四起的地方全前進。

    夜色漸漸深沉,明玉城已然是戰火滿天。

    皇宮中

    一名將領匆匆進入︰“啟稟皇上,神州帝國攻勢依舊猛烈之極,自下午至今,從未有片刻中斷,是否要將預備隊拉出去,以防萬一?”

    玉滿樓陰沉的看著他,良久才道︰“就按照你的建議去辦!神州帝國方面的統帥向來體恤兵力,這次卻大反常態,大舉攻城,根本全然不計損失,本就是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通知各門將領,全力嚴防死守,不得有任何缺失!”

    “得令!”那將領甲冑在身,躬身一禮,大步走了出去。

    “攻勢愈演愈烈?故作聲勢罷了。不過是以百萬大軍吸引我的視線,而欲為雷霆一擊,否則當以百萬之師重重圍困我明玉城,亂我軍心,徐徐圖之,豈非更加上算,看來那位第一樓主今夜必有工作!”玉滿樓緩緩地道,“必然是大手筆!要不然,如何才能殺得了我玉滿樓?好,朕就等你來!”

    “大哥,你的意思是……第一樓主今夜可能會來行刺你?”玉滿堂問道。

    “二弟,你也是當世有數的兵法大家,如何不知,這幾日來無間斷的攻城,到了這等天時,于進攻一方大是不利,早就應該暫時罷兵休戰;而今夜卻全無偃旗息鼓的意思,然而是越攻越急,你不覺得此事……很有些反常嗎?”玉滿樓看了自己二弟一眼︰“凡是反常,必有緣故!如此反常的大動作必然是因為掩護另一個更大的行動才會如此。而現在明玉城之內,除了我之外,還有誰夠資格寧可讓百萬大軍做幌子,也要急切要除去的人物?”

    “大哥說的是!”玉滿堂眼神一閃,身上氣息突然凜冽起來。

    “二弟,”玉滿樓的眼神突然變得溫情起來︰“第一樓主親自督戰,今夜若有行動,也必將親自蒞臨,高手決然不在少數!今天,必然會是一場惡戰!孰勝孰負,尚在未定之間,你要牢牢記住一件事……”

    玉滿堂抬起頭,聚精會神地听著;但玉滿樓說到這里,卻突然住了嘴,眼神怔怔的看著窗外一點點黑下來的夜色,從側面看上去,玉滿樓的臉上,居然是一片異樣的蒼涼,極度的落寞!

    良久,玉滿樓低聲一嘆,從皇位上走了下來,拉住玉滿樓的收,沉重的道︰“二弟,大家都是明白人,如今的情況,任誰也看的出來,我們玉家,千載輝煌,已經完結了!縱然此刻還要垂死掙扎,苟延殘喘,也不過久多拖延點滴功夫罷了,大勢已去!”他擺擺手,止住了玉滿堂即將說出來的話語,自顧自得說了下去。

    “我玉滿樓自幼年起,便心存至大抱負,立誓讓我玉家成為天下第一家族,主宰天下蒼生的命運!這麼多年一步步走來,凡是卻是太過于順風順水;我甚至可以斷言,咱們這一代的玉家,在我手上的鼎盛時期決計遠勝列祖列宗任何一個朝代!所以,大哥我,也變得躊躇滿志,只認為普天之下沒有我玉滿樓做不成的事情,茫茫寰宇,盡在我的掌控之中!由是,野心也是越來越大,越來越難以控制!”

    “說來,早在十年前家族第一次遭人行劫的時候,我就曾經暗中派人跟蹤那兩人,一路秘密跟隨,一直到了承天地界,徹底消失了蹤影。但是,因此有了一個很特殊的現,因為那個時候,也是凌天的紈褲聲明最威的時候有,當我知道凌天那時只不過是十來歲的少年的時候,我就懷疑了起來。一個十一二歲的孩子,縱然再怎麼紈褲,再怎麼不省,也不至于會搞的惡名滿天下吧?而且,還傳的如此之快?于是,我好奇心起,讓人調查凌天,幾經周折,最終現這些傳言具都是出自一個叫狂風幫得幫派,而這個狂風幫在暗中居然是受凌天節制的!那個時候,我就知道,這個小家伙肯定不簡單!”

    “凌天當時的刻意之極的示敵以弱,甚至不惜敗壞自身名節,與我當初幼年時的刻意高調表現,故意豪言壯語獲得家族父親長老們的好印象的舉動,雖似截然相反,卻是殊途同歸,可謂是異曲同工之妙!在那時候,手握大權的我,相信只要翻一下手掌就可以讓凌天這個小鬼萬劫不復,但我卻沒有這麼做。迄今想來,既後悔,卻又無悔,嘿嘿……”玉滿樓自嘲的笑了笑︰“因為看著凌天一步步成長起來,慢慢地一點一點的豐滿自己的力量,我就像是將當年那些歲月又重新走了一遍,這種熟悉又陌生的怪異感覺,實在是……難以形容。”

    玉滿堂暗暗喟嘆一聲,玉滿樓這一生的經歷,作為兄弟的他自然清楚,玉滿樓能夠對凌天有此種心態,絲毫不足為奇。

    凌天次子,做事手段與我大同小異,就某種意義上甚至于我就是毫無兩樣,同樣的心狠手辣,同樣的一條充滿血腥暴力的道路!可是他的起步,卻要比我的當年還要早十年,整整十年!即便這十年,還是很保守的計算,因為隸屬于凌天的大部分力量我都知曉,可是,神秘到極點的第一樓,水晶樓也是凌天的力量,我們卻始終沒有得到任何消息!也就是說,在十年前我注意到他之前,他就已經創建了這兩個組織!然後徹底的隱匿起來,才有可能不被我覺!相信在那個時候,這兩個如今動輒就可以影響整個天下的勢力還十分的渺小吧?而那個時候的凌天,只有八歲,就只有八歲!”

    “八歲!竟然只有八歲!”玉滿堂目瞪口呆,震撼的腦中嗡嗡作響。一個八歲孩童居然可以創建幾乎在傳說中的第一樓,建立水晶樓?一個天下第一殺手組織,一個天下第一情報網絡?如果不是大哥如此鄭重其事的說明,我會相信嗎?我莫不是在做夢?玉滿堂**的甩了甩頭。

    真是妖孽一般的人物!

    “直到魏成平請出江山令,請動江山令主送君天理追殺凌天那個時候,凌天羽翼已豐!但我依然以為,凌天不過區區幾年的努力,就算其天資橫溢,成就不凡,卻又能取得幾多成果?難道還能與我們這等大世家的千年積累相提並論不成?更何況,那時候我不啻事事順心,有意無意之間產生了一種高處不勝寒的微妙感覺,居然很渴望出現一個智謀力量都差不多的對手,好讓我這一生活的更精彩一些,起碼不至于那麼無聊,那麼寂寞……”

    玉滿樓苦澀的笑了笑,“一步步展到如今,當初的幼童,竟然一步一步的變成了稱霸天下的霸主!而更將我玉家舉族盡數圍困在這里!真是一招錯,招招錯,凌天的勢力,真正最可怕的還不是第一樓,而是那個更為神秘的水晶樓!第一樓實力固然強絕,但充其量也不過就是一個非常犀利的殺人工具而已。可是,水晶樓的一紙情報,卻是以埋葬百萬大軍!水晶樓被凌天雪藏了近十年,到現在依然未公諸于世,但從中獲得的利益卻是數以千倍,萬倍計!若不是因緣巧合知道了水晶樓乃是凌天的產業,我們都不會現,這麼多年以來,凡是從水晶樓花巨資買來的情報居然都是九真一假!但就是這一假,卻讓我們玉家千年基業毀于一旦!”

    “往事已矣。在對待凌天這樣的對手上,我們犯下了太多的錯誤!有此敗局,不冤!哈還是那句話,我有悔,卻也無悔!”玉滿樓鷹目中射出閃閃的光彩︰“二弟,我今日要跟你說的是,無論如何,你都要活下去,要將我玉家的血脈傳承下去!只要玉家血脈能得到延續,我宗死,也有面目去見列祖列宗于地下了!”

    “大哥!……”玉滿堂急切的叫道。

    “顏兒現在是凌天的妃子,有這層關系在,凌天必然不會對你動手!而我……凌天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過我的!脫失此戰之後我身死而凌天未死,你要做的不是報仇,二弟,以凌天之才,和一干心腹手下的精銳,最少百年之內這個天下是亂不起來的!所以,兩百年之內,萬萬不能讓玉家子弟有報仇的心思,點滴都不可以,這一點,要嚴格寫進祖訓之內!有違者,舉族絕殺之!”玉滿樓伸出兩手,牢牢抓住玉滿堂的雙肩,眼鏡緊緊地逼視著他︰“答應我!活下去,讓我玉氏家族的血脈延續下去!”

    “答應我!!”玉滿樓狂吼一聲,兩眼突然變得血紅。

    玉滿堂普通跪了下去︰“大哥!我……我答應!”

    玉滿樓臉色又恢復了平時的循儒雅,淡然轉過身身子,擺擺手道︰“你……去吧。”仰向著夜空,就此不言不動。

    “大哥!”

    玉滿樓一動不動,恍若沒有听見一般,半晌才道︰“三弟性格暴躁,你要照顧好他!”

    玉滿堂心中泛起一種極度不詳的感覺,玉滿樓的話,怎麼听起來都像是在交代臨終遺言,心事重重地他終于退了出去,只覺得心亂如麻。

    玉滿樓獨自站著,雙目看著窗外的夜色,突然眼中閃出一道決絕的笑意,喃喃道︰“第一樓主,凌劍!我既然等不到凌天,而你又如此逼人太甚,那麼,就是你吧!有你這天下第一殺手陪朕走黃泉之路,倒也不愁寂寞!呵呵!”

    突然間,玉滿樓頭頂皇冠啪的一聲炸裂,滿頭長根根沖天而立,臉龐上青氣涌動,慢慢的盡數轉化為黑氣,那雙原本冷冽異常的眼楮,突然詭異的變作了一片烏黑,連眼白也同樣是看不到了,現在的玉滿樓,兩只眼楮就彷佛是已經腐爛了千百年的骷髏雙眼,值得兩顆黑黝黝的洞!

    長“刷”的落下,玉滿樓手上的肌膚再度由黑轉白,一伸手,將懸掛的寶劍取了下來,謹慎的掛在自己腰上,動作依舊如往常一般文雅從容,一絲不苟,可是早已沒有平日的莊重肅穆,只有無盡的詭異!

    大殿之上,陰森恐怖的鬼魅氣氛更加濃郁,便說此地已化作森羅地域也絕無為過!再無半點活人氣息……

    城牆上的攻防依然在慘烈的進行著,不時的有人從雲梯上跌落下去,也不時的有人從城樓上被抬了下去,城上面鮮血橫流,城下照樣是一地死尸。

    好慘烈的戰事!

    神州帝國大營前面,蕭風揚,西門三十,沈如虎,東方驚雷斯人皺著眉頭看著這場看見的慘烈廝殺,任誰也沒有想到,只得區區一個明玉城,只得一城之力,竟然能夠擋住百萬大軍不眠不休,輪番進攻,長達五天五夜之久!而在這五天里,本方軍士的傷亡數字更是觸目驚心!

    玉家軍隊,不愧精銳之名,素質之精,得甲于天下之謂,亦絕不為過!

    幾近無聲無息一般,四十五個黑衣人鬼魅一般出現在眾人視線中,慢慢走了過來,黑衣,黑袍,黑鞋子,黑色劍鞘,四十五人一起出現,整個天空的夜色似乎也在這一霎那突然陰冷了起來。

    當先為一人,正是神州帝國,第一公爵,神劍公,凌劍。其他的四十五人,卻是那以凌為姓的一干兄弟。

    當年得凌天賜以“凌”姓的少年,除凌晨之外,連凌劍在內,共得五十六人,除了負責四方情報的四人,駐守天星大6的五人,還有留在承天的凌五零和在現場的西門三十之外,其余人等一個不少,全部到齊。

    四十五人前進的步伐出奇的一致,均是充滿了一往無前的氣勢!一股鋪天蓋地,驚世駭俗的龐大氣勢狂飆般卷起!

    西門三十的眼中閃出了炙熱的光芒。熱切的看著凌劍等人,恨不能立即投身在其中!可是他不能,他尚有統轄此地軍馬的重任!

    深深地看了眾人一眼,凌劍轉身,冷冷下令︰“今夜行動,乃是我們兄弟藝成以來一次性出動人數最多的一次!但也是危險性最大的一次!公子救我們于水火之中,養育我們長大成人,更教會了我們一身足以傲視當世的武功,給了我們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而今日,就是我們報答公子的時候!今夜阻殺玉滿樓,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哪怕戰至最後一人,也要將玉滿樓斬在劍下!听明白了沒有!?”

    “明白了!阻殺玉滿樓!只許成功不許失敗!戰至最後一人,亦要成功!”四十四人齊聲回答,聲音雖然不大,但其中蘊涵的殺機卻足能令任何人毛骨悚然

    凌劍緩步走到隊列面前,從頭到尾,緩緩行走一遍,深深地看著自己每一位兄弟的面容,似乎要將兄弟們的面容牢牢地刻進心里,也許今日一見,再會無期!

    良久,凌劍手一揮︰“出!”

    四十五人同時戴上黑色蒙面巾,隊形一陣交錯,迅地分成了六支小隊,下一刻,六支小隊就像六道黑色利箭離弦而出,眨眼間就從不同方向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西門三十雙眼通紅,一躍而起跳上了戰馬背上,一揮手中令旗,嘶聲大喝︰“擂鼓!全軍壓上!哪一個第一個沖進明玉城,賞黃金萬兩,帝國將軍職位!我承諾的,我凌三十代表帝國承諾!”

    夜幕深沉,但明明已經激戰了整整一天的神州帝國兵馬,居然如同吃了般,嗷嗷叫著向著明玉城再度起最**的沖擊,幾乎如同不要命的一般撲了上去,這一次的進攻明顯與前幾次不同,無論是將軍還是士兵,都如同打了雞血一般,人人奮不顧身,個個悍不畏死!

    箭如雨,攻勢如潮水!

    這一刻的喊殺聲,震撼了整個天地!

    四十五條黑色的,如幽靈似鬼魅一般的矯健影子如履平地一般竄上雲梯,兩三次縱躍便沖了上去,眼疾手快的斬殺幾個敵軍之後,便紛紛抽身溜走,就像是融化在空氣中一般消失了影子,彷佛從沒有出現過一般。

    明玉城城牆上,一道異常鮮艷的旗花火箭“砰”的竄上半空,爆出一團燦爛的光華!

    皇城之中,預示著危險即將到來的警報鼓聲亦轟隆隆的響了起來。

    玉滿樓鷹隼般的雙目望著空中尚未消散的璀璨煙花,目中神色更加的深不可測起來,右手穩定的按在了劍柄之上,那一刻終于到來了……

    距離明玉城不遠處,兩道身影如同流星趕月,以一種相信就算是玉滿樓之輩看也要覺得駭然的恐怖度,騰雲駕霧一般向著明玉城趕了過來。

    明玉城之北,一道人影帶著驚天長虹般的凜然劍光從空中閃現,在守衛還未回過來神之前又是一閃,奇跡般的再度失去了身影。

    凌遲等七人,在即將進入皇宮的時候,面洽突然出現十來個人,阻住了他們的去路,八個中年人,三個老者,神情肅穆,嚴陣以待︰“第一樓殺手?玉家攀星摘月樓等候多時了!”

    凌遲瞳孔收縮,絕不遲疑,一揚手︰“殺!”當先撲了過去,長劍錚錚兩響,已經削斷了兩人的兵器,緊接著便灑出漫天銀光!

    凌風率領六個兄弟,極為小心的避過了無數的巡邏士兵,已經接近了皇宮的城牆,只需一個翻越,就可以進入這玉家的皇宮內部了!

    就在此時,一個陰惻惻的聲音道:“第一樓,好大的名頭,卻似也不過如此?玉家指點江山閣恭候多時了……”隨著這聲音,十來條身影出現在皇城的城牆上……

    其他凌雲,凌雷,凌電等人也分別遭到了玉家無回閣,無影閣和天下樓的頂尖高手阻擊!

    凌劍一組行動最為迅,閃電般解決了攔在路上的士兵,在即將接近皇宮的時候,直接采取直線最短路程明目張膽的殺了過去,猶如颶風過境般,在敵軍還未來得及反應的時候,一鼓作氣沖進了皇宮,但是也因此受到的阻擊力量最大!

    玉家沖霄閣,白玉堂的最強高手傾巢而出,在金鑾殿之前將凌劍等人總算攔了下來,進而與凌劍等人激戰在一處,明玉城之內,同時于六處燃起了最絢麗的戰火!

    六個接站的地點,都在玉家皇宮之里外!相隔不過一牆!

    一個名副其實的千年世家的所有底蘊,最強實力,與十年來威震天下如日中天的第一樓全方位的正面對撞!正如彗星撞上了地球,處處皆是常人一生難得見過一次的高手在搏斗,奇招妙招層出不窮!

    劍氣沖霄!殺氣四溢!

    玉家家主玉滿樓直到此刻依舊沒有現身!

    在此之前,有大部分的玉家高手對第一樓的威名不屑一顧,認為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所謂的第一樓也不過是浪得虛名罷了!但此刻一旦交上手,卻頓時知道了第一樓殺手的厲害所在!

    這幫黑衣蒙面人,每個人的身手都擁有接近了玉家的金玉高手的強橫實力!其中幾人甚至猶有過之!最為可怕的是,這些殺手的身法詭秘莫測,配著犀利狠絕的劍法,讓玉家的高手們一經接戰之下便猝不及防的吃了一個大虧!

    這些殺人的劍招比玉家一眾高手精研,淬煉幾愈千年的精妙劍招亦要高出不止一籌!

    凌劍殺的興起,只覺平生戰斗就屬今日最為痛快,突然縱聲長嘯,戰意大漲,殺氣沖空而起,長劍更是如同翻江倒海的蛟龍一般,變幻莫測,凌劍直覺的自己的心神隨著殺戮突然晉入了一個奇妙的境界,長劍更好像變成了自己身體的一部分,說不出的圓轉如意,竟然在這無比殘酷的戰斗之中,凌劍突然成功突破至從前夢寐以求的然境界!

    修為猛增的凌劍哈哈大笑,突然在一片刀劍閃光中拔身而起,身子在空中帶著長劍一個翻滾,右臂一揮,空中頓時出現一道**的劍光,斑斕璀璨,繞空疾飛,所過之處,一片慘呼!條條殘肢斷臂蠻空飛舞,慘叫聲此起彼伏!

    暗影處,一人宛如站在虛空中一般,淡淡的看著這邊,見到凌劍突破的那一刻,突然眼中爆起一團精芒,喃喃道︰“又一個,不錯不錯,吾道不孤!”說著,有些按耐不住的看著玉家皇宮里,有些急躁的埋怨了一句︰“玉滿樓怎麼還不出手?他要當縮頭烏龜當道什麼時候?”

    似乎是回應這人的念叨一般,一道精光閃爍的劍光,突然從大殿中**而出,猶如奔雷急電一般,直刺凌劍背心。

    凌劍之前一招身劍合一,幾乎將在場的玉家高手盡數屠殺殆盡,終于落下地來,心中猶自殘留著突破的興奮,若是突破之前,出這樣的大招恐怕要抽干自己的內力,但這次卻是猶有余力,竟然還能夠保留了過三分之一的真氣!只需稍加調息就可恢復六七成以上,戰力可說並未損失多少。

    “公子說的果然沒錯,劍氣內斂的境界果然比身劍合一要高出一倍以上!而且對于劍氣內力的收放自如,再無半點浪費!”

    他就這麼傲然站在那里,身體四周全是他剛剛斬殺的玉家高手的一截一截的身體,隨手垂下的長劍劍尖之上,尚有滴滴鮮血緩緩流下……

    就在此時,凌劍突然感到了一股極度的危險猛然襲來!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凌劍竭盡全力的一劍後撩,同時身子向一側拼命地一閃!

    當的一聲,凌劍直覺一股強猛渾厚的驚人內力透過長劍洶涌而來,**剩余的內力幾乎在霎那時間被全面瓦解,身子順勢跌了出去,直覺喉頭一甜,一大口鮮血噴薄而出!

    身後偷襲凌劍的那人好不放松,身子緊緊跟上,長劍靈蛇般向著凌劍正跌退的身子飛刺下,一意趕盡殺絕!

    凌劍身子在地上翻滾,長劍灑出點點銀光護住全身,更向外迸散阻擊,但粹不及防之下,竟然有些招架不來。

    來人一臉正氣,循儒雅,三縷長髯,迎風飄動,身穿明黃色衣袍,正是玉家王國當今國主,玉滿樓!這位一國之主,竟然也做出了背後偷襲的勾當!

    凌劍身後三位兄弟同時搶上,三柄長劍同時刺出,險險的架住了玉滿樓這驚天動地的一劍,卻被這強大的沖力壓的兩腿一軟,三人幾乎同時單腿跪倒在地上!三人七竅中同時溢出血絲!

    另外兩人長劍閃爍,狠狠地向著玉滿樓背心刺了下去!圍魏救趙。

    另外幾個方向喧鬧聲大起,慘呼聲不絕的連綿響起,凌遲披頭散,一臉狠厲的當先出現在牆頭,緊接著,凌風渾身浴血,仗劍撲上了牆頭,一掠而下,只取玉滿樓,另幾個方向紛紛有黑衣訪問com人冒出身影,向著這邊高急掠而來!

    無數的玉家侍衛和各處圍攻第一樓兄弟的玉家各堂高手氣急敗壞的緊緊追來,一時間人頭涌涌!

    就在這時,一聲震空長嘯悠遠而霸道的響了起來,接著,一道鳳凰清鳴一般的曼妙嘯聲隨之響起,兩聲長嘯霎時間響徹了明玉城整個上空,聲音雖然不大,但明玉城全城軍民加上城外正在交戰的兩百萬大軍卻是人人都清楚地听到了!

    玉滿樓一劍逼退背後的三人,臉色一變,再也顧不得追殺凌劍,急收劍後退,退入了玉家侍衛人群的護衛之中,似笑非笑的看著嘯聲傳來的方向,眼神卻是猙獰無比!凌天,原來你竟然還是親自趕來了!

    隨著這兩聲長嘯,兩條人影如同天外飛仙,以無與倫比的度如旗花火箭般一沖而起,直接踏上了皇城牆頭,一人俊逸絕倫,一人絕色天香!

    凌天,黎雪!

    他們終于趕到了!

    “萬歲!”突然凌遲一聲大吼,興奮地跳了起來。

    “萬歲!萬歲!……”凌遲這一生大吼,數里皆聞,城下的神州帝國大軍頓時人人醒悟了過來,出一陣山呼海嘯一般的聲音。

    “堂堂玉家家主,玉氏王國第一任帝王,居然是個背後偷襲的無恥之徒!”凌劍嘴角掛著一絲鮮血,斜斜看著玉滿樓,嘲諷道。接著收回正反手刺出一劍,面向凌天,筆直站立,眼中出炙熱的光芒。

    凌天緩步走了過來,步履輕松,神情恬淡,在檢查了凌劍等人的傷勢之後,緩緩轉身,看向玉滿樓。

    凌劍聲音激動,隱約還有些自責和擔心︰“公子!”

    “一邊退下,此間完事之後我在找你算賬!”凌劍張了張嘴,垂下了頭。

    凌天看著玉滿樓,兩人目光在空中相對,如有兩道閃電交接,迸射出奪目的光彩!當今天下兩大霸主,終于在這生死存亡之際再度正面相對!

    黎雪俏臉嚴霜密布,左腳前右腳後,擺出一個細微的攻擊**,站在凌天左邊,縴手已經按在了劍柄之上。

    凌劍踏出一步,站在凌劍右手邊,一雙銳利的眼楮牢牢盯住了玉滿樓的雙手!

    玉滿樓搖頭失笑,語聲清雅道︰“凌天,凌國主,當日明玉一別,你我當真是好久不見了,如今凌國主俯瞰千萬里山河,手掌數百萬大軍,如此微風,自古至今從所未有,真是可喜可賀!”

    凌天微笑道︰“多時不見,玉家主風采依舊,只是家主大概沒有想到,再次相見的時候,居然是如今這般情景吧?”凌天還是稱呼玉滿樓為“玉家主”,顯然並不承認他的國主,帝王之身份。

    玉滿樓不一為忤,呵呵一笑,輕嘆一聲,道︰“這真是說的不錯,的確是沒有想到,不過我最沒有想到的是,你是如何擊敗了我的百萬大軍?雖然現在已經敗了,但我卻知道,你必然是動了手腳,否則,絕不至于敗的如此之快!而我自負聰明一世,卻沒有看出,凌國主究竟是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真是慚愧!”

    凌天凝目看著他,突然一笑,道︰“玉家主,我給你引見一個人,見到他,你就什麼都明白了。”說著手掌輕輕一拍。

    一條人影出現在城頭,快步走了過來,站在了玉滿樓對面。

    “西門三十?”縱然是出現了活神仙站在玉滿樓面前,玉滿樓也絕不會出現現在臉上這樣的驚訝神情!實在是太意外了,竟然是西門三十!自己最看好的年輕將領。

    “玉家主,西門三十只是小臣的化名,其實小臣姓凌,我叫凌三十,從今之後,天下在沒有西門三十,只有凌三十!”凌三十嘿嘿一笑,拱了拱手。

    “西門三十,凌三十!”霎那時間,玉滿樓什麼都明白了!一時間直覺的氣血翻涌,眼前一陣黑,幾乎氣得暈了過去!

    突然,玉滿樓踏前一步,乾指喝道︰“凌天,你我曾經定下賭約,以天下為賭局,用眾生作籌碼,現在,已經到了我們了斷的時候,凌天,可敢與我決一死戰?勝者王侯敗者賊,天下江山,一戰可定,如何?”

    “做夢!”凌天還未說話,凌劍已經搶下開口︰“與你這種卑鄙小人,還談什麼公平決戰?弟兄們,一起上,亂劍剁了他!”

    問︰訪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