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國術仙途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1朝聞道,夕死足矣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趙讕,現代國術大師,在熱武器已主宰世界的21世紀,武術失去了它在戰場上的作用,成為了表演式的花架子,但真正的武術仍存在于世,它在一小部分人中口口相傳,它是真正的武術,殺人術,國術。 趙讕就是這些國術繼承者的一員。

    12歲修習國術,18歲掌握明勁,25歲領悟暗勁,34歲暗勁通全身,感悟剛柔兼並之理,成為真正的化勁宗——天師。是華夏唯一一個40歲以前成為宗師的國術武者

    今年已經45歲的趙讕盤坐在自家別墅的地下室內,臉上閃過一絲猶豫。身為國術宗師的趙讕早已養成波瀾不驚的心境,是什麼會讓他臉上出現猶豫的神情呢?

    答案就在他身前的小冊子上。趙讕成為國術宗師已經十一年了,對這個境界已經掌握的爐火純青,隱隱間他發覺宗師不是國術的終點,在化勁之上似乎有更高的境界,但霧里看花,總是那麼朦朧,好像有未可知的力量遮蔽了一樣。趙讕已經擁有人類極限的力量,他不信鬼神之說,也不相信主宰的力量,他要打破這層迷霧,看看更深的道。為此,他創造了一種秘術——龍虎通神術。這是一項通過燃燒自己體內的力量壯大筋骨力量,進而提升精神境界。但這項秘術還未完成,因為能量是守衡的,燃燒一種力量理論可以增強其它力量,但人體有代表身體的精,代表靈魂的神,氣只存在于理論上,國術理論上修精氣神,但趙讕身為國術宗師明白,對于氣他也一知半解,只知它存在,卻不知其如何存在。龍虎通神術就是通過燃燒理論上存在的氣來壯大精、神,沖擊更高的國術境界。但這只是存在于趙讕的設想中,實際運用中的情況尚不可知,而這正是趙讕所猶豫的。

    國術修煉不進則退,趙讕應身處在國術已知的巔峰上,在化勁這個境界,活過百歲輕而易舉。45歲對常人來已經開始步向暮年,但對于趙讕來說正值盛年。一面是未知的更高境界,一面是幾十年的巔峰時光。是修煉未知的秘術沖擊更高的境界,還是安穩的度過剩余的輝煌時光?

    對于這個問題,趙讕並未糾結太久。趙讕畢竟是一個武者,一個經過不斷拼搏站在國術巔峰的武者,強大的求勝心不允許他做出怯懦的選擇,他要追求更高更深的道!

    已經做出決定的趙讕不再猶豫,他伸出手拿起面前的冊子,封面上寫著—龍虎通神術。趙讕仔細的閱覽了冊子上的內容,雖然上面的每一個字都是趙讕仔細斟酌過,每一句話都是他查閱無數典籍做出的歸納,但他仍然要做最後的審閱,面對未知,趙讕不想讓一丁點兒失誤影響到自已。

    確認秘術的每一個字都無誤後,趙讕閉上雙眼,開始聚精會神的運功,一句句口訣在腦海流過,一個個動作在身上呈現。隨著功訣運行的深入,趙讕感覺到,身體各處中都有一些氣流冒出,隨著功訣開始集中,又在功訣的催動下奔向身體的各處,骨髓、筋骨、內髒、皮肉都在這股氣流的流經下開始慢慢變強。漸漸的這股氣流耗盡,但它已在趙讕體內奔行了十二次,也就是說趙讕已經是人類極限的身體又內外強化了十二次,他的身體里,氣血在澎湃。

    趙讕通過意念慢慢約束住沸騰的氣血,開始按照自己糊的感應壓縮氣血入心髒。漸漸的趙讕的氣血在心髒中開始變成一種暗紅色凍狀形態,隨著越來越多的氣血進入心髒,即便是氣血呈凍狀存在,但心髒也開始容納不住龐大的氣血,但剛剛強化的骨髓造

    功能大增,氣血仿佛源源不盡一般不斷涌出,再這樣下去,趙讕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被狂漲的氣血撐破心髒而死。

    在這危急時刻,冥冥中仿佛有股意志指引一般,趙讕好像突然領悟了下一境界的奧義,那就是——聚血成丹,成就丹勁。趙讕開始接受指引,先用意念圈住一團凍狀氣血,壓縮成固體。果然,這被壓縮成固體的氣血雖然只是小小的一團,還不及黃豆大小,但它卻牢牢吸住周邊的氣血。在意念的推動下,心髒里的氣血開始緩緩向它聚集,雖然它吸收了這麼多氣血,但體積卻全然不見增大多少,它還是來者不拒,不斷的吸入氣血。

    慢慢的趙讕體內的氣血平靜下來,而趙讕心髒內那固體氣血也慢慢穩固成黃豆大小的丹狀,這就是趙讕突破丹勁形成的血氣之丹。透過意念感知到這血丹,趙讕喜形于色,他知道,他成功了,他將國術修煉到一個前無古人的境界——丹勁。此時趙讕不僅身體被強化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連精神也被強化到一種難以言表的境界。周邊的一切好似不用眼楮看,就能感知到一樣,頗有一種秋風未動蟬先覺的意味。

    就當趙讕以為這次實驗有驚無險的時候,他突然感到一種室息的感覺,這是危險的預兆,而且是威脅生命的預兆。但趙讕不明白,秘術修煉很成功,自己也進入了新的境界,還有什麼樣的危險能令他有生命威脅。

    答案很快揭曉,一道雷電從天而降,擊穿了別墅房頂,落入地下室中,並且擊中了趙讕。趙讕雖然是丹勁武者,但雷電乃天地之威,豈是人力能輕易抗衡。趙讕的肉身被雷電燒成焦炭,剛剛凝聚的血丹被劈散。

    但趙讕還沒有死去,丹勁武者強大的精神意志令他保留了一口氣息,但也處于消散的邊緣。彌留之際,趙讕仿佛听見一個威嚴的聲音在耳邊炸響——天道不許。這一刻,趙讕終于明白危險來自那里——那是天降殺機。趙讕明白自己的理論是對的,實驗也很成功,但這項秘術不應該存在于這個世界,或者說這個世界不允許丹勁武者存在。

    趙讕最終還是失敗了,不敗而敗,帶著滿腔不干,趙讕歸入無盡的黑暗之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