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國術仙途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176功成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一千股真元再被煉金化水訣引領著在體內游走一圈後,順勢進入丹田當中。 而煉金化水訣作為築基期的功法,其駕馭著真元沖進丹田的慣性很大,遠遠超過煉氣期功法帶來的力量。

    這樣巨大的力量在進入丹田後,自然不會憑空就消失了。這股力量順勢就撞擊在丹田壁上,之後就強行迫使丹田壁向外擴張,最終達到了擴充丹田的目地。

    這個過程在外人說起來的時候顯得理所當然,可不就是這樣嘛。但是趙讕在實際上經歷這個過程的時候,這才切身的感覺到,這個順勢沖擊丹田壁是怎樣一種順勢。

    一千股真元如同一道巨浪一樣灌進他的丹田當中,接著借著游走的慣性,猛烈的就對他的丹田比進行沖擊。在真元與丹田壁接觸的一剎那,在他耳中之後一陣轟鳴聲,之後腦子就一片空白。帶回過神兒來之後,他幾乎本能的就感覺有些不妙,以為在這樣的沖擊之下,他的丹田會被崩裂了。

    想到丹田破裂的後果,他想也不想的就調集神念對丹田進行探查。結果卻是讓他松了一口氣,他的丹田雖然在真元的沖擊之下顯得有一種隨時要破裂的姿態,但實際上卻並沒有要破裂的征兆,反倒是在真元沖擊力的推動下,一點點的在向外擴張。

    順利的成果這真元的第一波沖擊之後,之後真元對于丹田的擴張就顯得不再那麼狂暴了。只是在真元的涌動之下,不斷地將丹田壁向外撐展。這個過程顯得十分的緩慢,但持續的時間卻是非常的長,這是因為他的丹田還沒有適應真元這種高質量力量的原因。

    在真元不斷沖擊丹田壁的這個過程當中,他的丹田也在慢慢的與真元這種新能量進行磨合。每一次真元對于丹田壁的沖擊,就會將真元的一部分力量屬性揉入到丹田壁當中。隨著沖擊的持續,丹田慢慢的也就能夠承受住真元的力量了。

    而真元沖擊丹田,出了對于丹田本身有著影響之外,實際上對于趙讕的識海也有著巨大的影響。

    修士在正式跨入煉氣期之後,實際上丹田與識海就有了一絲微妙的聯系。這種聯系不是直接將丹田與識海連成了一體,但是雙方又確實存在著交融。

    借著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系,在真元沖擊丹田進行改造的時候,實際上也對存在于識海當中的神魂有了巨大的強化。

    真元每一次撞擊丹田壁,就會發出一種帶有奇特韻味的震動。這股震動就順著丹田與識海的微弱聯系,作用在了識海壁以及其中的神魂上。

    這種韻律既然能夠對丹田進行強化,自然也就能夠對神魂和識海進行強化了。

    就在這種震動當中,趙讕的丹田、識海、神魂,都開始想著一種新的境界強化。這種強化,實際上就是凡人向著道體的轉化,這才是築基最後的一步。

    因為趙讕成就的真元無論是質,還是量,都要遠遠強于一般修士,是以他的轉化過程進行的極其漫長,足足三天的時間,他丹田當中的真元才慢慢的平息了下來,這也就意味著整個強化的結束。

    而就在真元停止動蕩的一剎那,趙讕瞬間就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可以說是神清氣爽,可以說是飄飄欲仙,甚至可以說是恍然大悟。

    他突然感覺到,他看周圍的事物,好像轉換了一種角度一般。這是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奇妙感覺。

    這種感覺讓他有些迷茫,不知道在自己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本能的,他就念頭一轉,調集自己的神念向周圍探了出去。

    在這之前,他一共有三股神念,探查的範圍是方圓三百丈的距離。可是這一次,當將神念放出之後,卻是瞬間將周圍一千兩百丈的事物籠罩在了探查視覺當中。

    發現這個情況,趙讕瞬間就明白過來了。剛剛那種感覺,是神念,不,應該說是神魂壯大之後的一種感覺。

    以前他雖然也有神念,並且也有著不遜色于築基期修士的力量。但說到底,他的神魂層次還只是一個凡人的境界。這樣,他看待周圍事物的感官,自然就是凡人的視野了。

    可現在,他的神魂經過三天的蛻變,已經得到了一種本質的強化。這種強化,一方面是體現在神念量暴增上,另一方面就體現在,他現在整個生命層次的提升上。

    煉氣期修士壽元一般為一百五十歲,而一旦築基成功,修士的壽元瞬間就會暴漲一倍,達到三百歲,這是一種生命層次的提升。

    生命層次提升,看待事物的角度自然也就截然不同了,就像夏蟲不可語冰,這就是對于生命層次最直接的一種體現。

    體會完強大的神念對于外界的作用之後,趙讕念頭一動,就將神念收了回來,將視野轉回了體內。

    趙讕首先探查的就是自己的識海,透過神念,他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識海已經已經足足擴張了四倍,里面的神念也由之前的三股,變成了十二股。這是整整四倍的暴增,看的趙讕著實是有些驚喜。

    識海的情況雖然令趙讕有些驚喜,但實際上還在他的預料之中。畢竟他是在築基之前就已經擁有神念的修士,成功築基之後,雖然神念的增幅可能要比尋常修士小上一些,但並不意味著他的神念就會比一般的修士少。

    探查完識海後,趙讕又將神念探到了丹田當中。只見此時,他的丹田也已經擴張了四倍有余,一千股真元游蕩在其中,更是顯得空曠了許多。

    對于丹田的情況,他還是比較滿意的。一般築基期修士築基成功之後,丹田一般是會擴張兩倍的。但是因為他本身基礎雄厚的緣故,丹田足足擴張了四倍。在這之前他的丹田實際上就已經是普通修士的兩倍了,現在擴充四倍,實際上就是普通修士的四倍了。

    丹田更廣闊,雖然在一定程度上會加大修煉的難度,但是在以後,不論是斗法,還是進階,都會比普通修士更加佔優勢一些。雄厚的基礎,也是以後沖擊更高境界的一種資本。

    趙讕是永遠不會嫌自己的丹田過大的,他修煉的心不是追求一時快捷,而是為了更高層次的長生。這是一個漫長的旅途,前期跑得快,不代表你就能夠先到達終點,沒有一直沖刺的長跑。

    探查完了丹田的情況後,趙讕又將目光一轉,放到了肉身上。

    之前真元在沖擊丹田的時候,不僅令他的丹田、神魂、識海受到了巨大的強化,就連他的肉身也得到了極大的好處。

    在先前天地元力洗髓易筋的時候,雖然對于他的肉身本質有了巨大的強化,但實際上卻並沒有直接提升他的肉身力量。也就是在真元震蕩丹田的時候,他卻清晰的感覺到,有一部分奇特的震動旋律進入到了他的肉身筋骨當中。

    這股震動引起了他整個肉身的共鳴,進而引動外界還殘存的一些天地元力進入肉身筋骨當中,強化著他的肉身力量。

    這種強化在他的眼中是比較緩慢的,但勝在持續的時間長。在他肉身蛻變的三天當中,這股韻律一直在對他的肉身進行強化。漲幅再小,經過三天的積累,那也是一次可觀的強化了。

    神念緩緩的在肉身筋骨中掃過,趙讕大致感應了一下,發現他現在的肉身力量估計應該在十五萬上下。也就是說,在這場蛻變當中,他的肉身力量應該整整增長了三萬斤。

    他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漲幅,有推算了一下其他築基期修士的肉身強度。覺得他這增長三萬斤的肉身力量應該只能算是一般,不像神念和丹田那樣是遠超普通修士的暴增。

    一般煉氣期修士在突破築基期的事後,肉身力量都會有一個暴漲的階段,這個漲幅也是因人而異。

    不過一般正常的築基初期修士肉身力量應該都是在三萬斤上下,個別天賦異稟,又或者積累深厚的修士肉身力量甚至能夠達到五萬斤。而也正是因為早就知道在築基的時候會有這樣一次肉身力量暴漲的階段,所以大部分煉氣期修士都並不是太過于熱衷煉體。

    原本趙讕以為,憑借著他在煉氣期他在煉氣期強大的煉體底蘊,在築基的時候,他的肉身力量會有一個遠超尋常修士的暴漲。這個漲幅即便不是翻倍,至少也應該是百分之五十。

    但從這次的探查結果來看,他的肉身漲幅還是和一般的修士差不多。甚至在一般修士當中,應該也是屬于漲幅較低的一類,這個結果著實是讓他有些失望。

    沉思了半晌之後,趙讕還是沒有想明白其中的原因。最後只能無奈的歸結于肉身力量的增長是不能取巧的,並不像真氣一樣,基數越大,漲幅也就越大。

    人之肉身,天生地養,自由天地規則在其中。肉身力量的增長,是絕對不會會允許逆天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