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國術仙途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177後續計劃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將自己進階後的身體熟悉了一遍,有借著靜室中的陣法感受了一下暴增的力量之後,趙讕並沒有馬上就出關,而是繼續封閉洞府。

    他自身的情況非常復雜,雖然比一般修士省下了一大段鞏固修為的時間。但是在他的身體當中,實際上還有幾處隱患沒有處理。

    以前在煉氣期的時候,他只能任由體內的集中一種力量共存在體內。現在築基成功了,自然是不能在對這些東西視而不見了。

    目前,趙讕體內的異種力量主要有兩股。其一,就是當年在化解上古大妖金翅大鵬奪舍的時候,其殘留的一部分真靈本源力量。這股力量暫時被他用里封印之術鎮壓在了肉身深處,雖然看上去好像並沒有對他的修煉造成什麼影響。但實際上,他卻知道,這股力量一直在對他的肉身進行侵蝕。

    這股真靈本源對肉身的侵蝕並沒有直接就表現外面,是以一開始就連趙讕自己都沒有發覺。但是當趙讕成功修煉出神念之後,利用神念的精細探查,還是發現了這股力量對于他肉身的細微傷害。

    真靈本源,這是一種質量非常高的能量。金翅大鵬遺留下來的這一絲真靈本源雖然量比較少,而且質地也並不是那麼精純。但是其也堪比金丹修士的一股本命真元,遠遠不是趙讕的肉身能夠承載的。

    好在趙讕一直在堅持強化肉身,不然即便有著里封印之術鎮壓,這股真靈本源也會在三五年之內將他的肉身本源吞噬的一干二淨。到時候,他雖然不會有性命之憂,但也絕對會修為盡喪,徹底淪為凡人之軀。

    當初在知道這一點的時候,他著實是嚇出了一身冷汗。之後就開始絞盡腦汁的想辦法,要將這股真靈本源化解掉,最不濟也要將之從身體當中驅除出去。

    不過隨後經過仔細研究,趙讕就發現,這股真靈本源雖然一直在不間斷的侵蝕他的肉身,並且以後還有著巨大的隱患,但實際上它的侵蝕進度卻非常的緩慢。一方面他的肉身本源本來就非常的強大,另一方又有著里封印之術的壓制。這股真靈本源即便非常強大,沒有二三十年的時間,也奈何不得他的肉身本源。

    知道這一點之後,趙讕是長長的松了口氣。之後為了不讓這一點影響自己的修為提升,他就可以將其忘在了腦後。二三十年時間,已經足夠他築基了,煉氣期他確實是不能拿這股真靈本源怎麼樣,但是一旦築基成功,他就可以強行將這股真靈本源煉化。

    這樣一來,這股真靈本源非但不會對他有什麼傷害,還會讓他的修為在段時間來一個暴增。有這樣一個好處在,他也就對于這股真靈本源不再是那麼糾結了。

    而現在他築基成功,第一件事自然就是將這股真靈本源煉化來提升修為了。正好這股本源因為金翅大鵬血脈的原因,是屬于金水混合屬性的,與他的屬性完全相合,煉化之後一點損失都不會有。

    他體內的第二個隱患,就是五年前他在幫那郭家老祖施展移花接木的時候,那郭家老祖心懷不軌打入他體內的那一大股蘊含著怨煞之氣分魂。

    當年那郭家老祖就是想利用這一股神魂修煉魔道的身外化身之術,結果當時他當機立斷的就發動里封印之術將這股神魂鎮壓在了識海深處,直接令那郭家老祖的謀劃落空。

    當年在將這股充滿怨煞之氣的神魂鎮壓之後,趙讕心里著實是有些沒底。怨煞之氣,是一種比煞氣更加可怕的東西。

    煞氣說白了就是怨煞之氣,但並代表著怨煞之氣就是煞氣。怨煞之氣是修士死後,殘留的怨念在一處煞氣之地經過成千上萬年的醞釀發酵後,形成的一種擁有極強侵蝕之力的能量。這種能量本質極為純粹,里面就只有單純的一種性質能量,那就是煞氣。

    這樣一股能量存在于體內,著實是讓趙讕有些寢食難安。怨煞之氣這種東西,即便是金丹修士踫上,也是一種頗為傷腦筋的事情。築基期修士沾染上,更是會被弄得欲生欲死,只看那郭家老祖的下場就知道了。連高階修士都這樣棘手的東西,趙讕一個煉氣期修士沾上了,哪會有好下場用嗎?

    好在時候證明他是有些多慮了,里封印之術的強大著實遠遠超出他的預料。這股含有怨煞之氣的神魂在被鎮壓之後,完全就老老實實的安靜下來了,整整五年時間,都沒有在他的體內作怪,這個結果還是讓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不過所謂臥榻之側,豈容他人安睡。雖然這股怨煞神魂一直顯得非常老實,但那是有里封印之術鎮壓的原因。誰知道這個東西會不會在他的體內逐漸發展壯大,最後完全沖破里封印之術呢?

    他的這種想法可不是聳人听聞,怨煞之氣既然要比煞氣更加精純,那自然就可以吸收修士本身的煞氣來壯大自己了。他在山越國殺的人可不少,身上實際上也積攢了一股不小的煞氣。這股煞氣雖然一時間不能讓那怨煞神魂力量暴增,但以後日積月累之下,難保不會有一朝爆發的時候,他可不敢打這個賭。

    對于如何化解這股怨煞神魂,趙讕一開始有兩種想法。一種就是依照那神識化念之術,延伸出一種秘法,將這股怨煞神魂揉進自己的神魂當中,壯大自己的神魂。不過這種辦法實際上還有一個不確定的因素,那就是在兩股神魂相合的時候,會不會將這神魂本身的烙印以及附帶的怨煞之氣也一起帶進他的神魂當中呢?這一點,說實話,他自己也不敢肯定。

    另一種就是以龍虎通神術為基礎,再延伸出一套針對神魂的秘術來,將這股怨煞神魂燃燒成本源力量,再來強化自己的神魂。這種方法看上去好像比第一種辦法更加保險,但實際上也有一個問題不好解決。

    龍虎通神術是以修士體內的特殊經脈為運行基礎的,要是將其運用在神魂之上的話,勢必就要將那怨煞神魂也牽引到經脈當中來。在這個過程當中,誰知道那被牽引出來的怨煞神魂會不會對他的肉身經脈造成什麼影響?這可是會損毀道基的危險,他一時間也不敢下定決心。

    正是因為這兩種想法都存在這不可預知的危險,是以對于這股怨煞神魂的處理就一直拖了下來。好在這幾年這怨煞神魂在識海深處一直比較老實,趙讕也就沒有對于這件事急于求成。

    這一次在利用菩提精木感悟煉金化水訣的時候,因為最後菩提精木的效果出乎預料的好,在感悟出煉金化水訣後,還剩下一小塊菩提精木。于是當時趙讕靈機一動,就借著這一小塊菩提精木,將龍虎通神術與神識化念秘法結合起來,取長補短創出了一部比較適合解決這怨煞神魂的秘法——融魂術。

    等到將那對身體有害的真靈本源煉化之後,趙讕就準備用這融魂術將這怨煞神魂處理掉,也省得以後再為其提心吊膽。

    解決掉這兩個存在體內已久的隱患,就是趙讕在築基之後首先要做的事情。這兩件事處理起來雖然比較復雜,但是卻並不會消耗多少時間,估計三個月之內就可圓滿解決了。

    而將這兩件首要事情解決之後,趙讕接下來要做的就是修煉那一部斬神劍訣。斬神劍訣修煉過程極其復雜,雖然已經將這部功法拿到手十幾年時間了,但趙讕也只是將這部功法的第一層給悟透了。預計完成這第一層的修煉,就要花費至少一年的時間。

    掐指一算,嵐燕兩朝的大戰已經持續上十年時間了,再加上計劃的一年多修煉時間,趙讕覺得等他出關的時候,宗門估計就會對他下達征召令了。

    他之所會有這種想法,就是因為那黑袍人的事情。要是他的推測真的成立的話,那估計在他閉關的這一年多時間里,燕朝就會有大動作了,到時候宗門勢必就會征兆還在外面的築基期修士回宗助陣。這一次,趙讕就是有千般手段,萬般謀劃,也是比不過再在戰場上走一遭了。

    正是因為知道這一次是避不過了,所以他才要抓緊時間增強自己的實力。煉化真靈本源,化解怨煞神魂,以及修煉斬神劍訣,都會然他的實力在短時間有一個巨大的提升。

    但是說實話,上一次在戰場上的經歷著實是讓他影響太深刻了,即便他現在做的這些準備會讓他實力暴增,但他仍然覺得有些不夠保險。他準備要是在他完成修煉的時候,宗門的征召令還沒有來的話,他就將自己的破鋒劍再重煉一番,至少也要將其提升到中品靈器得到程度。

    將自己接下來一兩年的修煉計劃排滿之後,趙讕不禁有些苦笑。他有些不明白這嵐朝修真界到底是怎麼了,他這嵐朝第一宗門的修士竟然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